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妖怪

      唐叙和裴行禹现在住在高宁城西郊一处名为卓西的地方。
      
      和高宁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大部分都是自建民房,是出了名的租客多。
      
      裴行禹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栋四层的自建民房,他们的房子在三楼,一条走廊上一共住了四户人家,每一户的房间都很小,不过好在有独立卫生间。
      
      裴行禹的房子在走廊的最后一间,距离楼梯最远。
      
      唐叙和他从朝歌影视大厦回来,时间是中午五点多。
      
      这个时间正好是大部分做工的工人下班还有学生放学的时候,整个民房里住了十二户人家,到了这个点就热热闹闹的。
      
      排风扇排出烟火气,大大小小的孩子在走廊、空地上乱窜,门口还传来电动车压到翘起的地砖的声音……
      
      闹闹哄哄,好似永远安静不下来。
      
      尽管唐叙和裴行禹已经搬进来一周了,但是他们一出现,就会成为视线的焦点。
      
      除了他们长得好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和这里太格格不入了,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有些人会当着他们的面操着浓重的口音问一些没有距离感的问题,有些人也会当着他们的面或者在他们背后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以前的“唐叙”非常在意这个问题,不仅是这里的人,甚至是这里的每一寸空气都会给“唐叙”带来侮辱的感觉。
      
      反倒是裴行禹适应良好,他能穿着一套上百万的西装信步于各种高级场所,也能什么接受穿着地摊货坦然地居住在这里。
      
      唐叙从“唐叙”的记忆中得知,除了发疯之外,破产后的裴行禹似乎活得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唐叙不得不佩服裴行禹的心态。
      
      从高宁城首富到只能住贫民窟,这样的落差不啻于从天堂到地狱,是个人的心态都会崩溃,“唐叙”就是其中之一。可裴行禹却能接受这样的落差,这样的心性确实值得佩服。
      
      不……
      
      唐叙又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谁说裴行禹没崩溃的,可不是一天比一天容易疯吗?
      
      应该只是清醒的时候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罢了。
      
      .
      
      “不回家吗?”
      
      裴行禹的声音从唐叙耳边响起,唤回唐叙的思绪。
      
      唐叙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回到家门口,裴行禹都打开房门了,就他杵在门口不进去。
      
      唐叙抬头看了裴行禹一眼,突然认真地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早早的赚钱,让你早点从这里搬出去。”
      
      公交车自由地铁自由的目标还是太小了,他是一个有远大志向的妖怪,一定要帮裴行禹实现租房自由!
      
      再次在唐叙目光里看到怜悯情绪的裴行禹:“……”
      
      唐叙见裴行禹没说话,又语气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养你啊!”
      
      他这句话说得十分大声,民房的隔音又不好,隔壁家的都听见了,有人探出头来查看情况。
      
      他们看看唐叙又看看一般身影隐入房间里的裴行禹,一脸看热闹的样子。
      
      裴行禹面无表情地把唐叙拉来回来。
      
      唐叙大概也意识到问题了,用哈哈地傻笑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晚上吃面?”裴行禹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问唐叙。
      
      唐叙赶紧应好。
      
      .
      
      十几分钟后,裴行禹端着两碗面从厨房里走出来,“把桌子摊开,吃饭了。”
      
      “好。”唐叙动作利索地撑开折叠桌。
      
      刚好裴行禹走出来,把两碗面放在桌子上。
      
      面是最简单的清汤面,上面卧着荷包蛋和几片青菜叶。
      
      “家里没肉了,我明天去买。”裴行禹把筷子递给唐叙,他知道唐叙是猫妖,猫妖都爱吃肉。
      
      唐叙吸溜了一口面条,为了省钱,家里的面是裴行禹自己用面粉做的,很劲道。
      
      汤的味道正好,夏天来一碗清清爽爽的。
      
      唐叙吃一口面喝一口汤,等全吞下后,他才说道:“不用,我不是很爱吃肉。”
      
      作为一个不需要口腹之欲的元宝精,吃什么都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家里省钱。
      
      裴行禹只觉得唐叙又再怜悯他,想为他省钱。当下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却忍不住伸手揉揉唐叙的脑袋,不愧是猫妖,头发细细软软的,摸起来很舒服。
      
      裴行禹收回手的时候,不由得捻了捻手指,看唐叙的目光带着点蠢蠢欲动。
      
      不知道唐叙的本体是怎样的,摸起来会不会更舒服。
      
      正在吃面的唐叙只觉得背脊一凉,那种被盯上地感觉又出现了。
      
      他警觉地抬头看向裴行禹,带着凳子刷啦啦地往后退了几步,整个人抵在墙上。
      
      裴行禹不会又发疯了吧?
      
      裴行禹一看唐叙的表情就猜到唐叙想到什么了,也没解释,而是站了起来,一脸冰寒地走向唐叙。
      
      唐叙觉得有些不对,但这会儿也没空思考哪里不对了,他对发疯的裴行禹有种本能的恐惧。
      
      他恨不得贴到墙壁上,抬着头无措地看着裴行禹。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他这次朝右边偏了偏头,露出左边的脖颈,然后闭上眼睛,衣服等待处决的模样。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一道轻笑声在他耳边响起。
      
      唐叙先是睁开一只眼睛想要偷偷试探一下,见裴行禹就站在他面前,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温和,是没疯的状态。
      
      这次把第二只眼睛睁开,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几秒后,唐叙瞪着眼睛看裴行禹,“你耍我!”
      
      “下次直接跑知道吗?”裴行禹继续坐回去吃面,表情平淡,好似在说别人的事。
      
      唐叙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挪着凳子又回到原先的座位,吃了一口面压压惊。
      
      “我觉得你不会伤害我。”他嘟囔道。
      
      声音很小,但裴行禹还是听见了。
      
      裴行禹就笑,“觉得我不会伤害你,那你还怕什么?”
      
      唐叙放下筷子认真解释道:“怕是一种本能,和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是两回事。”
      
      “还有……”他一下子找不出词语近一步解释,斟酌了许久,才说道:“我其实是相信你……你不会放任自己伤害人。”
      
      人都是理智的。
      
      裴行禹有狂躁症这么多年,除了外界传说得很恐怖外,唐叙或者是“唐叙”都没有见过他伤害谁,每次都是用理智将疯狂给克制下去。
      
      和传闻不同,唐叙是亲眼见过,再结合“唐叙”的记忆得出这个结论。
      
      正如他自己所说,害怕是本能,他控制不了,但他也相信裴行禹不会让疯狂控制理智,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情来。
      
      裴行禹大概了解的唐叙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
      
      吃完晚饭后,唐叙主动去洗碗,边洗边想事情。
      
      和裴行禹相处了两天,除了裴行禹发疯的时候,他和裴行禹相处起来还不错。
      
      他也差不多消化了人类社会的规则。
      
      “唐叙”和裴行禹是受法律保护的合法伴侣,而现在他成了“唐叙”,就要接受“唐叙”的一切,包括裴行禹这个合法伴侣。
      
      也就是说他现在和裴行禹是一体的。
      
      当然,他也知道他可以和裴行禹提出离婚,但是一想到裴行禹一听到“离婚”两个字就发疯的态度,唐叙就把这个选项给pass掉了。
      
      再者,裴行禹实在是太惨了,既然有缘成为他这个元宝精的伴侣,那他就让裴行禹脱离现在的境遇就可以了。
      
      唐叙是可以用点石成金的技能给裴行禹制造出一些金器,让裴行禹摆脱贫困的状态。但是人类社会有人类社会的制度,唐叙从“唐叙”的记忆里得知,金器也是有自己的“身份证”的,没有证明,脱手需要门道不说,还容易被有关部门盯上,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条“建国后不许成精”的规定就能把唐叙压得死死的,更别说是人类世界的法律了。
      
      他这边刚这么想,客厅的小电视里就传出一声轰响,唐叙好奇地探头往电视看去,就看到电视里有一个东西砸到沙漠里,一声巨响后,浓烟涌起,盛开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唐叙手一抖,手上的碗摔回洗碗池。
      
      裴行禹听到动静,问他:“唐叙,没事吧?”
      
      厨房里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唐叙的声音:“没事,手滑。”尾音还发着颤抖。
      
      裴行禹往厨房看了一眼,见唐叙真没事就继续自己手上的事。
      
      唐叙从厨房里出来,电视里还在放刚才的视频。
      
      又一朵蘑菇云升起,爆.炸声仿佛在唐叙心脏上炸开一样,他不由得往裴行禹身上凑了凑。
      
      裴行禹不明所以。
      
      这时候电视里传来旁白的声音,“东风快递,使命必达,24小时全天候发货,精准定位,全球包邮。”
      
      唐叙颤抖着声音问裴行禹,“全球包邮是什么意思?”
      
      裴行禹虽然不明白唐叙害怕的点,还是给他解释道:“射程是全世界。”
      
      唐叙:!!!
      
      射程全世界不说,竟然还精准定位?这不就说无论躲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被找到,然后被轰成渣渣吗?
      
      唐叙忍不住又抖了抖,像是递投名状一样马上在心里发誓道:我唐叙励志做一个对人民对社会有贡献的好妖怪,遵守人类社会的法律法规,不做违背社会违背人民的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