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四章阴谋重重

      宾客中哗然一片。
      
      凡与萧家交厚的人,心都提了起来。谁也没想到在这样欢天喜地的日子,会有晴天霹雳打在萧家头上。四月十八就是武林大会了,萧疏叶是众望所归的未来盟主,可若是这场官司坐实,萧家在武林中的名望将轰然崩塌,萧疏叶当不了盟主,萧家卷入无常之中,结果如何难以逆料。
      
      许多人把目光投到萧疏雨身上,盼望萧疏雨否认那玉佩是他的。
      
      顾清夜也看着萧疏雨,在玉佩出现的那一刻,他从萧疏雨眼里看到震惊,继而是愤怒,然后是悲哀和萧索。
      
      他从来没有在萧疏雨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他的心脏像被一只手狠狠攥紧,痛到窒息。
      
      他想起上个月他们从光阴客栈回到扬州,豆蔻来向萧疏雨辞行。她抱住萧疏雨,在两人分开的刹那,一枚玉佩滑进她袖口。
      
      顾清夜发现了,他机敏地看出,萧疏雨也发现了,可是萧疏雨没说。
      
      豆蔻走后,顾清夜道:“你明明发现她偷了你的玉佩,为何不说破?”
      
      萧疏雨道:“她只是为了留个念想,难道要我戳破她,令她难堪么?”
      
      没有戳破的难堪,如今到了他自己身上......
      
      顾清夜闭了闭眼睛,许多声音从他脑子里流过:
      
      “她可不是我买来的,是我在金陵的一位大姐送我的。她说豆蔻在她那儿得罪了一位有权有势的人,她怕豆蔻遭到残害,便将她转送给我了。”
      
      “只是偶尔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推门进来,会看见她刹那间眉目含霜。”
      
      当百里芳菲告诉他,梁有光喜欢逛青楼时,他脑子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心头没来由地一凛。是的,当时他不知为何会想到了豆蔻,想到了金陵和玉佩。
      
      金陵,莫重楼,豆蔻,萧疏雨的行踪,风先生的交易,还有这被窃取的玉佩。把所有因素都串在一起,顾清夜想通了。
      
      风无邪是莫重楼的手下,他到光阴客栈兜售的消息,必定就是莫重楼要送给太后五十寿辰的这笔价值万两的豪礼,他若能成功陷害萧疏雨,给萧家带来沉重打击,后面的计划可能就会变了。
      
      可是因为自己的出现,风无邪的计划落空了,当他们回到扬州时,豆蔻就从良了,临走时偷走了萧疏雨的一枚玉佩,为今日栽赃埋下伏笔。
      
      豆蔻是莫重楼安插在扬州的一枚棋子,而当中传递消息之人恐怕就是“喜欢逛青楼”的梁有光吧?
      
      嫁祸、暗杀、诬陷,在陛下面前有意挑拨,莫重楼使尽手段对付萧家,可是除了这些蛛丝马迹,自己并无证据。
      
      今天他原以为莫重楼会来,结果他没来,甚至连原先说了要来的莫明羽都没来,是因为吴唯要来“揭露”萧疏雨的罪过,所以莫重楼有意避开,在背后操纵吧?
      
      萧家在百姓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是不是令莫重楼无比嫉恨?若只是因为嫉恨而要毁掉萧家,莫重楼的心胸之阴暗、手段之卑劣,真是令人发指。
      
      那么,那些关于风无邪的“传奇”呢?风无邪若只是莫重楼的幕僚,他为何要在江湖上制造玄虚,抬高自己?
      
      难道是为了武林大会?难道莫重楼想统治江湖?
      
      是,他虽极尽富贵,却偏安江南一隅,在朝堂上没有实权。先帝唯恐外戚坐大,有意将莫家的权力限制在江南。莫家在京都有府邸“琼院”,有一帮过从甚密的京官,还不断往朝中推荐自己人,可毕竟享受不到纵横朝堂的快-感。
      
      所以说,莫重楼想拔掉萧家这根钉子,将江湖握在手中?江湖,那几乎是另一半天地。何况,届时莫重楼只要在皇帝面前表个忠心,便可以说替陛下分忧,理清纷乱的江湖,让它归于正道了。
      
      而自己从陛下那儿得到的指令,是借萧家这个□□,爬上武林盟主的高位——间接替陛下统治江湖。
      
      看起来与莫重楼目标一致,可自己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剑,替他横扫千军,莫重楼却是为了一己之私。
      
      如果萧家出事,自己可以凭借萧家使者的身份,继续在归雁山庄召开武林大会,一切照常进行,到时名正言顺地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甚至都避免了背叛萧家之嫌。
      
      似乎,莫重楼替他做了件好事。可他不愿,他无法看到萧家蒙冤落难。就像当初毫不犹豫地去救萧疏叶一样,他希望做到两全。
      
      统治江湖与保全萧家,他必须兼顾。
      
      他心头异常沉重,呼吸都有些不畅。他看到百里芳菲向他投来请示的眼神,可他却无法给她答复。
      
      虽然心头掠过无数念头,时间却仅是短短片刻。
      
      就在这时,他看见萧疏雨走到吴唯面前,伸手想要拿那枚玉佩。吴唯避开了,面色一厉:“萧疏雨,你想夺过玉佩,伺机毁掉证据么?”
      
      萧疏雨唇边掠过一抹淡笑:“众目睽睽之下,我若毁掉证据,岂非坐实了抢劫的罪名?你看我有这么蠢么?”
      
      他回过身来,面向宾客,把后脑勺留给吴唯:“诸位江湖同道、亲朋好友,这枚玉佩的的确确是我所有,但我家使者可以作证,一个多月前,这枚玉佩就已经丢了。如今它突然出现,并且在罪案现场,似乎成了呈堂证供。可它是死物,谁都可以栽赃嫁祸。”
      
      众人又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顾清夜。顾清夜向萧疏叶欠了欠身,走到众人面前,道:“确实如此。这枚玉佩是七少满月时大夫人亲自刻的名字,七少从小贴身而放,时时拿出来摩挲把玩,对他来说,此乃无价之宝,意义非凡。一个多月前,它便丢了,当时七少难过了很久。若昨日下午的案子是七少所犯,玉佩丢失,他必定第一时间发现,重返现场去找,怎会隔了一夜又落入吴大人之手?”
      
      萧疏雨心道,清夜哥撒谎都不打草稿,这玉佩是自己刻着好玩的,所以被豆蔻偷走时也没有心疼,没想到被他一说,倒成了无价之宝了。
      
      众姐妹纷纷附和,萧疏叶渊停岳峙,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可是他的手悄悄扶着身旁的大夫人。
      
      吴唯冷笑:“萧家使者?你替你家少爷作证,当不得数。总之现场落下萧疏雨的东西,本官必须带他回去调查!”
      
      萧疏叶正想开口说话,忽然整个人僵住:他看见穆晗与一位十四五岁、长相清秀的小厮一起从吴唯背后走过来。那小厮面生,不是自己府上的。而且他看似与穆晗亲近,却一手扣住穆晗的脉门,一手抵在他腰里。
      
      顾清夜也看见了,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这个少年正是风无邪身边那个小厮风起!
      
      是自己疏忽了!昨日上午在大门口那一闪而过的人影肯定是莫重楼,当时虽然隔着人群,他还是看清了穆晗。所以叫风起混进来,擒住穆晗。
      
      自己安排的那些侍卫影卫想必不会去防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少年,恐怕以为他是哪家宾客带来的小厮。
      
      好毒的计谋!
      
      他头一次惊惶地看向萧疏叶,心中无限愧疚。可是萧疏叶正盯着前方,并没有注意他。
      
      莫起已将穆晗交给吴唯。吴唯揪着他的后颈,冷笑道:“萧家主,这位是你府上的管家穆晗吧?”
      
      众宾客又是一阵惊疑,纷纷看向萧疏叶。
      
      萧疏叶沉声道:“正是!吴大人,这位小厮是谁,为何抓了我府上管家?”
      
      吴唯用手将穆晗的脸抬起来,目光扫过众人:“你们知道此人是谁么?他是十五年前被发配儋州的朝廷钦犯穆平野!萧疏叶,你萧府窝藏朝廷钦犯,其罪当诛!”
      
      只听一人拍案吼道:“十五年了,有多少沧桑变幻,谁能证明他是当初的朝廷钦犯!你们随便抓个人便按上朝廷钦犯的罪名,这不是草菅人命么?!”
      
      此人长相魁梧,声音洪亮,是泰山派的首徒郭毅。其他江湖中人闻言,也纷纷附和。
      
      萧家五位姑爷都把身上的兵器拔了出来,一时双方剑拔弩张。
      
      吴唯嘴角的肌肉抽了抽,面目狰狞:“你们要造反么?就算你们萧家家大业大,难道还能敌得过朝廷兵马?窝藏朝廷钦犯、打劫太后寿礼,这一桩桩涛天大罪,便是满门抄斩都不够!”
      
      他用手指着郭毅和那几个附和的江湖人:“你们这些江湖草莽,竟敢质疑本官。本官告诉你们,刑部对所有钦犯的体貌特征都有详细记录,并画影图形。这穆平野虽然磨掉了充军时的烙印,可他骗不了别人!本官自然能证明他的本来身份。”
      
      穆晗已经面如死灰,突然像发疯似地挣脱吴唯的手,扑到萧家人这边。莫起这会儿已经站在衙役那边,来不及阻拦,眼睁睁见穆晗逃脱,不禁勃然变色。
      
      “穆管家,你做什么?你快起来!”萧疏叶想上去扶穆晗,穆晗伸出手,嘶声喊道:“家主,您别动!”
      
      他重重叩首,仰面时,脸上已流下两行泪来,他的眼里充满愧疚,清瘦的脸上露出不顾一切的决绝:“家主、两位夫人、少夫人,七少、小姐们,穆晗有罪,这么多年,我向你们隐瞒了身份,将萧家当成我的藏身之处。如今身份败露,唯有一死。只求家主看在我多年侍奉的份上,宽恕了我吧!”
      
      一语甫毕,他的人已向斜刺里冲去。
      
      那里有一张石桌、四只石凳。
      
      穆晗一头向石桌撞了过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