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超凶

      裴行禹恋恋不舍地在唐叙的脖子上再舔了一口,才松开嘴起身。
      
      唐叙马上跟着起来,蹬掉脚上的拖鞋,抱着被子往后退了几步,整个人缩在角落里,警戒地盯着裴行禹。
      
      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炸毛的猫,虚张声势的用炸毛的方式来恐吓对手。
      
      裴行禹这会儿已经恢复理智了。
      
      之前发生的事在他的脑中过了一遍,略显冰冷的目光又在房间里搜寻了一遍,最后落在床脚边上。
      
      那里有一个白色的药瓶。
      
      裴行禹弯腰捡起药瓶。
      
      裴行禹对药瓶子里装得药并不陌生,这是医生开给他的安眠药。
      
      因为他有狂躁症的原因,晚上总是睡不好,医生就给他开了一瓶安眠药,但药效并不好,裴行禹吃了药也睡不着,最后干脆就不吃了。
      
      他记得没错的话,药瓶里应该还有大半瓶的药,可是这会儿他打开药瓶,瓶子里空荡荡的,一颗安眠药也没有了。
      
      再结合之前看到的画面,裴行禹心里大概有了一些猜测。
      
      尽管这些猜测有些大胆,但是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就算再匪夷所思,也是真相。
      
      “你把药吃了?”裴行禹坐到床边,看着唐叙问道,声音冷冷的,充满了压迫感。
      
      唐叙瞪着他不说话,两颊鼓起,像是一只受气的河豚,圆鼓鼓的,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拒绝和裴行禹对话的气息。
      
      裴行禹捻了捻手指,觉得手指有点痒,想要去戳一戳唐叙的脸。
      
      尽管心里蠢蠢欲动,裴行禹面上的表情却更冷了,他的声音沉了沉,“真正的唐叙去哪儿了?”
      
      他本来就带着试探的心思,可是问话的语气却十分笃定。
      
      唐叙心道糟了,裴行禹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他不是“唐叙”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唐叙色厉内荏地反驳,“我就是唐叙!”
      
      或许因为心虚的原因,他的脸没有之前那么鼓了,眼神也开始闪躲,不敢对上裴行禹的目光。
      
      但仔细一想,唐叙又觉得不对。
      
      他干嘛心虚,他就是唐叙没错啊,他又没有说谎,只是不是裴行禹口中的那个“唐叙”就是了。
      
      这么一想,唐叙又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瞬间又气成河豚。
      
      我超凶的!
      
      你别再过来!
      
      殊不知他刚刚一系列的表情都清清楚楚地映在裴行禹的眼里,这些表情又几乎出卖了他的内心,裴行禹越发肯定自己心里的猜测。
      
      他故作严肃地说道:“你知道人类社会有一条规定吗?”
      
      预感告诉唐叙这不是一条好规定,他应激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不要说!”
      
      就差掩住自己的耳朵大喊我不听我不听了。
      
      “建国以后不得成精。”
      
      唐叙不想听,裴行禹偏偏要说给唐叙听。还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就怕唐叙听不见。
      
      又是建国以后不得成精!
      
      唐叙像只泄了气的河豚,整个人都瘫在床上,这句话就像紧箍咒之于孙悟空,跟随了唐叙两个世界。
      
      但转念一想,唐叙又觉得不对,裴行禹怎么知道他是建国以后才成精的?
      
      他只要咬死了自己是建国之前才成的精不就得了?
      
      唐叙马上来了精神,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裴行禹,这种高度往下看,让他觉得自己有气势极了,说话更是充满了底气。
      
      他叉着腰说,气势凌人道:“我可是成精千年的大妖了,把我跟建国以后才成精的小妖怪比,简直就是侮辱我好不好?”
      
      唐叙回想着当时遇到大妖时,大妖身上的气势,然后就模仿起来。他朝着裴行禹张大嘴,“嗷呜~”了一声,凶巴巴地说道:“信不信我现在一口就把你吞了?”
      
      紧接着又“嗷呜”了一声。
      
      回应唐叙的是一片安静。
      
      唐叙开始嘚瑟,看吧,裴行禹这会儿肯定被他吓到瑟瑟发抖。
      
      他微微低头偷觑裴行禹的反应,然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瑟瑟发抖,反而裴行禹还非常不怕死地抬头注视着他。
      
      目光里没有恐惧,好像还带着淡淡地笑意。
      
      “你……你笑什么?”唐叙叉着腰粗着嗓子说道:“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朝着裴行禹龇了龇牙。
      
      裴行禹眼中的笑意更甚,再次开口时,说话的语气里也染上了淡淡的笑意,“小妖怪,你暴露了。”
      
      唐叙反应了一会儿。
      
      唐叙:“…………”
      
      人类!你太狡猾!
      
      嚣张的气焰瞬间被熄灭,但唐叙依旧虚张声势,“谁……谁是小妖怪?我是大妖!一口能吞掉你的大妖。”
      
      裴行禹深知再逗下去还真有可能把唐叙惹毛,马上顺着唐叙的话说道:“好好,你是大妖,天地间最厉害的大妖。”
      
      最厉害三个字成功取悦唐叙,他嘚瑟地坐下。
      
      奈何身高比裴行禹矮了一些,坐下后就不会比裴行禹高,气势就跟着没了。
      
      于是他吭哧吭哧把被子一卷吧,自己坐到被子上面,抬手挺胸坐好,堪堪和裴行禹持平。
      
      一床被子倒是被他坐出王座的气势来。
      
      裴行禹再次忍住去揉一揉唐叙的冲动,正色道:“所以真正的唐叙哪里去了?”
      
      “应该是去世了。”唐叙的语气不再那么强硬,毕竟这具身体是“唐叙”的,他得了人家的身体就要尊重人。
      
      这个答案和裴行禹猜测得差不多,大半瓶安眠药吃下去十之八九是活不了了。
      
      一时之间裴行禹的心情有些复杂。
      
      破产后,他的精神状态一日不如一日,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控制自己濒临失控的情绪,这才没发现“唐叙”的绝望。
      
      要是能够早一日发现,和“唐叙”离婚,他是不是就不会想不开了?
      
      当然现在再想这个问题已经无济于事,他敛去复杂的心情,转移了话题,“你能告诉我你的本体是什么吗?”
      
      为什么看到现在的唐叙,他的心情会变得平和?暴躁的情绪仿佛都离他而去了。
      
      “老虎!”唐叙不假思索地说道。
      
      他在之前的山头,有幸窥见大妖的本体。
      
      不过距离太远,唐叙并没有看清楚,隐隐约约是一只庞大的老虎,背后好像有一对翅膀,唐叙也不敢确定。
      
      虽然模糊,但气势确实威猛。这让本体是一枚拳头那么大的金元宝的唐叙十分羡慕。
      
      所以这会儿裴行禹问他本体是什么,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日林间窥见的威猛身姿。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姓一点,唐叙双手弯成爪,凶巴巴地往裴行禹的方向虚虚一挠,喉咙压低,发出一道低沉的充满威慑力的“嗷呜~”
      
      当然,所谓的低沉和威慑力的,只存在唐叙自己的想象中。
      
      在裴行禹眼里,唐叙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续虚张声势的猫,而且还是小奶猫。
      
      这回裴行禹终于忍不住,伸手在唐叙的脑袋上薅了一把。
      
      手感真好,不愧是猫妖。
      
      唐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裴行禹定性为猫妖,不过他能感觉到裴行禹的气息变得柔和了,真个人看起来更是温柔了许多。
      
      应该不会再发疯了吧?
      
      唐叙又看了裴行禹一眼,见裴行禹神态平和,这才松了一口气。
      
      房间里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没多久就有手机铃声响起,唐叙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他的手机。
      
      他循着铃声传来的方向找到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郭向东。
      
      这谁?
      
      等对面挂断电话后,唐叙终于从“唐叙”的记忆里找出郭向东的身份。
      
      郭向东,自称是朝歌影视的星探,“唐叙”前天去逛街的时候被他拦下,他对“唐叙”说他的外貌很适合娱乐圈,可以把“唐叙”介绍给朝歌影视的经纪人,帮助“唐叙”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
      
      郭向东向“唐叙”画了一张非常诱人的大饼,“唐叙”被说心动了。以为进了娱乐圈之后就能成为大明星,赚的钱都是以千万计。当场就答应郭向东愿意进娱乐圈试一试。
      
      郭向东看出“唐叙”急用钱,就恶从胆边生,说帮“唐叙”介绍经纪人没问题,但“唐叙”必须要交给他一笔介绍费,狮子大开口索要一万块钱。
      
      “唐叙”哪里有一万块钱?但他把进入娱乐圈当做翻身的最后一个机会,无论如何都想得到这个机会。
      
      于是他就回唐家,想让唐家人借这一笔钱,还承诺等自己红了一定会马上还上这笔钱。
      
      唐家人不仅没给,还羞辱了“唐叙”一番,说他痴人说梦,一辈子都红不起来。
      
      .
      
      这段记忆在唐叙的脑中越来越清晰。
      
      恰好郭向东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唐叙这次直接接通。
      
      还没等他开口呢,郭向东的就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唐叙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考虑好了就给我一个答复,进入娱乐圈的机会可是很抢手的,你要是不把钱交了,我就把这个机会转给其他人了!”
      
      “还有,我要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和你现在的老公离婚。你要是坚持保持已婚身份的话,经纪人不会选你不说,粉丝也不会粉你,你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所以建议你赶紧和你老公把婚离了。”
      
      ……
      
      廉价的手机收音效果并不好,就算没开免提,一旁的裴行禹还是把郭向东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前面还好,只觉得唐叙估计是遇到骗子了。
      
      听到后面郭向东说要唐叙和他离婚的时候,裴行禹躁动起来了。
      
      这种躁动裴行禹非常熟悉,大多时候都是觉得自己没钱的时候才会这样。
      
      唐叙听电话那边的郭向东讲话,听着听着汗毛就竖起来了,一股危险感从背脊升起,瞬间充满四肢百骸。
      
      他僵硬地朝裴行禹的方向转头,就对上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裴行禹又疯了!
      
      唐叙连话都不敢和郭向东说匆忙挂断电话,又卷起被子缩到角落里。
      
      裴行禹逼近他,声音冷得仿佛要把周围都冻上。
      
      “你要和我离婚?”
      
      “你要离开我?”
      
      唐叙缩成一团,弱小可怜又无助,立马否认三连,“不是,没有,我不想。”
      
      话音刚落,裴行禹已经扑过来,对着之前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
      
      依旧没用力,但这次舔了很多下。
      
      裴行禹只感觉有一股名为“我拥有了无尽财富”的气味钻进他的大脑,他很快就清醒了。
      
      他起身,看到唐叙可怜巴巴的模样,正想道歉,就听唐叙控诉道:“你能不能别老咬我?”
      
      裴行禹:“为什么?”
      
      唐叙想了想,搜刮“唐叙”记忆里的知识。
      
      一会儿后终于找到他想要的了。
      
      唐叙:“会重金属中毒。”
      
      顿了顿,他又严肃了几分,板着脸道:“重金属中毒会死人的,后果很严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感谢在2020-05-05 17:55:51~2020-05-06 23:5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鱼晒太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子非鱼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