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第十七章
      
      已经是他的人了。
      
      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太上皇后才缓和下来的心绪,又被周恒这话激了起来。
      
      韩焦猛地盯向周恒,眼里的悲凉一点一点的溢出,只余下了绝望。
      
      半晌,太上皇后的巴掌落在了几上,“荒唐!”
      
      “儿臣告退。”周恒眼皮子都没眨一下,脸色从始至终就没变过,话说完,直接抬脚走人。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氤氲出了一股寒凉,太上皇后瞧着那道绝尘而去的背影,竟是没了半点法子。
      
      待太上皇后胸前的那口气平和了,才看向韩焦。
      
      一眼瞧了,满是心疼。
      
      “你起来吧。”
      
      韩焦起身,立在那,脸色犹如白蜡。
      
      太上皇后叹了一声,知道该给他一个交代,又或是该让他死心。
      
      皇上的态度他应该也看到了,他真打算了要那个女人,这天下谁还能争得过他。
      
      “叫高沾进来。”
      
      高沾本是跟上了周恒,结果还是没躲过,被王嬷嬷给追上,拽了回来。
      
      高沾一进屋,太上皇后劈头就问他,“姜家姑娘在御前当差,当的是何差?”
      
      高沾答,“姜姑娘在为陛下上夜。”
      
      太上皇后瞧了一眼韩焦的脸色,又问,“说具体些。”
      
      高沾犹豫,不敢答。
      
      “我问你话,你只管回答。”
      
      高沾这才道,“姜姑娘早已与陛下同床。”
      
      韩焦原本惨白的脸,血色又失了几分,只觉一阵头重脚轻,身子直晃的厉害。
      
      那模样,太上皇后不忍心再看,一挥手,将高沾遣了出去,回头便对韩焦柔声道,“你先回去歇着,之后的事我来想法子。”
      
      太上皇后同王嬷嬷使了个眼色,王嬷嬷一路将韩焦送出了门。
      
      **
      福宁宫里发生的事,姜漓全然不知。
      
      到了凉亭后,便同姜姝聊上了。
      
      何顺守在凉亭外,四处无人,姜姝才问姜漓,“妹妹在宫中可有受罪?”
      
      当初姜夫人掉包换人,姜姝事后才知。
      
      姜京兆为了这事同姜夫人争吵起来,姜姝才知宫里来了名册,妹妹替她去了。
      
      姜姝只同姜夫人说,“我不是姜漓,你别指望着让我替她嫁进国公府。”
      
      今日进宫看姜漓,算是她这几年来,走的最远的一回路。
      
      姜漓进姜家之前,家里就姜殊一个姑娘,因身子原因,整日呆在房里,去不了哪,更别说认识什么人,姜漓来了后,她难得有个伴儿。
      
      姜夫人不待见姜漓,她待见。
      
      姜漓说,“我都好。”
      
      大半年相处下来,姜漓了解姜姝的脾气,好了,她能当你是个宝,不好了,她那一张嘴,也能将你气死。
      
      “你可有气着娴贵妃?”
      
      姜姝说,“气没气着她不知道,我只觉耳边聒噪。”
      
      姜姝实则早就听出了娴贵妃的意思。
      
      就是想撵姜漓出宫。
      
      姜姝身子差,脑子不差,能让一个贵妃娘娘想着法子撵人,姜姝知道,她这妹妹在宫里的日子定是让人羡慕的。
      
      有了羡慕才会有妒。
      
      姜姝好生打量了一阵姜漓,便瞧见了她头上的那支簪子。
      
      姜姝直接指着那簪子问,“陛下赏的?”
      
      姜漓一路过来,压根就没在意自己头上。
      
      在乾武殿内,皇上让她蹲下,她是觉得有什么东西穿进了发丝,之后没来得及留意,皇上便说太上皇后办了茶会,姜姝也来了。
      
      走了这一路,她竟忘得干干净净。
      
      姜姝一问,姜漓才抬手摸去,攥住了那簪子头,取了下来,细细一瞧,脸色就变了。
      
      适才她就戴着这簪子,可是在那女人堆里坐了半天。
      
      姜姝瞧了她一阵,突地捂嘴笑了出来,“来之前我还担心你吃亏,如今倒是放心了,依我看,这宫里倒是适合你,不然也白瞎了你一张好皮囊,这天底下除了皇上,给谁都似是便宜了人。”
      
      姜漓脸色潮红,剜她一眼,“别胡说。”
      
      姜姝住了嘴。
      
      “你身子弱,下回可别再进来了,人多眼杂,你应付不来。”
      
      “我这不是为了瞧你吗,要我说,这事捅出来,也不见得就是坏事,皇上这不宠着......”
      
      姜姝话还未说完,凉亭下的那条青石板路上,急急走来了一人。
      
      姜漓见是高沾,忙地起身,同姜姝道,“你先回去,待有机会我想法子同你联络。”
      
      姜姝说,“成。”
      
      姜漓下凉亭前又姜姝交代了一句,“别去气母亲,她最是疼你。”
      
      “你顾好你自己吧,家里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短短几句话,两人也算是见上了一回。
      
      姜漓刚下了凉亭,高沾便迎了上来,“姜姑娘,陛下召见。”
      
      姜漓愣了愣。
      
      今日姜漓出来,高沾可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让她好生同姜家大姑娘聚聚,陛下那用不着她管。
      
      可高沾也没料到,中间突然出了这么大个变故。
      
      姜家偷桃换李的事,给捅破了。
      
      高沾没告诉她这事,怕自己说的不好,误了事,只催了一声,“姜姑娘赶紧的。”
      
      陛下适才在太上皇后跟前力保姜家,将人留了下来,之后,便不会再有什么坏事。
      
      姜漓见他不说,也不好去问,只急急地跟着高沾一路到了乾武殿后殿。
      
      从福宁殿回来,周恒径直回了后殿,此时正坐在案前,翻着书等人。
      
      “姜姑娘,进去吧。”高沾守在了门前。
      
      姜漓埋着头,忐忑不安地走到了周恒跟前,行了礼,“陛下。”
      
      回来的路上,姜漓心头便有了准备,这个时候皇上,当不会随意召见她,姜漓不知出了何事,但她心头担心的只有一样。
      
      怕身份暴露。
      
      见人回来了,周恒搁了手里的书,抬头望去,触目时,又是一头素发。
      
      周恒道,“过来。”
      
      姜漓走了过去,面朝着周恒,垂目侧立在案前。
      
      “簪子呢?”周恒突然问。
      
      姜漓抬头,眸色一诧,忙地从袖筒里将那只簪子取了出来,递了过去。
      
      “戴上。”
      
      姜漓又当着周恒的面,重新将簪子插回了发丝中。
      
      通透的白玉衬得她发丝更为乌黑。
      
      周恒盯了她半晌,突地道,“往后,你不用在御前当差。”
      
      姜漓不明,惊慌地跪在了周恒跟前。
      
      周恒沉默了一阵,又问道,“你想出宫吗?”
      
      头一回逮着她,便是在私逃,她想不想出宫,周恒心里清楚,但此时他想要的是另外一个答案。
      
      姜漓心头的那丝不安,渐渐地开始扩散,额头又抵到了地面,“奴婢不想出宫,奴婢想留在宫中伺候陛下。”
      
      那日她说过,只要他肯放过姜家,她便甘愿伺候他一辈子。
      
      周恒看了她一眼,没再瞒着她,道,“不用再藏,太上皇后已经知道了,你是姜漓。”
      
      姜漓抬起头,心中大骇,湿漉漉地眼睛里闪过惊惧,只愣愣地看着周恒。
      
      她不敢去问周恒,发生了何事。
      
      但能猜到,今日姜姝进宫,定是落了什么把柄。
      
      宫中没来人捉拿她和姜姝,皇上此时寻她回来,姜漓瞧得出来,皇上是同上回一般,想要给她一个机会。
      
      若这事被交到了公面上,姜家又岂能逃得过,曾让她最为恐惧的人,眼下,却是唯一能帮她的人。
      
      姜漓的额头点头,再次求饶,“奴婢求陛下开恩。”
      
      周恒没有回答她。
      
      过了一阵,突地开口问她,“那日你同朕说,要做朕的女人?”
      
      姜漓再一次抬起头来,满目的疑惑和不解,然细细一品那话,姜漓的脸色又开始发烫,“陛下,是奴婢不知本分,妄想......”
      
      “朕依你。”周恒打断了她,顿了一瞬,又道,“如今,你也只能做朕的女人。”
      
      姜漓还未从惊愕中理出个头绪来。
      
      周恒又道,“既为朕的女人,国公府的婚事,自是作废。”
      
      周恒说完,便唤了高沾进来,“传旨,姜家之女姜氏,贤良淑德,赐予婕妤。”
      
      皇上赐位份,是意料之中的事,高沾并未觉得意外,“奴才领旨。”
      
      高沾瞧向姜漓,只见其神色怔愣,忙地提醒她,“姜婕妤......”
      
      姜漓这才恍然回过神来,道,“姜漓谢陛下隆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多点,这几章都有点卡。呜呜呜。
    感谢在2020-10-28 08:27:55~2020-10-29 08:44: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捉鸡的小豆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易的猫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ESSIE、一月 10瓶;白猫浮绿水 5瓶;——、33813889 2瓶;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