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九章天煞孤星

      洞顶很高,微湿的空气夹杂着凉意,在洞里流淌。“嗒”“嗒”,洞深处有水滴的声音传来,带着隐约的回响,使山洞显得愈发空旷而神秘。
      
      没有风,可是有呜呜咽咽的风声像嫠妇的哭泣,在整个山洞内回荡。胆小的人会听得毛骨悚然,可是这些待惯穷山恶水的阴山门下根本不当一回事。
      
      他们没有人去关心那个有着鬼怪传说的黑龙潭。那黑沉沉的潭水没有一丝波澜,散发出一股夹杂着铁锈味、咸腥味、泥土味的奇怪味道,里面不像有活物的样子。
      
      厉鹰养伤的地方在洞的最深处,是个洞中洞,离黑水潭有一段距离,这里的气息干燥些,地上有微微凸起的平台,他就躺在那平台上,身子底下铺着虎皮垫子。
      
      火把呼呼地烧着,可是照不暖这阴冷的地方。厉鹰脸色苍白如纸,浓黑的眉虬结在一起,双目闭着,鼻梁孤立地钉在他脸上,被火光打下浅浅的阴影。他像一只受伤的鹰,连羽毛都蜷缩着。
      
      鹰侍在他身侧跪下来,轻道:“主人。”
      
      厉鹰缓慢而沉重地抬起眼皮,无神地看了他一眼。鹰侍依然戴着那个与厉鹰一模一样的鹰脸面具,只是这面具的颜色不是黑色的,而是银色的。
      
      “主人,城里到处是各大门派的人,他们还没走,还在打听我们的下落,一定是想要赶尽杀绝。”鹰侍垂眸,并不与厉鹰对视,语气里听不出半点情绪,“不过这里很安全,您放心养伤,伤好一点我们再启程。”
      
      厉鹰道:“好。”
      
      “主人好点了么?”鹰侍问。
      
      “好?我这样子怎么可能好得了?”厉鹰声音里掺满恨意,只是太过微弱,因此没多少气势,“五年,我花了五年时间重修神功,重组阴山派,不过一战,就将我打回原地!我又是一个废人了!”
      
      “不会的,主人您还可以重新再练。只要谨慎些,别太急进,免得走火入魔。”
      
      “重修?哪有那么容易?我的经脉一次次受损,最后会脆弱不堪......”
      
      鹰侍眼里闪过什么,快得不易捕捉。只是瞬间,他垂下眼帘,依旧用不见起伏的声音道:“主人千万别妄自菲薄,老主人在天上看着呢。”
      
      厉鹰陡然看他一眼,好像用尽了力气,才聚集起这道目光,有些冷厉。
      
      “别跪着了,起来吧。”说出的话却是体恤的。
      
      “左护法。”他唤。
      
      左护法姓左,带着两名弟子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右护法已经在归雁山庄战死了。
      
      “掌门。”左护法上前一步,恭敬道。
      
      “你和他们出去休息吧,我想静静。”厉鹰道。
      
      “属下不用休息,属下在这儿守护掌门。”左护法道。
      
      “出去!”厉鹰加重了语气。
      
      “那掌门好好养伤,若有事,便吩咐鹰侍来唤属下。”左护法带着两名弟子出去了。
      
      洞外,一簇簇火光照出影影绰绰的人影,许多帐篷搭在树木的缝隙里。经过白天的恶战与奔波,大家都疲惫不堪,很多人受了伤,早早地便躺下休息了。
      
      左护法出来,有属下向他行礼:“左护法。”
      
      “那五个人有没有查出是什么身份?”他指的是那五具死状狰狞的尸体。
      
      属下道:“并没有,应该只是普通的江湖人,误入这里。我们搜过他们的身子,没有找到可证明身份的东西。”
      
      左护法道:“把尸体化了吧。”
      
      “是。”
      
      很快,那五具尸体便化成了青烟和灰烬。
      
      洞内只剩下厉鹰与鹰侍,空气不知怎么变得有些稀薄。厉鹰吩咐鹰侍:“扶我坐起来。”
      
      鹰侍道:“主人身体虚弱,还是躺着吧。”
      
      厉鹰道:“什么时候你开始违抗我的命令了?”
      
      鹰侍顿了一顿,眼睛抬起来,看着厉鹰,慢慢道:“属下不敢。”他俯身,扶起厉鹰的身子,让他靠在自己胸前:“这样可以么?”
      
      厉鹰喘息了几声,有些粗重,像是被某种情绪激出的。
      
      下一刻,他的身子陡然一僵,他垂下眼,看见一截刀柄露在自己胸前,那冰凉的感觉,仿佛穿透了他的胸膛。
      
      鹰侍果然下手了,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入自己孪生哥哥的胸膛。
      
      厉鹰费力地扭过头,看见鹰侍摘下了面具,面具下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张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分不清是悲悯、自嘲还是得意,抑或冷酷。
      
      “哈,哈哈......”厉鹰笑起来,气息颤抖着笑起来,“你终于动手了。”
      
      “是,我动手了。”鹰侍在他耳边道,“你败了,哥哥。”他加重了语气,喊出“哥哥”两个字,厉鹰的身躯一阵颤抖。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
      
      “是,可父亲,呵,不,老主人,他从来没有承认我的存在,他让我当你的影子。我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是东西!”鹰侍冷笑着道,“现在我要活在光天化日下,成为名正言顺的阴山派掌门。我才是那个睥睨群雄的人!告诉你吧,我亲爱的哥哥,这风云洞里藏着许多宝物,它现在是我的了。我要拿它振兴阴山派,只有我能!”
      
      “你,去地府见老头吧,告诉他我是怎样成功的!”最后这句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
      
      厉鹰的身子从他身上滑下去,跌倒在地,可是他的眼睛仍然看着他,那目光里竟似带着可怜与讥诮。他道:“鹫。”
      
      鹰侍浑身一震。鹫,是厉鹰给他取的名字。可是,这个名字从来没有被别人用过。偶尔,当厉鹰与他单独相处时,他会这么称呼他。
      
      厉鹰,厉鹫,这很像兄弟的名字。
      
      他们不仅是兄弟,更是孪生兄弟。可他从来只能跪在兄长脚下,他是他的影子,是他的侍从。
      
      “你还记得,父亲为什么抹煞你的存在,让你当我的影子么?”厉鹰艰难地问。
      
      他当然记得,因为他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厉鹰笑了,他猛然伸手,握住匕首的柄,“噗”的一声,匕首□□,一股鲜血随之喷出。厉鹰的身子抽搐了一下,闭上眼睛。
      
      “现在,你是天煞孤星了。不过,我已经不行了,阴山派,就靠你了......”这是他临死前吐出的最后一句话。
      
      鹰侍如受雷击,他跌坐在地,怔怔地看着死在面前的亲兄长。他母亲因生他而死,父亲与萧骋远同归于尽,如今,他唯一的兄长也被自己亲手杀死了。
      
      这世上,他再无亲人,他真的已成为天煞孤星。
      
      难道,这真的是他的命?可是厉鹰他,好像算准自己会弑兄夺位,而且,他是心甘情愿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清醒过来,他从身边掏出一个小瓶子,手指颤抖地打开,倒出些液体在厉鹰的尸体上。那是化尸水,是风无邪送给他的。
      
      他眼睁睁看着厉鹰的尸体化成一滩血水,脸上、身上的肌肉像抽风似地不住颤抖。
      
      然后,他踉跄着站起来,将自己的银色面具丢进黑龙潭,面具立刻沉了下去。他又用皮囊到黑龙潭里装了些水,过来将血水冲洗干净。
      
      最后,他用剑在自己身上,与厉鹰相同的位置上刺了一剑,忍着剧烈的疼痛,包扎好,躺到那个平台上。
      
      身下还是湿漉漉的,那里刚才还有厉鹰的血水。他用自己的身子烘干它。
      
      “你从此便是厉鹰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他感觉意识从身体里被抽离,他昏睡过去。
      
      虎踞山像一头沉睡的猛虎,趴在漆黑的原野中。天空格外干净,月色皎洁,四野虫声啁啾。
      
      半空中有灯笼在移动,一盏,两盏,总共六盏。
      
      提着灯笼的人,正御风而行,不消片刻,已来到风云洞近处。
      
      “有人。”玉生烟道。
      
      “怎会有这么多人驻扎在此?”萧疏雨道,“难道是莫重楼派了他们在此守护珠宝?”
      
      萧疏叶道:“不会。莫重楼若真将珠宝藏在此处,断不敢如此兴师动众、招人耳目。”
      
      “若是惊动他们,我们今晚就探不成风云洞了。”玉生烟道。
      
      唐铭道:“我来解决。”他一耸身,像猫一样钻进树林里去了。
      
      萧疏叶询问地看向顾清夜,顾清夜道:“他用迷烟。”萧疏雨轻笑:“还说只用暗器,不用毒。这会儿连迷烟都用上了,这小子,真是旁门左道样样都行。”
      
      一会儿,唐铭回来了:“里面的人都和衣而卧,看穿着是今天去武林大会捣乱的阴山派。”
      
      萧疏叶皱眉:“他们怎会在这儿?”
      
      玉生烟道:“也许是巧合吧,他们在此休养生息,毕竟厉鹰伤得很重。”
      
      “走。”
      
      六人风一般掠过草尖,飘到风云洞门口。门口守着两名阴山属下,萧疏雨与顾清夜一人一个将他们拍晕了,那两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对手的模样。
      
      鹰侍从昏迷中醒来,或许是武者的本能,他感觉到有人靠近。他睁眼,便看见了萧疏叶。
      
      高大挺拔的身影,被光影衬托得仿佛天神。鹰侍腾地坐起来,伤口顿时被撕裂,鲜血涌了出来。
      
      萧疏叶一道指风过来,将他要穴封住,鹰侍顿时动弹不得。
      
      鹰侍听到外面“扑通”“扑通”两声,像是有人跃进了黑龙潭。他勃然变色。
      
      萧疏叶盯着他:“你知道那黑龙潭里有东西?”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