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唐景生

      签约的过程虽然有些曲折,不过等到唐叙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后,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叶之云的一颗心也跟着落回原处,他让助理给唐叙打印了一张拍摄计划表。
      
      《人为财死》是一部公路片,很少有棚内拍摄的场景,大部分都是外景,影片的开头和结尾都在高宁城拍摄,中间的部分拍摄地点不是在公路上就是在深山老林里。
      
      拍摄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
      
      “如果没问题的话下周开机,不过周六会有一场围读,你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顺便认识一下其他演员。”
      
      唐叙离开之前,叶之云和唐叙叮嘱道。
      
      唐叙点头答应下来,围读的地点就在朝歌影视大厦。
      
      .
      
      从朝歌影视大厦出来,唐叙站在马路牙子上问裴行禹,“还打车回家吗?我们的账号好像都没有优惠券了。”
      
      没有优惠券的话,从朝歌影视回家里,可要花不少的钱,现在片酬还没下来,还是要省着点的。
      
      唐叙觉得自己是善解人意的,毕竟现在是裴行禹养着他,他多少还是要为裴行禹想想。
      
      裴行禹正想回答,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唐叙握住,下一秒就被唐叙拉着跑了。
      
      唐叙边跑边急切地和裴行禹说道:“快点,我看到我们要坐的那一趟公交了。”
      
      公交车已经到站,等待公交的乘客陆续上了车,眼看着车门就要关上,唐叙拉着裴行禹赶到,司机看到还有人,再次打开车门让两人上车。
      
      唐叙和司机说了一声谢谢,用手机刷了两次。夏天应该要开空调的原因,公交费会比平时多一块钱。
      
      夏日的午后,坐公交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松散地坐在座位上,有的昏昏欲睡,有的低头玩手机。公交车里开着空调,冷风一阵一阵吹着,吹散了从外面带进来的暑热。
      
      唐叙在后排找到两个空的位置,拉着裴行禹过去坐下,因为赶着做公交的原因,他和裴行禹一直牵着手。
      
      直到坐到后排的位置上,唐叙才反应过来,正想松开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反着握住,松不开了。
      
      他挣了挣,没挣开,小声和裴行禹说道:“你放手啊。”
      
      裴行禹一手轻轻揉了揉额角,另一只手紧握唐叙的手,根本就没有放开的意思。
      
      最后干脆头一歪,得寸进尺地枕在唐叙的肩膀上,“好热。”
      
      头顶上空调还在吹着冷风呢,哪里热了?
      
      没等唐叙反驳,裴行禹又接着说道:“刚刚花了四块钱呢。”
      
      唐叙:“……”
      
      裴行禹:“我有点燥,让我靠一下。”
      
      唐叙不说话了,总不能让裴行禹在公交车上发疯吧?
      
      之后一路无话,裴行禹好像直接枕着唐叙的肩膀睡着了。
      
      直到公交车在四十几分钟后到站,唐叙才伸手摇了摇裴行禹的肩膀,“醒醒,到了。”
      
      裴行禹睁开眼,和唐叙一起下车。
      
      之后两人又转了一趟地铁和公交,前后一共花了十四块钱才回到家。
      
      期间唐叙担心裴行禹会因为这十四块钱而发疯,都没敢把手从裴行禹的手掌里抽出来,任由裴行禹一路牵着他回家。
      
      唐叙:我实在是太难了。
      
      .
      
      唐叙和裴行禹才走到家楼下,就看到唐逡一脸黑沉地站在那里,其他租户见他穿得好又眼生,也不管唐逡愿不愿意,翻来覆去的问他问题。
      
      夏天本来就热,唐逡被烦得不行,一张脸就跟上了墨汁一样,难看极了。
      
      他这会儿的心情就跟天气的温度一样,燥得很。但他又自持身份,不会和他眼里的“贱民”发生争吵。
      
      在唐逡耐心就要耗尽的时候,他终于看到唐叙和裴行禹回来了,两人大夏天的也不知道热,还手牵手的腻歪在一起。
      
      唐逡有些没眼看了。
      
      不过再看清裴行禹的穿着后,唐逡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内心里的那把无名火燃烧的又剧烈了一点。
      
      有些人都已经破产了,落魄得就差捡垃圾为生了,为什么还要装成一副矜贵的样子?
      
      见唐叙和裴行禹走近,唐逡阴阳怪气地开口道:“你们可终于回来了,不知道还以为去参加宴会了呢?”
      
      民宅的楼梯很窄,唐逡站在楼梯口就把上去的路给堵住了,唐叙就是不想理他也不行。
      
      唐叙的第一反应却是把裴行禹护在自己身后,然后挺挺胸膛,一脸霸气地看着唐逡:“你又来做什么?”
      
      那模样看着就像是再说:有我在,你就别想欺负裴行禹!
      
      裴行禹哪曾想得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护在身后保护着,而站在他前面想要保护他的人,身高才到他的下巴处。
      
      不过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并不坏,裴行禹低头掩饰唇角难以抑制的笑意。
      
      唐逡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羞辱裴行禹的机会,他奚落道:“裴大总裁什么起只会站在别人背后让人保护了?”
      
      “这感觉挺好,”裴行禹如实道,又摇了摇头:“算了,你体会不了。”
      
      单身狗唐逡莫名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唐叙不耐烦地说道:“你今天到底来做什么?还是没零花钱了,来我这里拿金杯?”
      
      “爷爷醒了。”唐逡只能压下心里的火气,说明自己的来意,“他让律师宣读遗产,但前提是全家人都必须在。”
      
      话落,唐逡又马上补充了一句,“你不要觉得自己有多么重要,也不要妄想能从爷爷手里拿到多少遗产。你给我记住咯,唐家的一切可没你的份!”
      
      唐逡口中的爷爷就是唐家现在的当家人,唐景生,现年八十五岁。
      
      他可以说是一代传奇人物,从一个小小的银楼做起,最后让唐家成为了本省最大的珠宝企业。
      
      这几年唐景生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也慢慢地开始放权。
      
      唐景生本身是一个十分传统的人,唐逡的父亲唐应科当初自作主张想要把唐叙嫁给裴行禹的时候,就没敢让唐景生知道。唐景生虽然不待见唐叙这个私生的孙子,肯定也没有让孙子外嫁的道理。
      
      唐应科属于先斩后奏,后来唐景生知道了这件事气得不轻,但事已成定局,唐家又得罪不起裴行禹,唐景生气过之后也不了了之了。
      
      唐景生的病拖了好几年了,他的三个孩子眼巴巴地等着他立下遗嘱,就怕他什么时候不行了。倒是没想到他拖了四五年都没去世,一直坚强地活着。
      
      但是上个月唐景生突然昏倒,唐家人以为他撑不过去了,摩拳擦掌等着分割财产,结果今天早上唐景生就醒了。
      
      这次醒来后,唐景生终于松口说要立遗嘱,但前提条件是所有子孙都要在场,其中包括唐家的私生子私生女们。
      
      唐景生传统固执,人没到齐他就不宣读遗产,唐家其他人没办法,只能去把那些私生子私生女们找回来。
      
      .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唐逡心中虽然抗拒,但还是不得不来找唐叙回去。
      
      当然,这几个私生子私生女是找回去了没错,不过唐景生的意思也很明白,会给他们这些名不正言不顺的唐家人意思意思一下的遗产,顾全唐家的颜面。
      
      至于其他,就算唐景生愿意给,唐家的其他人也不会让。
      
      听完唐逡说明来意,唐叙眼前一亮。
      
      他才不管能分到多少遗产呢,蚂蚁再小也是肉,按照他们现在这种家庭条件,再加上他变出来的黄金又不能随便拿出去卖钱,当然是有额外收入就行。
      
      唐叙可一点都不会嫌弃这笔遗产到底是多还是少。
      
      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我和你回去。”
      
      唐逡翻了个白眼,打从心眼里更看不起唐叙了。
      
      “现在就过去吗?”唐叙抬眼看了一眼天色,太阳依旧热烈地挂在天上,现在过去的话,还可以蹭到一份免费的晚餐呢。
      
      就剩唐叙一个没回唐家了,唐逡心里也着急,他也想唐叙现在就过去。
      
      “嗯,现在就过去。”
      
      等上了车之后,唐逡才看到裴行禹一起上来了,他皱了皱眉头,“你也跟着一起去?”
      
      裴行禹握着唐叙的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我现在可离不开唐叙。”
      
      唐叙也道:“你们唐家也不差裴行禹一双筷子吧?”
      
      唐逡:“……”
      
      他现在有点怀疑,唐叙和裴行禹是去蹭一顿免费的晚餐的。
      
      .
      
      唐逡没带两人回唐家,而是来到高宁城郊外的一家私人疗养院,唐景生现在就在这家疗养院里。
      
      唐景生住在顶楼的vip套房里,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套房今天却十分热闹,唐家的直系亲属把套房挤占得满满当当的,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殷勤的表情,个个都是大孝子。
      
      他们都在等唐逡带着唐叙回来。
      
      唐逡的父亲唐应科挂断电话,和躺在病床上的唐景生说道:“唐逡他们快到了,爸你再等等。”
      
      几分钟后,病房的门被打开,唐逡和唐叙一起走了进来。
      
      唐景生听到动静,往门那边看去。
      
      等看到跟在唐逡身后的唐叙后,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花了,竟然看到一道璀璨的金光。
      
      唐景生猛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盯着唐叙激动不已。
      
      前一刻一脸苍白,行将就木的老人,这一刻却面色红润有光泽,浑浊的眼中迸射出满满的求生欲望。
      
      正所谓:垂死病中惊坐起,再活五百年行不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好,明天见~感谢在2020-06-10 16:06:57~2020-06-11 17:07: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洛雨归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举个栗子 5瓶;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