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生[综英美]

作者:飘飘雪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6 章

      “所以,虽然我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但再一次的,你能否告诉我,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有两个博士学位的?”
      
      “鉴于我现在的生命都感到了威胁的情况下?”
      
      “不,”夏洛克依旧那么的任性。
      
      而谢尔顿看上去也被噎的不清。
      
      瞧,华生,你家夏洛克帮你报仇了....一边看热闹的雷斯垂德默默在心里这么想着。
      
      \"听着,男孩们,\"雷斯垂德虽然用得是复数,但很明显他重点单指的是谢尔顿,“如果你们现在不离开的话,我想或许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去警局里喝喝茶。”
      
      “我不喜欢喝茶。”谢尔顿用着很正常的交流方式回答着雷斯垂德的话,看了夏洛克一眼,又说道:“更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喝茶。”
      
      “而且,我感觉我收到了双重的威胁。”一边说一边的谢尔顿转头以询问的眼神看向莱纳德。
      
      “如果你想去趟警察局的话,”莱纳德很干脆的答道:“我只能说再见。”
      
      “这不可能,你知道的,莱纳德,你怎么能放我一个人和这些明显不靠谱尽责的警察呆在一起,还要过他们的警车?”谢尔顿一脸的不可思议,“介于他们的表示,我严重怀疑他们能否平安把我带到目的地。”
      
      谢尔顿的话再一次成为了焦点,包括雷斯垂德看向他的眼神里都是:这孩子读书读傻了。
      
      “而且,就算是我要去警察局也不会做警车,我需要你载我去。”
      
      果然是个傻子!!
      
      “我们可以不去。”莱纳德感觉自己现在就是网上中国的网友所说的佛系了,哦自己练成了佛系人生。
      
      “是的,难得你说出重点,我们为什么要去警察局,”谢尔顿看向雷斯垂德,“就是因为我问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威胁了国家安全吗?”
      
      “这个问题和恐怖xiji有关联吗?”
      
      “这个问题好像只和我有关系,警官先生。”
      
      谢尔顿这么说的时候,看向雷斯垂德的视线里带着怜悯。
      
      “以防碍公务的名义。”雷斯垂德无视掉一切,尽责的解释道:“现在我们要封锁这里查案,你们无关紧要的人请离开这里。”
      
      “无关紧张,莱纳德,你听到了吗?”谢尔顿不满的对自己的好友控诉,“他们竟然这么的无礼。”
      
      “所以,我们离开吧。”莱纳德再次劝道。
      
      “OK,”谢尔顿突然好似改变了主意似的,先是看着夏洛克说道:“你是如此的傲慢,但我相信我自己会想出答案的。”
      
      “另外,警官先生,我必需底说,你们真的是很....无....情。”其实谢尔顿原本是想说无礼的。
      
      但雷斯垂德的视线紧紧的盯着他,被一个警察盯着,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的体验。
      
      “让我们留下来的是你们,用完了,现在让我们离开的也是你们。”
      
      说完这些的谢尔顿就和莱纳德一起离开了,离开了。
      
      “....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的怪?”雷斯垂德一脸的疑惑不解。
      
      “....”夏洛克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雷斯垂德也转身离开了。
      
      “你的确太无情了,亲爱的雷斯垂德,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华生故意冲雷斯垂德挤挤眼睛,接着打趣道:“瞧瞧,你伤了一个年轻的男孩的少年心。”
      
      说完这些的华生也快步跟上了夏洛克的脚步。
      
      “......”莫名背负了一笔不名债的雷斯垂德感觉手也有点痒痒。
      
      --------------
      
      “那两个小家伙哪?”华生从屋内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夏洛克正站在路边,显然是在等自己。
      
      夏洛克没有回答,因为华生已经看到其中那个叫谢尔顿的男孩正朝自己这边走来。
      
      而后边的莱纳德拦了,但他没拦住。
      
      “你是妻管严吗?”谢尔顿一靠近就对夏洛克问道。
      
      夏洛克依旧沉默,但看向谢尔顿的眼神总感觉有些高深莫测。
      
      “什么意思?”华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话题究竟是怎么转换到这里的,还是说其实我错过了什么。
      
      难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已经推测出案件就是夏洛克的真爱了?
      
      “那么,或许答案我已经知道了。”谢尔顿把夏洛克的沉默当成了默认,这么说的时候,还特意转头看了华生一眼。
      
      “....”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的华生出声询问:“请问,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哦,请放心,我尊重一切感情,我并不歧·视tong·xing·lian。”
      
      “我也不。”华生这么答道。
      
      “哦,当然。”谢尔顿点头,补充道:“因为你就是。”
      
      “什么!!”现在懂了的华生看了看谢尔顿,结合刚才谢尔顿对夏洛克说的话,妻·管·严,不满的反驳道:“我想你有些误会。”
      
      “是你是tong,还是他是妻·管·严。”谢尔顿问道。
      
      “....”华生沉默了一会,这个沉默连他自己都莫名其妙。
      
      要是以前,他一定会快速反驳的。
      
      可是现在,华生感觉有点...心虚,鬼知道他心虚什么。
      
      但气氛不能处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介于华生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就连夏洛克的视线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了。
      
      华生觉得自己要抢救一下自己。
      
      “你还记得那个麻花吗?”华生用真诚的微笑看着谢尔顿。
      
      “....”很好,现在换谢尔顿沉默了,接着就听他用一种学术研究的语气说道:“我想我又一次需要改正一些错误。”
      
      “是的,我道歉,我说反了。”谢尔顿这么说的时候,对着华生解释道:“我是说对你是后者,对他是第一个问题,也就是前者。”
      
      虽然很隐晦,如果这时候有人路过,一定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留在这里的都是人精,所以,其实并不太隐晦。
      
      “....”但华生不管身边另一个人此时的感想,反正他感觉不爽。
      
      这就像是沾了多大便宜似的。
      
      “那么 ,我必需要像你道歉,华生医生,你的答案的可信度显然要大大的提高了。”谢尔顿继续说道:“我想,今天晚上我能够睡个好觉的机会又增大了。”
      
      “哦,不客气,这很好。”华生也感觉自己棒棒的,一切都棒棒的,就连天气都感觉棒棒的。
      
      面前这个叫谢尔顿的男孩其实也并不怎么讨人厌,不是吗?
      
      “这很好,很高兴认识你们,”谢尔顿客气的说完,转头离开了。
      
      “华生,”随着谢尔顿的离开,夏洛克终于开口了,“虽然我不喜欢谈论感情,但并不代表我听不出来。”
      
      “听出来什么?”华生问道。
      
      “你是在故意误导他。”夏洛克不满的指出来。
      
      “不,我只是觉得,个子高有时候并不一定占优势。”华生这么解释道。
      
      “华生,我认为....”夏洛克不满的想要继续抗议的时候。
      
      “事实上,夏洛克,是你每一次在别人谈论我们的关系的时候,没有反驳,”华生打断了夏洛克,强调道:“而我只是为此争取一点小小的福利。”
      
      “福利?”夏洛克疑惑的看向华生。
      
      “乐趣。”华生解释,“是的,乐趣,现在我有点了解你不去多做解释的感觉了。”
      
      “这样很有趣,不是吗?”
      
      “我不是不做解释,华生。”夏洛克突然说道。
      
      “嗯哼?”华生冲夏洛克丢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因为那不需要解释,”夏洛克少有的一脸认真,看向华生的眼神里完全的....真实,认真。
      
      就像是在看一件案子,一个谜题,一个.....爱人???
      
      这或许对于一个福尔摩斯来说,算是某种坦白了吧,别扭的坦白。
      
      可是显然,对于华生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慌了。
      
      或许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夏洛克·福尔摩斯可以是一台精密的推理机器,可以是一个以破解谜题为乐趣的咨询侦探,可以是一个始终徘徊于无聊的等待有趣案件、谜题和碰到有趣案件与谜题并解决它的狩猎者。
      
      但在所有华生对福尔摩斯的了解中,感情是和他完全扯不上关系的。
      
      或许和约翰·华生有过感情,但那更像是天长地久的友谊。
      
      唯一的一个女性,也至今都没有影子。
      
      所以,华生条件反射的反选逃避。
      
      至于是逃避夏洛克和自己所知的不同,还是逃避有关夏洛克本身的感情,又或者是自己的感情,自己对夏洛克感情的转变,或许连他本人都不知道了。
      
      虽然华生一直在心里把面前的福尔摩斯和记忆中的福尔摩斯比较着。
      
      以此来否定某些事情,或是阻止在自己心里正蔓延开的某些快要不可控制的情感。
      
      福尔摩斯是不会谈情说爱的,福尔摩斯是不会谈爱的,福尔摩斯怎么可能是一个tong·xing·lian
      
      那可是一个福尔摩斯啊!!!
      
      显然,华生现在已经把自己逼到了一个怪圈里了。
      
      因为他忘记了,比起夏洛克,还有另一个更不可能和感情扯到一块的福尔摩斯,那位大英政府的代言人,不也陷入了名为感情的漩涡。
      
      只是现在的华生已经混乱的不能自己,他慌了,他只能凭本能去想事情,去做事情。
      
      而人的本能...有的时候很简单,就是不停的否定,不停的反驳,不停的逃避。
      
      所以.....
      
      “嗯....”面对夏洛克突然一脸认真的表情,还有带有暗示性的话语,华生感觉自己有些慌的不能自己,并试图找到一个比较恰当的解释,“是的,当然,这不需要解释,对于一个福尔摩斯来说,案子是情人,迷题才是真爱。”
      
      “我懂的,夏洛克。”华生这么说着,看似在对夏洛克说,却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我这不是什么解释,我只是说了事实。
      
      华生这么安慰自己,却故意把心里的失落感强压到心里的最底处。
      
      “华生,我觉得错了,”就在华生纠结的不能自己的时候,夏洛克突然开口,“我以为我不说,是因为我认为你懂。”
      
      “我懂什么?”华生感觉自己有点缺氧,有点害怕,有点不想听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还是早点说开比较好
    但真正的让两人感情浓烈,还是需要案件来帮忙
    所以....
    我喜欢案子



    我是华生[综英美]
    侧写师华生是一个比夏洛克还要傲娇的存在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HP-来自猎人
    库洛洛是我爸,斯内普是我叔。



    还珠之重生雍正与弘时
    雍正变乾隆,弘时变永璂



    还珠之雍正回魂
    雍正变乾隆,十三变皇后,杯具了



    七龙珠-我是特南克斯
    回到过去的特南克斯



    轮回
    哈利,没错。就是梅林在玩你!



    幸福有多遥远(续)
    斯内普孙子的故事



    猎人-穿成小杰勾搭蜘蛛头
    穿成小杰勾搭半成功的泡到蜘蛛头子



    幸福有多遥远
    斯内普儿子的故事



    你背叛,我报复
    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