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二章鬼蜮伎俩

      萧疏雨喷笑:“没想到我英明神武的大哥,还会干这种勾当。”
      
      萧疏叶一个眼神淡淡地扫过来:“还不是你招蜂引蝶的后果?”
      
      萧疏雨笑容僵住,嘴里尝到苦涩的滋味——事情的源头在豆蔻身上,的确是自己“招蜂引蝶”的后果,可是......
      
      他悄悄拿眼睛质问顾清夜:是你告诉大哥的?
      
      萧疏叶斥道:“你还好意思怪你夜哥?这么重要的事,你早该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清夜忍不住替萧疏雨分辩:“小七以为豆蔻想留个念想,这也合情合理。”
      
      萧疏雨冲他挑了挑眉,意思是:还是哥讲义气,替我说话。
      
      闻竹的嘴角已经压不住挑起来了。萧疏叶看在眼里,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心里柔柔的,自家这两个弟弟,一样善良。小夜有时候会化身修罗,但那是面对恶魔。当面对亲人、朋友时,他温润如玉、通透如水。
      
      “小弟心里是怀疑的,所以后来小弟去引凤楼查过豆蔻,大哥你都知道,可小弟并没有确凿证据,纯属补风捉影,故没有向大哥禀报此事......无论如何,是我轻忽了,是我的错,你别怪小七。”
      
      萧疏雨一愣,夜哥还去查过豆蔻?他怎么不告诉自己?气愤,隔空瞪顾清夜一眼。
      
      顾清夜好脾气地微笑。
      
      萧疏叶没眼看了,这满满的宠溺简直比小七的五个姐姐都厉害,小夜你有没有半点当哥哥的自觉?
      
      顾清夜注意到他大哥的不满,向他露出一个略带讨好的笑容,仿佛在说:小七现在含冤受屈,你就宠着他点吧。
      
      萧疏叶的心再次柔得一塌糊涂,连声音都变得柔和无比:“我不怪你。”
      
      顾清夜继续道:“今日我问过二姐,姑苏阊门里有没有一位经营苏绣的林老板,三十四五岁,模样周正,娶了一位青楼女子做继室。二姐道,确有此人,不过那人上月出海经商去了,还未归来,也不曾听说他娶妻。”
      
      萧家大小姐萧若梅嫁在姑苏文家,文家是武林世家,人丁兴旺。主家一脉便是经营苏绣的,对同行了若指掌。
      
      萧疏雨有淡淡的惆怅:“豆蔻她,不知道是死是活。”
      
      萧疏叶道:“你倒还惦念着她?”
      
      萧疏雨微微低头,长而密的睫毛垂落下来,形成淡淡的弧影,样子有些朦胧:“她只是被利用了。”
      
      萧疏叶道:“好了,这条线索我们估计抓不住了,先不管它。眼下最重要的是少林恒远大师。小夜,小七,你俩立刻去一趟天明寺,请大师过府做客。”
      
      萧疏雨忙道:“好啊。不知道这回弥乐有没有来,好久不见,我还挺想他的。”
      
      顾清夜道:“他来了,还有他大师兄弥生。”
      
      四骑一鸟——顾清夜、萧疏雨、唐铭、百里芳菲,加上鹦鹉傻蛋,一起赶赴天明寺。
      
      天明寺的钟声在湛蓝的天空中悠悠回荡,一群鸟儿被钟声惊起,盘旋于空中。三圣殿里传出诵经声与木鱼声。
      
      看起来一切如常。可进出寺门烧香的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行醒目的大字:恒远亡,萧家猖,江湖顷刻风波狂。
      
      黄色的墙壁,黑色的字,写得龙飞凤舞、铁划银钩,带着种张扬的、狂傲的气势。尤其是那个“猖”字,简直活脱脱便是猖狂的写照。
      
      寺里的和尚问过池台住持:“师父,要不要弟子们将这行字抹掉?”
      
      池台道:“不必,贫僧要等恒远大师来,让他亲眼见到。”
      
      和尚纳闷道:“可是很多人看见了。”
      
      池台道:“正要将阴谋暴露在日光下,让它无所遁形。”
      
      天王殿是山门内第一重殿,殿中供奉着弥勒佛,东西两旁则是四大天王塑像。弥勒佛面前有副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世上可笑之人。”
      
      殿前摆着一个两尺多高的铜香炉,进入天明寺的人都会来此烧一把香,将香插-入炉内。
      
      香烟袅袅,香火正旺。
      
      恒远、恒空与弥生、弥乐四人走进天明寺,穿过殿前放生池,便来到了天王殿前。
      
      “不知道是谁作孽,把那些字写在墙上,好好的佛门净地,都被玷污了。”一名小厮跟着位书生出来,嘀咕道。
      
      恒空心头一动,双手合十,拦住他们道:“施主,请问说的是什么字?”
      
      书生行了一礼,道:“是这天王殿后到大雄宝殿的东墙上,写着一行字,什么恒远亡,萧家猖,不知是谁恶作剧。”
      
      弥生一听,气得眼睛都瞪圆了:“什么鼠辈,敢在此作恶!弟子去看看!”
      
      恒远看他一眼,弥生立刻瘪了。
      
      “走,我们先去上把香,再去见方丈。”恒远道。
      
      少林弟子每到一处寺庙,第一件事便是上香,这是他们一贯的规矩。
      
      弥乐已经从身边的行囊里取了香出来,一边点燃,插-进铜炉,一边道:“这是弟子第二次来扬州了,上回来,我们还去萧家作客呢,萧家厨子做的素斋,味道可真......”
      
      “轰”的一声,香炉里的香灰忽然炸开,直扑四人的脸面,一条黑影倏地蹿出来。
      
      这个香炉的尺寸连一个四五岁的孩童都藏不住身,没人能想到它里面藏着一个人。更想不到光天化日下,竟会有人藏身于一个香炉中杀人。
      
      弥乐根本没看到那个人,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被香灰迷了。
      
      那人蹿出的同时,一蓬暗器射出来,分射恒空、弥生。而他的左手已揪住面前的弥乐,身子以诡异的角度扭转,扑到恒远面前,右手一把狭长的尖刀,从弥乐腋下捅出,直插恒远大师的胸口。
      
      恒远、恒空与弥生的眼睛也都被香灰迷了,只是刹那间,恒远本能地便要一掌挥出。
      
      可是迎面而来的人身上带着熟悉的味道,那是香的味道。
      
      恒远知道那是弥乐,他及时收手。
      
      “噗”的一声,尖刀捅入皮肉的声音。
      
      黑影眼里射出残忍的、野兽一般的光芒,他把弥乐反手一扔,右手的刀借着这一冲击力捅得更深。
      
      刀尖忽然空了。
      
      他看到一双雪亮的眼睛,像寒夜里最亮的星星,这双眼睛,似曾相识。
      
      “是你?”他脱口而出。
      
      “救人,后退!”顾清夜大吼一声,右掌一道掌风猛击而出,像一道狂飙,将杀手的身子击飞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杀手人在半空,整个人变成了一枚炸弹,瞬间炸开。
      
      “啊!”寺庙里响起惊呼声、慌乱的脚步声,地面颤抖,火光、烟尘中,断肢、残骸、碎肉、鲜血四下飞溅。
      
      顾清夜已抱着恒远大师滚出数丈,萧疏雨抢走了弥乐,唐铭与百里芳菲分别拉走了恒空与弥生。
      
      “恒远大师!”烟尘中,池台带着几名弟子冲过来,看见殿前这一幕,他惊得脸都白了。
      
      杀手只剩下小半截身子,胸口以下已经四分五裂,不成形状。那小半截身子上的脑袋侧了侧,似乎想要寻找顾清夜的身影,他看见了,双目中有一道血红的光闪过,最后一抹光。
      
      然后,他彻底死绝。
      
      唐铭用手捂住胸口,骇然道:“好利害的炸-药!要不是清夜哥你打飞他,我们全都要被炸死了!”
      
      萧疏雨扭头目注顾清夜,沉声道:“是他,我们在金谷县客栈外遇到的杀手之一,他认得你。”
      
      顾清夜点点头,扶起恒远大师:“大师,你怎样了?”
      
      恒远的手捂在胸口,鲜血从他指缝中洇出来,他咳了一声,嘴里涌出几口血。他顾不上自己,艰难地唤道:“恒空、弥生、弥乐!”
      
      弥乐扑跪到他面前:“师父,弟子没事。”
      
      萧疏雨摸摸鼻子,喃喃地说了句:“小弥乐,还好......”
      
      “恒空大师中镖了,这镖有毒!”唐铭喊道。
      
      “弥生也是。”百里芳菲道。
      
      弥生却红了脸:“姑娘,请放开我,阿弥陀佛。”
      
      百里芳菲腾地站起来,招呼池台身边的和尚:“你们来一个,照顾他!”嘴里说着,手里却快速地塞了一粒解毒丹给弥生。唐铭也如法炮制。
      
      池台平素淡定冲和的脸已经失控:“快,快,把伤者抱到方丈室。”
      
      “池台大师,料理一下那残尸,别吓着香客。”萧疏雨道。
      
      池台如梦方醒:“对,对。”吩咐了自己的弟子去收拾。立刻便有三名小和尚过来,看着满地残尸,个个恶心欲吐。
      
      方丈室,池台的弟子拖了两张禅床过来,顾清夜他们把三名伤者都放在床上。恒远大师已经陷入昏迷中。
      
      池台是个文和尚,半点武功都没有,平时只与恒远论禅,遇到这种场合,他便束手无策了,看着萧疏雨,满脸担忧:“七少,他们怎么样?”
      
      萧疏雨道:“时间紧迫,我看我们只能先自己动手,稳住他们再说。”
      
      顾清夜道:“恒远大师胸口这把刀怕是一时拔不得,我先替他运功护住心脉。小七,你与唐铭替恒空、弥生两位师父拔镖、剜伤口、运功驱毒。”
      
      百里芳菲道:“七少,你告诉我阎大夫家住址,我去请他。”
      
      “好,劳烦嫂......”萧疏雨差点叫出嫂子来,连忙改口,“芳菲姐姐。”
      
      弥生的镖中在左肩上,恒空则是左腿,都不是要害部位。萧疏雨与唐铭手脚利落地替他们拔镖,拿起刀子。
      
      唐铭道:“会很疼,忍一下。”弥生点头。唐铭又道:“我们的解毒丹很灵的,疗毒这种事,我常做,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毒发,保证手到病除。”
      
      弥生继续点头。
      
      唐铭健谈极了,一直在跟他聊天,连弥乐和恒空都被他吸引了。
      
      “好了。”萧疏雨放下刀,“池台大师,拿点白布给我。”说罢表扬唐铭:“唐唐,多谢你。”
      
      傻蛋突然冒出来,叫道:“你怎么知道唐唐这个名字?”
      
      萧疏雨点点它:“哟,你没被吓傻啊?”
      
      傻蛋表示愤慨:“我才不怕!”
      
      “好吧,我是听你叫了才知道的。”萧疏雨替它顺了顺毛。
      
      “谢我干嘛?”唐铭道。
      
      “要不是你跟他们聊天,转移他们注意力,他们恐怕不被毒死,也被疼死了。”
      
      恒空有点无语,这两个小子此时还能插科打诨?
      
      萧疏雨与唐铭的手掌却已分别抵上了恒空与弥生的背。
      
      傻蛋飞到顾清夜面前,专注地看他替恒远疗伤,良久,像是后怕似的,抖了抖羽毛:“好歹毒!好歹毒!”
      
      池台身旁的两个小和尚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池台到现在才脱力地跌坐在凳子上,自言自语道:“那简直不是人,是鬼。”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