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生[综英美]

作者:飘飘雪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2 章

      “求你了,谢尔顿,这里可不是美国,如果因为你得罪了警察而被关进了警察局,可没有人会来赎我们。”
      
      当华生他们走下楼,离老远就见到了热闹的三人组。
      
      而且,华生敏锐的注意到,在他们三个人的周围,诡异的没有其他人,来来往往的警察,好像有意识的远离那个空间,就连萨莉·多诺万都不在。
      
      不,她在。
      
      华生收回刚刚那句话,她在,只是也站得...比较远。
      
      在屋外的花园外边....对此,华生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在华生胡思乱想的时候,其实他们与安德森的距离并没有多远,而此刻的安德森正和另一个高个子男...孩互相瞪视着,而那个男孩旁边还有一个稍矮的男孩。
      
      显然,那个高个子男孩的名字就叫谢尔顿了,回想着刚刚听到的对话,那另一个男孩应该就是莱纳德了。
      
      “哈,瞧瞧,莱纳德,虽然你的智商令人堪忧,但你偶尔也是有灵光一现的时候。”
      
      华生感觉不太妙
      
      “你刚才的话,正好代表了我的心声,也代表了事实。”
      
      “什么事实?”安德森的语气很糟糕,显示着他的心情同样很糟糕。
      
      “世界的真相,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先生,明白吗?”名叫谢尔顿的男生并没有被安德森恶劣的态度所吓倒,“瞧瞧,普罗大众都知道,你们这些英国警察的智商已经低的超出了我的容忍底线。”
      
      “谢尔顿...”在谢尔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莱纳德明显感觉四周不善的眼神越来越多,忍不住失声尖叫。
      
      “哦,得了,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莱纳德,你不能不让我说真话,而且,也请你不要像一个被怎么了的妇人一样,谢谢。”
      
      “上帝啊。”
      
      “上帝也拯救不了眼前这个家伙的智商,”谢尔顿说这到,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同伴,问道:“他真的有智商这种东西吗?”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只是从学校回来,回到我们的住所,难道这也有问题,我们只是见到了一个可怜的女人从窗户上掉了下来,然后报了警。”
      
      “我认为这是好事,我做了件好事,而且坏人已经逃了,受害人,那个可怜的被抬上救护车的女人也已经说清楚了,为什么我还要在这里接受警察的盘问,难道说英国和美国的风土人情如此不同吗?”
      
      “所以说,我做了好事,其实在这里是坏事。”
      
      “不,这只是例行问话。”安德森可能已经拿出了对付夏洛克的耐心来隐忍着,或者已经把对方当做另一个夏洛克了。
      
      华生感觉,或许苏格兰场的警察们,在夏洛克多年摧残下,才没有立刻把那个少年请进警察局喝茶。
      
      其实夏洛克也算是做了件好事的,磨练了警察的神经,让他们在以后的警察道路上,无论遇到任何奇葩都能够淡然处之。
      
      包括眼前这个。
      
      “例行问话?”谢尔顿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我认为这有一个更专业的名词,叫做笔录。”
      
      “请不要开口了,警官先生。”莱纳德只能将目标转移一下。
      
      “为什么不?”哦,安德森也开始任性了。
      
      或许他认为,他吵不过一个福尔摩斯,没道理还吵不过另一个...普通人。
      
      “听着,我不管你是不是美国人,你现在在英国,你就应该按英国警察的方法来,你即然知道是笔录,就不应该有什么抗拒,因为这让我严重怀疑你有所隐瞒。”
      
      “我有什么隐瞒,你甚至不算是警察,你没有资格来对我做笔录,你只是个法医,你以为我是美国人就不认识你身上的法医服吗?”
      
      “我是警察”
      
      “法医”
      
      “警察”
      
      “法医”
      
      .....
      
      “如果我们不阻止,是不是他们不会停止。”雷斯垂德特淡定的看着热闹,好像他只是来度假的而不是一个探长,那个和人吵架的人也不是自己的手下似的。
      
      这样好吗,探长,同情心哪,和夏洛克一样被狗吃了吗?
      
      “显然,安德森的确是法医了,不是吗?”夏洛克很淡定的指出了事实。
      
      “探长,我们是成年人。”
      
      华生觉得自己是那个理智的人,而且是现场所有人里最理智的一个,因为华生发现除了自己,现场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那些远远围观的警察们,这其中也包括萨斯·多诺万....所有人都在看热闹。
      
      “虽然现在的气氛让我觉得不太洽当,但我却认为我的问题才是最洽当的,所以....那个犯人在哪里?”
      
      “谁?”雷斯垂德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
      
      “沃勒特·威廉”华生感觉头有点痛,“还记得吗,你给我打电话的理由,我们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哦,是的,是的。”雷斯垂德探长真的做出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跑了。”
      
      “....”华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是不是应该说脏话。
      
      我当然知道他跑了,你已经告诉过我了,但现在哪,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有谁能把精力分出来一些放在逃···犯身上,请尊重一下好吗?
      
      人家可是一个杀·人·犯啊!!
      
      或许他有点理解琴曾经去警察提供线索,可是却被无视掉的心情了。
      
      就像是自己明明在努力,可是本该真正努力的人却在消极怠工,这种使不上劲的无力感,真的....有种无语问天的感觉。
      
      “夏洛克,是不是我们出门的方式不太对,”华生在这个时候,只能问比较靠谱的人了,“为什么感觉只是一个晚上,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是因为在你梦到我结婚以后的晚上吗?”夏洛克转头问道。
      
      “什么情况,什么结婚?”雷斯垂德突然转头很认真的问道:“你们进展的这么快,已经到了要结婚的地步了吗?”
      
      “华生医生,你真的考虑好了,你真的决定了,做为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请慎重。”
      
      “探长,需要我提醒你吗?请你把注意力放到案子上,不要放在这些八卦上,谢谢。”华生感觉自己真的有点不太好,是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不太好。
      
      也许自己其实并没有醒,这里依然还是在梦里?
      
      所以说,恶梦其实还没有醒?
      
      “好吧,我想回头你会告诉我的,全部。”雷斯垂德探长好似总算找回了自己的职责,但仍不忘记提醒道。
      
      “够了,安德森,去做你的本职工作吧。”雷斯垂德上前几步,阻止了那还在继续的幼稚争吵。
      
      “什么,可这里没有shi ti”
      
      \"那就去看看周围,总有你能够做的事情,比你在这里像个幼稚鬼一样强多了。\"雷斯垂德冲安德森挥了挥手。
      
      说实话,那动作像极了在挥苍蝇。
      
      “哈,真相永远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的,”谢尔顿轻声哼笑。
      
      “很好,正义的男孩们,现在能不能请你们把过程再一次重新说一遍。”雷斯垂德探长拍拍,以此吸引两人的注意力。
      
      注意是,是两个人,因为安德森已经被赶走了。
      
      像是一个失败的斗鸡一样,而谢尔顿甚至冲他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奇怪的手势。
      
      “你那是什么手势?”雷斯垂德问道。
      
      “世界合平。”莱纳德快速解释道。
      
      “不,”谢尔顿明显不满的看了莱纳德一眼,接着解释道:“这个手势代表了一个词的大写字母,Loser,失败者,也可以理解为很逊。”
      
      “我认为这很洽当。”像是为了增加说服力,谢尔顿强调道。
      
      “好吧,随你开心。”雷斯垂德心累的表示接受这个解释了。
      
      “很感谢你的贴心,但我现在真的很不开心,请问您是?”名叫谢尔顿的男孩也真如他所说,一脸不开心的问道。
      
      “哦,雷斯垂德探长,你也可以叫我探长。”雷斯垂德发誓自己并不是有意强调自己的职务的。
      
      “哦,很好,所以说,你是这里所有人的头了?”
      
      “是的。”雷斯垂德点点头。
      
      “哦,这可真是太悲哀了,”谢尔顿一脸的世界末日表情很真切,根本连掩饰都懒得做。
      
      “什么?”雷斯垂德表示:或许自己是真的老了,我真的有点搞不太懂现在的小年轻的思想。
      
      “知道吗,我一直都感到很悲哀,这种悲哀随着年岁从没有消失过,因为其他人都太蠢了,为此我感到非常的悲伤。”
      
      “我不是那种为了证明自己是最聪明的而骄傲的人,因为我本身就很聪明。”
      
      “当然,这不是自夸,我只是说出了事实,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不感到悲哀,因为绝大多说人都很愚蠢,这代表能够和我友好交谈的人会很...稀少。”
      
      老实说,雷斯垂德感觉有点不太好。
      
      “而没想到,这种悲伤我竟然要持续到英国来,知道吗,从美国到英国,多么遥远的距离。”
      
      “不得不说,赛博特校长欺骗了我,莱纳德。”
      
      “什么?”莱纳德已经绝望了。
      
      “赛博特校长提议我来英国当学术交流导师的时候,曾经告诉我,这里也许会有能够跟上我的智商的....朋友,虽然我不需要什么朋友,因为我的空间上有212个好友,对我来说,所谓的朋友已经够了。”
      
      “是的,只是你们从来没有见过面,212个好友。”莱纳德补充道。
      
      “但我尊敬他,为此我信任他,所以我同意了,甚至为了见证这份相信,我还把莱纳德给一起带来了,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分享这件事情。”
      
      “什么?”莱纳德看上去可一点都不想要这份分享,“所以说,这就是我会出现在交换生名单里的原因吗?”
      
      “这不是重点,”谢尔顿一脸不满,“重点是赛博特校长辜负了我的信任。”
      
      “对我来说是重点,”莱纳德一脸的生无可恋,“所以说,我就是这么被赛博特校长给卖了的。”
      
      “至少你有价,”谢尔顿如此说道:“比某些令人失望的普罗大众,他们连这份荣幸都没有。”
      
      谢尔顿这么说的时候,视线是盯着....雷斯垂德探长的。
      
      而雷斯垂德探长此刻连自己都吃惊,我竟一点都不生气,上帝啊,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被人鄙视了智商,可我竟然生不起一点情绪的波动。
      
      这是不是代表我已经无可救药了?
      
      如此想的雷斯垂德颇有些怨念的看向对此贡献颇丰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插入书签 



    我是华生[综英美]
    侧写师华生是一个比夏洛克还要傲娇的存在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HP-来自猎人
    库洛洛是我爸,斯内普是我叔。



    还珠之重生雍正与弘时
    雍正变乾隆,弘时变永璂



    还珠之雍正回魂
    雍正变乾隆,十三变皇后,杯具了



    七龙珠-我是特南克斯
    回到过去的特南克斯



    轮回
    哈利,没错。就是梅林在玩你!



    幸福有多遥远(续)
    斯内普孙子的故事



    猎人-穿成小杰勾搭蜘蛛头
    穿成小杰勾搭半成功的泡到蜘蛛头子



    幸福有多遥远
    斯内普儿子的故事



    你背叛,我报复
    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