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章群策群力

      清晨,早起的雀鸟开始呼朋唤友、喁喁细语、翘首欢歌。傻蛋醒来,第一时间发现顾清夜没在房里,它大叫:“唐唐!唐唐!”
      
      唐铭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在来吟阁,与顾清夜一间屋。
      
      “公子,没回来!”傻蛋愤怒地指责唐铭,“睡死!猪!”
      
      唐铭“啪”一巴掌拍过去,斥道:“没良心的小东西,我救你时你嘴巴甜得像吃了蜜似的,这会儿就翻脸不认人了!”
      
      傻蛋觉得理亏,讪讪地缩了缩脑袋。
      
      唐铭飞速穿衣洗漱,跑到萧疏雨屋里,正遇上姚白:“姚白,七少呢?”
      
      傻蛋已先一步飞进萧疏雨卧室看:“没人,没人!”
      
      姚青从外面进来,道:“少爷在客房呢,昨晚杨大人受了伤,少爷和夜少爷在客房里坐了半夜。”
      
      “杨统领受伤了?”唐铭惊道,“快带我去!”
      
      姚青看他一眼,调侃道:“你不是夜少爷的兄弟么?他去赴汤蹈火,你却一个人睡大觉,恁的托大?”
      
      唐铭“切”一声:“你们还是萧七少的侍卫呢,连自家少爷的行踪都不知道,失职。”
      
      他性格跳脱,跟谁都处得来,府里人都很喜欢他。
      
      客房里,杨仪感觉到阳光的光影投在他脸上,像有羽毛在轻轻撩拨他的睫毛,他的眼珠微微转动着,一点点睁开眼睛。
      
      疼,灼痛。他下意识地皱紧眉头,一声闷哼从鼻孔里溢了出来。
      
      “杨大哥!”顾清夜跳起来,一步冲到他床前。
      
      “杨大人!”萧疏雨也唤。
      
      “这儿......?”
      
      “这是我家。”萧疏雨道,“昨晚我与大哥担心你们的安危,也赶到珠光宝器阁去了,将你救回来,请阎星堂阎大夫来替你医治。他用了麻沸散,你没感觉到疼痛吧?”
      
      “原来如此。”杨仪道,“谢谢。”
      
      他对上顾清夜的眼睛,看到他满脸的紧张与关切,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我就说嘛,我死不了。你这堂堂......”想说堂堂乌夜台令主,蓦然意识到萧疏雨在,连忙改口,“你这堂堂男子汉,怎么像小姑娘似的脆弱?”
      
      他声音沙哑得不像话。顾清夜连忙倒了茶水来给他润口:“杨大哥,都怪我大意,害你受伤。”
      
      季鹰过来,一掌拍在顾清夜肩上:“好了,小夜,没内伤,也没影响到他这副尊容,我们杨统领伤好后依旧英姿飒爽,好汉一条。再说了,为兄弟两肋插刀,这天经地义。你就别多愁善感了。”
      
      顾清夜默默看他一眼:我多愁善感?
      
      季鹰嘴角挑起一个酷酷的弧度。
      
      杨仪苦笑着瞅瞅季鹰,这家伙那张嘴,最会拿他打趣。
      
      这时候萧疏叶进来了:“杨大人,你醒了?感觉如何?”
      
      杨仪道:“没事,我虽谈不上身经百战,但受个伤不在话下。萧大侠不必担心。”
      
      门口出现一个窈窕的身影,是玉生烟,她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药罐和瓷碗。
      
      “大嫂。”顾清夜与萧疏雨同时唤了声。杨仪微微一愣,随即对上季鹰递过来的一个眼神:待会儿跟你说。
      
      玉生烟道:“我一早起来煎了药,正好杨大人醒了,先服药吧。”
      
      杨仪道:“怎敢劳驾萧夫人亲自煎药?杨某惭愧。”
      
      季鹰道:“我可是与疏叶兄弟相称了,你就别这么生分了。”
      
      杨仪又是一愣,自己昏迷的过程中发生了多少事?
      
      季鹰向玉生烟拱了拱手:“上回见面还是玉老板,如今我便托大叫声弟妹了。”
      
      玉生烟洒脱一笑:“季兄还记得玉玲珑?”
      
      季鹰道:“我见过的大善人、大恶人都不会忘,趣人妙人更不会忘,弟妹你便是后者。”
      
      萧疏叶也忍不住微笑:“季兄你自己便是妙人。”
      
      杨仪发现顾清夜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看向萧疏叶的眼神不像下属看上司,倒像弟弟看兄长,联想到方才听顾清夜叫玉生烟“大嫂”,他震惊地想到一个可能......
      
      “小夜,你与萧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在执行陛下的任务啊。”
      
      “没有投入自己的感情?”
      
      前夜的对话还历历在耳,如今可真是不幸......他接过萧疏雨递过来的药碗,一口气喝掉,虚脱般倒回枕上。
      
      萧疏叶见此情景,道:“杨大人还需要休息,烟妹、小七,我们先出去。季兄、杨大人,小夜,我稍后命人送热水与早餐来。”他知道,杨仪有许多事情要问。
      
      他们出去时正遇到唐铭过来探望,萧疏雨把姚青、姚白叫走了,让唐铭进去。
      
      杨仪盯着顾清夜,肃容道:“小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唐铭正好遇见这严肃的时候,悄悄溜到顾清夜身边。
      
      季鹰抱臂站在杨仪床前,睨着他道:“你这么凶干嘛?小夜就是萧家的孩子,萧骋远的儿子。只不过他自己也才刚知道而已,你是不是要责怪他隐瞒真相?他不告诉你是对的,一说准挨你的骂!而且他也没时间说。反正不管你怎么想,我觉得萧家人不错,萧疏叶是个真正的君子。还有,别忘了你的命是萧家兄弟救的哦,你欠人家的!”
      
      这时候百里芳菲也来了,听见季鹰的话,就知道事情都“败露”了,她看顾清夜一眼,顾清夜神情坦荡,并无愧疚之色。
      
      杨仪伸手指了指他们,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以为我不讲道理么?我只是想知道真相,然后好考虑对策。之前我不是把萧七少与小夜都放了么?还帮着一起查案。”他瞪着季鹰,连季兄都省了,“你这家伙不过一夜就投向萧家了,我至少还是中立的......”
      
      季鹰笑道:“好了,好了,你别气。我们昨晚抓了个守在珠光宝器阁的扶桑人,问出了许多真相。我如今知道莫重楼那厮坏事做绝,还设计对付我们。难不成你还想帮着他不成?”
      
      杨仪闭了闭眼,道:“我是陛下的侍卫统领,心里只知道忠于陛下。如今,算是上了你们的贼船,下不来了......”
      
      顾清夜道:“那我还是乌夜台令主呢。”
      
      杨仪横他一眼:“你早已偏心了。”
      
      顾清夜道:“我并不是偏心,而是偏向道义。我在萧家,亲身经历了许多事。贵为郡王者,食君之禄,尽享荣华,却以权谋私,做尽杀人与非法的勾当;而我大哥,一个江湖人,却忧国忧民,宅心仁厚,这是叫我真正佩服的地方。即使在我还不知道自己身世时,我也已经悄悄倾向于他了,这无关身份。”
      
      杨仪默然片刻,道:“我知道。但是,这武林大会......”
      
      顾清夜道:“大哥叫我做我想做的事。”
      
      杨仪肃然起敬:“萧大侠他果然够义气。”
      
      季鹰道:“所以,我们只要查清案子,扳倒莫重楼就行了。”
      
      百里芳菲道:“我这里有公孙羊的案卷和他亲笔所写的呈词,季神捕,请收下,将来作为佐证。”
      
      她拿出东西交给季鹰。季鹰道:“哪来的?”
      
      百里芳菲道:“我偷的,人也偷出来了,在萧府呢,回京时可以直接带他走。”
      
      季鹰嘴角抽了抽:“谁的主意?”
      
      顾清夜道:“我。”
      
      季鹰道:“你就不怕莫重楼发现人丢了?”
      
      顾清夜道:“公孙羊在牢里待了六年,吴唯早将他淡忘了,牢里狱卒也俱是怕事之人,我们当时闹了那么大的动静,第二日也没见吴唯与莫重楼有反应,可见他们并未上报。所以我才想到这招,到时出其不意,可以将公孙羊当作人证。还有当年的台州巡防营统领、如今的京畿营首领吴兆良,当年的台州知府、如今的黄冈知县叶仲贤,都可请到刑部作证。”
      
      季鹰点头:“小夜,你想得周到。”
      
      顾清夜问:“你们昨天白日里查案查得如何?”
      
      季鹰道:“我们在虎踞冈下遇见一名猎户,叫贺老六,他远远地瞧见了那批劫珠宝的强盗,那些人个个黑巾蒙面、青巾包头,身形矫健,腿脚利索,下盘很稳,贺老六自己是猎户,所以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惯走山路的类型。”
      
      顾清夜心中一动:“如此说来,莫重楼并非监守自盗,而是确实策划了这么一出抢劫的戏码,出手之人定是山匪。只是不知风无邪将寿礼的出行时间、路线卖给了谁。无论是谁,莫重楼都会在他们逃回山寨的路上重新将寿礼抢回来。”
      
      “是的。”杨仪道,“所以我们怀疑寿礼又回到了珠光宝器阁,故昨晚才叫你一起去查探。”
      
      顾清夜思索着道:“可惜昨夜一场大雨,必定已将痕迹冲掉,否则,我叫萧家侍卫沿虎踞冈四个方向向外搜索,定能找到打斗与车辙的痕迹。”
      
      百里芳菲道:“令主觉得,当初在光阴客栈那些来‘买货’的人当中,风无邪最看重谁?”
      
      顾清夜道:“连云十八寨总瓢把子石震宇。”
      
      百里芳菲道:“正是。连云十八寨人多势众,肯花钱、肯冒险。我若是莫重楼,便让石震宇劫了那批寿礼,然后中途再将它劫回来。当然,更高明的话,可以扮作他们自己人,让石震宇误认为内讧,黑吃黑。”
      
      季鹰眼前一亮道:“百里姑娘真聪明,你在乌夜台太可惜了,不如来跟我一起当捕快吧。”
      
      顾清夜道:“不行,她是我的人!”
      
      唐铭“噗嗤”一声笑出来。
      
      季鹰道:“连云十八寨离扬州甚远,恐怕寿礼此刻还在路上。我立刻出发,沿路去追查。”
      
      扬州城北门,少林恒远大师带着他师弟恒空,弟子弥生、弥乐风尘仆仆地走来,两名年轻弟子擦拭着额头汗水,看着城楼上的扬州城三个字,道:“师父,我们终于到了。”
      
      他们进城,踏上街道,见一群小孩在路边蹦蹦跳跳地唱歌:“恒远亡,萧家昌,江湖顷刻风波狂......”
      
      恒空勃然变色:“师兄,你听见了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忙,真想快点结束了......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