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生[综英美]

作者:飘飘雪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0 章

      “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夏洛克突然开口。
      
      “血太少了。”华生看了看四周,解释道。
      
      “死者虽然是个毒·贩子,但他不吸毒。”夏洛克说到这,看了雷斯垂德一眼,继续道:“甚至连烟和酒也不碰。”
      
      “哦,这可真有趣。”对此华生如此评价,并对着夏洛克问道:“夏洛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干净的手,干净的牙齿,就像是一个社会精英,这还不够明显吗?”夏洛克朝华生投了一个【这很明显】的眼神。
      
      “最大的喜好大概就是吃糖果和巧克力了。”说到这,又望了华生一眼。
      
      “牙齿,牙齿。”华生点头,表示明白。
      
      “是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证实了。”雷斯垂德点点头,看拿在手中的记事本,接着说道:“我们已经找到他的女朋友了,而且也已经得到了证实,他的确除了爱好糖果外,并无其他不良嗜好。”
      
      “只是贩·毒。”华生接着说道:“除了这个,就真可算是一个不错的男朋友了。”
      
      “谁说不是哪。”雷斯垂德耸耸肩。
      
      “从他女友那,你还得到别的线索了吗?”华生问道。
      
      “显然,他女友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雷斯垂德看着记事本,继续道:“而且还经常打骂她。”
      
      “那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女友...”华生想了想,接着说道:“出卖了他?”
      
      原本华生是想说,是他的女友杀了他的,可是想想,还是改了问题。
      
      “华生,我并不这么认为。”夏洛克直接给予否定。
      
      “我也不这么认为,华生医生,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她还爱着他。”雷斯垂德探长也肯定道,“她从未想过要他死。”
      
      “哪怕他经常打她,骂她?”华生有点不敢置信。
      
      “是的,她指着他活,我已经调查过了,她有不在场证明,”雷斯垂德接着说道:“而且,他的货从哪来,又卖给了谁,她也不知道。”
      
      “她当然不知道。”夏洛克有点不耐烦的问道:“难道你就没有一些别的更可靠的线索吗?”
      
      “我很怀疑,你究竟知不知道线索的意义?”
      
      “哦,别这样,夏洛克,我比你更想找到杀死洛斯·维尔的凶手,顺便把那个生意伙伴抓住并一举捣毁这个该死的贩·毒团伙。”
      
      “哦,对了,我们找到了一个酒馆里的伙计。”
      
      “什么?”华生疑惑的看向雷斯垂德探长。
      
      “雷斯垂德,把话说完整。”夏洛克提醒道。
      
      “好的,难道你们不觉得是你们太着急了吗?”雷斯垂德不满的问道。
      
      “这是你的案子,如果你想要我们的帮助,并快速解决这个案子的话...”华生扬起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我这是被威胁了?”雷斯垂德问道。
      
      “不,你这是在浪费时间。”夏洛克补充。
      
      “...”好吧,说不过你们两口子。
      
      如果...麦克洛夫·福尔摩斯在的话,斗嘴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以上是雷斯垂德探长在心里想的。
      
      也只是想想罢了,但是...
      
      【叮咚..~】
      
      【需要我做点什么?】
      
      短信的声音响起,接着....
      
      “哦,该死的!”雷斯垂德探长看着自己的手机上的突然出现的短信,简直不能太好了。
      
      “麦克洛夫·福尔摩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雷斯垂德探长咬牙切齿的说着,“总有一天,我要打烂你的脸,你这个混蛋,控制狂,变·态,从我的手机里滚出去。”
      
      “没可能的。”华生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给了否定的答案。
      
      “或许,现在就有可能。”夏洛克完全不在乎另一个人是自己的哥哥,或者说,他巴不得是现在就能看到一场家暴的画面。
      
      在坑哥的路上永远前进,永不回头。
      
      “需要我帮你打个电话吗?”夏洛克表示很兴奋,“或者帮你直接把人给带来。”
      
      “你真是...我谢谢你。”看着一副不怕事大的夏洛克·熊孩子的兴奋表情,雷斯垂德面无表情。
      
      “哦,不用客气。”夏洛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并不准备放弃,或许可以放手一试,继续诱惑。
      
      “我认为,并不用,我想现在我们的注意力应该放在案子上。”还算知道自己身份的雷斯垂德决定家暴什么的还是关了门自己内部处理,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尤其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看热闹。
      
      “酒馆里的伙计怎么了?”华生拍拍旁边一脸可惜的表情不要太明显的夏洛克,冲着雷斯垂德探长问道,“难道他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人吗?”
      
      “事实上,是死者在死亡的前一天见过他。”
      
      “那么,有什么线索吗?”
      
      “那个伙计知道洛斯·维尔是毒·贩子,想知道这家伙对洛斯·维尔的评价吗?”
      
      【这家伙不错,经常到我这里来喝两杯,给得小费超多,是个好人,只是不够幸运。】
      
      “那我还能有其他的期待吗?”华生问道。
      
      “我不认为有。”夏洛克摇头,就像是已经知道了答案。
      
      “雷斯垂德?”华生还抱有一丝幻想的问道:“他知不知道洛斯·维尔的货从哪里来,又卖给了谁,还有他的神秘合伙人是谁?”
      
      “哦,很遗憾,他并不知道。”雷斯垂德耸耸肩,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很明显,华生,从一开始你就应该注意到,一个贩·毒的毒·贩子却并不吸毒是为了什么?”
      
      “清醒?”
      
      “没错,显然这个洛斯·维尔很机警,而且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也明白自己需要什么。”
      
      “你在夸他?”华生表示不开心。
      
      “不,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要不然他也不会做得这么大,并且成为了一个贩·毒帮派的头目。”
      
      “结果还是被人杀死了。”华生冷笑,“无论他是否厉害,都不能否定他是个毒·贩子。”
      
      “哦,但你不能否定他的聪明,华生,保持冷静,不要被情绪所影响,而且我已经保证过,永远不会碰它。”
      
      “很好。”华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表示承认了夏洛克的承诺,并努力保持冷静。
      
      将夏洛克·福尔摩斯吸毒这件事与这件案子分离开。
      
      “伙计们,但我得到一个我觉得不错的线索。”雷斯垂德突然开口。
      
      “什么?”华生立刻问道。
      
      而一边的夏洛克虽然没有开口,但他看向雷斯垂德的眼神里带着催促:
      
      快说
      
      “洛斯·维尔曾经有给这个酒馆里的伙计透露过,他想金盆洗手不干了。”
      
      “多久之前?”夏洛克问道。
      
      “几天前。”
      
      “哈,所以说,这是因为他想退出而招致的杀身之祸?”华生总结道。
      
      “也许,”夏洛克点点头,接着双手插在了衣服口袋里。
      
      “你什么意思?”华生看着夏洛克问道。
      
      “什么什么意思?”夏洛克疑惑的看着华生。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突然的把手放到口袋里,”华生指了指夏洛克的手,接着说:“这个案子让你无聊了?”
      
      “...华生,”显然,华生的话让夏洛克倍感意外,“我亲爱的华生,很高兴你对我的观察如此的...细致入微。”
      
      “所以说,我说对了?”
      
      “是的,答案很明显,这是洛斯·维尔自己给自己招致的杀身之祸,而现在,只要找到他的合伙人,也就找到了凶手,这很无聊。”
      
      “但是,不得不说,华生,如果你能把你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到案件上的话,或许你的进步将会更加令人惊喜。”
      
      “所以...”华生满怀期待的问道:“夏洛克,你对那个神秘的合伙人有什么线索吗?”
      
      “这要看看我们的雷斯垂德探长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夏洛克直接把注意力放到了可亲可爱的探长身上。
      
      “什么?”雷斯垂德表示,这一次我可什么都没说。
      
      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你们之间那散发着甜死人的荷尔蒙。
      
      “你不会就只见了这两个人吧,还有没有别的线索。”夏洛克不耐烦的问道。
      
      “哦,好的。”雷斯垂德确定,要不是华生医生的坚持,夏洛克可能已经转身离开了,他做得出来。
      
      感谢华生医生的执着吧。
      
      “事实上,死者生前最后去的地方是一家牙科诊所。”
      
      “他去看牙医,”华生看了眼夏洛克,一副恍然道:“哦,是的,他爱吃糖,不去看牙医才怪。”
      
      “等等,这就更加证明了他不是自杀,不是吗?”华生强调道:“没有哪个想要自·杀的人还会在意自己的牙。”
      
      “不错,华生,”夏洛克为此给华生一个赞赏的眼神,接着面无表情的看着雷斯垂德,用眼神传达一个词:继续。
      
      你如此的区别对待,我竟然一点都不介意。
      
      雷斯垂德深深叹了口气,接着叙述道:“如华生医生所说,由于死者生前是一个严重的嗜糖如命的家伙,所以,可以想象,他也是一个满口蛀牙的患者,为此经常去这家诊所看牙医。”
      
      “是的,瞧瞧这些...”华生走到办公桌前,看着上面堆得一大堆的牙科诊所的病例,“与其花钱看牙,不如少吃点糖,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夏洛克也走到华生身边,看着堆在桌子角落里的那些牙科诊所病例,一脸的沉思。
      
      “难道说罪犯都喜欢找一些同样不讨喜的人为他们服务吗?”雷斯垂德像是想到了什么,厌恶的说道:“我底说,这个诊扬的牙医可真的,太令人恶心了。”
      
      “哦,华生医生,我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意思,”雷斯垂德探长向华生解释完后,接着说道:“当我问那家伙,我是说那个牙医有关洛斯·维尔线索的时候,他竟然说什么【那个瘪三,还欠我几百美元没有给哪!】”
      
      “什么意思?”夏洛克突然抬头问道。
      
      “这太令人厌恶了不是吗?”雷斯垂德对着夏洛克抱怨道:“我是说,他可是一个医生,哪怕是一个牙医,一个有良知的人会在得知自己认识的一个人被杀后,注意力却在欠了自己的钱这件事情上吗?”
      
      “细节,”夏洛克突然开口。
      
      “什么?”雷斯垂德一脸疑惑。
      
      “我要细节,我要全部,你和他的全部见面场景,不要有遗漏的告诉我,全部!”
      
      夏洛克着重强调了最后一个词。
    插入书签 



    我是华生[综英美]
    侧写师华生是一个比夏洛克还要傲娇的存在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HP-来自猎人
    库洛洛是我爸,斯内普是我叔。



    还珠之重生雍正与弘时
    雍正变乾隆,弘时变永璂



    还珠之雍正回魂
    雍正变乾隆,十三变皇后,杯具了



    七龙珠-我是特南克斯
    回到过去的特南克斯



    轮回
    哈利,没错。就是梅林在玩你!



    幸福有多遥远(续)
    斯内普孙子的故事



    猎人-穿成小杰勾搭蜘蛛头
    穿成小杰勾搭半成功的泡到蜘蛛头子



    幸福有多遥远
    斯内普儿子的故事



    你背叛,我报复
    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