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八章唇枪舌剑

      顾清夜面不改色道:“王爷若把清夜当成萧家使者又如何?”
      
      莫重楼不答,却看了眼吴唯,吴唯会意道:“那顾公子自然便与萧疏雨一起,成为寿礼抢劫案的嫌疑犯,本官审案时,会一视同仁,绝无偏私。”
      
      顾清夜笑吟吟地道:“我在京中听闻吴大人做事圆融,八面玲珑,不知道吴大人审案时是怎样的风格?明镜高悬,还是贪赃枉法?”
      
      见吴唯勃然变色,他依旧气定神闲,在吴唯发作之前拦住他道:“吴大人且莫生气,清夜只是跟吴大人开个玩笑。吴大人在扬州知府任上已有六七年了吧?这么多年稳坐这个位子,足以证明吴大人的官声名符其实。”
      
      这话表面上是夸奖,其实很打脸。一则,顾清夜所谓的“官声”是“圆融、八面玲珑”,这圆融二字无非是“圆滑”的婉转说法,评价并不好听。二则,六七年还在知府任上,吴唯自己就窝火得很,他恨不得平步青云,节节高升。如今却像老母鸡抱窝似地不挪地,哪里是什么好事?
      
      偏偏顾清夜的样子很诚恳,气得吴唯咬牙切齿,可是一咬牙就觉得脸上胀痛,心里一股邪火越烧越旺,堵在他胸口,却是发泄不出,只能皮笑肉不笑地道:“好说,好说。”
      
      顾清夜道:“不过吴大人做事不够严谨,我有点担心,吴大人审案时会不会也如此。”
      
      吴唯下眼皮抽了抽:“顾公子,你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顾清夜听到远处传来三声布谷鸟的啼鸣,两长一短。院墙外似有风声掠过,几不可闻。
      
      顾清夜道:“我的意思是,在萧府,你本不该喊破莫起的名字。本来我与萧家人都只知道他叫风起,是风先生的小厮,没想到原来是王爷的小厮,这......未免叫人浮想联翩。于是,清夜便斗胆怀疑起王爷来,还请王爷勿怪。”说着,他向莫重楼拱了拱手。
      
      “哦?清夜猜疑本王?为何?”莫重楼不解地道。
      
      顾清夜道:“这位风先生,他是王爷的属下吧?”
      
      “正是,他是本王的幕僚。”
      
      “三月初八,光阴客栈,我与风先生有过接触,当时风先生召集了连云十八寨总瓢把子石震宇、‘飞天遁地、形影不离’公孙大盗,还有蛇首山佘三娘等人,想做一笔交易。只因王爷的小厮莫起化名风起,跟在风先生身边,故我得知风起其实是莫起后,便不由地对王爷起了怀疑。”
      
      他把目光转向风无邪:“我至今仍然好奇,风先生做的究竟是什么交易?”
      
      风无邪先是一脸惊讶,然后又露出苦笑:“连云十八寨总瓢把子、公孙大盗、佘三娘?在下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在下只是无意中救了一位海上商客的命,那人为报救命之恩,送了一张藏宝图给我。我曾将此事禀报王爷,王爷道,不过是张来历不明的藏宝图,是真是假还未可知,何况,他并不贪图那点钱财,故在下瞒着王爷,悄悄去兜售此物。在下放出消息,自有贪财之人闻讯而来,他们并没有泄露身份,在下也没追问。”
      
      顾清夜心道,原来把故事都编好了。
      
      “结果呢?”
      
      “顾公子明知故问,后来那些人一个个走了,我的藏宝图根本没有卖出去。”
      
      “风先生为何不自己去取了这笔宝藏?”
      
      “那岛屿在海中,恐有诸多风险,比起钱财,在下更惜命。自己去就没必要了,但卖点银子还是可以的。”
      
      “风先生身为王爷的幕僚,为何如此精通江湖中事?”
      
      莫重楼闻言睨了顾清夜一眼,似笑非笑道:“清夜身为陛下亲卫,当起萧家使者来,不也游刃有余么?朝廷与江湖,哪有那么清楚的界限?无邪原是江湖中人,本王爱才,将他笼络在麾下,他才成了我的幕僚。”
      
      顾清夜道:“既然成了王爷幕僚,风先生仍然是江湖做派,王爷难道不过问?”
      
      莫重楼道:“无邪后来向本王承认错误,本王已经教训过他了。莫非清夜还要追究本王御下不严之罪么?”
      
      把光阴客栈的事撇得干干净净,恐怕连那子虚乌有的藏宝图都准备好了,米朵本已上了凤县的通缉令,可如今她被莫重楼杀人灭口,便成了死无对证。
      
      莫重楼真是一个心机深重之人,对付他着实不易。
      
      “清夜不敢。”顾清夜道,“只因此事乃清夜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其中还牵涉到三条人命,杀人凶手至今不曾归案。事关重大,清夜才忍不住多问几句,免得王爷担了嫌疑。经风先生这么解释,清夜倒觉得,亲眼所见都未必是真相,像玉佩这种死物,就更不足为凭了。”
      
      吴唯显然并不完全知情,闻言不禁皱起眉头,有些疑惑地看看莫重楼。莫重楼淡淡扫他一眼,递给他一个不动声色的眼神。
      
      莫重楼脸上就像戴了一个完美的面具,而顾清夜也是如此。
      
      两人的每句话、每个表情都像一场看不见的刀兵。
      
      莫重楼用手指轻点着桌面,饶有趣味地看着顾清夜:“光阴客栈的凶杀案,已经由凤县县衙接手,凶手逃逸,是他们的失职。清夜说了这么多,无非想证明萧家与抢劫案无关,那个玉佩也是自己长了翅膀飞到虎踞冈去的?”
      
      “单凭一枚玉佩,实在不足为证。清夜在萧府便跟吴大人解释过,那枚玉佩早在一个多月前便丢失了。今日是萧家家主成亲之日,早在一周前,萧家便开始筹备婚礼。四月十二,萧家三小姐归宁。四月十三,另外四位小姐归宁。四月十四,新娘子入归雁山庄玲珑阁待嫁,这么重要的日子,萧七少竟还有心思去抢劫寿礼,王爷觉得合理么?”
      
      “合理啊。”莫重楼挑起唇角,“正因为别人不会怀疑,萧家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去犯案。”
      
      顾清夜道:“那么,请问吴大人,现场是如何一番模样?”
      
      吴唯道:“原是两辆大车装载的金银珠宝已经不翼而飞,守护的五名王府侍卫全部死于剑下。仵作检验尸体,确认是昨日下午被杀。”
      
      顾清夜道:“王爷,清夜有几个疑问。”
      
      莫重楼道:“你说。”
      
      顾清夜道:“王爷的这批寿礼是从‘珠光宝器阁’直接发运的?”
      
      “正是。本王这几日在扬州,一是为筹备太后寿礼,二是为等今日的萧家婚礼。本想前去贺喜,并讨杯喜酒喝,没想到昨日偶然经过府前,却看到一个早已死了十多年的人——穆平野。故本王今日派莫起随吴大人前去,当场将穆平野抓捕。”
      
      “请问王爷,这批寿礼是敲锣打鼓发运的么?”顾清夜没有理睬穆平野的事,依旧抓着寿礼。
      
      “岂有此理!你当本王是送嫁么?”
      
      “难道之前王爷早就将寿礼进京的时间、路线泄露了出去?否则,萧家人如何得知此事?清夜身为萧家使者,掌握着萧家的情报网,却对此事毫不知情。”
      
      莫重楼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马上道:“萧家将珠光宝器阁视为对手,自然会关注它的动向,许是发现了珠宝的出运,才及时去拦劫。你虽为萧家使者,可毕竟入门不久,萧疏叶未必全信你。此等腌臜事,必定是他最亲信的人去办。”
      
      “每年太后生辰,王爷都会送礼进京,各种珠宝送得不少,可是这回乃是价值万两的厚礼,实在贵重。去年青州发生蝗灾,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朝廷派出的赈灾银也不过万两。”
      
      莫重楼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顾清夜的言外之意,分明指他贪腐奢靡。
      
      可是顾清夜一脸人畜无害:“朝廷派了大队军马护送,足有百人,皆是训练有素的官兵。王爷你也真是托大,竟然都没请镖局押镖,只派了五名自家侍卫?要知道镖局擅长跟盗匪打交道,而官兵有实战经验。那王爷凭的是什么呢?”
      
      莫重楼脸上的肌肉绷紧了,眸色沉沉地盯了顾清夜一眼,道:“本王的侍卫皆是普通人家家丁打扮,旁人不会怀疑车里藏有贵重物品。”
      
      顾清夜点头道:“那王爷也该谨慎些,叫他们走大路,而非虎踞冈那种荒僻之处。走这种地方,岂非更方便劫匪下手?你看,事发之后,竟至隔了一夜才被发现,连个目击证人都没有。”他叹口气道,“如今这案子,可是叫吴大人为难啊!”
      
      吴唯大怒:“任你诡言狡辩,也休想给萧家脱罪!”
      
      顾清夜微微一笑:“吴大人果然已经认定了萧家,想要屈打成招啊。”
      
      “胡说!你......”
      
      “我建议吴大人,派出衙役,走访四周村民或猎户,看看有没有人亲眼目睹那场抢劫,说出抢劫者的样子,或许可以给吴大人提供点线索。还有,捉贼捉赃,捉奸拿双。太后生辰将至,找到那批珠宝至关重要。否则,王爷如何去向太后交代?”
      
      “本王今日一早已命人送信进京,向太后禀明此事,向她请罪。”莫重楼道。
      
      “若是如此,太后娘娘必然震怒,此案非同小可,恐怕会惊动三法司,派出京城神捕季鹰。不过,有他亲自查案,吴大人身上的担子倒是轻了不少。”
      
      京城神捕季鹰,隶属刑部,因破获了许多大案,屡立奇功,授四品官衔,比吴唯这个五品官还高了一级。
      
      窗外又响起三声布谷鸟的鸣叫,两长一短。
      
      府衙地牢里,墙上的蜡烛忽然晃了两晃,一条人影出现在门口。那人看起来不像在走路,倒像一只灵猿在树上晃荡,身法出奇的灵动。
      
      公孙羊诧异地看着他。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即便地牢里光线暗淡,那口白牙也着实可观。
      
      他一晃便到了萧疏雨牢门前,萧疏雨并未吃惊:“你把狱卒都打晕了?”
      
      “嗯。”那人抬了抬漆黑的眉毛,眼睛亮得照人,“小意思。你察觉到了?”
      
      “是的。”
      
      “不愧是萧家七少。”那人又笑了。
      
      他好像特别爱笑,浑身上下都充满活力与激情,看起来年龄与萧疏雨相仿。
      
      “你认得我?”
      
      “是啊。”那人道,“我给你带来了吃的,你饿了吧?”他从胸口掏出一包东西,打开,竟然是一整只鸡。
      
      萧疏雨确实饿了,公孙羊闻到香味,口水都几乎流下来。
      
      “这人是谁?”那少年指指公孙羊,“萧七少,我要给他吃么?”
      
      “他是我一位世叔,请分一半给他。”
      
      “好嘞。”少年一步跳到公孙羊面前,分了半只鸡给他。公孙羊咽了口口水,问:“有酒么?”
      
      萧疏雨哭笑不得,那少年却眼睛一亮:“有,有,没想到这牢里还关着个酒鬼。”说着又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个酒葫芦,递给公孙羊。
      
      萧疏雨拿到另外半只鸡,吃了一口,停下手问:“阁下究竟是谁?怎会来到这里?”
      
      少年抱着双臂,扬起嘴角道:“怎么说呢?唔,你家使者大人是不是叫顾清夜?我得叫他哥。”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