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选择权

      重新拟定合同需要时间,叶之云把唐叙留下来,和唐叙说了说他接下来要演的这个角色。
      
      《人为财死》里的男二演起来也非常简单,正如叶之云所说的不需要太好的演技,只要能在表演的时候展示出一种“见我者发财”的气质就行。
      
      既然已经决定签下唐叙,叶之云就把整部电影的剧本都给唐叙,唐叙就趁着等新合同的时间把剧本看了。
      
      唐叙要饰演的是《人为财死》里的男二,戏份不是很多,但存在感很强。
      
      电影讲述的是主角吴放无意间得到一张藏宝图,想要独占宝藏,放弃工作,偷摸摸地踏上寻宝之路。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张藏宝图是他的对手伪造的,就是想让吴放放弃工作,再耍一耍吴放。
      
      吴放为了不引人注目,去寻找宝藏的时候轻装上阵,除了带几件衣服之外,就带了一枚他奶奶留给他的财神爷吊坠。
      
      故事的开头非常玄幻,吴放的手不小心被割伤了,一滴血滴在财神爷吊坠上,被封印在吊坠里的财神爷得以苏醒。
      
      财神爷为了感谢吴放,幻化做普通人,和吴放结交成好友,一路跟着吴放。
      
      并且在吴放寻宝的路上放一些值钱的东西,如此吴放越来越相信藏宝图是真的。
      
      于是他开始对财神爷起了戒心,认为财神爷是为了宝藏才接近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要甩掉财神爷。
      
      与此同时,伪造藏宝图的对手也发现了吴放竟然真的找到宝贝了,意识到自己伪造出了一张真正的藏宝图。
      
      好在他当时留有备份,在吴放手上看到红利后,也毅然决然地辞去工作,加入寻宝的行列。
      
      对手加入之后,吴放的寻宝之路就变得忐忑起来,经常因为一件宝贝和对手大打出手。
      
      同时,吴放对财神爷的怀疑到了极端的地步,因为他不管把财神爷甩了几次,财神爷总是能精准地找到他。
      
      最后吴放干脆和对手联手,想办法一起解决掉财神爷。
      
      故事的最后,两人竟真的找到了宝藏,为了得到更多的财富,他们联手杀了财神爷。
      
      这些宝藏本来就是财神爷的馈赠,可想而知,财神爷“死”后,宝藏自然跟着消失,吴放和他的对手争斗了一路,丑态百出,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
      
      整部电影概括来就这么简单,是一部典型的公路喜剧,怪诞诙谐。
      
      叶之云在这部电影里花了很多心思,包袱一个接着一个,看似没有逻辑,可以不带脑子看,但是看完影片过后再细细回忆,就会发现很多令人脑洞炸裂的细节。
      
      这就是叶之云的风格,是他独有的叶氏喜剧。这种喜剧风格在《人为财死》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唐叙看完剧本后,感觉还挺喜欢的。
      
      不过他现在还是以裴行禹的意见为主,“你觉得怎么样?”
      
      刚刚他在看剧本的时候,裴行禹也在一边看。
      
      唐叙自己被剧本里的包袱逗笑了好几回,但裴行禹好像一次都没有笑。
      
      不应该啊,他觉得挺好笑的。
      
      “可以接。”裴行禹言简意赅地说道。
      
      这确实是一部好作品。
      
      .
      
      新合同还没有出来,徐友揩就已经到了。
      
      徐友揩今年五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看上去是一个很友善的中年人,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带着细纹,很是平易近人。
      
      叶之云看到他进来,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起身去迎接,“老师,你怎么来了?”
      
      .叶之云拍第一部电影之前,有跟在徐友揩的身边学习过一年的时间,所以两人之间还存在师徒情分。
      
      徐友揩呵呵笑,“我听说你找到饰演财神爷的演员了,我过来看看。”
      
      “不给老师介绍一下?”他带着打量的目光落在唐叙身上,骤然一亮。
      
      其实徐友揩不用长得好看的演员。演员太好看的话,会有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先让人注意到的是演员的脸,之后才会注意到演员所立足的人设。简单点说就是太好看的演员就算是演技好,会更难的让观众入戏。
      
      但这一点徐友揩觉得在唐叙身上是行不通的,不得不说唐叙的五官确实很让人眼前一亮,是属于徐友揩比较抵触的那个类型的演员。但是徐友揩看到唐叙的第一眼,注意到的并不是唐叙的颜值,而是唐叙的气质。
      
      这种气质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但是却能够一下子吸引住他的目光。如果有特效的话,徐友揩觉得唐叙身上肯定是散发着璀璨的金光,令人目眩的同时,也油然生起一种占有欲。
      
      说白一点就是很想拥有他。
      
      叶之云一看徐友揩的反应就知道徐友揩看上唐叙了,那表情就像武侠小说里行将就木的世外高人看上一个根骨极佳的天才,想着怎么把天才收为自己的关门弟子一样。
      
      火热火热的,烫人得很。
      
      那还介绍个屁呀,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最适合演员,肯定是不可能拱手相让的。
      
      叶之云护犊子一般站在唐叙面前,“老师不带你这样的啊,我和他合同都签了。”
      
      徐友揩要是听他的就不会被称作是徐疯子了,他直接绕过叶之云来到唐叙面前,笑得更和蔼可亲了,“你就是唐叙吧?”
      
      “徐导,您好。”唐叙之前是不认识徐友揩的,但是从叶之云和徐友揩的对话中,他不难猜出徐友揩是一个导演。这可都是他之后的衣食父母啊,不用别人提点,唐叙就摆出一副恭敬的态度来。
      
      “小唐啊。”徐友揩非常自来熟的改变了称呼,一下子拉近了自己和唐叙之间的距离,“有没有兴趣出演我导演的电视剧?”
      
      徐友揩自夸道:“大制作,男一号,国家台的电视剧频道播出。”
      
      叶之云在一旁拆台,也有样学样的叫上小唐,“播出的平台不是还没谈妥吗?小唐虽然是新人,您也不能这么忽悠人啊。”
      
      徐友揩嫌弃地朝他挥挥手,一点牛皮被拆穿的窘迫感也没有,“一边去,我和小唐说话你插什么嘴?”
      
      师徒二人看似剑拔弩张,但完全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很好。
      
      唐叙自然也不会觉得叶之云和徐友揩会因为自己反目成仇,徐友揩和叶之云看起来像是在争,其实是师徒之间的小打小闹。
      
      正是因为如此,就算他现在做出选择,也不会得罪谁。
      
      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唐叙还是习惯性地看了裴行禹一眼。
      
      裴行禹小声和他说道:“选你想要选择的。”
      
      唐叙点点头。
      
      这边叶之云和徐友揩拌了几句嘴,两人双双看向唐叙。
      
      徐友揩:“小唐,不然你来选吧。”
      
      说完笑眯眯地盯着唐叙看,一副你选谁都可以的模样,但无形中又给唐叙施加压力:你敢不选我试试。
      
      叶之云:“小唐啊,我们合同可谈拢了,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叶之云其实是知道哪个选择对唐叙更好。
      
      他虽然是年轻一代喜剧导演的代表,但他老师的名气更大,电视剧的立案一出来,就会有多家电视台争抢着要买下播放权。徐友揩的电视剧从不担心能不能上星,而且徐友揩的这部新剧很大可能会上国家台电视剧频道。
      
      综合下来,选择徐友揩,对唐叙而言是更有利的。
      
      所以之后唐叙就算选择了徐友揩,叶之云也不会觉得意外。
      
      没想到下一秒,他就听到唐叙非常认真地和徐友揩说道:“徐导,实在抱歉,我已经答应叶导了,这次恐怕不能和您合作。”后又用玩笑的语气说道:“希望下次有适合的角色,徐导可以优先考虑我呀。”
      
      这段话是刚刚徐友揩和叶之云拌嘴时,裴行禹教他怎么说的。
      
      在人情世故方面,唐叙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他自己也想尽快融入人类的社会,完美隐藏住妖怪的身份。
      
      .
      
      唐叙的选择已经出来了,徐友揩自然不会逼着他改变选择,当然也没有因此记恨上唐叙,反倒很满意唐叙言而有信的品格。
      
      他笑了笑,说道:“你选之云也好。正好我的新剧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后半年拍摄,等你拍完《人为财死》,就可以进组拍我的新剧了。”
      
      裴行禹瞬间就明白了徐友揩之前就是在考验唐叙,看似选择权一直都在唐叙的手上,其实从一开始,唐叙就是一枚砝码,别人一直在掂量他的价值。
      
      他眸光暗了暗,并不喜欢徐友揩的这种方式,但也知道唐叙现在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
      
      唐叙还没反应过来徐友揩的言外之意,就听到裴行禹帮他说道:“我家唐叙很期待和徐导的合作。”
      
      唐叙后知后觉,也跟着裴行禹说道:“期待之后和徐导合作。”
      
      .
      
      徐友揩新剧延期拍摄这件事叶之云还真不知道,他惊讶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拍摄计划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场地机器等等都要提前准备好,延后就说明之前的计划被打乱,损失不小。
      
      如非必要,导演是不会更改拍摄计划的。
      
      “之前租的场地出了一点问题,暂时关闭一段时间。”徐友揩回答道。
      
      叶之云大概了解了。
      
      徐友揩之所以被称为徐疯子,是他对拍摄的要求近乎苛刻,演员要最合适的,外景也一点都不能将就。这次新剧的外景是徐友揩用了一年的时间跑遍半个Z国才找到一处合心意的地方。
      
      以他的挑剔程度,宁愿延后拍摄,也不会更改场地。
      
      虽然新剧拍摄延后,但徐友揩觉得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正因为延后,就不会和唐叙的档期冲突,这样一来,他还是有最适合的主角人选。
      
      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就在这时,叶之云的助理敲门进来,把新鲜出炉的合同交给叶之云,“叶导,这是法务部送过来的新合同。”
      
      叶之云翻看了一遍后递给裴行禹,他现在知道了是裴行禹再帮唐叙做决定,唐叙也和相信他的样子。
      
      叶之云:“裴先生你再看看合同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徐友揩看到合同,和叶之云吹胡子瞪眼道:“好个孽徒,你竟然骗我已经和小唐签约了!”
      
      有这么防着自己的老师的吗?
      
      叶之云理直气壮地回答:“就许你贷款上国家台,不许我贷款签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好,明天见。
    这次真的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