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男儿本色

      “少爷!”姚青道,“这歌声怪异,好像针对你。”
      
      “针对我?”萧疏雨笑着摇摇头,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茶,“萧郎,凤台,有趣,有趣。”
      
      “少爷!”姚白一脸警惕,手已经不自觉地按在剑柄上,“难道这萧郎不是指你么?这客栈里只有你一个姓萧的。而且这声音,缥缥缈缈,故弄玄虚,显然不怀好意。你还说有趣?”
      
      “你紧张什么?”萧疏雨瞟了他一眼,悠然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据《列仙传》记载,秦穆公时有个叫萧史的人,善吹箫,能招白孔雀。秦穆公有个女儿名叫弄玉,喜欢上了萧史,秦穆公便将女儿嫁给了他。萧史天天教弄玉吹箫,作凤鸣声,过了几年,弄玉果然引来了凤凰,秦穆公大喜,以为祥瑞,便为他们建造了一座凤台。”
      
      姚青忍不住问:“那后来呢?”
      
      萧疏雨道:“后来,萧史与弄玉一起住在凤台,没过几年,他们就随凤凰飞走了。秦穆公为了纪念他们,在雍宫中修了凤女祠。”他压低声音,用一种神秘的语调道,“从此,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就能听到凤女祠中传出的萧声……”
      
      外面的歌声又飘了起来:“红丝紧系萧郎足……”
      
      萧疏雨笑眯眯地道:“再后来,萧郎就成了情人的代称。外面那位唱歌的少女,也许是我的倾慕者。知我来此,便赶来与我相会。你听,她说要用红绳系住我的脚,不放我成为路人呢。这是有多爱我啊!”
      
      姚青与姚白不约而同地一激灵。
      
      “少爷,你也太自恋了吧?”姚青道,“这声音听来嫩得很,还是个女童吧?”
      
      “少爷,人家可说‘日日引凤凤不至,一至凤台人销魂’呢,我怎么听着怨气很重?”姚白道。
      
      “你们两个,”萧疏雨指着他俩,恨铁不成钢,“真无趣。”
      
      歌声突然就近在咫尺,仿佛就唱在他们耳边。
      
      姚青道:“来了,来了!”
      
      萧疏雨道:“那唱歌的姑娘已经进来了,你去看看她长什么模样。”
      
      姚青应声而去。
      
      楼下客堂。
      
      有一老一少被柳小六引了进来。老人已经头发花白,穿着褐色的麻布衣衫,微微佝偻着身子。少的是位小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着蜜桃一样的脸蛋,粉嘟嘟的唇,嫩得像一朵早春的花蕾。
      
      老人身上背着一个鼓鼓的布囊,小姑娘则空身一人,脚步轻盈。
      
      “老人家。”玉玲珑和声道,“旅途辛苦了,怎么这么晚来投宿?”
      
      老人道:“我和我孙女是卖唱的,走了很多路,这一带都没旅店,好不容易看到你们这家,便进来了。”他说几句就有些气喘,满脸皱纹里都藏着小老百姓的懦弱与卑微,“老板娘,我们……没多少钱,你能不能便宜一些?”
      
      “爷爷!人家还没说多少钱呢!”小姑娘有些不满,大约爷爷的话伤了她的自尊心。
      
      玉玲珑没有纠正老人对她的叫法,只是拿出账簿:“老人家,我会给你们打半折的,你放心,我们这山野小店,本来就收得不高。你们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么?”
      
      “谢谢老板娘,谢谢!”老人忙不迭道谢,“我,我叫何根生,你叫我何老头就好。我家孙女叫朵儿,花骨朵的朵儿。”
      
      “朵儿,这名字真好。”玉玲珑笑道,“歌唱得也好听,嗓音那么亮,隔十里都能听见呢。”
      
      朵儿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老人憨憨地笑了:“这傻丫头,一点也不知道害臊,一路走,一路就扯着嗓子唱。”
      
      “爷爷!”朵儿抗议地叫。
      
      两人只要了一间房,玉玲珑替他们安排在地字一号,叫柳小六领他们去。
      
      这时,傻蛋扑楞楞飞过来,落在玉玲珑柜台上,叫道:“唱歌!唱歌!”
      
      朵儿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伸手去摸它:“这鹦鹉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呀?”
      
      鹦鹉躲开她的手,嚷嚷着:“没名字!没名字!”
      
      朵儿惊喜地道:“这鹦鹉真聪明!”抬头看玉玲珑,“老板娘,它是你的么?”
      
      “不是,是我这儿一位客人的。”
      
      “哦。”朵儿有些失望。
      
      “你喜欢它?可它很凶哦。”
      
      鹦鹉立刻配合地露出“凶猛”的样子,结果画虎不成反类其犬,样子十分滑稽,连何老头都笑了出来。
      
      玉玲珑拍拍它的头:“好了,傻蛋,别在这儿卖乖了,去你主人那儿吧。”
      
      鹦鹉飞走了。
      
      朵儿眼睁睁地看着它离去,喃喃道:“它倒不怕你,真好。”
      
      姚青站在楼梯口,目睹了这一切,一闪身,进入天字一号:“少爷。”
      
      “怎么样?”
      
      “一个小姑娘,叫朵儿,不超过十五岁,粉嫩嫩的,像刚开的桃花。”
      
      萧疏雨失笑:“没想到你还学会夸人了。”
      
      姚青赧然:“跟少爷学的……学了点皮毛。”
      
      姚白的嘴角可疑地抽了一下。
      
      “她和爷爷一起来,是卖唱的。”
      
      “爷孙俩,卖唱的。”萧疏雨低喃,“学问还不错,知道萧郎,知道凤台。”
      
      “可能跟人学的吧。”姚青道,“这爷孙俩看起来不像坏人。而且,他们只住一夜。”
      
      “好。”萧疏雨道,突然想起什么,“那个顾清夜有没有出现?”
      
      “没。”姚青道,“可他的鹦鹉出现了。”
      
      “这鹦鹉……”萧疏雨无端很气恼,“它简直是个妖精!”
      
      “少爷,瞧你说的。”姚青道,“妖精,不是该形容那些青楼女子么?”
      
      萧疏雨一脚踹上去:“你给我滚!”
      
      “少爷,那我呢?”姚白问。
      
      “你也滚去休息吧!”萧疏雨道。
      
      “可是,少爷还未沐浴。”
      
      “对,我给气忘了。你留下来伺候。”
      
      “是,少爷。”姚白无比温顺地道。
      
      第二天,萧疏雨醒来时天刚大亮,他推开窗子,河阳山草木的清香被晨风裹着,迎面吹来,沁人心脾。
      
      萧疏雨深呼吸:“真舒服…...难怪她喜欢这里……”
      
      突见对面一扇门开了,一个小姑娘奔出来,神色焦急,向楼下跑去。
      
      朵儿?萧疏雨心念一闪。
      
      姚青、姚白也出来了。姚白道:“少爷,你醒了?我去打水,伺候你洗漱。”
      
      姚青却颇为关心地看着朵儿的背影。
      
      萧疏雨向他示意:“去看看怎么回事。”
      
      姚青应是,连忙跟下去。
      
      萧疏雨摇摇头:“这家伙莫非喜欢上人家小姑娘了?”
      
      姚白忙道:“怎么会?我哥只是同情弱小。”
      
      姚青刚下楼,就见朵儿拉住李小宝,语声急促地道:“小二哥,我爷爷病了,这附近有没有大夫?”
      
      李小宝一愣:“病了?”
      
      柳小六道:“昨晚你们住店时,我就见你爷爷有些气喘,莫非他有老毛病?”
      
      “不是这个。”朵儿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他发热了。早上我见他躺着不动,以为他累了,想让他多睡会儿,谁知他一直不醒,我见他脸上潮红,一摸他的额头,才知道他病了。”
      
      “哦,原来如此。”柳小六安慰道,“姑娘莫急,既然发生了这个事,姑娘就先在我们店里住下吧,我去帮你请个大夫来瞧病。”
      
      “好的,多谢小二哥了,多谢!”
      
      “不用请大夫了。”一个声音道。
      
      “顾公子。”李小宝与柳小六回头,同声叫道。
      
      顾清夜穿着月白色衣衫,肩上站着傻蛋。一人一鸟仿佛乘风而来,无端有种飘逸的感觉。
      
      朵儿一阵恍惚:“你是……这鹦鹉……”
      
      “这是我们店里的客人顾公子,这鹦鹉就是他的。”柳小六道。
      
      “顾公子。”朵儿喃喃,粉色的唇微微张开,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眼里像藏了一汪水。
      
      姚青在不远处看着,心里暗道:“这顾公子魅力真大,看来朵儿被他迷上了?”又摇摇头,“怎么会,这么快?”
      
      “你为什么说……不用请大夫了?”
      
      “我会看一些普通的病,伤寒发热什么的,我来看就行。”顾清夜道,“这里找大夫估计要跑出很远,免得劳烦两位小哥了。”
      
      朵儿顿时露出崇拜、感激之色:“那就多谢公子了!”
      
      顾清夜道:“姑娘这就带我去看令祖吧。”
      
      “这,公子还没吃早饭吧?”
      
      “不碍事,先看你爷爷要紧。”
      
      朵儿愈发感激:“那公子请。”
      
      何老头确实在发热,顾清夜替他把脉,随口问:“听说姑娘是卖唱的?”
      
      “正是。”朵儿道。
      
      “昨夜听你清歌一曲,已经余音绕梁,妙不可言。若是再配上琵琶,那一定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了。”顾清夜说着,眼睛扫了扫放在床脚的布囊。那个布囊已解开,露出半截琵琶。
      
      朵儿羞涩一笑:“公子过奖了,小女子不敢当。”
      
      “姑娘且稍待,我去房里取几粒药来,你给令祖服下,不消两日,他便痊愈了。”
      
      “多谢公子。”
      
      顾清夜很快去而复返,朵儿目光盈盈地看着他。顾清夜柔声道:“朵儿姑娘,来。”他拉住她的左手,“你拿着,一日三次,每次一粒。”
      
      朵儿如受蛊惑,摊开手掌。顾清夜把药放进她掌心,又替她合上:“六粒,两天就好了。这两日的房费,我替你们出。”
      
      “这……这怎么可以呢?”朵儿低下头,无限娇羞,“我身份低贱,不配……”
      
      “怜香惜玉,是男儿本色。”顾清夜微笑着,走了出去。鹦鹉依旧站在他肩上,纹丝不动。
      
      回到自己房间,顾清夜把鹦鹉拿下来,鹦鹉突然道:“不害臊,不害臊!”
      
      顾清夜伸指戳了戳它的脑袋,低声道:“今天帮我跑一趟。”
      
      朵儿房间。何老头仍在昏睡。
      
      朵儿摊着手掌,低头看着,似乎在回味刚才顾清夜触碰的感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可是那笑容渐渐凝结在唇边,化作冷笑。她双手揉搓,将药丸化为粉末,开窗洒了出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