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祝福啊

      唐景生和他的律师谁都没想到唐叙竟然在继承唐家的祥凤楼这么大的诱惑下,竟然扛住了,没有答应和裴行禹离婚。
      
      当然,他们并不相信这个唐叙对裴行禹是真爱。毕竟现在的裴行禹不仅是个有精神疾病的病人,还破产了,除了那张脸还拿得出手外,简直是一无是处。
      
      再者唐叙也不是什么高风亮节之人,他能同甘,但肯定不能共苦。
      
      综合这两点考虑,唐叙没答应他们的要求并不是因为“真爱”,而是因为唐叙觉得他们给的不够多,贪心不足的想要获取更多。
      
      这样的想法实在是令人不齿。
      
      律师看唐叙的眼神就更加鄙夷了,不过他到底是为唐景生办事的,之后怎么做还要以唐景生的意愿为主。
      
      他看向唐景生,唐景生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先稳住唐叙。
      
      律师会意,便模棱两可地和唐叙说道:“小唐先生,你应该这么想:你和裴行禹离婚之后,你就可以回到唐家,成为真正的唐家人,自然就有资格争取更多东西。”
      
      言外之意就是只要唐叙和裴行禹离婚,他就和唐家的其他人站在同一起跑线,只要唐叙自己能力足够,就能得到什么东西。
      
      唐叙不傻,律师的话说的好听,但也仅仅是好听而已。
      
      不过这对唐叙而言没什么意义。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
      
      唐叙重复道:“我不会和裴行禹离婚,至于其他东西你们想给我就收着,不想给我也不眼红,你们觉得可以让我就算摇尾乞怜都要得到的钱财,对我来说其实一文不值。”
      
      这段话在在场的其他两个人耳中非常大义凛然,但对唐叙自己而言却再普通不过了。
      
      并不是唐叙视金钱如粪土,而是他自己就是金元宝本宝,宝藏本藏,金钱本钱,所以再多的钱财对唐叙而言只是一个数字,没有其他意义。
      
      唐叙让唐景生看到了他的态度,这场谈判自然不欢而散。
      
      .
      
      走廊上的十几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病房的房门,恨不得自己拥有千里眼顺风耳,能够将病房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但是他们既没有千里眼也没有顺风耳,只能焦急地等着唐叙出来。
      
      或许是感受到这些人的焦灼,紧闭的门扉终于缓缓打开,唐叙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唐应科以父亲的姿态率先走到唐叙的面前,态度都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仿佛一直都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小叙,爷爷和你说什么了?”
      
      这不仅是唐应科的问题,也是在场其他人的问题,走廊陷入一片寂静之中,等待着唐叙回答这个问题。
      
      唐叙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充满恶趣味地说道:“还能有什么事,就遗产的事呗。”
      
      “你爷爷有和你说遗产怎么分配吗?”唐景生急切地追问,十几双投向唐叙的双眼更加炯亮了。
      
      唐叙轻笑了一笑,“这是个秘密。”
      
      然后就在十几双火热的目光下朝裴行禹走去。
      
      “回家?”裴行禹问他。
      
      唐叙点头,跟裴行禹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并不是没人想要把唐叙拦下来问个究竟,但是一看到唐叙身边的裴行禹他们就犹豫了。都说裴行禹是个疯子,谁知道待会儿会不会现场发疯。
      
      疯子伤人都没处说理,他们犯不着冒这个险。之后有的是机会找唐叙问清楚这件事。
      
      只有一个唐逡犹豫了一会儿就追上去,赶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钻进电梯里。
      
      他进去电梯后没多久,电梯的门就关上了,偌大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唐叙和裴行禹同时看向唐逡,唐逡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子看着有些上赶着。
      
      “我……”唐逡支吾了一会儿,挺挺胸膛略显虚张声势地说道:“这里比较偏,我送你们回去。”
      
      他也不知道明明可以直接问出来的问题,他为什么要七拐八弯地找一个理由。
      
      唐叙可不管这是不是唐逡的借口,几乎马上就同意了,“那就麻烦你了。”
      
      句尾的语气飘起来,显然很高兴唐逡主动提出送他们回去。
      
      省了一笔回去的车费呢,怎么会不高兴。
      
      唐叙瞟了裴行禹一眼,这不,裴行禹也因为省了一笔回家的车费而不自觉地扬起了唇角。
      
      唐逡:“……”
      
      他其实就随口一说,他才不管唐叙和裴行禹怎么回去,他就想知道爷爷到底和唐叙谈了什么。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唐逡只好认命的去开车把唐叙和裴行禹接上车。
      
      开车的时候,唐逡心里就跟有千百万只蚂蚁再爬一样,抓心挠肺的。
      
      唐叙和裴行禹知道唐逡的目的,前半程绝口不提唐景生的事,唐逡几次想要开口询问,却又找不到时机。
      
      等快到他们家的时候,裴行禹装死不经意间提起,“之前唐老爷子叫你进去说什么?”
      
      坐在驾驶座的唐逡的耳朵马上支棱起来,略显焦急。
      
      唐叙往驾驶座上瞄了一眼,“和你说的差不多,爷爷确实想让我继承唐家,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唐逡终于没忍住问出来了,“什么条件?”
      
      “你很在意啊?”唐叙就要钓着唐逡的胃口,故意问他。
      
      “我没资格在意吗?”到了这个地步,唐逡也不端着,“我才是爷爷的孙子,自然……”
      
      唐逡也不傻,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正好这时候目的地已经到了,唐逡停下车,解开安全带,转头朝唐叙和裴行禹露出一个璀璨地笑,“弟弟,哥哥祝你和裴行禹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永浴爱河,永不分离……”
      
      这段祝福真诚地不能再真诚,唐逡从未如此真挚的祝福过一段感情。
      
      “你的祝福我们收下了。”裴行禹对唐逡的态度也未如此温和过,尽管他知道唐逡说出这段祝福的初衷是什么。
      
      裴行禹:只要祝福我和唐叙,我们就是好朋友。
      
      唐逡眼巴巴地看向唐叙,他在等唐叙一个表态。
      
      唐叙:“……那就谢谢祝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