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好香

      唐叙这句话落下,一直低头吃饭的裴行禹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唐叙。
      
      唐叙也看清了裴行禹的样貌。
      
      裴行禹五官冷峻深邃,眼眸幽深,犹如千年寒潭不见任何波纹。鼻梁高挺,双唇略薄,微微抿着,看起来有些凉薄。他微微抬着头,露出优美的下颌线。
      
      不过唐叙对人类的美丑是没有多大的概念的,所以无法形容裴行禹到底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只觉得裴行禹看起来很舒服。
      
      他在山里修行千年见过的人类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甚至因为本体特殊的关系,唐叙大多时候都是要避开人类的。
      
      当然,原主“唐叙”当了二十三年的人类,自有一套自己的审美观,现在唐叙得到了他的记忆,也继承了“唐叙”的审美观。
      
      但是在“唐叙”的记忆里,他对裴行禹的观感大多是恐惧。
      
      在恐惧的主观意识的加持下,“唐叙”记忆里的裴行禹就显得面色狰狞,不敢直视。
      
      于是这会儿在唐叙心里就成立以下一个公式:裴行禹=面色狰狞=丑。
      
      并且这个公式一直贯彻到以后的日子,以至于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唐叙都在疑惑:为什么人类都长得这么丑?
      
      因为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唐叙都没有见到比裴行禹好看的人。
      
      言归正传。
      
      唐叙从裴行禹带来的颜值冲击中回神,再一次和裴行禹强调道:“这些都是传家宝,待会儿要好好藏起来。”
      
      裴行禹的视线往厨房台面上金光闪闪的餐具一扫,后又落在唐叙的身上,眸光渐深。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却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好,我知道了。”
      
      得到裴行禹的配合后,唐叙又转向唐逡,“哥实在不好意思,一时之间找不到普通的水杯给你装水喝,要不你就忍着点?”
      
      唐逡:“……”
      
      唐逡当然解读出唐叙的言外之意:我家穷得只剩下黄金了。
      
      台面上那一排金灿灿的黄金餐具刺痛唐逡的眼,他今天本来是过来耀武扬威,顺便羞辱一下破产的老同学。可是这会儿看到老同学连黄金都随意放在橱柜里,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唐逡就知道自己的根本就无法在金钱层面上羞辱裴行禹。
      
      可是除了在金钱层面上羞辱裴行禹外,唐逡竟找不到其他方面来对裴行禹实行人格上的羞辱。
      
      这个认知让唐逡的脸一下沉了下来。
      
      有点自取其辱那味了。
      
      唐逡最后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他气势汹汹而来却悻悻而归。
      
      .
      
      直到唐逡离开,唐叙过去关上门。
      
      他倚靠在门上彻底松了一口气。
      
      唐逡要是不走的话,唐叙的障眼法坚持不了那么久,估计很快就会暴露。
      
      唐叙作为一个金元宝精,点石成金是他的天赋技能。
      
      但他穿过时空裂缝、和这具身体进行融合已经费了他很多的妖力。再者现在这具身体并不是他自己化形出来的身体,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和这具身体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融合。
      
      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妖力根本就没有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点石成金这个技能是可以放出来没错。但到底妖力有限,除了递给唐逡的第一个玻璃杯是用了点石成金的技能外,其他的餐具变成金餐具都是假的,是唐叙施展了障眼法的结果。
      
      唐叙为这个障眼法取名为:黄金渐欲迷人眼。
      
      他虽然在山上修行了千年,但他也是一个有文化的妖呢。
      
      唐逡一离开,唐叙就撤下障眼法,除了第一个点石成金的玻璃杯还是黄金的模样外,其他餐具都变成原来的样子——廉价的地摊货,有的碗边上还缺了口。
      
      “好了,现在讨厌的人走了,我们可以吃饭了。”唐叙重新走回厨房,走到折叠餐桌边上坐下。
      
      他还没吃过人类的食物,虽然有“唐叙”的记忆在,但到底没有亲自尝试过,这会儿就有些跃跃欲试。
      
      餐桌上的两菜一汤都是裴行禹准备的,唐叙尝了一下,觉得味道还行。
      
      他兀自吃得欢快,裴行禹却坐在一旁一动不动。
      
      等唐叙缓过神来发现裴行禹不对劲的时候,餐桌上的饭菜都快吃完了。
      
      到底是裴行禹准备的,自己却一声不吭地把饭菜吃完,唐叙有些过意不去,他抬头看向裴行禹,道:“我太饿……”
      
      未说完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了,唐叙被裴行禹给吓住了。
      
      从“唐叙”的记忆里唐叙可知:裴行禹发病了!
      
      发病后的裴行禹过果然和“唐叙”记忆中的样子是一样的:一双眼像是被鲜血染红了,脸上甚至浮起了青筋,他像是在忍耐着什么,面上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起来。
      
      如果裴行禹是妖怪的话,唐叙敢肯定裴行禹的妖力肯定开始紊乱,随时都能让人爆体。
      
      呜呜呜,真的好可怕。
      
      唐叙拿在手里的筷子掉落而不自知,他抬着凳子一点一点像只螃蟹一样小心翼翼地向旁边挪动,以为这样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挪出裴行禹的视线。
      
      但房子的面积有限,唐叙挪了一会儿就挪到墙壁边上。
      
      唐叙多希望自己这会儿能变回本体,小小的一枚金元宝,无论滚到哪个角落,都能藏好不被发现。
      
      他想要离开厨房,却也不敢有大动作,悄悄站起来,挪一步看裴行禹一眼,挪一步看一眼,战战兢兢地试探裴行禹。
      
      看的时候多了,唐叙也发现一些规律来。
      
      裴行禹好像是在看厨房台面上的餐具?
      
      他为什么看那里?
      
      突然之间福至心灵。
      
      唐叙再次朝厨房台面那里扔了一个黄金渐欲迷人眼过去。
      
      原本平平无奇的餐具又变得金光灿灿。
      
      唐叙扒拉着墙角偷偷观察裴行禹的反应。
      
      果然如唐叙想的那样,当看到那些普通餐具又变回金灿灿的餐具后,裴行禹的情绪渐渐平缓下来。
      
      他转头看了唐叙一眼,眸色幽深。
      
      唐叙朝裴行禹笑了笑,胆子也大了起来,立正站好,“你有没有吃饱?我实在太饿了,没控制住。”
      
      他已经猜到裴行禹为什么会发病了,估计是觉得那些金子消失,人就跟着烦躁起来。人一烦躁,情绪肯定失控,自然而然就发病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唐叙再次把障眼法撤除。
      
      台面上的餐具又恢复平平无奇的本色。
      
      当然,为了防止裴行禹发病的时候伤害到他,在撤除障眼法的同时,唐叙一蹦蹦回房间,这会儿正扒拉着门框,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观察裴行禹的反应。
      
      唐叙的猜测是对的。
      
      裴行禹再次发现金子不见后,又陷入狂躁的状态,唐叙敏感地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
      
      他赶紧把脑袋缩回房间里。
      
      之前他见裴行禹看到那么多金餐具却依旧面不改色的模样,以为裴行禹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真君子呢。这会儿看到裴行禹这么简单就容易被金子勾得发病,才意识到裴行禹本质上就是一个贪财的小人。
      
      面上装得再不动于衷,潜意识却骗不了人,没了金子就发病,这对金子到底有多在意啊!
      
      唐叙在心里把裴行禹吐槽了个遍,正想关门躲进房间里,就感觉到头顶上投下一层暗影。
      
      他心里悚然一惊,僵硬地抬头,便对上一双赤红的眼眸。
      
      那一瞬间唐叙有一种错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之前修行的山头。
      
      那座山头其实是一个大妖的地盘,唐叙某一天蹦出自己栖身的洞府晒太阳的时候,就遇上那个大妖。
      
      大妖的眼睛和现在的裴行禹是一样的,都像是浸染了鲜血。眼神无比凶狠,好像要将他拆吃入腹一样。
      
      唐叙根本就跑不掉,那大妖已经盯上他了。
      
      而现在,唐叙对上裴行禹的目光时,毛骨悚然,和被那个大妖盯上的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
      
      唐叙不自觉得后退。
      
      但是房间实在是太小了,他还没有退几步,腿弯处就碰到床沿,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躺倒在床上。
      
      这下子是退无可退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裴行禹朝自己走来,就像那天看着大妖走向他一样。
      
      裴行禹的每一步都像是落在唐叙的心脏上,唐叙害怕到忘记了自己是妖怪的事实,颤抖着声音和裴行禹解释:“没有金子……真的没有金子,那个只是我的障眼法……呜呜,你不要打我……”
      
      他解释的同时,裴行禹已经走到床边,曲着一条腿半跪在床上,整个人朝唐叙压下去。
      
      唐叙就这么被裴行禹锁在他和床之间,动弹不得。
      
      唐叙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他以为裴行禹控制不住病情,想要打他的时候,裴行禹突然低下头,埋进他的脖颈之间。
      
      下一秒,唐叙就感觉到裴行禹的鼻子在他的脖颈上蹭了蹭。
      
      “你好香啊。”
      
      唐叙听到裴行禹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灼热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耳边,有点痒。
      
      然而没等他做出反应,就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
      
      裴行禹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不是很重,却故意用牙齿磨了几下,最后还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唐叙:…………
      
      艹!一个个的是不是有病啊?
      
      大妖发疯的时候舔完他就跑,怎么到了这个世界,裴行禹也有这个毛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好,明天见。
    感谢在2020-05-04 17:39:44~2020-05-05 17:55: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疯起秋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顾伶子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辰星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