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生[综英美]

作者:飘飘雪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3 章

      “福勒现在正在筹集资金,可是因为银行一时间没那么多的现金,所以最快也需要两天才能够筹集所有钱。”华生将自己得到信息说了出来。
      
      “即使有一个公司,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吧?”同时,也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哼哼,”夏洛克表示我只哼哼,我不说话。
      
      “福勒先生说那是公司的流动资金。”雷斯垂德解释道。
      
      “哇!”真有钱人啊,华生在心里默默感叹。
      
      “福勒的家里已经装上了监听设备,只要等绑匪再次打来电话,我们就能够通过监听,找到绑匪的电话信号的位置。”找回自己职责的雷斯垂德探长同样说出自己得到的信息后,还看了夏洛克一眼,显然,已经了解夏洛克套路的雷斯垂德知道,公司流动资金什么的,对于夏洛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解释。
      
      “很好,简直不能在完美了。”夏洛克却像是看不见雷斯垂德的眼神,而是难得恭维道。
      
      只是请无视掉那一脸面无表情的应付的话。
      
      “真的能够成功吗?”这时福勒夫妻走了过来,福勒对着雷斯垂德探长问道:“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报了警的话我的孩子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你把钱直接给了绑匪,你的孩子才会有危险。”夏洛克直白的说出了另一个答案。
      
      “上帝啊。”孩子的母亲已经慌张的不能自己,在听到夏洛克的话后,看上去像是要昏过去似的。
      
      “夏洛克,闭嘴。”华生走到夏洛克的身边,及时制止了他还想要继续火上浇油的行为,但看着某人完全没有自觉的样子,没忍住抬脚猛得踩在夏洛克的鞋子上,还不客气的故意碾压转圈。
      
      因痛而委屈巴巴看向华生的夏洛克在与眼含警告意味的华生的视线碰上后,继续委屈巴巴的撇嘴,但最终乖巧的沉默了。
      
      “探长先生,我的孩子他会没事的吧。”一个可怜的母亲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冷静可言,只能像是自我安慰般,寻求着他人给自己希望的答案。
      
      “夫人,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而且,我希望你们在筹集资金上,尽量能够和绑匪们拖延时间,无论是给赎金交换人质的时间,还是电话上的通话时间。”
      
      雷斯垂德在注意到华生已经教训过某熊孩子后,满意的转头安慰着可怜失去孩子已经方寸大乱的女士。
      
      “而且,虽然这并不是个好消息,但却是事实,请千万不要给赎金,给了之后,你的儿子的希望,就真的....渺茫了。”
      
      “上帝啊!!”
      
      “如果给了的话,他们撕票的可能性很大,而现在,绑匪们拿不到钱,你儿子对他们来说还有用。”
      
      “不!!!”此刻这位母亲在听到雷斯垂德探长的话后,不知是希望大还是失望更大,近似失近的扑倒在自己丈夫的身上。
      
      “冷静,亲爱的,冷静。”福勒先生抱着自己的夫人,轻声安抚着将她扶到沙发上坐好,转头看向雷斯垂德探长:“探长先生,也许绑匪们在拿到钱以后,就会放了我的孩子哪?”
      
      “我们不能肯定,但根本过去的经验,”雷斯垂德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并没有说错,而且也在情理之中,在往常的绑架案中,如果绑匪快速得到了赎金,谁还会冒着暴露的大危险把人质放了哪?
      
      谁能保证人质会不会记住自己的声音,有没有看到自己的长相,在送人质的时候,会不会因为太近而暴露自己,又会不会因为送的太远而被暴露自己的交通工具,甚至来个翁中捉鳖?
      
      所以,还是直接撕票最安全,不是吗?
      
      “如果绑匪打来电话,请尽量拖住他们,拖延时间能够让我们找到他们的位置所在。”
      
      “铃...~”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雷斯垂德看了眼福勒先生,在得到同事的示意后,冲他点点头,示意他接电话。
      
      “喂?”福勒先生接了电话后,小心的开口。
      
      “钱准备的怎么样?”
      
      “正在筹,但是银行里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我们正在努力筹钱。”
      
      “别耍花招,别想着报警,不然,当心你儿子的命。”
      
      “当然,当然...”福勒先生一边回答,一边点头,此刻的他显然并不像他表面上看的淡定,完全忘记了绑匪根本看不见他点头。
      
      “别耍花招,给我三千万美元,你的儿子会平安无事的。”绑匪说完这些就毫不留情的挂掉了电话。
      
      “喂喂...”福勒先生喊了几声,可绑匪已经挂断了电话,时间太短,根本找不到对方在哪里。
      
      “绑匪说了,把钱给他,我的儿子就会平安无事。”福勒先生挂了电话后,马上对雷斯垂德说道:“他是这么说的,他...”
      
      “听着,福勒先生,我们谁都不能保证绑匪是否能够说到做到,不是吗?”雷斯垂德对着福勒先生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继续道:“但是,我有个疑问,三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怎么知道你能拿出来?”
      
      “...因为我开了个公司?”福勒先生看了雷斯垂德探长一眼,结结巴巴的说道。
      
      “为什么是三千万?”雷斯垂德突然问道,“就像是绑匪知道你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似的。”
      
      “呃...”福勒先生显然一脸错愕。
      
      “福勒先生,您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是与什么人发生过冲突?”雷斯垂德还在意着刚刚的问题。
      
      “呃...”福勒先生却在这时可疑的沉默了,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忆。
      
      “探长先生,我们是正经的商人,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这时,躺在沙发上的福勒夫人先一步开口,为自己的丈夫做着辩护。
      
      “当然,我明白夫人。”雷斯垂德理解的表示赞同。
      
      “我也有一个问题,福勒先生,为什么您不让您的妻子直接报警,反而是选择找我们?”
      
      “因为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恶作剧。”福勒先生回答道。
      
      “哦,您的夫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我发现是真的绑架的时候,我害怕被跟踪,被绑匪发现我们报警了,所以我开着车到处去取钱,让我夫人来找咨询侦探,我知道你们,你们帮助警察办案,我想通过你们通知警察,也许会更安全一点。”
      
      “哦,是的。”何着我们是传声筒。
      
      显然,这个答案并没有很好的安慰到雷斯垂德探长,也没有让华生的心情变好。
      
      “夏洛克?”华生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的时候,转头就看到已经站在一边有段时间没有说话的某人时,“你有什么发现吗?”
      
      “问别人之前,不应该先说说自己的发现吗?”夏洛克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好吧,我的发现是这两个家长一心只想让他们的孩子回家。”
      
      “这很明显。”
      
      “他们很有钱。”
      
      “三千万啊,还只是流动资金,显然会对他们的公司有点影响,但为了他们孩子的安全,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值得的。”
      
      “他们是不错的父母。”
      
      “不得不说,华生。”听完华生医生的发言后,夏洛克转头盯着对方,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的发现可真感人。”
      
      “...谢谢。”有点感觉不劲的华生干巴巴的答道。
      
      “这个男人有点不对劲,华生,你没发现吗?”夏洛克突然问道。
      
      视线转回那个紧盯着座机电话的福勒先生。
      
      “他...”
      
      “准确的说,是在雷斯垂德提示他以后。”
      
      “提示?”
      
      “铃...”就在华生思索的时候,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钱准备的怎么样了?”绑匪的声音听上去很急切。
      
      “就快了。”
      
      “不要耍花招,如果你还想要见你的儿子的话。”
      
      “当然,我能听听我儿子的声音吗?”
      
      “我说过了,不要耍花招,只要你准备好钱,我就会把你的儿子还给你。”
      
      绑匪重复着说过的话,再次强调着快点筹钱。
      
      “我儿了还好吗?”
      
      “他好得很。”
      
      “我给你三千万,你要保证他的平安。”
      
      “当然。”
      
      “听着,我给你钱,你就放我的儿子。”突然,福勒先生语带强硬的问道。
      
      “...当然。”这一次,反倒换成绑匪变得迟疑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请求到近似于命令,或者达成了某种交易。
      
      雷斯垂德探长惊讶的看着福勒先生,这一切超出了预想。
      
      “福勒先生。”看着面前交谈完挂了电话的人,雷斯垂德探长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现在哪?”夏洛克问华生。
      
      “他刚开始的确很慌张,他紧张他的儿子也不是假的。”华生仔细回忆着,“但现在他的态度变了,不像是恳求,倒像是做了笔交易。”
      
      “刚才的语气算是确定交易。”
      
      “以三千万换取他儿子的平安,他知道对方是谁?”华生转头看向夏洛克,“这就是你刚刚说的雷斯垂德探长的提示。”
      
      “提示了我们这位福勒先生,有谁和他争吵过,或者与他有过节?”
      
      “所以,他知道对方真的只要钱,而不会伤害他的儿子,所以才会这么强调。”
      
      “绑匪刚才迟疑了,显然对方可能默认了这笔交易。”
      
      “是的,很有趣不是吗?”
      
      “如果继续下去,或许我们就看不见那个绑匪了。”
      
      “对于他们来说,儿子显然更重要。”
      
      “可我想看到更加完美的结局。”
      
      夏洛克看了旁边一脸不满表情的华生医生,大步上前,在走到正安慰自己妻子的福勒身前时,停下了脚步。
      
      “有什么事吗?”福勒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咨询侦探。
      
      “你知道绑匪是谁。”夏洛克直接开口:“而且你不准备说出来,因为你想要和对方完成这笔交易。”
    插入书签 



    我是华生[综英美]
    侧写师华生是一个比夏洛克还要傲娇的存在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HP-来自猎人
    库洛洛是我爸,斯内普是我叔。



    还珠之重生雍正与弘时
    雍正变乾隆,弘时变永璂



    还珠之雍正回魂
    雍正变乾隆,十三变皇后,杯具了



    七龙珠-我是特南克斯
    回到过去的特南克斯



    轮回
    哈利,没错。就是梅林在玩你!



    幸福有多遥远(续)
    斯内普孙子的故事



    猎人-穿成小杰勾搭蜘蛛头
    穿成小杰勾搭半成功的泡到蜘蛛头子



    幸福有多遥远
    斯内普儿子的故事



    你背叛,我报复
    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