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收集图鉴

作者:沙茶茶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我和中也回到家的时候,博士不在家里。

      那么大的一只北极熊失踪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我都没来得及把蹲在我头发里的玄鸟球球拎出来,赶紧冲进房间,把在空调间里睡得迷迷糊糊的陀思摇起来:“博士呢?”

      狐狸精的尾巴自然垂落摆了摆,嘤嘤地还带着些睡意说:“出门了一趟……说是去透透气。”

      我把陀思塞回被窝,重新猛戳系统:“你还能追踪博士吗?”

      系统慢吞吞地启动:【能,能……他也没走远,就在后院里头。】

      中也跳到了床褥上,亮出猫爪子去扑咬陀思的尾巴:“你怎么天天在家就知道开空调睡大觉,立香不要交电费的吗?!”

      陀思对他也呲出狐狸尖牙:“又不只是我要开空调!而且你们黑手党给她减免费用不是很轻松就能做到吗?”

      中也喵喵地反驳:“黑手党怎么可能事无巨细到连小姑娘家电费都能减免——啊这真的可以吗?我打电话问问我们首领。”

      我:“也不必!!!”

      我留下两只哺乳动物在房间里掐架,顶着一只史上最古皇帝去找北极熊了。政哥哥好奇地转头看看能说话的猫咪和狐狸,然后低头轻轻在我头皮上叨了一口。

      “啊,我想起来要为你介绍一下。”我重新换上出门的鞋,推开家门准备往后院走,“那只和我一起去神社的橘色矮脚猫叫中原中也,变成动物之前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那只北极狐叫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政哥哥抗议一般地啄了一口我的呆毛。

      “是啊是啊,他是俄罗斯人,俄罗斯人的名字就是这——么老长。”我轻轻关上房门,“不过你叫他费佳就好了,他不会介意这个。”

      “啾,啾啾啾?”

      “抱歉,我现在听不懂你说什么。”我抬手到头顶,揉了一下玄鸟毛乎乎的小脑袋,“一会儿回去之后我就给你放福山润的番剧——润润的番剧好多,《白熊咖啡厅》、《鲁路修》……诶,你要是看了这两部番,那迫害到的还是考哥啊!”

      樱井孝宏:呵。

      博士果然在后院。大白熊像人一样立在庭院的角落,后腿支撑全身的重量,一只前爪搭在篱笆上,另一只托着头,像是一个烦恼着什么的正常的人类。

      “啾?”玄鸟问。

      “那是博士,博士是一只北极熊,他一直很照顾我的。”

      始皇帝恍然,啾啾地发表了一通议论。我突然想起来,似乎在中华古代“博士”其实是一种掌管书籍和教育的官职,于是我只好跟他解释:“不是啦,‘博士’在现代是一种学历的证明……博士,你在这儿啊!”

      北极熊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出乎人意料之外地没有立刻回头。他迅速地借着庞大身躯的遮挡甩了一下托着头的那只胳膊,很快我就意识到其实他刚才并不是在托着头,而是用爪子在脑袋旁边举着什么东西。

      “博士?”

      大白熊这才转过身,用一如既往的平稳语气向我打招呼:“你回来了,刚才在外面玩得开心吗?”

      “嗯,挺开心的!”我笑了,“我和中也一起去了神社,然后捡到了政哥哥——政哥哥是一只玄鸟!”

      北极熊看向我头顶那只同样也在好奇打量他的毛绒小鸟,点了点头:“叫我博士就可以了。你是?”

      玄鸟挺了挺小胸脯,展开青蓝色的漂亮双翼,很郑重地开始自我介绍:“啾啾啾——”

      我为他瞎鸡脖翻译:“朕乃帝颛顼之苗裔——”*

      (*注:出自《史记·秦本纪》)

      “啾啾啾啾,啾,啾啾——”

      “大秦先祖襄公二十六代子孙,高祖惠文王之玄孙,曾祖昭襄王之重孙,先祖安国君之孙——”*

      (*注:出自《秦始皇》)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嬴姓赵氏,名政,功盖三皇,威甚五帝,乃天下万世之系,即始皇帝是也!”

      “啾!”

      “没错!朕就是始皇帝,始皇帝就是朕阿鲁!……啊口癖需要改一下吗?那就,始皇帝就是朕,啾!当然你叫朕政哥哥也不是不可以啾——哎哎哎,别叨别叨。”

      政哥哥不太高兴地啄了一口我的呆毛,我笑着摸摸他圆乎乎的脑瓜:“好的好的,我不自称‘朕’就是啦……”

      “始皇帝?历史上的那个始皇帝?”博士蹙起熊熊眉头,“一个两千年前的异国帝王为什么会也变成了动物?”

      【因为他不是人类,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从者。】系统道。

      我也不是很懂什么是从者,只能胡乱解释:“人都能变成动物了,政哥哥来到现代也不是不可能,首先要烦恼的问题是要不要联系隔壁国家那边把他接走……”

      小玄鸟又啾啾地叫了一番,我自然是听不懂,只能拉着博士准备回屋:“还是先给政哥哥找点番剧看看吧。话说博士你今天想出门逛逛吗?我得去给政哥哥买点鸟笼之类的东西——等等,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

      博士有一瞬间的僵硬。政哥哥也伸头在空气中嗅嗅,然后疑惑地一歪头:“啾?”

      我也学着政哥哥的样子一歪头:“嗯?”

      博士垂下脑袋,似乎在犹豫该怎么跟我解释。

      从身后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我回过头,发现是陀思从窗缝里探出一只幸灾乐祸的狐狸脑袋,他看了一眼之前博士站的位置旁边的草丛,我顺着陀思的眼神扫过去,眼尖地发现了一小截火星还没熄灭的烟头。

      ……烟头?!

      现场一时陷入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陀思探着头,看看我,又看看博士,如果不是狐狸形态禁锢了他,我觉得这家伙能掏出包瓜子边嗑边看,如同弄堂老阿姨,新村老爷叔。

      最终,是我的一声咆哮惊动了天地:

      “——哪个杀千刀的臭不要脸隔着院墙往我家院子里丢烟头?!”

      博士被惊了一跳,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我一个助跑就起跳蹦上墙头,扒着砖向街上愤怒张望:“别让我抓着那个随地乱扔烟头的低素质龟孙——小叔叔!那边牵着小姑娘的叔叔!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人往这个院子里丢烟头?”

      那个牵着金发小姑娘,胡子拉渣的黑发叔叔转过头,蔫了吧唧地问:“啊?”

      “有人往我家院子里丢烟头,火还没灭呢,肯定是刚扔的!”我坚信自己的推理没问题,真相只有一个,“你路过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前头有人做出了这样的可耻行为?”

      黑发叔叔:……

      金发小女孩眨巴眨巴眼睛,稍微回想了一下,认真地说:“没有。林太郎,你也没看到吧?”

      “嗯,刚才这条街上只有我们在哦。”黑发叔叔对我露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笑容。

      我如电的目光四下搜寻一番,发现这条街确实只有这一对父女,如果那个扔烟头的第三人确实不存在,真相可能就真的只有一个了……

      可能是这个黑发叔叔扔的!

      森鸥外:?!

      还没等我指证犯人,身后院子里就听见中也焦急地喵喵叫起来:“立香,你怎么爬墙了?”

      我立刻回头:“我没有!我没有爬墙!我还是喜欢承太郎!”

      中也:“……不是说纸片人的那个爬墙!你清醒一点喵!!!”

      “啊,哦,翻墙啊,没事的。”我想调转方向从墙上下来,“别忘了当初我可是爬树把你救下来的‘野猴王’——啊!”

      因为短暂地分了心,我调整姿势的时候一时没控制好平衡。博士下意识地冲上来,伸出胳膊想接住我,但是我倒下的方向却不是墙内——而是墙外。

      在失重的那一瞬间,原本窝在我头顶的玄鸟球球都受惊地扑棱起翅膀,努力叼着我的呆毛想借助飞行的力量把我叼起来,但是一只小鸟球球怎么可能提动一个人呢?我就这样惊愕地向后倒去,直到——

      一只手撑在了我的背后,稳稳地将差点栽下去的我重新推回了墙头。

      “要小心啊,小姑娘。”

      我胆战心惊地回头,迎面看到的是黑发叔叔温煦的笑颜。他手腕微微使力,把我重新推回了正坐的平衡位置,轻松到就好像只是随手帮老奶奶扶了一下快掉落的挎包。

      “谢、谢谢……”我小声道。

      黑发叔叔向我招招手:“下次别随随便便翻墙啦,要小心一点。走了,爱丽丝。”

      金发小姑娘也冲我摆摆手:“姐姐再见!”

      我也向她挥动胳膊,像雨刮器似的:“拜拜!……啊中也你怎么也跑墙上来了?”

      短腿的小橘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竟然飘飘悠悠地凌空悬浮了起来。他像我一样踩在墙头,向着渐渐远去的黑发叔叔和小姑娘喵喵叫:“你们还好吗——”

      黑发叔叔随意地抬起手招招:“一切都好!”

      金发小姑娘爱丽丝蹦蹦跳跳地转过头,向中也做了个鬼脸:“矮脚猫猫,矮脚猫猫,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也奇异地没生气,没炸毛,没想追出去挠人。他和我一起蹲在墙头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天,然后共同思考起一个问题。

      ……啊,该怎么从墙上下来呢?

      博士:“……呀类呀类打贼。”

      最终我还是被后腿直立起来的大白熊稳稳地从墙上抱了下来。烟头事件也就这样不了了之,虽然我还是怀疑这是那个黑发叔叔扔的——

      “等等。”在睡前,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窝在平板前看《叛逆的鲁路修》的政哥哥歪过小脑袋看我:“啾?”

      “那枚烟头……”我看向趴在床边毯子上的大白熊,“是你扔的吧?”

      博士:“……NO NO NO。”

      “因为很古怪啊,你当时的动作就有一点像在拿着烟,碰巧烟味儿还是从你身上传出来的!”

      陀思在一旁自顾自地“嘻嘻嘻嘻”笑起来。

      博士:“即使是我,也能分辨烟头下的邪恶。Do u understand?”

      我:“你不要到这时候开始讲承太郎语录企图萌混过关!我跟你说抽烟禁止!你身为熊熊抽烟可是很伤身体的知道吗?”

      博士:“你的失败只有一个原因,一个很简单的原因……”

      我扑过去作势要挠他痒痒:“就算你把承太郎所有台词都念一遍,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哒!木大哒!”

      博士:“……那就是,我就是空条承太郎。”

      陀思和中也瞬间都抬起了头,齐刷刷地望向博士。政哥哥眨巴眨巴豆豆眼,困惑地“啾”了一声。

      我“嗷”地尖叫一声:“不许诱惑我搞代餐——看我的挠痒痒攻击!”

      大白熊无奈地抬起双爪,让我徒劳地在他厚厚的绒毛中努力抓抓抓抓。

      “代餐熊?”陀思叫他。

      博士回望:“狐狸精。”

      陀思抽了抽鼻头,转头看向中也:“森鸥外想干嘛?”

      中也往旁边挪了挪,离认真看鲁路修的政哥哥凑近了些:“不知道,也不关你的事。”

      今天也在被所有人嫌弃的狐狸精无所谓地摆摆蓬蓬大尾巴,“嘤……嗷呜”地打了一个狐狐呵欠。

      没关系,森鸥外那家伙也是只死狐狸。

      狐狸的尾巴,总有一天是能露出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傻毛子,人家森要是变动物了,和他直接竞争的就是你
    黑狐狸白狐狸,一样貌美,然后你到夏天还掉毛变得秃秃的……



    横滨男团出道走花路吧!
    【预收】我的预收,看中也、哒宰和乔茸茸穿打歌服唱歌跳舞做爱豆不香吗



    喵有所依
    【连载中】我女神衿夜太太的文!女主是可可爱爱深渊猫猫,温馨可爱又治愈,我的女神,文有保证!快去康!!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