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三章祸从天降

      顾清夜回到来吟阁,发现萧疏雨又是一副慵懒的样子,躺在他床上,跟傻蛋说话呢:“你家公子铁定跟人约会去了吧?别瞒我,我可是火眼金睛......”
      
      瞧见顾清夜,他抬起上身坐好:“去哪儿了?”
      
      顾清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我这张床就那么好,七少天天要来跟我挤?”
      
      萧疏雨道:“不好么?那你跟我一起睡我床上去?”
      
      顾清夜噎了一下,没他脸皮厚,认栽。
      
      萧疏雨又问了一遍:“你去哪儿了?”语气已经有些不悦。
      
      顾清夜没回他,靠着桌子坐下,拎起茶壶,发现里面有水,便倒了杯,举头一饮而尽,嘴里泛起一股苦涩的味道。
      
      萧疏雨捕捉到他眸中瞬间的恍惚,莫名心尖一痛,他从床上跳下来,站到顾清夜面前。
      
      不知哪来的风,吹得蜡烛摇曳了两下,烛泪缓缓落下,落入烛台,发出“嗒”的一声轻响。萧疏雨修长的身影罩在顾清夜头顶,傻蛋看着他俩,怔怔的,觉得心头沉重。
      
      顾清夜缓缓抬头,眼里残留着一丝迷蒙之色,喃喃道:“小七?”
      
      萧疏雨拉了张椅子坐下,与顾清夜促膝,鼻子里“嗯”了一声。顾清夜却蓦然清醒过来:“七少,你......”
      
      “我?”
      
      “不是,属下方才去见家主了。”
      
      “有事?”
      
      顾清夜没有直接回他,却问道:“七少与梁有光是否有过交集?”
      
      “梁有光?你怎么突然问到他?我与他没交集。”
      
      “莫明羽去了梁家,还有米朵,属下怀疑对付萧家的幕后之人是金陵郡王莫重楼。”顾清夜简单地把自己跟萧疏叶说的话又讲了一遍,萧疏雨皱眉沉思,继而勾唇一笑:“莫重楼,他堂堂郡王,竟然想搅江湖这趟浑水,有趣,有趣。”
      
      顾清夜道:“这一点也不好笑。”
      
      萧疏雨笑得更玩味:“更有趣的是,清夜哥你是皇帝身边的人,竟然来到了我们萧家。怎么官府中人都喜欢与我们萧家牵扯在一起?”
      
      顾清夜心里“咯噔”一下,萧疏雨半真半假,看似玩笑,可却若有深意。他只好苦笑:“七少还揪着属下的过去不放。属下早已不是官府中人,只是萧家使者。”
      
      萧疏雨点头:“是啊,是啊,否则清夜哥也不会如此帮着萧家了。”
      
      “这是属下职责所在。”
      
      萧疏雨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你啊,就是太认真了。看我,没心没肺,没有负担,多好。”
      
      顾清夜看他一眼,萧疏雨心头一跳,刚才那眼神,是该叫宠溺吧?
      
      起风了,窗外树木乱摇,天际传来隐约的雷声,萧疏雨道:“梅雨季快来了,我讨厌潮湿闷热的天气,叫人烦躁、压抑。”
      
      顾清夜双手托着后脑勺,靠在床头:“你刚才不是说,你没心没肺,没有负担么?怎的还会受天气影响?”
      
      萧疏雨笑了笑,幽幽道:“小楼听雨、画船听雨,自是好的,可这江湖夜雨却愁煞人啊。”
      
      顾清夜许久说不出话来。
      
      四月十四,婚礼前一天,萧府更加热闹。顾清夜上午巡查过府中守卫,到大门口时,见穆晗带着几名仆人在那儿,忙得不可开交。
      
      原来百姓们闻听萧家家主大婚,纷纷前来送礼,萧家的门槛都要被踩断了,各种礼物堆积成山。小到香囊、荷包,大到花瓶、薰炉,甚至还有人送来活的鸡鸭。
      
      穆晗尝试婉拒,可百姓们坚持:“穆管家,虽然我们这些东西很寒碜,可那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啊!萧家主对我们有恩,我们忘不了。他这岁数才刚刚成亲,之前的心都操在我们百姓身上了。他真是好人,好人啊!”
      
      一位老大爷送上了拨浪鼓:“盼家主早点生娃,这拨浪鼓给小少爷玩。”
      
      穆晗感动得眼角有了泪花,一个个道谢。顾清夜默默看着,眼眶也微微发热了。这时候他看见萧疏叶与玉生烟走过来,深施一礼道:“家主,大少夫人。”发自内心的敬重与感佩。
      
      “萧家主来了,萧家主来了!”百姓们欢呼起来。
      
      萧疏叶与玉生烟向他们抱拳行礼。百姓们又呼:“新娘子好漂亮!萧家主好有福气!”
      
      萧疏叶朗声道:“各位乡亲父老,我萧疏叶何德何能,得大家如此厚爱,萧某感激不尽。”
      
      早有仆人捧了礼盒过来,里面都是喜糖,一一发给大家,又引得大家一片欢呼。
      
      顾清夜蓦然发现人群后有一名锦衣人,只看到一眼,那人就没入行人,不见了。他顾不上礼仪,飞身掠起,从人群头上掠过,身形快得似离弦之箭。百姓们被他吓了一跳,萧疏叶忙道:“大家勿惊,那是我家使者,他大约发现了什么。”
      
      顾清夜飞到街上,放眼四顾,却哪有方才的人影?
      
      等他回过来,门口的百姓已散了许多,他进府,对萧疏叶低语道:“那人像是莫重楼。”
      
      “无妨,他来,我欢迎。”
      
      下午,玉生烟到了归雁山庄玲珑阁,萧家两位夫人加上五姐妹、萧疏雨都跟了过来,萧疏叶也想来,可大夫人道:“婚前一天,新郎新娘不可以见面,你们一上午都在一起,下午还跟过来做什么?”
      
      萧疏叶嘟囔道:“江湖中人哪来那么多规矩?”
      
      大夫人瞧着有趣,自家大儿子也会露出孩子气的样子?笑嗔道:“别委屈了,明日便成亲了,不过隔一夜,你还耐不住了?”
      
      说得萧疏叶脸红了:“娘!”
      
      大夫人抿着嘴笑,五姐妹哈哈大笑,萧疏雨托着下巴看着自家大哥,坏坏地笑。
      
      顾清夜引大家进玲珑阁,眼角看见百里芳菲也来了,趁她们进去看闺房,他便走出来。百里芳菲也跟出来,到僻静处。
      
      “清夜,我去探了梁家,发现莫重楼在。他身边守卫很多,我还感觉到有人在暗处保卫,所以没能靠得太近,只看见他与一名灰衣人说话,那灰衣人看起来弱不禁风,仿佛可以随时化成烟雾散去......”
      
      顾清夜猛然一震:“难道会是风先生?”
      
      百里芳菲也吃了一惊:“光阴客栈那个风先生?”
      
      “对,你在客栈有没有见过他?”
      
      “没,当时我没进他的房间,只去了周、于两人还有萧七少的房间。”
      
      顾清夜点头:“你稍等片刻。”他匆匆去书房画了一幅风无邪的肖像,给百里芳菲看。百里芳菲道:“他当时侧面对着我,我没看到全脸,但神与形俱似,应是同一个人。”
      
      顾清夜眯起眼睛,瞳孔深处波澜涌动:“那么,以往种种,都说得通了。”
      
      莫重楼,一切的阴谋算计全是出自他的手笔。可是,风无邪去光阴客栈做的交易究竟是什么?
      
      百里芳菲出书房,去玲珑阁。顾清夜拿着那张肖像,凝神思索。
      
      “清夜哥!”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顾清夜一跳,萧疏雨的脸在他面前放大,“清夜哥,你想什么呢?咦,这不是风无邪么?你画他做什么?”
      
      顾清夜一把拉住他的手,将画像往他手里一塞:“七少,请回去禀告家主,莫重楼在梁有光家,他身边有人,疑似风无邪。请他派风驰去查。”
      
      萧疏雨道:“你给我派两名影卫,我去!”
      
      “七少,这个时候,你不宜犯险。”
      
      萧疏雨道:“事关我萧家安危,我必须去!”
      
      “七少......”
      
      “清夜哥,这是命令!”萧疏雨陡然沉下声去,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洌的气势。
      
      顾清夜一愣,说不出是欣慰还是担心,呆了呆,道:“属下遵命。”
      
      梁宅,西面偏院。碎石铺成的小径直通一口井,米朵汲了水,拿梳子梳理着她的头发,嘴里轻轻哼着一首听不懂的歌。
      
      蓦然身后一缕风声,她的身子僵住,不能动弹。眼前人影一晃,一张俊美的面庞近在咫尺:“米朵,还认得我么?”
      
      是萧疏雨。白色的衣衫,明亮的黑眸,只是唇边噙着冷冷的笑意。
      
      “是你?你怎么......?”眯起的眼睛里射出光芒,宛如针尖,恨不得刺入对方的心脏。
      
      “怎么找到这里?”萧疏雨弯了弯嘴角,“因为发现了你,跟踪你啊。”
      
      “不可能!我今天根本没出门!”
      
      萧疏雨收起笑容,面色冰冷:“你的主子是莫重楼吧?光阴客栈嫁祸给我,就是他的授意?”
      
      米朵瞬间失色,然后眸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她张嘴,一点寒星从她嘴里射出来。
      
      萧疏雨反应很快,身子向旁疾闪,避过暗器。就在这一瞬间,米朵闷哼一声。萧疏雨看她时,见她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瞳孔放大,眼里残留着不甘、愤怒、不敢置信,头一垂,竟是咽了气。
      
      她背上插着一把飞刀,深深没入脊背。
      
      风声飒然,四下里一片寂静,凶手踪迹全无。
      
      萧疏雨腾身掠起,在树枝间跳跃,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几乎转遍了整个梁宅,除了看见梁有光与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还有后院一些女人外,并未发现异常。
      
      萧疏雨回到后墙外,少顷,那两名影卫也出现了:“七少,属下并无发现。”
      
      萧疏雨暗悔,是自己打草惊蛇了,莫重楼与风无邪必定溜走了。
      
      四月十五,宜婚嫁。
      
      宾客满堂,喜气盈门。萧疏叶穿一身大红色喜服,端的英俊绝伦,叫人移不开眼睛。
      
      他从归雁山庄接来新娘子,顾清夜全程护卫。马车到萧府,喜娘从车里搀出玉生烟,交到萧疏叶手里。
      
      萧疏叶在玉生烟耳边低声道:“烟妹,今天,你终于是我的人了。”
      
      玉生烟掀起红盖头一角,嫣然笑道:“以后,你就归我管了。”
      
      顾清夜听见了,忍不住笑。萧疏叶威胁地瞪他一眼,无效,顾清夜笑意更深了。
      
      “吉时到,新娘新娘拜堂咯——”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刚刚对拜完毕,就听门口传来喧哗声,一群全副武装的衙役冲进来,在众人惊愕的眼神里,两厢散开,露出一个人来。
      
      那人穿着红色官服,大步走来,冷声喝道:“萧疏雨在哪里?”
      
      堂上的两位夫人、萧疏叶与玉生烟都走出来。萧疏叶拱手道:“吴大人,今日乃是萧某成亲之日,吴大人带着这一帮衙役前来找我七弟,所为何来?”
      
      来人正是扬州知府吴唯。
      
      吴唯面色白净,细长的单眼皮,嘴唇很薄。皮笑肉不笑地冲萧疏叶拱了拱手:“萧大家主,恭喜恭喜。不过,本官此来,并非为讨一杯喜酒,而是要——逮捕萧疏雨!”
      
      萧家五位姐姐、姐夫全都走了出来,萧疏雨也走到前面。
      
      萧若梅、萧若竹下意识地拦在萧疏雨面前。萧疏叶道:“我家七弟所犯何罪?”
      
      吴唯道:“昨日下午,金陵郡王莫重楼送往京城,献给皇太后生辰的寿礼,在扬州城外虎踞冈下被劫。那批金银珠宝价值万两,押送之人全部被杀,今早才被发现。”
      
      所有人都惊呆了。劫持皇太后的寿礼?这已经不是抢劫罪那么简单了,随便按个谋逆罪,就可株连九族。
      
      萧家众人全都变了脸色。二夫人第一个出声冷笑:“吴大人,以我们萧家的实力,还需要做这种拦路抢劫的勾当?你当我们萧家是土匪强盗么?”
      
      吴唯仰面朝天,呵呵笑了两声:“你萧家表面上确实风光无限,可谁知道背地里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呢?好叫在座诸位得知:这批寿礼均是出自‘珠光宝器阁’的珠宝。萧家经营着‘琼楼玉宇’,与‘珠光宝器阁’成鼎足之势。萧家主,觊觎这批珠宝,在荒僻处下手,不会是萧七少一个人的主意吧?本官今日不拿你,已经算给足了你面子。等审出结果,自会再来拜访!”
      
      说罢便叫衙役拿人。萧疏叶喝道:“慢着!”
      
      吴唯看着他。萧疏叶道:“既是虎踞冈那种荒僻之处,押送之人又全部被杀,吴大人凭什么认定是我七弟所为?”
      
      吴唯道:“这就叫老天有眼,萧七少杀人杀得确实很干脆,却百密一疏,掉了一样东西在现场。”他伸手入怀,取出一样东西,高高举起,“这摔掉一个角的玉佩上刻着‘萧疏雨’三个字,就是衙役在现场找到的,难道还不足以为凭?”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