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收集图鉴

作者:沙茶茶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Guild的首领,曾经与“人虎”中岛敦对战后坠海失踪的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重新露面了。

      外界的猜测全部落空。

      他没有一身杀意地出现在港口Mafia大楼门口。

      也没有抓着人质踹开武装侦探社小破楼的办公室大门。

      满头贵气金毛的(前)亿万富翁菲茨杰拉德,穿着一身简单又普通的松垮卫衣牛仔裤,挎着一位没人认识的橙发小姑娘,堂而皇之地上了港口黑手党干部ACE的赌场邮轮。

      ……不是,这家伙在海里漂了一个月之后,揭棺而起的第一件事是带着小姑娘去赌?!

      至少ACE在接到他下属的紧急通知匆匆忙忙赶到赌场大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双手揣在卫衣口袋里,无所事事地被服务员领着到处参观的Guild首领在给那个橙发小姑娘拿吃的。

      “这是什么?”橙发小姑娘踮脚去看他盘子里的蛋糕,“布朗尼?”

      “是的。”菲茨杰拉德说,“你要吗?我看那边还有几盘,你先吃这块吧。”

      ACE觉得自己的脑容量都要不够用了。

      也没听说菲茨杰拉德有女儿啊!

      “菲茨杰拉德先生!”ACE快步迎向开始扯自己卫衣帽子松紧绳的金发男人,“稀客,稀客,恕我招待不周,有失远迎——”

      “谁来赌博之前先大张旗鼓的?黄.赌.毒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这儿说不定三样都沾,远迎就不必了。”菲茨杰拉德懒洋洋道。

      这话噎得ACE一跟头。他磨着牙上下打量了一番菲茨杰拉德身上这套普普通通松松垮垮的休闲装,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件卫衣正面还印着四个大字——

      正·道·的·光!

      ACE:兄弟,宁配吗?!

      港口Mafia干部在震惊之余也顺便分给他旁边那个一声不吭开始吃巧克力布朗尼蛋糕的小姑娘一个眼神。

      小姑娘跟他对上了视线,嘴角还沾着点蛋糕碎屑呢,弯起眼睛对他甜甜地笑了笑。

      “我只是没想到,菲茨杰拉德先生在失踪一个月后,第一次公开露面的地点竟然是在我的游轮上。”ACE试探性地问,“看来,之前的‘白鲸坠落’事件对你并没有什么伤筋动骨的大影响?”

      已经破产,并且还倒欠旁边饲主两万块钱的菲茨杰拉德面不改色心不跳:“对我会有什么影响?损失了一点小钱而已。我只是想开了,觉得纷争有点没意思。像我这么有钱,活几辈子都不够花,有这个精力到处瞎折腾还不如好好享受享受人生。”

      ACE附和地笑:“对,对,享受人生。那菲茨杰拉德先生今天是来玩的?”

      “听说你这儿是横滨最大也最有意思的赌场,就带我的小朋友来见识见识。”菲茨杰拉德拍拍旁边小姑娘的头顶,橙发小姑娘埋头苦吃没理他,只是头顶的呆毛晃了晃,“顺便也出来消费消费,花点钱。这一个月我都没怎么花钱,憋坏了。”

      ACE也不管什么港口Mafia和Guild的纷争了,这年头啥玩意儿异能者组合大战都比不上挣钱!

      ……只不过,现在这些异能者组织首领的爱好都这么趋于统一的吗?

      他们港口Mafia首领喜欢十一二岁的幼女,这个Guild的首领喜欢十六七岁的少女……

      ACE诡异地扫了一眼拽着菲茨杰拉德说还想喝点可乐等等橙发小姑娘,思维渐渐发散。

      那,另一个异能者组织“武装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是不是也……

      社长:???

      不要连坐!

      -------

      菲茨杰拉德说得没错,赌场这种地方确实没啥好玩的。

      这艘游轮的主人ACE一开始想带着我们去赌钱的地方玩几把牌,但是我和菲茨杰拉德都明白,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两个穷鬼,我是个浑身上下只剩三万日圆的小穷鬼,金毛的那个是还倒欠了我两万日圆变身费用的老穷鬼。

      于是我礼貌地拒绝了:“我不太会玩赌场的二十一点。”

      ACE愣了一下,我觉得他肯定很想说你不会玩牌那来个屁赌场,但是生意人的职业素养让他笑着问:“那这位小姐,你会玩什么棋牌类游戏?在下凑巧十分擅长玩牌,世界上基本所有牌类游戏我都会。”

      我认真道:“斗地主。”

      ACE:“…………”

      我盛情邀请:“A先生要是不嫌弃,不如咱们三个就组一个手机斗地主局?我账号上的欢乐豆还挺多!”

      菲茨杰拉德用胳膊肘悄悄拐了我一下:“我不会斗地主。”

      我顺手就把手机给他了:“自己搜‘卢本伟斗地主’。”

      过了一会儿,菲茨杰拉德抬头看向ACE:“你这儿可以超级加倍吗?”

      ACE:……妈的你俩是来砸场子的吧!

      白发的港口Mafia干部被我俩气得不轻,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稳定情绪,扯着嘴角艰难地露出一个营业假笑:“如果二位不想玩牌的话,赌场下一层还有其他娱乐,让我带二位去看看吧。”

      玩不成斗地主让我有点怨念,菲茨杰拉德倒是心情不错,他带着卫衣上的四个大字“正道的光”跟在ACE身后到处晃悠,还随手招来船上的服务生:“有没有什么喝的?”

      服务生诚惶诚恐:“菲茨杰拉德先生想喝什么?”

      我冲他使劲儿挤眼睛,破产金毛貂心领神会:“什么贵喝什么——啊,不,我是说,有什么推荐的酒吗?”

      我们此时已经下到了游轮的第二层,这里的大厅是一个舞厅,台上有歌手和乐队,台下是端着酒杯晃悠的男男女女。ACE看起来没打算让我们就这么去跳舞,他领着我们拐向通往更多小厅的走廊,随手打了个响指:“去我的收藏室拿瓶红酒,放在最里面那个架子第三层的那瓶,打开之后给菲茨杰拉德先生送来。”

      在我家只能喝农夫山泉的菲茨杰拉德双眼都开始冒精光。

      虽然我觉得他不是馋酒,只是享受这种白嫖的快感。

      ACE吩咐完服务生就领着我们继续向前走,像是给唐僧炫耀自己袈裟的观音禅院主持一样,一间一间给我们介绍:

      “这里是唱KTV的地方,二位想不想唱歌?我们这边曲库可全了!”

      我好奇:“有樱井孝宏的歌吗?”

      ACE卡了一下壳:“……有!”

      菲茨杰拉德也好奇:“有没有《拒绝黄.赌.毒》?”

      ACE陷入了巨大的困惑和慌乱当中:“……那是什么?!”

      “就是每家KTV在不点歌的时候都要放的那首!”我立刻唱起来,“风雨的洗礼,我从不却步~”

      菲茨杰拉德跟着唱:“再难再苦再迷路,拒绝黄.赌.毒——”

      KTV小包厢门口负责开门的服务生怯生生地接:“啦啦啦,啦啦啦,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

      ACE很凶很凶地瞪了一眼那个小服务生:“滚!”

      不过我觉得如果可以,他应该更想对着我俩说“给爷爬”。

      但是钱难挣屎难吃,想挣菲茨杰拉德的钱就得忍受这位大爷。ACE艰难地继续挂着营业假笑带着我们向前:“既然二位对这些都不感兴趣,那我就给你们看看我最近新开发的项目吧。”

      菲茨杰拉德伸手挠了一下脑袋,似乎觉得有点痒:“什么项目?”

      ACE笑道:“斗兽。”

      我悄悄地和菲茨杰拉德对了一个眼神,他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套话:“斗兽?是像古罗马那样让人和兽斗,还是只看兽和兽斗?”

      “都有,看你想看什么。”ACE说到得意之处,声音里都带笑。“我这边最近刚弄到一头北极熊,野性难驯。为了驯它,我让手底下的饿了它三天,正好今天就放它出来给二位瞧瞧,供君一笑。”

      走廊深处已经没什么人了,地上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吸音,只能听见我们三人衣料摩擦的声音。菲茨杰拉德在短暂的沉默后,回答:“那么和它对战的是谁呢?”

      “是我们昨天夜里刚逮到的一只异兽,应该是从谁家逃出来的私人宠物。我打算用它给‘博士’先见见血光,激起凶性,这样才有意思。”

      脖子上统一带着宝石项圈的手下为我们推开了走廊尽头的大铁门,ACE微微躬身:“二位,欢迎来到我的动物园。”

      耳边登时传来一片飞禽走兽的嘶吼喧闹,我和菲茨杰拉德的脸色都微变,他看向了挂在房间正中的大金鸟笼,而我转向角落里那两抹显眼的白色。

      这个大厅之中关着数不清的珍禽异兽,有鸟,有蛇,有鱼,甚至还有化石骨架子。随着生人的进入,禽类开始尖叫,兽类开始低吼,在这一片混乱之中,ACE脸色如常地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根长杆,带头走向房间正中的那只金色鸟笼。

      “这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他用长杆敲敲笼子的金栏杆,“菲茨杰拉德先生,你认得这是什么鸟吗?”

      笼中的大鸟站在金横栏上,双腿修长,脸上是一片赤红,犹如戴着一副红面具。它的羽毛并不是纯白,而是白中带着些橙,像是夕阳映照下的水面。

      菲茨杰拉德这才向ACE投去了审慎的第一眼:“……是朱鹮。”

      “见多识广,不愧是你。”ACE恭维了一句,“没错,这就是我们日本的皇室神鸟,朱鹮。来,我给你看看它的羽毛,这只朱鹮把翅膀展开之后非常美……”

      ACE把长杆伸到笼子里去捅了两下,企图让朱鹮受惊吓展翅。但是朱鹮像是看傻逼一样瞟了他一眼,往金横杆旁边挪了挪,一声不吭地蹲下了。

      ACE:我被鸟鄙视了?!

      他更用劲地伸杆子捅,朱鹮觉得烦了,直接转过身用屁股对着他,把头往翅膀里一埋,很不给面子。

      菲茨杰拉德努力在憋笑。而我对朱鹮不太感兴趣,因为系统在我进了这个房间之后就在不停提示:【检测到#003的灵魂波长!检测到#003的灵魂波长!请宿主注意周围!】

      两个大小相差甚远铁笼并排放在房间角落,大的那个里面窝着一团巨大的白色毛茸茸,小的那个里面窝着一团小小的白色毛茸茸。

      我伸手去扯菲茨杰拉德的卫衣,想告诉他那边的可能就是陀思。但是我触手所及的不是我刚给他在地摊买的卫衣衣料,而是一条毛绒细长,熟悉无比的貂尾巴。

      我缓缓抬头,菲茨杰拉德缓缓低头。

      于是,我看见了在他满头的金毛里冒出的两只圆溜溜貂耳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菲总:大变活貂
    ACE:我造了什么孽要接待这俩糟心玩意儿呜呜呜呜呜



    横滨男团出道走花路吧!
    【预收】我的预收,看中也、哒宰和乔茸茸穿打歌服唱歌跳舞做爱豆不香吗



    喵有所依
    【连载中】我女神衿夜太太的文!女主是可可爱爱深渊猫猫,温馨可爱又治愈,我的女神,文有保证!快去康!!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