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风起客栈

      “那个何老头,哦,就是朵儿姑娘的爷爷,突然病了。顾清夜去替他瞧了瞧,应该没大碍,他能治。”姚青向萧疏雨禀报。
      
      “生病了?这么巧?”萧疏雨沉吟,“难道他们是乔装的,也为风先生而来?”
      
      “不会吧?一个病怏怏的老头,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姚青嘀咕。
      
      “哥哥切不可掉以轻心。”姚白道,“江湖波谲云诡,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我们一定要万分谨慎,护少爷周全。”
      
      萧疏雨斜睨着他,似笑非笑道:“姚白,你说话的口吻跟我大哥一个样。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我哥派在我身边的细作。”
      
      “冤枉啊,少爷!”姚白赶紧辩解,“属下对少爷的忠心天地可鉴!”
      
      “好了,好了。”萧疏雨挥挥手,“我跟你开个玩笑,你就急了,你啊,有时候真有点迂腐。”
      
      少爷,不带这么玩我的。姚白心里泪崩。
      
      萧疏雨话题一转:“顾清夜那个人像飘在天上的云似的,看得见摸不着,没想到还会出手助人,莫非是看朵儿姑娘长得俊俏,想撩拨她一下?”
      
      姚白简直不忍直视自家少爷:“少爷恐怕是将心比心了。”
      
      萧疏雨勾了勾唇:“你在讽刺我?”
      
      “属下不敢。”姚白恭敬地道。
      
      每回姚白自称“属下”,那就表示少爷是少爷,属下是属下,不敢再跟少爷没大没小了。萧疏雨太懂他:“罢了,我们下去吃个早饭。我也有些想玉老板了,去看看她。”
      
      姚白道:“少爷还是敬着她点,她看起来很有个性。万一将来……”
      
      “我知道。”萧疏雨有些出神,似乎想起了什么,“我那些姐姐个个都宠着我,我以为我跟她们永远都是亲密无间的……”
      
      姚青、姚白面面相觑。少爷的思维太跳跃,他们经常跟不上节奏。
      
      萧家那五位小姐,简直是宠弟狂魔。未出嫁时,掏心挖肺地满足弟弟一切要求,并且每回萧疏叶教训弟弟,她们都会跳出来保护他,简直比他亲娘还要厉害。
      
      两位夫人倒颇有分寸,虽然是长辈,可萧疏叶毕竟是家主,她俩都很尊重他,事事由他做主。
      
      萧疏叶偏又宠着妹妹们,因此眼见着小弟被宠得上了天,只能气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
      
      直到她们全都出嫁后,萧疏叶打算收收小弟的骨头。可发现每次教训他,他都表现得无比乖巧,转眼却又我行我素,典型的“虚心认错,死不悔改”。
      
      萧疏叶深觉伸出去的拳头打在一团棉花上。自己掌管着偌大的一个家,却偏偏教弟无方,十分失败。
      
      江湖盛传萧家七少是“风流浪子”,扬州的青楼女子都以博取萧七少的青睐为荣。
      
      身为萧疏雨的贴身侍卫,姚青、姚白也时不时地拿他家少爷打趣,萧疏雨从来不恼。
      
      他们吃早饭的时候,朵儿也下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空碗。柳小六问:“朵儿姑娘,你爷爷怎么样?”
      
      “他吃了粥,又服了顾公子给的药,已经睡下了。”朵儿欣慰地道,“幸好遇见顾公子,还有你们这些热心人,否则,我爷爷他……”她没说下去,但已经泫然欲泣了。
      
      姚青心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道:“姑娘自己还没吃吧?不如过来与我们一同吃点?”
      
      朵儿向他们看过来:“这位大哥,你们是……?”
      
      “我叫姚青,这位是我家少爷,姓萧,还有这个,是我弟弟姚白。”
      
      萧疏雨瞟他一眼,姚青连忙收声。萧疏雨侧头打量了朵儿一番,直到朵儿局促起来,他才微笑道:“姑娘不用害羞,过来吧。”
      
      “这……这不好吧?”朵儿微垂着头,“怎能随便打扰?”
      
      “没事。”萧疏雨道,“我们也是热心人,姑娘不必见外。”
      
      朵儿俏生生一笑:“如此,多谢萧少爷。”便坐了过来。
      
      小姑娘很活泼,说话声音像百灵鸟似的,笑声也极富感染力,很快与姚青、姚白打成一片。
      
      玉玲珑不在,萧疏雨问李小宝,李小宝只说她出去了,没说去哪里。
      
      顾清夜也没出现,柳小六说,他在房间里看书呢,顺便夸了顾清夜几句,说他热心替何老头看病不说,还为何家爷孙俩多付了两日房钱。
      
      萧疏雨暗自思量,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喜欢朵儿,还是纯粹有钱,在漂亮女子面前显摆?
      
      中午玉玲珑回来了,顾清夜、萧家三人、朵儿都到店堂吃饭,萧疏雨又请了朵儿一回,同时暗暗观察顾清夜,却见他完全没有在意他们,只是一个人饮酒吃饭。
      
      真是个怪人。萧疏雨觉得完全看不懂他。
      
      下午,萧疏雨想找玉玲珑说话,可玉玲珑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萧疏雨一向自诩伶牙俐齿,可在玉玲珑面前完全没用,最终悻悻地回了房间。
      
      近黄昏,光阴客栈陆续来了三拨客人。
      
      第一拨来的是个客商,带着一名账房先生,两个挑担的下人。客商穿着紫色镶银边的袍子,脸上也带着紫气,那在相面的人眼里,叫做紫气东来,有福之相。
      
      客商登记的名字是:贾金堂,连名字都带着富贵气。账房先生姓陆,叫陆有才。
      
      第二拨是五个人:为首之人身穿青衣,浓眉大眼、嘴唇很厚,步履矫健,一看就是习武之人。他后面有位身材健壮的汉子,穿灰衣,比青衣人年长,留着硬邦邦的胡子。这人应该是青衣人的左右手。再后面是三名身穿黑衣的武士,每人配一把剑,身材高大。
      
      此人名叫赵磊石,一个名字四块石头,像他的人一样,给人硬汉的感觉。
      
      “其余都是我的手下,不必一一登记了,请给我们两间上房。”
      
      第三拨是对夫妻,两人长得都很周正,只是妻子的面容有些憔悴,而且眉间有忧色,像怀着什么心事。
      
      女的名叫周不离,男的名叫于不弃。
      
      周小宝和柳小六都忍不住感慨:人家夫妻多般配,连名字合起来都是“不离不弃”,看来必定是恩爱夫妻了。
      
      玉玲珑关心地问了于不弃一句:“尊夫人看起来有些憔悴,是太累了么?”
      
      于不弃道:“拙荆身怀有孕,连日赶路,的确累了点。”样子有些欢喜,又有些歉意。
      
      玉玲珑瞧了一眼,周不离的衣衫很宽松,看不出怀孕的迹象。
      
      李小宝与柳小六手脚麻利,很快便将他们安置好。
      
      玉玲珑坐在柜台后面,看着外面的天空,暗自出神。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顶小轿慢悠悠地晃进了客栈大门。四名身穿短袄,腰里扎着汗巾的轿夫抬着轿,目不斜视地进来,轿旁还跟着一名十四五岁,长相清秀的小厮。
      
      玉玲珑腾地一下从柜台后走出来,迎了上去。
      
      轿子里传来几声沉闷的咳嗽声。
      
      “停轿。”小厮吩咐道。
      
      轿子落下,小厮伸手去扶轿子里那个人。
      
      李小宝睁大眼睛,看到一只手伸出来,那只手又细又白,白得都能看到皮肤下面淡青色的血管。
      
      西边的太阳将落未落,院子里光线还好,因此,李小宝看得很清楚。
      
      那人从桥子里走出来,他的身形很单薄,夕阳照在他身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影子,淡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他用袖子捂着嘴,低低地咳了两声。
      
      小厮道:“先生,你要紧么?”他的声音极轻,像是怕惊到那个人似的。
      
      那人摇摇手:“我没事。”叫小厮拿钱打发了那四名轿夫,轿夫便抬着空轿子走了。
      
      玉玲珑站在店堂门口,笑吟吟的,一如她面对任何一名客人的样子:“客官,请进。”
      
      那人轻轻推开小厮的手,向玉玲珑走来。
      
      孱弱书生的模样,略微有些胡子,皮肤跟他的手一样白,可能是因为刚才咳了几声,他的眼睛里染了些水气,看起来愈发脆弱了。
      
      李小宝发现,他走路几乎没有声音,也许,因为他的身子实在太单薄了。
      
      小厮向玉玲珑一笑,年纪轻,唇红齿白,一看就惹人喜爱。
      
      进店堂,玉玲珑问道:“客官可是身子不好?”
      
      那人道:“偶感风寒,不碍事。”
      
      玉玲珑道:“那真是不巧了。”
      
      那人微微叹息:“是啊,的确有些不巧,不过无妨,多谢老板娘关心。”
      
      “天字三号。”玉玲珑对李小宝道,“你带这位客人去吧。”
      
      李小宝应了声,道:“客官请。”
      
      那人便带着小厮上楼了。
      
      客房很干净,被褥是今天新晒的,还带着一股阳光的味道。
      
      可是那人一进客房,小厮就把窗子关上,把窗帘都拉上了。
      
      李小宝看他一眼,小厮解释道:“我家先生受了风寒,不能吹风。”又从行李中拿出一包药,交给李小宝:“小二,这是我家先生的药,麻烦你拿去厨房里煎一煎。出门在外,实在是不方便。谢谢你了。”
      
      “好的,不用客气。我们客栈本来就要给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宾至如归嘛。”李小宝笑出一口小白牙。
      
      “小二,你真好。”小厮道,“对了,晚餐请做点粥,配几个清淡的小菜就行了。”
      
      “好。”李小宝应道,“那我去给你们上点茶。”
      
      小厮点点头:“有劳了。”
      
      李小宝欠身退下,下楼到柜台前,问玉玲珑:“老板,这个人是不是风先生?”
      
      玉玲珑道:“你说呢?”
      
      “肯定是他。”
      
      “为什么?”
      
      李小宝道:“他家小厮叫他先生,他又一副文弱书生样,还有啊,老板你都没让他登记,分明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玉玲珑的目光又看向大门外,变得十分悠远。
      
      风先生的到来几乎悄无声息,没有在客栈里激起半点水花。
      
      客人们各自将晚饭叫到房间里去吃,彼此之间也没接触,一切都很安静。
      
      萧疏雨早早地打发姚青、姚白去休息了,他想下楼找玉玲珑聊天,可是刚想出门,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萧少爷,你在么?”朵儿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在。”萧疏雨打开房门,“朵儿姑娘,你怎么来了?”
      
      朵儿手里拿着几朵花:“萧少爷,你请了我两顿饭,我别无回报,刚才在院子里摘了几朵花,哦,是老板娘同意的,我拿来送给你,还望萧少你别嫌弃。”
      
      萧疏雨挑了挑眉:“哦?姑娘这么有心?那有没有去送顾公子呢?”
      
      “他……他虽然温柔,可好像不容易亲近,还是萧少爷又温柔又随和,叫人好生……”倾慕?喜爱?后面的话没说下去,却露出害羞之色。
      
      萧疏雨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意了,谢谢,只是我这个大男人不喜欢花花草草,你还是拿回去自己放着吧。花儿么,最配你这样的漂亮姑娘了。”
      
      朵儿红了脸,逃也似地逃了。
      
      萧疏雨忽然觉得懒懒的,不想去找玉玲珑了,便躺到了床上。
      
      夜,已经来临。
      
      萧疏雨睡着了,呼吸均匀,睡得很熟。
      
      忽然,一点小小的萤光从他桌子底下飞出来,缓缓飘向萧疏雨,停在他耳根处。
      
      萧疏雨睡梦中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他晃了晃头。
      
      片刻,他倏然睁开眼睛,目光在黑夜里宛如寒冰利剪一般。他起身,披上外袍,拎起挂在床头的剑,一步步走了出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