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七章珠光宝器

      公孙羊醒来时已近黄昏了,他跳起来,拍拍脑袋,暗骂自己,第一天当萧府管家,自己就喝多了,太不像话。
      
      刚刚出门,就见一名男仆端着茶具进院,笑着喊他:“公孙管家,你醒啦?”
      
      公孙羊道:“是啊,是啊,两位夫人和家主有没有什么事找我?”
      
      “没有,没有,家主说,你在狱中受了许多苦,要好好调养身子,命我们不许打扰你。不过七少好像找你来着,我去禀报他,就说你醒了。哦,对了,小人叫潘兴,大家都叫我阿兴。我就住在你旁边这间小屋里,家主命我伺候你。”
      
      公孙羊点点头:“家主真照顾我。”
      
      “公孙管家,晚上还是家宴,听说有喜事,大少夫人已经吩咐厨房准备了。”
      
      “喜事?什么喜事?”
      
      “我也不清楚,不过每个院子里都欢天喜地的,看来是天大的好事了。”阿兴道,“你刚醒来,怕是渴得厉害吧?先喝点茶,我去禀七少。”
      
      公孙羊便回到房间里,独自喝茶。不一会儿,顾清夜与百里芳菲、唐铭来了。
      
      “顾公子,怎么是你们?”
      
      顾清夜道:“公孙大叔,您叫我小夜吧。”
      
      公孙羊一愣,迷迷糊糊想起,自己喝了酒睡着的时候,好像有谁跟他说话......他一把抓住顾清夜的手臂,拍着他肩膀,激动地道:“你知道了,你知道了对不对?我好像跟谁说起你的事,记不清了。喝多了,喝多了。”
      
      顾清夜微笑:“是唐铭。”唐铭在旁边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
      
      公孙羊一掌拍在他肩上:“你小子真是个人精。啊,我明白了,晚上家宴,是为了你的事吧?”
      
      “嗯。”
      
      公孙羊狂喜:“我就说嘛,疏叶和小七太迂腐了,早就该认你了。换作是你爹,才不会有那么多顾虑......”
      
      唐铭在旁边咳了一声,公孙羊见顾清夜倏然收了笑容,顿时醒悟,有些尴尬地道:“呃,小夜,对不起啊,叔叔就是口无遮拦。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一定怪你爹......”
      
      顾清夜摆手:“公孙大叔,我们别提他,好么?我们来找你,是有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
      
      “你无端受了那么多年牢狱之苦,一定想替自己洗刷冤情。如今小七被陷害,与你当年蒙冤恐出自同一人之手。我想请你把你的经历写下来,你愿意么?”
      
      “当然愿意!”
      
      “若有朝一日需要你进京作证,你也愿意么?”
      
      公孙羊道:“这还用说么?为了萧家,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愿意啊,何况只是写份呈词,进京作证?”
      
      “好,那就有劳大叔了。”
      
      公孙羊虽然号称“没正经”,但他只是生性不羁,本身很有才,落笔滔滔,很快就把一份呈词写完了。
      
      顾清夜听唐铭讲过他的事,便随手递给百里芳菲看。百里芳菲看完,道:“台州巡防营统领吴兆良,如今在京畿营当首领,他是五年前调职的。而当时的台州知府叶仲贤,仕途不顺,五年前被贬到惠州黄冈当知县,原因不详。如今看来,时间那么巧合,定是跟莫重楼有关。”
      
      顾清夜道:“吴唯从台州调公孙大叔的案子,而叶知府不配合,于是吴唯跳过他直接找了吴兆良,并且以毁掉公孙大叔武功这样的卑鄙手段。忤逆的被贬,而同流合污的升官。”
      
      “我正是这么想。”百里芳菲道。
      
      “我们将公孙大叔的案卷、呈词都交给季神捕,请他调查吴兆良。”唐铭道。
      
      “我的案卷?”公孙羊有些茫然。
      
      百里芳菲道:“我从府衙架阁室将你的案卷偷出来了,你的案子本来就没结案,再没了案卷,你便是不存在的人了。”
      
      公孙羊一脸惊艳,对顾清夜道:“小夜,你的弟妹都是些什么神仙?一个比一个机灵。百里姑娘为何对这些官员的仕途沉浮了如指掌?我简直怀疑她是史官。”
      
      顾清夜莞尔道:“我家芳菲喜欢读书,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唐铭睨他一眼,令主,你脸皮有点厚吧?“我家芳菲”都叫出来了。
      
      百里芳菲本来神色淡定,却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我家芳菲,我家芳菲”,原来是傻蛋在旁边“浇油”,她顿时脸上飞红,跑过去拎着它的脖颈呵斥:“闭嘴!”
      
      晚饭前,顾清夜将今晚的行动告诉萧疏叶、萧疏雨与生玉烟。
      
      萧疏雨立刻道:“哥,我与你同去。”
      
      顾清夜道:“你身负嫌疑,不能去。”
      
      萧疏叶道:“季、杨两位大人已经冒险将你放了,你不能再让他们惹上嫌疑。”
      
      玉生烟道:“我去。”
      
      顾清夜道:“大嫂,你与大哥昨日刚成亲,这大喜之日,你可不宜犯险。放心,我会带上芳菲与唐铭的。”
      
      萧疏叶道:“你多带几名影卫去。风驰中了毒镖,否则我也派他去。”
      
      “哥,你半夜要出去,那岂非不能饮酒了?”萧疏雨道。
      
      “没事,我有办法。”
      
      不出意外,顾清夜被大家灌了许多酒,他清明的眸子带了几分迷离,身上的气息极其温润,像上好的暖玉。这样子与萧疏雨站在一起,简直像孪生兄弟。
      
      萧若竹打趣顾清夜:“小夜弟弟,什么时候跟芳菲妹子成亲啊?到时纵然我们不能去讨你的喜酒喝,你也要告诉我们哦,让我们送份薄礼,聊表心意。”
      
      众人纷纷响应。百里芳菲红着脸,恨不得逃走。萧疏雨道:“嫂子,你还是早点与我哥成亲吧,你们不成亲,小弟我也不敢成哪。”
      
      百里芳菲瞪他一眼,低声道:“你的心上人还在天上飞呢,有本事你找来让我瞧瞧,我马上跟你哥成亲。”
      
      一语甫毕,发现身边很静,下一瞬,大家哄然大笑。
      
      二夫人笑得打跌,指着萧疏雨道:“小七,这回你服了吧?你小嫂子可厉害着呢。”
      
      百里芳菲窘迫难当,央求地唤道:“二夫人......”
      
      二夫人道:“不对,你换个称呼。”
      
      百里芳菲满脸通红,声音如蚊蝇似地冒出一句:“......二娘。”
      
      这下所有人都要听她换称呼,百里芳菲只能一个个叫过去,结果,收到一堆见面礼。
      
      宴散后,顾清夜去了温泉,萧疏雨紧跟着去了。
      
      少顷,温泉里氤氲起一片雾气,淡淡的酒香随之散开,原来是顾清夜借助内力逼出了身体里的酒。
      
      等他出来时,眸子已恢复了清明冷静。
      
      午夜,珠光宝器阁。这座楼共有两重,前面临着街面,是个店铺,门口挂着灯笼。后面黑黢黢的,有楼,无灯。
      
      十六的月亮本来很亮,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云层后了。风起,远处有闷雷声传来。
      
      等顾清夜到达这里时,雨已经落了下来。他并没有带百里芳菲和唐铭,他说人多容易被发现。
      
      透过灯笼四周晕红的雨雾,他看清了门上“珠光宝器阁”五个字。不过片刻之间,豆大的雨点啪啪地砸下来,风呜呜地呼啸,在屋顶打旋。那两盏灯笼被死命拍打着,战栗不已,火熄了,四周一片黑暗。
      
      他听见布谷鸟的鸣叫声,知道杨仪与季鹰已来。声音来自后头院落,他飞身掠起,穿透重雨,飞向声音的来处。
      
      轰隆隆的雷声在天际炸响,闪电劈开夜幕,照出后面那栋楼,像一头巨兽,蛰伏在那儿,等待猎物经过,一举扑杀。
      
      又一道闪电劈过,照出街对面屋顶伏着的人影。那人身上的衣衫已被湿透,雨水蜿蜒地从他脸上流下来,一双眼睛亮如寒星。
      
      他是萧疏雨。他不想顾清夜一个人来冒险,尽管顾清夜阻止了他,他仍然悄悄跟来了。
      
      身边突然有人袭来,他警觉地拔剑,来人喝道:“是我。”
      
      萧疏雨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哥,怎么是你?”
      
      萧疏叶道:“我怕莫重楼设下陷阱。”
      
      三条人影落在珠光宝器阁的后楼前,顾清夜在如瀑的雨声中问道:“杨大哥,季兄,你们有查到什么么?”
      
      季鹰道:“回头去我们客栈说,先查这里。”
      
      “你们怀疑被劫的珠宝仍在这里?”
      
      “是。”季鹰道。
      
      “整栋楼里没有一个活人,这太奇怪了。”杨仪道,“这么大一个珠宝店,难道不该严密守卫?”
      
      “嗒”的一声,顾清夜已打开门上的锁:“打烊后,珠宝应该被收进后宅,这里定有机关防护,否则不会没人。”
      
      季鹰点起火折子,三人踏进堂内。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袭来,三人被雨湿透的身子打了个寒战。
      
      火苗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季鹰拿手护着,举起来照了照。
      
      猛然对上一张惨白的脸,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挥掌,触手如败革,那“人”被击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杨仪与顾清夜也是一惊,细看时,那竟是个人偶。
      
      这时候他们已看清屋内情形,屋子纵深很广,北面靠墙摆着一张桌案,案后供着一个黄灿灿的关公像,足有真人那么高。案边也站着一个人偶。
      
      偏左方摆着桌椅,桌上有茶具、有烛台。
      
      这里完全像个关公庙。只除却关公头顶的墙上有四个大字:珠光宝器。
      
      有楼梯通往楼上,杨仪道:“我上去看看。”点了火折子上去了。季鹰点燃桌上的蜡烛,仔细打量着四周,道:“这里怎么鬼气森森?一个珠宝店的后宅竟是这副样子?”
      
      顾清夜道:“梁有光在店里摆两个人偶做什么?难道他学扶桑人,用人偶镇宅辟邪?”转念一想,“我明白了,梁有光与莫重楼交好,而莫重楼与扶桑人有关系。梁有光可能学了扶桑人这种习俗。”
      
      他们观察了片刻,杨仪便从楼上下来了:“楼上是卧房,想是店铺里掌柜和伙计住的,但没人。”
      
      季鹰盯着那关公像,道:“上面没什么,那就是密室了,我们找找机关。”
      
      他飞身掠上桌案,在关公像身上上上下下查了一遍,摇摇头。
      
      杨仪便用手在墙上一寸寸地摸索、敲击,想看看有没有空声。
      
      顾清夜皱眉思索着,他从进到这家店开始,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一抬头,又看到墙上“珠光宝器”四个字。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为何不是“珠光宝气”,而是“珠光宝器”?这器在哪里?
      
      他腾身而起,越过关公像,伸出食指,戳在器字的一点上。
      
      只听一阵低低的隆隆声从地下传来,关公像前桌案下的地面缓缓裂开,露出一个洞口。
      
      “下面是密室!”杨仪喜道。
      
      “我们下去看看。”季鹰道。
      
      “小心安全。”顾清夜道。他拿起蜡烛,举着走下地道。杨仪与季鹰紧跟在他身后。
      
      最后一抹光亮消失的瞬间,那关公像的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眼里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洞口轰然关上,严丝合缝。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