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型婚姻[娱乐圈]

作者:弦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6

      陶亦佳作为一个准备参加高考的高三学生,是不配拥有星期天的。
      她照常起床,洗漱完毕,打算下楼去弄点干粮吃。
      
      走到楼梯口时,身后主卧方向传来开门声。
      陶亦佳以为是梁靳林,回头,意外看到她哥正轻手轻脚地从里头走出来。
      
      关好门后,景涵摆了个“嘘声”的动作,越过她先行下了楼。
      陶亦佳忍不住看了看手上的表,确定不是自己睡过头,是她哥早起之后,才跟着下楼。
      
      “哥,你怎么这么早?”
      她昨天问过了,景涵今天不用去片场。按照她哥的习惯,今天至少得睡到中午才对。
      
      景涵不答反问:“早饭想吃什么?”
      陶亦佳昨晚写作业到挺晚,一说起吃的立刻就忘了前面的问题:“松饼!”
      她哥做的松饼,天上地下无敌好吃。
      
      景涵:“行,那你先去背会儿单词,我做好了叫你。”
      “……”陶亦佳说,“哥,你怎么比我们老师还会抓紧时间?”
      
      她说这话的时候,景涵刚好从冰箱里取了鸡蛋。关上冰箱门后,他拿起旁边的笔,在上头的便签上记了一笔。
      
      清晨淡淡的阳光从窗玻璃里透进来,洒在他气色红润的脸颊上,嘴角像是沾上了什么快乐精灵,被拉扯着一路上扬。
      
      陶亦佳觉得,她哥结婚后有点不一样了。
      印象中,景涵每天早起的时候一直都是一副睡眠不.良的样子,一般得等到吃了点东西后才会缓过来。
      
      像今天这样,醒过来就神采奕奕的景涵,她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过了。
      
      陶亦佳思绪飘飘然的时候,景涵则在想另外的事情。
      
      昨天刚说过努力不打扰,但今天一早醒过来又在人怀里是事实。
      他也没办法,人睡着之后,很多行为都是不受控制的。
      
      好在今天梁靳林睡得似乎特别沉,连他偷爬起来都没发觉。如果等下提起这个话题,他决定——
      不承认!
      
      反正梁靳林也没证据。
      
      这么想着,景涵本就飞扬的心情更好了。
      
      陶亦佳特别爱吃甜,景涵做松饼时候会习惯性加糖的分量。他拿起糖罐的时候,顿了一下:“妹,今天可以做的少甜一点吗?”
      
      从昨晚起就已经认清自己地位的陶亦佳麻木道:“行,我懂,我嫂子不爱吃甜。”
      “他爱吃。”
      “啥?那你为什么要减糖?”
      “你的脸太圆了。”
      
      陶亦佳龇牙咧嘴的表情僵在那,直等到松饼上了桌,她吃了一口,方才委委屈屈说:“哥,你变了,变得我快要不认识你了。”
      “那正好,给你机会重新认识一下。”
      陶亦佳翻白眼:“不用了谢谢。”
      
      景涵催促说:“吃完快点去做作业,别到时候做不完来我这哭,求我给你写。”
      陶亦佳吐了吐舌头,飞快啃完松饼,拿着没喝完的牛奶奔楼上去了。
      
      ·
      
      梁靳林直等到景涵下楼,才从床上坐起来。
      他向来睡眠浅,景涵一动就知道了。
      因为昨天的对话,不想让人太过尴尬,他决定装睡下去。
      
      景涵虽然入睡困难,会做噩梦,但进入深睡眠后,就会变得非常乖。
      乖得让人不舍得放手。
      
      刚走出房间,就闻到了一股很清新的味道。
      空气里带着丝丝甜味,从楼下一路蔓延到了楼上。
      
      梁靳林从旋转楼梯上往下走。
      
      这个房子当初装修的时候,设计师遵循他“简洁”的要求,将楼下全部客厅餐厅和厨房三个部分全部打通了。
      
      从楼梯往开放式厨房看过去,可以看到青年背身而立的身影。
      围裙将他细痩的腰收地更细,旁边的锅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景涵侧身去揭盖,阳光从腰线位置晃进来,几乎勾地人移不开眼睛。
      
      这场景,场景里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理想中的样子。
      
      梁靳林盯着景涵看了好一会,走下了最后一阶楼梯。
      他不忍破坏这种温馨感,动静很轻。
      
      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划破了这片宁和。
      
      景涵扭身去看手机。
      他背着楼梯,梁靳林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知道他在接电话之前停顿了好一会,才对着屏幕点了一下,然后继续忙碌。
      
      “小涵,”电话开了免提,说话人声音轻快活泼,“醒了吗?”
      景涵“嗯”了声。
      
      “我在机场了,你要不要来接我?”那人问。
      “机场?”景涵放下手里的刀,“你之前不是说要过几天才回来吗?”
      
      “不了——”那人拖着长长的尾音,“天天对着那些风景都看腻了,而且,我都好久没见你,很想你啊!”
      景涵沉默了下:“那你在机场等我,我就来。”
      
      电话很快被挂断,景涵拿起刀,继续切东西。
      太阳已然升高,打在他侧颊上,温暖热烈。
      
      梁靳林却觉得,那道光,着实刺眼。
      
      ·
      
      景涵转过身,看到身后人的瞬间,眼珠猛颤,手里的盘子差点摔了:“你什么时候起的?”
      梁靳林敛眸,走到一旁高脚椅上坐下:“刚才。”
      
      景涵把盘子放到他面前,又顺手给他倒了杯奶,然后解开围裙。
      
      “要出门?”梁靳林看着他问。
      “嗯,我去机场接个朋友。”景涵拿起一旁的口罩,“今天阿姨不来,你吃完后盘子丢水池。”
      
      梁靳林看着他:“准备怎么去接?”
      景涵没想过这件事:“打车?”他停顿了下,否了这个想法,“我给我司机打电话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梁靳林已从椅子上起身:“我去。”
      “啊?”
      梁靳林一字一句:“我说,我,和,你,一,起,去。”
      
      景涵:“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梁靳林:“今天是周末。”
      景涵:“项目没关系吗?”
      昨天他去的时候,研究室里坐满了人,看样子应该是在很关键的时候。
      
      梁靳林:“项目没我一天崩不了。”
      景涵:“……”
      
      梁靳林比他更快走到门口,他手里拿着车钥匙:“不走么?”
      景涵带上口罩,瞥了眼男人紧绷的嘴角,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这家伙怎么看起来心情这么不好的样子?
      
      两人上了车。
      去机场约莫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梁靳林是那种几乎不会主动聊天的人,景涵想着等下何野要坐这个车,便打算给梁靳林说一下有关他的情况。
      
      梁靳林似乎对这些并不大感兴趣,具体表现在,景涵说了没几句,他就点开了车内的音乐。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立刻铺满了整个车内,层层叠涨的旋律敲打着人的情绪。
      
      景涵抿了下嘴。
      也是,这些大老板对小明星的事情应该没什么兴趣,虽然梁靳林自己也找了个小明星。
      
      当初调查他的时候,估计都是梁靳林那个助理查的资料,真是辛苦助理了。
      
      ·
      
      机场永远人声鼎沸。
      景涵带着眼镜口罩,依约到了VIP出口的地方。
      
      何野非常讨厌被人追私,还曾因为这事在微博上斥责过粉丝和黄牛。
      所以即便是在机场被发现了,也没人真的敢靠过来。
      
      他一个人站在角落里,靠着墙,随意地点着手机。
      景涵慢慢走过去。
      
      “小涵!”何野看到景涵,立刻伸出双臂,“你总算来了,我一个人要无聊死了。”
      “怎么就你一个?”景涵微微侧身,借着帮忙拉箱子的动作,躲开他想要勾自己肩膀的手臂,“姜晨呢?”
      
      说起姜晨,何野兴致缺缺:“闹情绪呢,非要一个人回禹东。”
      景涵一愣:“那你就让他去了?”
      何野拧眉,不耐烦道:“不然呢?”
      景涵:“……”
      
      何野见景涵拖着箱子不说话,撞了下他的肩膀:“你们一个个干嘛,你也给我这副脸看?”
      景涵摇了下头:“我记得他是特意陪你出去度假的吧,你一回来就不管他是不是不大好?”
      
      何野脚步顿了下:“到底我是你朋友还是他是你朋友?”
      
      景涵觉得有些不适。
      不是因为何野的话,而是因为何野的这种态度:“你们都要结婚了,你这样子真的好么?”
      
      何野脸色微变:“你这么在意我结婚的事情吗?”
      景涵温声说:“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对自己的伴侣更多点耐心。”
      
      何野火气上窜,但这边是机场,他不好发作,只得压着怒意:“不说这个了,你之前说有事和我说,是什么事?”
      
      机场并非什么适合谈话的场所,但景涵听到何野问的时候,内心油然丛生出一种迫不及待的冲动来。
      他压着嗓子,轻声说:“我想告诉你,那个咱们组合不再续的合同,我签字了。”
      
      “什么?”何野猛地停下来,“你不准备续约了?”
      景涵:“嗯,我们当初说好的,签四年。”
      “为什么?”何野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景涵垂着头:“没为什么,时间到了。”他说完继续往前,走了好几步后发现何野没跟上,转身,“不走吗?”
      “小涵,你这是认真的吗?”何野站在那,脸色古怪中透着深沉。
      
      景涵很认真地点了下头:“是的,我不想继续了。”
      
      ·
      
      梁靳林长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方向盘,半侧着头看向机场大门方向。
      
      没多久,景涵一个人慢吞吞从里头走了出来。他半垂着头,带着眼镜口罩,却依旧在人群中十分惹眼。
      旁边不时有路人回头看着他,看样子像是认出他来了。
      
      梁靳林眸光左右晃动,没在景涵身旁看到另外的人。
      
      “你朋友呢?”等人到了跟前,他问。
      景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说突然有点事,就不坐我们的车回去了。”
      梁靳林:“……”
      
      景涵:“抱歉啊,让你白来了一趟。”
      梁靳林头歪了下一下:“先上车。”
      他看到已经有人在拍景涵了。
      
      等景涵系好安全带,梁靳林踩下油门。
      抬眸往外,反光镜中,那个叫何野的小明星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正凝视着他们。
      
      梁靳林眉头很明显地拧了一下,关上窗。
      
      景涵没发现这些,他正在回复徐立新每日“工作信息”。
      
      徐立新:新剧本发你邮箱了,看一下。
      景涵:我回去看。
      徐立新:你们今天不是休息?
      景涵:我在机场。
      徐立新:机场?接人?
      景涵:嗯,何野今天回来了。
      徐立新:我怎么不知道?你让司机送你去的吗?
      景涵:不是。
      
      他抬指的时候,侧头看了眼开车人轮廓分明的侧脸,指尖动了一下。
      
      景涵:梁总送我来的。
      
      徐立新的关注点因为景涵的这话一下子就歪了。
      徐立新:梁总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吗?
      徐立新:还有,你怎么叫人何野了,你之前不是老叫他阿野吗?
      景涵:……
      
      徐立新:难不成,你是怕你们梁总不喜欢?
      景涵:……
      
      徐立新:景涵啊,我知道你做什么都挺认真的,这是你的优点。
      徐立新:但是作为经纪人,我不得不提醒你,分清主次,至少目前来说,这个男人并没有你的事业重要。
      徐立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景涵手指落下又抬起,反复几次后,输入框里依旧一片空白。
      
      梁靳林突然说:“你似乎很喜欢聊信息?”
      景涵本就不大想回复徐立新,见梁靳林开口说话,索性锁了屏:“嗯,相对打电话来说,我更喜欢聊信息。”
      
      梁靳林眉心拧了一下,声音低沉中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但你从没给我发过信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梁总很不平静,需要安抚。
    感谢在2020-04-29 18:00:40~2020-04-30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撒个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山肥狐 45瓶;窥见天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