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生[综英美]

作者:飘飘雪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华生医生,你现在有时间吗?”刚忙的华生正想偷会懒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安吉拉!”华生看着站在门口的人,笑着说道:“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
      
      “今天要加班,要不要喝?”安吉拉边说边将手中的两杯咖举高并晃了晃。
      
      “哦,我现在太需要这个了。”华生愉快的将身后的椅子推了推。
      
      “没有比上了一天班后,能够喝杯咖啡休息一会更棒的了。”安吉拉一边说一边将门关上。
      
      “我记得你今天是白班的。”华生接过咖啡,疑惑的问道。
      
      “尝尝,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安吉拉笑着对华生举了举手中的咖啡杯,接着随意的说道:“临时决定的。”
      
      “哇,这可真是个坏消息,”华生说完喝了一口后,赞叹道:“味道不错。”
      
      “谢谢。”安吉拉道了谢后,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上去。
      
      “华生医生,”安吉拉将咖啡放到桌子上,身体放松的靠在椅背上,“你有时间吗?”
      
      “哦,当然,为了咖啡也要空出时间不是吗?”华生愉快的说道,同时在心里想着反正下班也回不了家,自己也有一个【夜班】要上。
      
      “那太好了,我这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愿不愿听一听。”安吉拉的视线盯着自己的手,轻声说道。
      
      “?”华生看着面前突然感觉像变了一个人的安吉拉,担心的问道:“安吉拉,你不舒服吗?”
      
      “是的,我很不舒服。”安吉拉低声说道:“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里上的。”
      
      “?”隐隐感觉不太对劲的华生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口袋里。
      
      “总有一些自以为是道貌岸然的家伙,”安吉拉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继续道:“刀没有戳到他们的身上,他们永远不知道那会有多痛,是吧华生医生。”
      
      说完这些的安吉拉突然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华生。
      
      “....”已经预感到不妙的华生悄悄的打开了手机。
      
      “我本来很好,但是现在很不好,”安吉拉说完后,突然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我想我很快就会很好了。”
      
      “哦,说到哪了,一个故事...很老套的故事,一个单身的女人带着她的女儿努力的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存活下去,可是有一天,那个女人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哈,那个女儿每在呆在病房里,期待着她的母亲能够醒来,后来你猜怎么样?”
      
      “她真的醒来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奇迹,所有人。”
      
      “可是她醒来后,却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安吉拉一脸的冷漠表情,“她还不如不醒的好。”
      
      “是不是,华生医生。”
      
      “后来哪。”
      
      “后来,她就永远都不能醒来了,瞧她睡着了,所有人都解脱了。”
      
      “你...”华生已经明白,眼前的人就是这个医院里的“死亡天使”。
      
      安吉拉,天使...早该想到的。
      
      【多余的感情会蒙蔽你的双眼,华生】
      
      夏洛克的话就好像在耳边,华生感觉自己有头有点晕,还有呕吐的感觉,被下药了。
      
      只能苦笑,因为认识所以轻而易举的相信,所以...夏洛克...
      
      -----------
      
      “华生医生怎么还不来?”正躺在病床上假扮患者的雷斯垂德看了一眼身边的某位咨询侦探,继续道:“你又惹他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夏洛克一脸莫名其妙。
      
      “感觉。”雷斯垂德直言。
      
      “愚蠢的感觉,”夏洛克紧接着继续道:“我想我终于知道华生是被哪个白痴传染的了。”
      
      “什么?”感觉自己又被嘲了的雷斯垂德一副果然如此的说道:“你果然又惹好医生生气了。”
      
      “华生可不像表面上的好,”夏洛克突然说道。
      
      “你是在说他的坏话。”雷斯垂德一脸惊奇的问道。
      
      “想想那个被一脚踹进汽车里拔不出来的家伙吧。”夏洛克完全不理会雷斯垂德继续说道:“他就是个谜。”
      
      “我认为,现在要担心被踹的绝对不是我,而且我要说,他的确很迷人。”
      
      “但我会解开的。”
      
      “哦,”已经发现自己所想和夏洛克所想完全不在一个点的雷斯垂德表示:如果这都不算爱!!!
      
      -----------
      
      “后来哪?”华生一边努力将谈话继续下去,一边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准备拨个号。
      
      求助一点都不可耻,华生从来没有像现在想要见到夏洛克·福尔摩斯。
      
      或者说,此刻他的脑子里满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后来,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那个该死的男人出现了,哈一个只认钱的赌棍。”
      
      “命运是很有趣的存在,华生医生。”安吉拉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或许应该说是上帝保佑,那个赌棍也出了车祸,瞧...他应该和她去团聚,不是吗?”
      
      “你杀了他。”华生艰难的说道:“那个女孩是你,你杀死了瘫痪的妈妈,还杀死了赌棍父亲。”
      
      “他该死。”安吉拉眼睛中闪烁着憎恨,“他的眼中只有钱,他来找我也是为了钱,一个只为钱从来没有做过一天父亲的家伙...他该死。”
      
      “这样不就够了吗?”华生不明白,如果这算是仇恨,面前的人应该已经算是报仇了,为什么...会变成连环杀手,一个死亡天使。
      
      “不...这不够,”安吉拉脸上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她的眼中闪烁着傲慢,继续说道:“瞧瞧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亲爱的华生医生,”
      
      “医院,一个能够让人看够了生老病死的地方,一个生命的起点和终点的交集所在。”
      
      “所以你发现了自己的使命。”华生试图分析她。
      
      “难道不是吗?”安吉拉问道:“有人已经死了,虽然他还活着,而有的人必须死,因为他该死。”
      
      “你没有这个权力。”
      
      “有的人得了绝症,他负担不起他的医药费,他会拖累他的家人,他苟延残喘,却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切,我帮了他。”
      
      “有的人坏事做尽,却因为钱、权而可以逍遥法外,他的活让他人绝望,他的死令人愉悦,所以,我解决他。”
      
      “这不对。”华生终于找到了夏洛克的电话号码,并按了下去,同时看着面前已经陷入疯癫的女人,“你不应该这么做,你不能以自己单方面的想法,去决定他人的生死,超越了法律。”
      
      “法律只是有钱人的玩具,”安吉拉露出嘲讽的笑容,“难道你不明白吗,华生...现在就连学校里的孩子都不会这么天真了。”
      
      “但是你,安吉拉你不是道德的标杆,你说得如此正义凛然,不过是为了满足你的控制欲望,掌控生死的杀欲。”
      
      “那的确很希吸人,让人欲罢不能。”安吉拉歪歪头,“华生医生,知道吗?”
      
      “这里是我的审判之地,你和你的警察朋友们,不该出现在这里。”
      
      “所以,”华生苦笑。
      
      “所以,你们的小把戏显然骗不了我。”
      
      “一个侦探小说家自然乐意帮助警方办案的,一个拙劣的表演,我想现在那位侦探小说家的病房里应该已经换人了。”
      
      “....”此刻的华生感觉眼睛已经有些睁不开了,一会想着该死的夏洛克怎么还不来,一会却又想着,真应该让夏洛克听听他费心准备的诱饵得到当事人的差评了。
      
      “所以,你要杀我?”华生问道。
      
      “虽然我很不想这么做。”安吉拉点头承认。
      
      “可你在告诉我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不是吗?”
      
      “是的。”
      
      “但你也跑不掉的。”
      
      “你不明白,华生。”安吉拉揉了揉眼睛,突然一笑道:“我并没有打算逃。”
      
      这么说着的时候,安吉拉突然靠近了桌子,眼睛死死的盯着华生,嘴角扬起一个笑容,说道:“因为我已经厌烦了默默做自己一个人的【无名英雄】。”
      
      “你把自己比作英雄?”华生昏昏欲睡。
      
      “是的,而你,就是这个结局的收尾。”安吉拉推开了身后的椅子站了起来,“你应该感觉荣幸的,华生。”
      
      “你的死亡,代表了我对这个世界所谓法律的嘲讽。”
      
      “我的丰功伟绩,需要世人知道...”
      
      “你生病了。”华生轻声问道。
      
      连环杀手有着绝对的掌控欲和表现欲,但安吉拉的表现显然不对劲。
      
      连环杀手喜爱让警方跟着他的身后擦屁股,喜欢躲藏在暗处看着他们束手无策,喜爱他的故事广为留传,但更多的是喜爱这份神秘。
      
      什么能够让一个人放弃保持神秘哪,谢谢他的游戏?
      
      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掌控的。
      
      “...”安吉拉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癌症...晚期。”
      
      “我只能说,这真是令人感到遗憾...”华生虚弱的笑了笑,“虽然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一点都不遗憾,华生医生,因为我找到了更宏大的目标。”安吉拉一边笑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一直以来我都是用难以被人察觉的方式...事实上,我是第一次用枪,”
      
      “我应该感觉荣幸吗?”很用枪指着头的华生讽刺道。
      
      “因为你是不同的,华生医生。而我也想在最后,用这个做为结尾。”
      
      “我能最后问一个问题吗?”华生无力的将身子的全部重量放到了椅子的靠背上,同时不知是该庆幸对方用药的不准确,还是自己的意志太坚定,到现在都没有昏倒。
      
      “哦,华生医生,请放心,我对药的把握很有信心,所以你现在没有昏倒并不是因为你的意志多么的坚定。”安吉拉像是看穿了华生的想法,继续道:“这也是一个【第一次】,我从没在人清醒的时候...”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所以,你完全有这个权利,最后一个问题,华生医生。”
      
      声称第一次用枪的安吉拉打开了保险栓。
      
      “你所谓更宏大的目标是什么?”华生问道。
      
      “好问题,”安吉拉显然被华生的这个问题愉悦了,“我的事迹会被人广颂...你说,会有多少人因我而觉醒哪?”
      
      “....”华生感觉自己真TMD无语了。
      
      “我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安吉拉说这话的时候,视线移到了自己的□□上,“是他给了我启示,他是撒旦...不对我来说,他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他....
      
      虽然安吉拉的声音到最后接近于自言自语,但华生却有了不太好的预感...那个他....是他吗?
      
      “所以,为了伟大的事业,再见了,华生医生。”随着安吉拉的声音响起。
      
      “嘭...”
    插入书签 



    我是华生[综英美]
    侧写师华生是一个比夏洛克还要傲娇的存在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
    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HP-来自猎人
    库洛洛是我爸,斯内普是我叔。



    还珠之重生雍正与弘时
    雍正变乾隆,弘时变永璂



    还珠之雍正回魂
    雍正变乾隆,十三变皇后,杯具了



    七龙珠-我是特南克斯
    回到过去的特南克斯



    轮回
    哈利,没错。就是梅林在玩你!



    幸福有多遥远(续)
    斯内普孙子的故事



    猎人-穿成小杰勾搭蜘蛛头
    穿成小杰勾搭半成功的泡到蜘蛛头子



    幸福有多遥远
    斯内普儿子的故事



    你背叛,我报复
    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