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第十六章
      
      那宫女说的话,过于惊人。
      
      若是换个人定也不信,可娴贵妃不同。
      
      近些日子,娴贵妃甭管是坐着还是站着,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将姜漓给遣了,巴不得让她从此消失。
      
      奈何一直无从下手。
      
      如今突地落下这么大一个把柄,就算是假的,娴贵妃也能闹出一场好戏来,更何况这事,娴贵妃还隐隐觉得它就是真的。
      
      二哥前几日一副失魂落魄,突然提出了要江大姑娘出宫。
      
      今日二姑娘进宫,却没见到他人。
      
      往日,只要一论起姜家的这门亲事,二哥的神色就很自豪,娴贵妃还同他说过玩笑,“姜家的这位嫂嫂,定是个天仙,才会勾了二哥的魂。”
      
      二哥笑着默认了。
      
      适才她见了姜家二姑娘,虽也生的好,可同宫里的姜姝比,一眼就能比出个高低来。
      
      那会子娴贵妃只顾着同她吹耳边风,想将人早点支出去,倒忽略了这点。
      
      如今回想起来,便觉得处处都透着不对。
      
      若是御前当差的那位是二姑娘,今日来的是大姑娘,似乎一切都明朗了。
      
      娴贵妃心头一阵一阵的跳,当下便拽着那宫女往福宁宫赶。
      
      秀女掉包乃欺君之罪。
      
      这就不是出宫那么简单的事了,姜家的姑娘,能不能保住一条命,尚且还不知。
      
      娴贵妃越想越激动。
      
      一进福宁殿,娴贵妃便慌张地唤了一声,“姑母。”
      
      太上皇后脸色一沉,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如今你是愈发不成样子了。”
      
      娴贵妃却顾不上仪态,将身后的宫女叫到了跟前,“今日你同本宫说的那些话,如今再说一遍给太上皇后。”
      
      那宫女磕磕碰碰地说完,整个屋子鸦雀无声。
      
      王嬷嬷被吓得不轻,惊愕地望向太上皇后,太上皇后的脸色从不知何时,已是一片肃然。
      
      半晌,太上皇后问那位宫女,“你可知,胡乱捏造事端是何下场?”从皇贵妃坐到太上皇后的位置,太上皇后身上的那股威严已经浑然天成。 
      
      那宫女身子一阵颤抖,头伏在地,“奴婢绝不敢有半句虚言。”
      
      太上皇后是何人。
      
      当年太上皇当政,先皇后朱鸳,后来者居上,连同着太上皇,在大殿上给众臣子施压,不顾所有人反对,坚决封了朱鸳为后,之后更是封了她的大儿子为太子,二儿子为亲王,公然打压他们母子俩人。
      
      那时,她都能沉住气。
      
      更何况如今这么点波动。
      
      太上皇后断不会单凭那宫女的一言半句就轻易信了,可太上皇后心里也有一把秤。
      
      她那宝贝侄子她最是了解。
      
      她虽极为宠爱他,他却从未求过她什么事。
      
      太上皇打压她母子俩的那阵,韩家也跟着受了牵连,作为要挟韩家的一颗筹码,韩焦不过十四,便被太上皇指派到了边境。
      
      韩焦没吭过一声。
      
      从长安出发前,她将韩焦叫进宫里,但凡他说一声不愿,她就算同太上皇撕破脸皮,也会将他保下来。
      
      韩焦却笑着对她说,“侄儿终于可以去一展抱负。”
      
      一个从不曾轻易求人的人,却为了姜家,来求了她。
      
      之前她还真以为二姑娘思念姐姐。
      
      如今一瞧,多半也能猜出那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怕不是为了姜家不被牵连,忍气吞声,想了那法子打算将这桩事圆回去了。
      
      且这事情,皇上到底知不知情。
      
      太上皇后让那宫女退下,回头同王嬷嬷道,“去将浣衣局的姑姑请过来。”
      
      浣衣局的姑姑便是碧素。
      
      碧素被王嬷嬷带到太上皇后跟前,跪下行了礼,太上皇后便直接问她,“姜姝,曾是你手底下的人吧。”
      
      碧素垂头答,“是。”
      
      太上皇后又问,“那晚她是如何被皇上找到的?”
      
      碧素没回答,头伏得更低。
      
      “我问你话,你得老实回答了。”
      
      碧素这才头抵地面,说道,“是奴婢一时鬼迷心窍,纵使姜姑娘去御膳房里偷一口嘴,想着是雨夜,也没有人发现,岂料姜姑娘不识路,误闯了含熏殿,被陛下抓了个正着,奴婢知道犯了死罪,心头一直不安,今日既然被太上皇后察觉,奴婢恳请太上皇后责罚。”
      
      听着倒像是一桩奇遇佳话。
      
      太上皇后同碧素道,“你抬起头来。”
      
      碧素缓缓地抬头,眸色黑白分明,眼里有敬畏,却也瞧不出半点躲闪。
      
      太上皇后沉默了半刻,“当日陛下既没有罚你,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但我幽朝毕竟还有法岗,犯了错,就得认罚,我不治你的死罪,但你这浣衣局姑姑一职,实属不能再留。”
      
      太上皇后说完唤了王嬷嬷,“将她送去冷宫。”
      
      碧素再一次磕头谢恩。
      
      “下去吧。”
      
      碧素出了院子了,太上皇后还在沉思,适才她一直在观察碧素的神色,见其没有任何波动。
      
      那番话瞧着倒是不似有假。
      
      皇上在认识‘姜姝’之前,或许不知道她就是姜漓。
      
      而如今呢?
      太上皇后根本就不用深想。
      
      就皇上近日来的那些行为。
      
      他怎可能不知?
      
      太上皇后慢慢地饮了一盏茶,才同王嬷嬷道,“让皇上和世子都过来一趟。”
      
      **
      王嬷嬷过去请人时,周恒正忙完手上的事,坐屋里翻着前几日留下来的几本还未定夺的奏折。
      
      高沾进来通报,“太上皇后让陛下过去一趟。”
      
      高沾生怕陛下问他是何事。
      
      因他问了王嬷嬷,王嬷嬷没说。
      
      周恒却似是早就料到了一番,没有任何意外,也没问他为何事。
      
      只同高沾道,“将年前选秀的名册找出来。”
      
      高沾心头一咯噔,知道这是出事了,不敢有半点耽搁,赶紧去寻了册子。
      
      周恒一人去了福宁殿。
      
      到福宁宫时,韩焦还未来。
      
      太上皇后也没急着问他,只让王嬷嬷给他添了茶,两人一面喝茶,一面等人。
      
      快到正午,韩焦进来,锦白色的身影往屋里一跨,神色有些匆忙,额头隐隐布了细汗。
      
      姑母这时候宣他来,定不是小事。
      
      今日姜姝进了宫。
      
      韩焦不知道事情到了哪一步,目光往周恒脸上瞧了一眼,周恒的神色却是异常的平静。
      
      韩焦行了礼,在太上皇后身旁落座。
      
      太上皇后手里的茶盏,这才转身递给了王嬷嬷,目光落在了周恒身上,道,“皇上登基也有两年了吧?”
      
      太上皇后问完,也不待周恒答,接着道,“皇上自幼喜欢念书,如今也算是饱读史书,博古通今,自是懂得治国之道,我读的书不如皇上的多,但我今日突地想起皇上曾经念的那本《大学》里头的一句话。”
      
      太上皇后问周恒,“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僇矣,皇上可知是何意?”
      
      周恒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洁矩之道也。”
      
      太上皇后道,“原来,皇上都记得,可如今皇上的所作所为,将这些个道理都放哪儿去了?”太上皇后的脸色突地严肃起来,声音也沉了几分,“包庇罪奴,徇私枉法,霸占臣子之妻,这等荒谬之事传出去,臣子会如何想你,百姓会如何看待我皇室?皇室又该以何为表率?”
      
      太上皇后的话音一落,周恒还未有反应,韩焦已经是脸色苍白,跪在了太上皇后跟前。
      
      “姑母......”
      
      太上皇后一声厉斥,“你给我起来!你有何错?那夺人之妻的人是你?”
      
      屋子里一阵沉默。
      
      周恒端坐在那,不动如山。
      
      太上皇后的脸色渐渐地变了,直接问周恒,“皇上是觉得我哪句说的不对?”
      
      周恒道,“母后所说,儿臣不敢认。”
      
      太上皇后只觉一股气血,直冲脑门心。
      
      周恒没去瞧太上皇后的脸色,对门口唤了一声,“高沾。”
      
      片刻,高沾猫着腰进去,将手里的名册交给了周恒。
      
      周恒翻开瞧了一眼,平静地说道,“此事,朕已经查过,同姜家无关,是内务府名册上的问题。”
      
      周恒说完,将手里的秀女名册交给了王嬷嬷。
      
      王嬷嬷捧到太上皇后跟前,太上皇后的眼皮子猛地一阵跳,只觉头晕眼花,没往那册子上瞟一眼,只死死地盯着周恒,缓下声来道,“一个女人而已,竟用得着皇上如此费心。”
      
      竟需他包庇到如此地步?
      
      周恒不说话。
      
      屋子里又是死一般的沉静。
      
      半晌,太上皇后有气无力地道,“皇上既然如此不顾自己的名誉,那姜家的罪孽,我又如何敢去追究。”
      
      太上皇后说完,回头对王嬷嬷道,“将姜氏之女,逐出宫中。”
      
      太上皇后看着周恒,那口气顺过来,声音也柔和了下来,“你是皇上,这天底下的女人,你喜欢谁,我都不会干涉,可她是你臣子的未婚妻,这就不行。”
      
      周恒不语,瞧了一眼韩焦。
      
      王嬷嬷的脚步往外走去。
      
      走到一半,便听得周恒说道,“母后,她已经是朕的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要升级了!狗皇的陪|睡,简直居心不良,吼吼吼!
    小剧场:
    世人:皇上不讲道理。
    周恒:朕就是道理。
    世人:皇上耍流氓。
    周恒:只要朕严肃起来,就不算是耍流氓。
    感谢在2020-10-27 09:52:09~2020-10-28 08:27: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或如卿、小天使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ittl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