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八章惊心动魄

      地道四壁都用青砖修砌,烛光所及之处,见墙壁与地面都极干净,显见是常有人打扫料理。
      
      两边壁上镶着烛台,还有残余的蜡烛,顾清夜便将它们点燃了,地道里亮了一些。
      
      季鹰伸手摸摸壁砖,道:“这砖上抹了铜油,有防潮作用,看来地道确实为储藏珠宝之用,我们去找那间藏宝室。”
      
      地道由窄变宽,转个弯,前面赫然有一间石室,门口立着两个人偶,身子微微佝偻着,视线下垂,一副卑微的模样。每人脸上都带着一道刀疤,从额头到嘴角,斜斜划过整张脸。在幽暗的灯光下看来,甚是恐怖。
      
      季鹰皱眉道:“又是人偶!弄这种鬼东西,可以防贼么?”
      
      他挥起手掌,两道掌风直击人偶。
      
      “季兄!”顾清夜大喊一声,“小心有诈!”
      
      就在人偶被击飞的瞬间,数十道暗器从人偶身上射出来,像漫天飞雨,将三人罩住!
      
      顾清夜旋风般挡在季鹰面前,他一手还执着蜡烛,一手挥剑如风,去击挡密集的暗器。百忙中以巧妙的手法抛出蜡烛,堪堪点燃石室门口的烛台。
      
      杨仪也同样出了手。
      
      被击飞的暗器有的掉落,有的撞上四周石壁,火花四溅。
      
      顾清夜蓦然一惊:“不好,快看!”
      
      杨、季两人回头,只见被暗器击中的石壁竟裂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有什么东西汩汩地从里面涌出来,那口子就像一个水槽。
      
      “是火油!”杨仪叫道。
      
      火油像洪水决堤似的,刹那间蔓延到地上,流到三人脚边,速度快得惊人。
      
      “噗”“噗”,两支火箭从暗处射来,地上的火油瞬间被点燃。几乎就在同时,四面的石壁上全部裂开口子,滚滚的火油流到地上,烈焰腾空而起,将三人团团围困。
      
      若非三人在外面淋了一场雨,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湿透,此刻早已被烧着。
      
      顾清夜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前面那扇石门,喊道:“快进来!”
      
      杨仪最后一个进去,迅速关上石门,那一瞬间,一团火焰向他扑来,几乎烧着他的眉毛。
      
      当石门隔绝外面的火焰,杨仪竟觉得背上出了一层冷汗。顾清夜、季鹰的脸色也不那么淡定。
      
      他们早已猜到这地道里有机关,可没想到会有如此凶险、严密的机关设计。还有那些火箭,究竟是人为还是机关,他们竟来不及分辨清楚。
      
      当他们定下神来,眼前豁然一亮,这间屋子被装饰得金碧辉煌,墙上绘着凤凰、麒麟等祥瑞,还有仙女、云彩,所有器物都发出金灿灿的光。
      
      靠墙摆着一排长条石凳,石凳上都是檀木箱子,用铜锁锁着。
      
      顾清夜就近打开一个箱子,里面都是珠宝。
      
      季鹰道:“莫重楼说寿礼箱底上都烙着‘莫’字,我们找找!”
      
      他们分开行动,沿三面墙壁一只只箱子找过去。
      
      “这里有,没锁!”杨仪喊道。
      
      顾清夜一抬头,见杨仪伸手去开箱子,他心里猛然一悸,像是某种本能的直觉:“杨大哥,闪开!”
      
      杨仪的手已抬起箱盖,在听到顾清夜的喊声时,他的手倏地放下,身形疾退。
      
      只听“轰”的一声,那箱子竟然自动炸开了。
      
      火光中,杨仪的身子像断线风筝似地倒飞出去。箱子碎成千万片,乱屑纷飞,旁边的几个箱子也被波及,炸得漫天。一股硫磺味在空气中散开。
      
      炸飞的碎物中,全是瓷片、木屑,没有一粒珠宝。
      
      “杨大哥!”顾清夜顶着那股巨大的冲击力,飞身扑过去,接住杨仪的身子。他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杨仪鲜血披面,衣服前襟已经一片血污,有皮肉烧焦的味道从破碎的衣衫里发出来。鲜血流进他一只左眼,他艰难地眨着眼睛,顾清夜心口剧痛,忙用袖子去替他擦拭血迹。
      
      “杨大哥,你还好么?”声音已经颤抖了。
      
      “我.....”杨仪努力撑开一个笑容,“我死不了。傻小子,别担心......”一语未了,人已昏厥过去。
      
      季鹰狠狠握拳:“这炸-药竟能触动机关自动引爆,怎么可能!”
      
      “是扶桑人,我被炸过。只是仍然低估了他们,没想到他们的火-药如此精妙。”顾清夜抱起杨仪,“我们中了圈套,快出去,救杨大哥要紧!”
      
      季鹰伸手去开石门,触手滚烫,他心一沉:“外面烧得很厉害,这石门都已经滚烫了,我们恐怕出不去。”
      
      地道上方,一簇火苗腾起,照出一张脸,一张人偶的脸。他就是站在香案旁边那个人偶,那个无人注意的人偶。他点燃了香案上的蜡烛,那香案已被顾清夜他们抬到一旁,可是现在下面的洞口密闭着。
      
      一阵裂帛声,那人偶像蜕了壳的知了一般,露出本来面目——一个身材纤细矮小的人,仿若孩童。
      
      然后,他身体的每个关节都发出嘎嘎的响声,刚才的孩童片刻间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男子。
      
      他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回眸对“关公”道:“他们着了道了,我们在此守株待兔。”他说的是中原话,可发音很奇怪,不像本土人。
      
      “关公”身上也发出一阵嘎嘣嘎嘣的声音,土块裂开、掉落,灰尘四飞,然后,出现一名黑衣黑裤、身材精悍的男人。
      
      他施施然从神龛里下来,走到桌边,倒了杯茶,抹了把脸,道:“简直憋死我了。”吞下几口水,又道,“他们出不来,我们等着去收尸就好。”
      
      一道霹雳从屋顶砸下来,炸在门口地上,“关公”与“人偶”吓得一抖,感觉自己被击中了一样。
      
      恍惚觉得那电光未歇,又是一闪。
      
      不,不是电光,是剑光。
      
      两道雪亮的剑光,穿透雨幕,穿透黑夜,眨眼到跟前。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感到头顶一凉,身上几处大穴被点住,两条人影带着满身雨水、满身煞气,就在身边。
      
      漆黑的眼眸像剑光一样照得人心寒。
      
      “喀嚓”一声,两人动作一致,将“关公”与“人偶”的下巴拧脱臼。
      
      萧疏雨拿来蜡烛,凑近“人偶”的嘴,照进口腔,阴森森地道:“牙齿里有没有藏毒药?想不想死?不想死的摇头,否则,我把你们牙齿一颗颗打下来,让你们连毒药一起吞下去。”
      
      “人偶”疼得脸色煞白,额头上有冷汗冒出来,拼命摇头。
      
      “咯”的一声,萧疏雨将它的下巴归位。萧疏叶也如法炮制。
      
      萧疏雨将剑架在“人偶”脖子上,喝问道:“他们是不是落入陷阱了?机关在哪里?”
      
      “人偶”咬紧牙关,不说话。萧疏雨手下稍稍用力,“人偶”脖子上就流下一条殷红的血迹。
      
      萧疏叶淡淡道:“何必逼问他们?机关肯定在墙里。他们浑身湿透,触摸机关的地方必有水渍洇下来,你去查看一下。”
      
      “人偶”闻言,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那个“器”字。
      
      萧疏叶了然,飞身掠起,用剑柄触到那个点上。只听一阵机关转动声,地上裂开一个洞口。
      
      “关公”狠狠瞪了“人偶”一眼,“人偶”的面色愈发苍白。
      
      萧疏雨正想下去,萧疏叶喝道:“且慢!”他抓起“关公”,往地底下抛去。
      
      “人偶”悚然变色,脸上的肌肉突突颤抖。
      
      就听地底下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是什么?”萧疏叶厉声喝问,“不说,我将你也扔下去。”
      
      “人偶”颤声道:“下面有......有火油,已经是一片火海......他们若出石屋,必死无疑。”
      
      萧疏雨大怒:“好狠毒!是不是莫重楼叫你们这么做?!”
      
      萧疏叶道:“回头再逼问他,先救人要紧。”
      
      他像一只苍鹰般腾身飞起,一跃冲天,双掌连击,只听轰然巨响,楼上地板洞开,底下正是地道的入口位置。
      
      萧疏雨也随之飞起,兄弟俩双剑并举,剑掌同出,只听轰轰几声,屋顶被掀开,仿佛天缺一口,雨水从漏洞里狂注下来。
      
      “走,去地道!”萧疏叶大喊一声,身形疾坠,底下那被点住穴道的“人偶”呆若木鸡,怔怔地看着两兄弟这毁天灭地般的“暴力”。
      
      雨水从入口注进地道,萧疏叶提起内力,冲底下大吼一声:“小夜,莫慌,我们来了!”
      
      藏宝室里的顾清夜与季鹰正想冒险闯出火海,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惨叫,季鹰道:“有人来了!小夜,是你带的帮手?”
      
      顾清夜道:“没有。”
      
      萧疏叶叫他多带几名影卫,可他暂时不想让季鹰、杨仪知道自己已经认亲,也不想让他们认为自己把一切行动都泄露给萧家,所以选择了单独行动。
      
      然后,他们听见地面上传来轰隆的声响,像是房屋倒塌的声音。
      
      顾清夜将石门推开一条缝,他听见地道里传来流水声,以及“呲呲”声。
      
      “有水涌进来了,火被浇熄了!”他大喜过望。
      
      然后便听见萧疏叶清朗的声音响彻地道,这一瞬间,顾清夜只觉得心口一热,眼窝也有些发热了。
      
      “是萧疏叶?”季鹰问。
      
      “你怎么知道?”
      
      “这气势,只有他有。”季鹰微微一笑,然后回味似地道,“小夜?你几时与他如此亲密了?”
      
      顾清夜讨饶似地道:“季兄,回头再说好么?我们先出去。我怕杨大哥有危险。”
      
      杨仪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了。
      
      “小夜!”
      
      “哥!”
      
      两个声音从地道口传来,紧接着人奔了进来,脚下趟着水,还有未烧尽的火油。
      
      四道目光相遇,没有狼狈,只有温暖。
      
      “抱歉,季神捕。”萧疏叶道。
      
      “为什么?”季鹰问。
      
      “我擅自跟着小夜来,还杀了人。”
      
      季鹰道:“你杀人了?他不是被火烧死的么?自食恶果而已。”
      
      萧疏叶唇角几不可察地弯了一下,看见顾清夜手中抱着的杨仪:“杨大人受伤了?”
      
      “是,里面有火-药,他被炸伤了。”
      
      萧疏叶道:“季大人,若不嫌弃,便请到舍下吧。我请我好友阎星堂过来替杨大人救治,他这样子,怕是耽误不得了。”
      
      “好。”
      
      “我去!”萧疏雨自动请缨。
      
      “好。”萧疏叶道。
      
      他们出地道,重新点上机关,将洞口封闭。季鹰拎起那个“人偶”,大家一起离开“珠光宝器”阁。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