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五章斗智斗勇

      萧疏叶的身影凌空掠起,越过护在他前面的妹妹、妹夫们,如一道红色的闪电,扑向穆晗。
      
      几乎就在同时,顾清夜与萧疏雨也扑了上去。
      
      可是,一心赴死之人爆发出来的勇气与力量是惊人的,只是毫厘之差,穆晗的头已经撞在石桌上,他的人倒下,殷红而粘稠的鲜血披面流下。
      
      他涣散的瞳孔中映出萧疏叶大红色的身影,和黑眸中痛彻心扉的眼神。
      
      “家主......”微弱的声音仿佛油尽灯枯前最后一缕烟,只来得及细弱地颤动一下。
      
      “星堂!”萧疏叶大吼。
      
      萧疏雨蹲下-身,抱住穆晗,眼里已泛起泪光:“穆管家,你不能死。”
      
      阎星堂飞奔过来:“我来看看。”
      
      宾客皆面露不忍之色,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穆晗当年所犯何罪,可他以死成全忠心,一个文弱书生如此刚烈,令人肃然起敬。
      
      “他还有气,快把他抱进去!”阎星堂道。
      
      “不许救!”吴唯一挥手,衙役呼啦一声围过来,“把这钦犯抓起来带走!”
      
      “老娘看谁敢!”二夫人猛地冲过来,一脚踢飞了最前面的衙役,撸起袖管,怒吼道,“吴唯,你想抓人,便从老娘身上踏过去!老娘这把年纪,就算死也不亏了!只不过死前好歹要拉你做个垫背的,你来呀!”
      
      吴唯气得七窍生烟:“你,你这个老虔婆......”
      
      骂声未落,人影一晃,吴唯脸上已“噼噼啪啪”挨了七八个耳光。他一下子被打蒙了,眼前金星乱跳,耳朵里嗡嗡响个不停,目光还不能对焦,只迷迷糊糊瞧见二夫人的脸。
      
      二夫人动作太快,衙役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二夫人活动一下打人的手,骂道:“你这个狗官!”
      
      人群中竟有人发出痛快的笑声,吴唯只觉得自己的脸已肿起来,嘴里有血腥味,他脑子还晕着,吐出一口血沫,狂喊:“莫起!”
      
      莫起正欲上前对付二夫人,被喊破名字,脚下不禁一顿。这姓吴的,竟然叫他真名。
      
      忽然眼前一道风掠过,右手一麻,一把匕首脱手掉落,却被人捞在手里。他吃惊地瞪大眼睛,正对上一道宛如冰锥的目光。这人浑身散发出彻骨的寒意,像刀锋一样割在他脸上、身上,竟让他觉得疼痛。
      
      顾清夜在笑,可是笑容像地狱修罗一般,俊美到极点,也冷酷到极点。
      
      “莫起?原来你不叫风起,你叫莫起?这莫字,是你主子金陵王莫重楼的莫么?”
      
      顾清夜的声音不高,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私语声此起彼伏。
      
      顾清夜不容他喘息,举起那把匕首:“在光阴客栈,是你杀了何老头吧?我注意了所有人,却独独把你漏掉了。弱小,便是你的保护色。就如今天,你借这保护色混进萧府,抓了穆管家一样。”
      
      莫起的脸已经发白了,眼里目光闪烁,嘴里却死咬着:“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顾清夜眼角的余光中看见萧疏雨抱着穆晗,与阎星堂一起跑进内院去了,他轻轻松口气。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动静。
      
      吴唯捂着肿得像猪头的脸跳过来:“顾清夜!今天本官来查穆平野与寿礼被劫案,你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莫起是我的手下,跟王爷有什么关系?”
      
      顾清夜冷冷地盯着他:“大有关系,若吴大人今日息事宁人,顾某愿随吴大人回去,跟吴大人细细探讨案情。否则......”
      
      “否则怎样?”吴唯想要摆出官威,无奈脸和嘴唇都肿着,样子实在狼狈,一点气势也无。
      
      “否则我便要关门打狗了!”
      
      “你,你敢!”吴唯气得几乎吐血,脑袋发昏,顾不上追究被称为“狗”的羞辱,“顾清夜,你莫忘了,你本是......”
      
      顾清夜猛地打断他:“我本是萧家使者,萧家有事,使者先行。今日所有事情,都由我去向吴大人解释!”
      
      “清夜!”萧疏叶喝了一声。
      
      顾清夜转身,面向萧疏叶,单膝跪下:“属下蒙家主厚爱,赐予使者的身份,愿为萧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今日乃家主与家主夫人大婚之日,不容有失,请家主允许属下随吴大人去,配合调查。”
      
      “本官是要审问,不是调查!”吴唯指着顾清夜,气得直哆嗦,“你这厮,好大的胆子!”又指萧疏叶,“还有你,萧疏叶!你纵容你家老太婆殴打朝廷命官,就凭这个,本官就要你吃不了兜着走!等本官坐实你家犯下的罪行,就判你个满门抄斩!”
      
      萧疏叶身形挺拔,面上纹丝不动:“吴大人,容我提醒你,若没有人证,又找不到赃物,仅凭那枚玉佩,你判不了我家的罪。萧某劝你,有这时间在此耗着,不如快点去找人证与赃物。”
      
      吴唯怒道:“你萧家人漠视王法、妨碍公务、对抗官员,仅凭这点,就足以证明你们怀有逆心!”
      
      萧疏叶道:“吴大人的意思是,官为刀俎,民为鱼肉。百姓便是含冤受屈,也得任由官府宰割么?”
      
      “胡说!”吴唯跳脚骂道,“穆平野的事,在座诸人亲眼目睹,本官冤枉你了么?”
      
      萧疏叶面色一冷,道:“萧某只知穆晗,不知穆平野。他一介书生,在我家十五年,温良谦和,从未做过一件出格的事!想必当初被判流放,也是被人冤枉的吧?”
      
      “你胡说!他当年写反诗,激怒先帝,才被发配充军。”
      
      “反诗?”萧疏叶笑了,“仅凭几句诗便可以谋逆,那历朝历代的开国之君何需动刀兵,只需写诗即可!”
      
      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有人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吴唯脸上阵青阵白:“萧疏叶,你,你真猖狂!你一门反叛,本官要上奏朝廷,禀告陛下!”
      
      萧疏叶道:“吴大人请便。”
      
      “本官要带走穆平野与萧疏雨!”
      
      话音刚落,就见萧疏雨大步走过来,阎星堂不及他走得快,远远跟在他身后。萧疏雨眼眶通红,握紧拳头,冲到吴唯面前。吴唯被他骇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你要干什么?”
      
      萧疏雨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道:“穆管家死了!”
      
      萧家众姐妹、玉生烟与两位夫人都黯然低下头去。
      
      “本官不信,本官要亲自检查尸体!”
      
      萧疏雨向后挥手,只见两名仆人抬了个担架过来,担架上躺着穆晗,穆晗脸上的血迹已被擦净,那张脸白得宛如缟素。
      
      吴唯上去,把手放在穆晗鼻子下试了试,又探了探他颈侧。然后拿出帕子擦手,像手上被弄脏了一样,悻悻地道:“死了也不能掩盖你萧家窝藏钦犯之罪。”
      
      萧疏雨一把攥住他的手指,吴唯痛呼:“萧疏雨,你要干什么?”
      
      “我要拧断你这只脏手!”
      
      “小七!”萧疏叶喝止他,“放开吴大人,别弄脏了你的手。”
      
      吴唯瞬间被打脸,觉得自己脸上又肿了一圈,暴跳如雷道:“萧疏叶,你这逆贼......”
      
      领子一把被顾清夜揪住,只听顾清夜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道:“吴大人,我想与你单独谈谈,不如我随你回衙吧。”
      
      吴唯用眼神挑衅:“凭什么?”
      
      “我是陛下派来的人。还有,若我允了太后指婚,我便是金陵王的妹夫了。哦,金陵王此刻在你府上么?我想去见见他,跟他叙叙旧。”
      
      吴唯一愣,他没想到顾清夜竟会拿金陵王做筹码,这下简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何况他心里也拿不准顾清夜的意思,只好点头:“但萧疏雨必须跟我走!”
      
      顾清夜回头看萧疏雨一眼,萧疏雨多聪明,一下子明白了吴唯的意思,面向自家人与宾客,朗声道:“我萧疏雨问心无愧,所以,我愿随吴大人走一趟。”
      
      “小七!”两位夫人与众姐姐、玉生烟都急了。
      
      萧疏雨灿然一笑:“今天是大哥的好日子,别扫了大家的兴。大家只管吃好喝好,别忘了闹洞房,一定要闹得我大哥头疼哦。”说罢潇洒地作了个揖。
      
      众人都沉默了,萧家五位小姐的眼眶里已有了泪意。
      
      顾清夜向萧疏叶躬身:“家主,属下随七少去,定会护七少周全。”
      
      萧疏叶默默地点了点头。
      
      姚青、姚白跑过来:“少爷,我们随你去。”
      
      “傻瓜。”萧疏雨道,“你们以为去逛青楼呢?乖,好好留在家喝喜酒吧。”
      
      说罢,拉起顾清夜的手:“清夜哥,我们走吧。”
      
      顾清夜解开莫起的穴道:“吴大人,走。”
      
      吴唯眼里闪过一丝阴鸷的光。
      
      傻蛋飞过来,凑到顾清夜耳边,顾清夜悄声道:“告诉芳菲,保护萧家。”傻蛋点了下头,忽然像一颗流弹似地砸向前面的吴唯,爪子在他脸上狠狠划过。
      
      吴唯吃痛,狂吼:“谁?什么东西?”
      
      扭头,什么也没看见。傻蛋早就溜得没影了。
      
      待他们走后,宾客们纷纷围过来,义愤填膺地问是不是莫重楼在背后搞鬼,加害萧家。萧疏叶道:“正是,说来话长,只是我没有证据。”
      
      有人一声叹息:“萧家主,民不与官斗,被金陵王盯上,怕是难以善了啊。”
      
      萧疏叶淡淡一笑,并不言语。
      
      大夫人拉着玉生烟的手,慈蔼地道:“烟儿,今天是你与叶儿的成亲之日,我们开心些,来,进洞房吧。”
      
      玉生烟强忍着心痛,柔顺道:“是,娘。”
      
      “来人啊,开席!”大夫人吩咐一声,鼓乐声又响起来,宾客们重新落座,热气腾腾的酒菜都上了席。
      
      萧疏叶向空中一招手,一道人影像烟一般飘了出去,无人发现。
      
      大夫人拉着长子的手坐下,喃喃道:“夜儿这孩子,还是帮着我们萧家啊。有他在,小七应该不会受苦,但愿......”
      
      “夜儿?”五姐妹不明就理,奇怪地看向大夫人。大夫人便说了卫凝霜的事。一时众人又惊又喜:“原来如此,难怪那么像......”
      
      此时,百里芳菲正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与傻蛋私话。
      
      “公子他,竟不顾自己了么?”百里芳菲蹙着清秀的眉头,忧心忡忡,“他这样,若传到陛下耳朵里,便是公然背叛了。”
      
      “他有理。”傻蛋道。
      
      百里芳菲苦笑:“你一只鸟儿还懂道理了?”
      
      “懂的。”傻蛋大言不惭。
      
      “傻蛋,交给你一个任务。”
      
      傻蛋偏了偏头。
      
      “去看看那个穆管家,就是刚才撞石桌的那位。”百里芳菲做了个撞头、摸额的动作,“看他究竟是否死了。”
      
      傻蛋心想,芳菲你真是小瞧我了,连说话带比划的,我可听得懂呢!
      
      “是死了。”
      
      “你看清了?”
      
      “没气。”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