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五章天子之怒

      四月二十三,日落时分,莫明羽牵着一匹枣红马,踽踽独行在繁华的街道上。她穿着一身男装,头发用簪子简单地挽起来,本来明亮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白皙的皮肤也失去了光泽。
      
      她像一个天涯客,不像身娇体贵的郡主。
      
      客栈名叫“长安”,和扬州“羁旅”的格调相似,莫明羽住了进去。她没有回琼院。
      
      安顿好后,她独自来到客堂,叫了一坛秋露白,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闷头饮酒。
      
      街上的灯次第亮了,白天的喧哗渐渐退去,空气暖洋洋的,和酒一样熏人欲醉。
      
      眼前忽然出现一双笑眯眯的桃花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莫明羽觉得这人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郡主?你怎会在此独自浇愁?”
      
      莫明羽认得他,他是国舅项天歌。项天歌今晚穿着一件月白色衣服,衬着他雪白的肌肤,简直堪称眉目如画。
      
      他就大喇喇地坐在莫明羽对面,托腮瞧着莫明羽。
      
      “国舅爷,你怎么也会在此?”莫明羽问道。
      
      “送一位朋友到此入住,正想离开,却不料看到了你。你这身打扮,我差点没认出你来。”项天歌道,“郡主不回琼院,却住进客栈,莫非是与令兄起了龃龉?”
      
      莫明羽持杯的手顿住,被刺痛了似的,瞪着项天歌:“项小妖,此事与你无关!”
      
      项天歌被那句“项小妖”砸中脑袋,懵了一下,随即跳脚:“什么,什么项小妖?你怎么随便给别人取绰号?”
      
      莫明羽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你长得那么妖孽,叫你小妖有错么?”
      
      原本憔悴的面容,因这一笑,仿若花开。项天歌顿时便没气了,耸耸肩:“好,好,随你叫。不过!”他又严肃地指着莫明羽,“不许在陛下面前这么叫我!”
      
      莫明羽爽快道:“好。”
      
      项天歌招手唤伙计:“拿副餐具来。”
      
      莫明羽道:“你干嘛?”
      
      “我陪你喝。”见莫明羽又瞪他,他连忙道,“我请你,行了吧?”
      
      拿来杯子,他自己倒满:“我这人啊,最见不得女孩子独自伤神,所以呢,你想浇愁,我便陪你浇。”
      
      莫明羽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往自己嘴里倒了一杯酒。项天歌感慨道:“你如此豪迈,你家兄长知道么?”
      
      莫明羽“啪”一下把杯子杵在桌上:“别提他!”
      
      项天歌看着她,脸上没了嬉笑的神气,一双眼睛深深的:“他伤了你的心?很严重?”不等莫明羽回答,又自说自话,“一定是了,你从来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莫明羽抬眸看着他:“你很了解我么?”
      
      “宫里谁不知道金陵郡主是个敢爱敢恨的小辣椒。”
      
      “小辣椒?”莫明羽一挑眉。
      
      项天歌立刻摆出防御的架势,仿佛唯恐她一剑劈过来:“你也给我取绰号的,咱俩扯平了。”
      
      莫明羽绷不住又笑了:“你这人......真是蛮有趣的。”
      
      项天歌道:“会笑就好,方才那样,我真有些不习惯。来,来,咱俩饮酒。”
      
      一坛酒很快见底,又拿第二坛。两人越喝兴致越高,莫明羽浑然忘了因何事烦恼。
      
      “我上个月救过你心仪的那位,说起来,我还是你的恩人呢。”项天歌笑眯眯地调侃。
      
      莫明羽一愣:“你是说,顾清夜?”
      
      “不然还有谁?咦,你莫非不知道此事?”
      
      “我不知。”
      
      “在金谷县一家客栈外,他与萧疏叶遭遇袭击,杀手用了炸-药,顾公子被炸得背上血肉模糊。要不是恰好我在那里,他就算保住小命,那一身玉一般的肌肤也会毁了。”项天歌道,“那些杀手不仅身法诡异,还用到了化尸水,感觉特别邪恶。”
      
      莫明羽呆在那儿,面色苍白。
      
      “怎么?你想到了什么?”
      
      “没,没有......”可是,胸口像插-进了一把冰锥,既冷又痛。是谁要他们死?她不用猜也知道了。
      
      项天歌笑笑:“那就什么都不用想。”
      
      “顾清夜他并不喜欢我,”莫明羽慢慢露出一个模糊的笑容,“是我一厢情愿,还傻傻地求姑母指婚,以后......这事别提了。”
      
      项天歌点点头,伸出杯子:“那就不提了,咱喝酒。”在灯光下,他的笑容很温柔。
      
      四月二十,近黄昏,夕阳正在西沉。
      
      弦歌南城门外,一行人、三辆马车,风尘仆仆而来。到城门下,呼啦啦出来十几名宫廷侍卫,拦住车马。
      
      顾清夜飞身下马,走到前面,冲为首之人唤了声“陆统领”。唐铭、百里芳菲、季鹰与萧家众人也都下了马。杨仪走下马车,虽然伤势未愈,可他脊背挺得笔直,器宇轩昂。
      
      这一行都是俊男靓女,过往行人为之瞩目,可看到宫廷侍卫们的气势,又不敢靠近。
      
      陆统领是宫中侍卫副统领,名叫陆沉。见杨仪下来,一众侍卫都来行礼。陆沉道:“统领,属下奉陛下之命,在此等候。请将寿礼交于属下,由属下护送回宫。”
      
      杨仪有些疑惑,道:“那我呢?”
      
      陆沉道:“统领舟车劳顿,先回去休息,明日再进宫见驾。”
      
      杨仪想说什么,顾清夜道:“杨大哥重伤未愈,的确该回去休息,我与陆统领一起护送宝物进宫吧。”
      
      陆沉惊道:“统领受伤了?”
      
      杨仪道:“皮外伤而已,我没事。”
      
      陆沉道:“还是回去好好休养吧。至于顾公子,陛下一样命你回府歇息。”
      
      顾清夜心里微微一沉,他知道皇帝素来勤政,此刻天还未黑,按他以往的行事作风,自己回来肯定是要第一时间进宫复命的。可这次......
      
      正想着,就听陆沉道:“另,传陛下口谕,着季鹰将萧疏叶、萧疏雨兄弟押送刑部大牢,待陛下御审,余下之人皆散了吧。”
      
      闻听此言,顾清夜顿时变了脸色。本来他打算连夜进宫见驾,向皇帝禀明寿礼失而复得的过程,此事萧家不但无错,反而有功。
      
      他根本没想到,皇帝会直接将萧家兄弟押入刑部大牢,并且还要御审此案,难道,他听信了莫重楼的谗言,已经先给萧家兄弟定罪了?
      
      “陆统领......”他正想提出异议,接到萧疏叶递过来的一道眼神,那眼神在示意他:稍安勿躁,不用为我们担心。
      
      几名宫廷侍卫走过来,围住萧疏叶、萧疏雨。萧疏叶道:“不用诸位动手,我们兄弟甘心就缚。”两人主动伸出手,让侍卫将他们铐住。
      
      他向玉生烟微微点头,玉生烟报以坚定的眼神。萧疏叶禁不住露出一丝微笑,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季鹰悄悄对杨仪说了一句话,向顾清夜告辞。
      
      眼见着侍卫们押送着人与物离去。鹦鹉傻蛋嘀咕了一句:“混蛋!”唐铭道:“你骂谁?”傻蛋道:“陛下。”
      
      顾清夜心中掠过一丝苦涩,对唐铭道:“辛苦你,带我大嫂他们去住白玉京。”又小声对玉生烟道:“大嫂先去白玉京住着,那家老板与我关系匪浅。”
      
      玉生烟柔声道:“好。你也回家去吧,出来日久,令尊令堂怕是想得紧了。千万记得,以后见面,我们便不再是叔嫂了。”
      
      顾清夜恭敬地道:“是,以后您依然是家主夫人。”
      
      玉生烟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喃喃地说了声:“你真是傻孩子。”
      
      顾清夜的目光掠过玉生烟、公孙羊、闻家兄弟、姚家兄弟,拱了拱手,目送他们去了。
      
      杨仪的马车也启动了,他的车里还坐着伊藤健一。季鹰刚才跟他说的话是:附近恐有莫重楼的耳目,你直接将伊藤健一拉回家吧,明日再送到刑部来。
      
      顾清夜身边传来百里芳菲的声音:“清夜,回去之后,你打算如何......?”
      
      顾清夜目注前方:“一切照旧。”
      
      百里芳菲看着他,默默无语。顾清夜道:“走吧,芳菲。”
      
      在与百里芳菲分手后,顾清夜拍拍傻蛋的头:“傻蛋,你先回家,不过,不要惊动我爹娘,自己找点吃的吧。”
      
      傻蛋二话没说,扑棱棱飞走了。
      
      御书房里灯火通明,虞伯雍坐在灯光里,一个身影显得有些凝重。陆沉见他出神,忍不住轻轻唤道:“陛下?”
      
      虞伯雍抬眼道:“你去探望一下杨仪,若他伤重,便叫他明日不必进宫了,在家好生将养。”
      
      陆沉应是,退出御书房,抬头便看到了顾清夜。“你......”陆沉微一蹙眉,旁边太监大声禀道:“陛下,顾公子求见。”书房里默了默,传来虞伯雍的声音:“宣。”
      
      陆沉几不可察地摇头,走了。
      
      顾清夜举步走进御书房,这熟悉的地方,此刻竟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他定定神,为何会生出这种错觉来?难道自己的心真的已经“偏”了么?
      
      抬头,落入一双黑而深邃的眼睛,那双眼里饱含着怒气,仿佛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顾清夜走到离虞伯雍一丈之外,双膝跪下:“臣顾清夜参见陛下......”
      
      一语未了,一样东西挟着风声袭来,从他脑门上反弹出去,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温热的液体沿着顾清夜额头流下来,眼角的余光中,顾清夜看到一方端砚的残骸躺了一地。
      
      他吃惊地抬起头来:“陛下?”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