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五章兄弟相认

      总是面对这样被“审问”的局面,习惯了审问别人的人,觉得这大约就是自己的业报了。
      
      若是陛下看见自己在萧家的样子,一定会后悔选了自己当乌夜台令主。他手中的绝世名剑,如今已经没了锋芒。是亲情抑或道义,织成柔韧而牢固的鞘,将自己包裹起来。
      
      背叛君王,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君臣五年,不管是作为太子近卫,还是乌夜台令主,他都对虞伯雍忠心耿耿。而虞伯雍对他,在君臣之外,又多了些类似朋友的亲密。
      
      他叫他“清夜”,他起了兴致时会邀他同饮。他说自己要保持清醒,虞伯雍便会笑他榆木脑袋,不开窍的家伙。
      
      可是分明的,又极欣赏他这种尽职。
      
      做太子近卫时,自己还是青葱少年。犯了错,虞伯雍会亲手教训他,而不是让他去冷冰冰的刑房领罚。
      
      他没有兄弟姐妹,有时候会莫名生出自己侍奉的这位主上像他兄长的感觉。
      
      但他没想到,萧家轻易粉碎了他认为牢不可破的忠心,他从心底背叛了虞伯雍。
      
      他不想伤害萧家人,他们,是他的兄弟、家人,尽管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相认,但这些天的相处,让他愈来愈看清自己的内心。他喜欢他们,本能地亲近他们。
      
      他不能借着萧家使者的名义,倒戈一击,在武林大会上公然挑战萧疏叶。那就以陌生人的身份,以一个籍籍无名的江湖人身份,去完成陛下的使命。至于结果如何,那就听天由命了。
      
      何况,离开萧家,他可以趁机去帮季鹰和杨仪查案,还萧家一个清白。
      
      可是萧疏叶怒了,他在斥责自己的背信弃义。他竟无言以对。一向缜密得滴水不漏的思维,此刻变得风中凌乱。
      
      他沉稳冷静的面容,终于露出了慌乱的裂痕。
      
      这慌乱,还来自于面对强势的兄长,他心里悄悄滋生的怯意。
      
      堂堂夜令主,竟会落到如此地步,他又想到了业报,不过那念头只是从心底一闪而过,他来不及细想,因为萧疏叶已经站起来,高大的身影压在他头顶,下一瞬,他被萧疏叶拽了起来。
      
      “拒不回答么?还有没有规矩了,我的使者大人?”不是戏谑,萧疏叶的面容十分严肃。他不需要作势,那种上位者的气场便从他全身散发出来。
      
      “家主,请宽恕,不,若离开需要受责,属下愿意。”顾清夜的气息有些不稳。
      
      “我问的是你改变心意的原因,你却顾左右而言它,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家主么?”两双眼睛近在咫尺,顾清夜避无可避,他从萧疏叶眼里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唔。”他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因为他的身子已被萧疏叶压在书桌上,背后风声起,一样东西重重抽在他膝弯里。
      
      是萧疏叶的剑,连鞘一起。顾清夜疼得差点跪下,可是上身被萧疏叶压着,他动弹不得。
      
      他不是动弹不得,是没有反抗。
      
      那剑又重重落下,从背部向下,直至小腿。每一下抽打,皮质剑鞘都裹着坚硬的剑身,结结实实地砸进顾清夜肉里。顾清夜只恨夏衫太薄,这与贴肉简直没区别。
      
      真是令他,痛不欲生。
      
      他撑着书桌的手指紧紧握成拳,冷汗顺着白皙的面颊流了下来,两条腿不可遏制地微微战栗。可是身体全然地放松,任由萧疏叶责打,毫无抗拒。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被打了多少下,心里默念,被打一顿,离开便好。
      
      身后的“刑具”突然停了,萧疏叶的声音在耳边道:“受了伤,交手时武功会大打折扣,你为何不抵抗?”
      
      顾清夜扭头看他,额头上挂着晶莹的汗珠,睫毛被落下的汗水濡湿了,脸色有些发白:“家主......属下反复无常,愧对家主,属下该罚。”
      
      又是重重一击,打在顾清夜臀上,顾清夜被冲击力反弹出去,上身后仰,一声呻-吟几乎脱口而出。
      
      萧疏叶松开了手,顾清夜下意识地用手去捂身后的痛处,被萧疏叶一巴掌拍开了。
      
      “宁可挨打损伤战斗力,也要离开,你的理由与你的实际反应相悖。你心里分明有事,却不肯告诉我。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又何必自降身价,加入萧家?”
      
      “我不想看你藏着掖着,我也不喜欢猜谜,你若不肯说实话,我就一直打下去,打到你开口为止!”
      
      顾清夜微微苦笑:“家主......若要逼供,不如......对属下大刑伺候,就这样打,怕是太轻了。”
      
      萧疏叶猛地抬起手掌,顾清夜以为他要一巴掌扇过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偏了偏头。
      
      萧疏叶那巴掌却拍在他头上,气狠了道:“臭小子,你可知道,若小七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早大耳刮子抽他了。”
      
      顾清夜瞧着他那生气又无奈的样子,不知怎么有些不忍,喃喃道:“您要打,我还敢躲么?横竖您是大......”猛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急忙咬住最后一个字。
      
      萧疏叶眼神一动,拉他站直了,缓缓转身。正当顾清夜不明所以的时候,却见他替他倒了杯茶,轻轻道:“喝口茶,缓一缓。”亲自将茶递过去。
      
      顾清夜心里忐忑,不知道他下一步行动,只能接过去喝。
      
      “你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吧?所以要离开。”
      
      顾清夜被一口茶水呛到,咳得脸都红了。
      
      萧疏叶终于笃定了,唇角露出一丝笑容:“难怪从衙门回来你就心不在焉,我早看你不对劲了。你是从哪儿知道的?”
      
      顾清夜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兀自装傻:“家主,您说什么?属下......不明白。”
      
      萧疏叶淡淡地扫他一眼,下一句却离题万里:“小夜,过来,我替你上药。”
      
      顾清夜僵在原地,手足无措。
      
      萧疏叶不由分说把他拉到一张软榻前:“趴下。”然后不知从哪里拿了药膏,便去掀他的衣衫,解他腰带。
      
      一想到自己要与这位兄长“袒呈相见”,萧疏叶终于慌了,与小七倒还无所顾忌,可他是大哥,心里对他毕竟是敬畏的。
      
      “不,不要,家主,属下自己可以......不要......”感觉到身后的手不容抗拒,他胡乱喊着,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别......您饶了我吧,大哥!”
      
      萧疏叶停了手。他想,这法子果然有用,可真是,累死我了。
      
      顾清夜的意识一下子清明,突然明白自己刚才喊了什么。他整个人都僵硬了,趴在榻上像条死鱼。
      
      然后他听见萧疏叶笑了,那声音醇厚而温柔:“小夜,承认我是大哥,对你来说很痛苦么?”
      
      语声方落,就听窗台上响起轻微的、“扑棱棱”的声音,“罪魁祸首”傻蛋绕个圈,从门口飞进来:“公子,公子!”
      
      然后又冲萧疏叶喊:“老大,老大!”
      
      “噗嗤”一声,有人笑道:“傻蛋这称呼还真是新鲜,大哥你从未听过吧?”
      
      原来是萧疏雨。他依旧白衣如雪,潇潇洒洒地走进来,到榻前,拉住顾清夜的手:“是不是被大哥揍了?上药这种事还是我来吧。”
      
      嘴里说着,眼睛瞥向他大哥,一眼就看明白了:“刚才听见大哥叫小夜,是不是......?”
      
      “是。”萧疏叶道。
      
      “怎么回事?是你告诉清夜哥了?”
      
      “不是,他自己知道的。”
      
      “他怎么会知道?”
      
      傻蛋道:“我说的!”
      
      萧疏雨笑道:“原来是你这耳报神,我们还诸多顾虑,没想到被你说破了。待会儿有赏。”
      
      顾清夜虽然意识清醒了,可脑子很迟钝,他觉得这事很荒唐。母亲若知道,一定会怪自己吧?她心里,仍然是恨萧骋远的吧?还有父亲,自己有何颜见他?
      
      他从榻上下来,一动伤处就疼,萧疏雨嗔怪地看着他哥:“大哥你为何打清夜哥?”
      
      萧疏叶没好气地道:“问他自己!”
      
      顾清夜心想,你打了我还朝我撒气。萧疏雨看他那表情,心里笑得开了花。没想到这事发展成这样,这也算是命里注定吧?是自家人终归要认亲。
      
      “哥,大哥本来就是暴君,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声“哥”叫得太亲密,顾清夜有些恍惚。
      
      “小夜,我知道你心里仍有顾虑,你不必担心,出了萧家,谁也不知道这事,你回去也不会觉得愧对你父母。”萧疏叶道,“你别走,留下来,仍去做你的事,我不会拦你,只会成全你。”
      
      顾清夜的心猛地一颤,他都猜到了?并且已经为自己考虑过。
      
      “大哥,小夜方才......惹您生气了。”叫出来就不那么困难了,他垂着眼帘,很温顺的样子。
      
      萧疏叶有些心疼,伸手抚到他肩上:“是我逼你太紧。不过,你总把事放在心里,心思那么重,苦的是自己。我们是你兄弟,你有任何事,我们都会替你分担。”
      
      “是,谢谢大哥。大哥您......”
      
      “不必拘谨,你是我弟弟。”
      
      “是,大哥,那你要不要带小弟去重新拜见大娘、二娘、大嫂和众位姐姐、姐夫?”
      
      “要的,要的,我们走。”萧疏叶欣然。
      
      傻蛋兴奋地道:“好,好!”
      
      顾清夜吩咐他:“回去不准说。”
      
      傻蛋道:“遵命!”
      
      走到门外,顾清夜又止步:“大哥,小七,你们真的......确定?”
      
      萧疏叶失笑:“你这傻小子,你刚来我就知道你是卫凝霜的儿子,何况你与我们家人长得那么像,还会有错么?”
      
      “大哥您,你那么早就知道?你调查过我?”
      
      “是啊。”
      
      “你在京城有耳目,不,有信息来源?”
      
      “江湖上有个专门收集情报的组织,叫六耳堂,堂主闻远声是我的好友。你从光阴客栈回来,我就向他打听过你。”
      
      “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是啊,你是天子近卫,天生的武学奇才,受过杨仪统领的指点。”
      
      那么,自己乌夜台令主的身份并未泄密。不过,如今已经不重要了。
      
      旁边伸过来一双手,萧疏雨扶住了他,附耳道:“待会儿见到我娘,就跟她告个状,说你被大哥罚狠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