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二章兄弟交心

      宴散。萧疏雨本想跟顾清夜一同回院,可一转眼就不见了他的人影。他问姚青、姚白:“瞧见使者去哪儿了么?”
      
      “没,少爷。人太多,我们一时没注意。”姚青道,“想是回来吟阁了吧。”
      
      萧疏雨拿手指点了点两兄弟:“你们尽盯着小姐家的俏丫鬟了吧?”
      
      姚青哀怨道:“少爷,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小姐家的丫鬟,没一个有我们五位小姐那么美的。倒是那位百里姑娘长得好标致,少爷你不打算施展你的魅力,将她......?”
      
      萧疏雨斥道:“你把本少爷当成急色鬼么?”
      
      姚青轻轻嘟囔道:“总不成您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吧?”
      
      萧疏雨一个爆栗敲过去,姚青啊哟一声,姚白缩了缩脑袋,觉得好疼,小声唤:“哥。”
      
      萧疏雨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惯得你们!”
      
      忽听一个声音叫道:“打嘴!打嘴!”
      
      姚青、姚白一齐怒视:“傻蛋!”
      
      萧疏雨倒不禁被逗笑了,招手唤傻蛋:“过来!”傻蛋过来停在他掌心,却依旧侧着头看姚家兄弟:“不正经,不正经!”
      
      萧疏雨道:“他们怎的不正经了?”
      
      傻蛋不说话,却盯着姚青、姚白看。两兄弟被它看得毛骨悚然,唯恐它再说什么,齐齐道:“少爷,我们回去吧。”
      
      萧疏雨却不理他们,问傻蛋:“你家公子呢?”
      
      傻蛋摇头。
      
      萧疏雨道:“先回去看看。”于是三人一鸟回萧疏雨院里去了。
      
      此刻顾清夜却徘徊在萧疏叶的院门口。人已散,偌大的萧府片刻间安静下来,各院里都有隐约的人声传来,这些人声隔着夜色、隔着灯光,像一些细小的涟漪,轻轻荡漾在湖泊中,反而愈发显出静谧来。
      
      唯有这主院里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门口也没有侍卫守着,府里的侍卫影卫都被派去保护五位小姐和玉生烟去了。
      
      “使者,”闻竹从里面走出来,“你不进去么?”
      
      顾清夜一愣。闻竹道:“家主已经知道你来了。”
      
      顾清夜点点头,随他进去,见闻松守在书房外。闻竹做了个有请的手势,他便进了萧疏叶的书房。
      
      顾清夜正要行礼,萧疏叶摆手:“不必多礼,坐吧。”
      
      顾清夜便在一旁坐下,举目去看萧疏叶。萧疏叶今天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袍子,比往常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潇洒。顾清夜亲眼目睹了他与每位归来的妹妹亲密拥抱,十足一位宠溺的兄长。也因为有这些妹妹在,他的气势自然而然地散了,浑身都透出一股包容、亲切的味道。
      
      顾清夜有种莫名的感觉,他觉得今天的萧疏叶与自己很像。这简直荒谬,可偏偏那念头甩也甩不掉。
      
      最后说服自己过来,恐怕也是因为这种感觉在作怪。
      
      “看着我做什么?”萧疏叶蔼然微笑,“有什么事便说吧。”
      
      顾清夜这才回神:“属下失礼了。家主今日多有劳累,属下却还来打扰家主,是因为属下遇见一件事,觉得至关重要,故特来禀报。”
      
      萧疏叶不觉收起笑容,露出郑重之色:“你说。”
      
      顾清夜道:“属下那日去探访莫明羽住的‘羁旅客栈’,没有查到什么,属下依旧不放心。”说到这儿,他起身道,“属下记得家主吩咐,此事不要再过问,可家主婚期将至,属下唯恐出现纰漏,故再次违背了家主命令,请家主恕罪。”
      
      萧疏叶看他的目光闪了闪,既而道:“你又去查探了?”
      
      “是,属下再访‘羁旅客栈’,看见莫明羽出门,她身后有人保护,瞧那人身形,应是米朵。”
      
      萧疏叶眉心一动。
      
      “莫明羽去了一家人家,门上写着‘梁宅’二字,主人名叫梁有光。”
      
      萧疏叶道:“我知道,梁有光是扬州城里有名的珠宝商。”他顿了顿,道,“你继续说。”
      
      “是。”顾清夜道,“那个形似米朵的人也进了梁宅,是光明正大进去的。属下想起竹溪草堂发生的事,再想起过往种种,将这些事串在一起,大致梳理了一下。”
      
      说罢,他看了萧疏叶一眼。萧疏叶神情专注,道:“把你想的告诉我。”
      
      “是。”顾清夜应了声,道,“之前在光阴客栈,米朵用计杀人嫁祸,意图陷害七少,被擒后,她招供说是扶桑人杀的人。此事有两种解释:其一,是真有扶桑人潜入客栈杀人;其二,凶手另有其人,她在撒谎。若是第一种,那么,我们后来在金谷县遭遇刺杀,杀手也是扶桑人。这两批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手下?因为他们目的相同,都是针对我们萧家。”
      
      顾清夜讲得用心,没有注意到萧疏叶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轻轻动了动,眼神也愈发幽深了。
      
      “我们萧家”,他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而然地说出“我们”两个字,这与前天夜里服用“幻影”后依旧唤出“家主”两字有着相同的效果——令萧疏叶心里五味杂陈。
      
      清夜,你的心是向着我们萧家的,是么?这是因为血缘天性么?
      
      “假如当时她在撒谎,那么,属下觉得,至少她身边有扶桑人。因为,被属下揭露身份是她意料之外的事,她不可能预先准备好了谎言。故撒谎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她所熟悉的事物。”
      
      萧疏叶点头。
      
      “所以,无论如何,米朵与扶桑人有关,扶桑人与暗杀有关,米朵陷害萧家,扶桑人想除掉家主,他们背后的人应该是同一个。”
      
      “你是说——莫重楼?”
      
      “属下是如此猜测的。”顾清夜道,“米朵在竹溪草堂并非要毒死莫明羽,而是因为被属下撞见,她唯恐我们疑心莫家,故而用毒做障眼法。属下唯一想不通的是:莫明羽看来不像知情人,那米朵也只是在暗中保护她,并不露面。她在莫明羽酒中下毒,万一莫明羽真的喝下去......”
      
      “当时还有名暗卫在林子里保护莫明羽,故米朵确定莫明羽不会喝毒酒。”
      
      所以风驰当时也在?顾清夜立马反应过来。
      
      萧疏叶知道他心领神会,便没有多作解释。
      
      顾清夜顿了顿,道:“米朵与莫明羽同时进梁宅,门上的人并不拦她们,说明与她们已经熟悉。那么,这梁宅与她们便有着莫大的关系。家主是否知道,梁有光与莫重楼......?”
      
      “他们熟识。”萧疏叶道,“梁有光开着一家叫做‘珠光宝气阁’的珠宝店,比我萧家的‘琼楼玉宇’大出几倍。他素来喜欢攀附权贵,常常拿着他的那些珠宝去孝敬金陵郡王莫重楼、扬州知府吴唯等人。”
      
      “那家主是否也与他们结交?”
      
      “不!我不屑与权贵相交,尤其是那些尸位素餐、不顾百姓疾苦之人。吴唯这厮,欺上瞒下,境内出现灾荒,他常瞒而不报,置百姓于不顾。而莫重楼就是他背后撑腰之人。这些王孙贵族,食君之禄,饱受君恩,却不知报效朝廷、体恤百姓,只知结党营私,实在叫人不齿!”
      
      顾清夜第一次见萧疏叶这么愤怒,他内心受到极大震动,不由呆呆看着萧疏叶:“家主,您......”
      
      萧疏叶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缓下神来,打了个手势,示意顾清夜坐下。
      
      顾清夜却没坐,郑重地躬身行礼:“家主胸怀悲悯、体恤苍生,真叫属下敬仰。”
      
      萧疏叶摆摆手:“清夜,我只是个江湖人,略尽绵力罢了。”语声一转,“你为何来跟我讲这番话?”
      
      顾清夜一愣:“属下是萧家使者,向家主尽忠是属下的本分。”
      
      “很好。”萧疏叶道,“只是,莫重楼可能会成为你的大舅子,你难道不考虑这层?”
      
      顾清夜垂下眼帘,掩住眸子中复杂的情绪:“属下并不喜欢莫明羽,绝不会娶她。”
      
      萧疏叶道:“好,我知道了。”
      
      只是这样?
      
      “家主,若莫重楼来参加您的婚礼,您还需提防他。”顾清夜提醒道。他想,穆晗十五年前遭遇熙佑诗案,被流放。陛下如今二十七岁,莫重楼是他表兄,至少也该二十八-九岁了,十五年前,他已经十几岁,会不会记得这个人?若他来参加婚礼,看到穆晗,那萧家就难逃窝藏朝廷钦犯之罪了。
      
      萧疏叶道:“我这府中没有把柄供他抓,你放心。”
      
      顾清夜疑惑地想,难道萧疏叶并不知道穆晗的真实身份?是穆晗从来没有透露给萧家么?萧家远在江湖,并不了解朝廷,若穆晗隐瞒身份,萧家人确实可能不知道。可是,当初他是如何从解差手里逃脱的?解差又是如何被猛兽吃了?
      
      他满肚子疑惑与担忧,出了萧疏叶的院子,并没有回来吟阁,直接去找穆晗。
      
      穆晗住在偏院,一个独立的小院。他飞身进入时,脸上已戴上了面具,变成一个面目平常的中年人。
      
      穆晗刚刚打算关门歇下,烛光一晃,眼前出现一条人影。他腾地站起来:“你是......?”
      
      “穆大人,久违了。”顾清夜用了略微沙哑的嗓音。
      
      穆晗脸上瞬间失色,手指死死摁住桌子,指尖都捏得发白了,他想放声喊,顾清夜却示意他噤声:“穆大人,我并无恶意,请别惊动他人。”
      
      “你,你究竟是谁?怎会认得我?”
      
      “你先告诉我,这么多年躲在萧家,你可有想过会被查到,连累萧家?”
      
      穆晗如受重击,身子晃了一晃,面上慢慢浮现灰败之色。
      
      “当年,我被解差百般□□、虐待,是前家主经过,救了我......他把我保护得很好。莫公肃已经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人会知道我在这儿......”他的声音像蜡烛上升起的烟,断断续续,飘忽不定。可他的身子挺直了,像青竹一般。
      
      “大少爷,不,家主他......宅心仁厚,将我当作叔叔般看待,我要留在萧家报恩,好好侍奉他。”
      
      顾清夜道:“莫重楼见过你么?”
      
      穆晗怔了怔:“莫重楼,他见过我,那时他才十来岁,可是他的眼神像虎狼一样......”
      
      “你虽烫掉了刺字,面貌也变了许多,可毕竟还是你自己。若被有心之人看到,认出你来,对萧家极为不利。后日便是萧家主大婚之日,莫重楼恐怕会来参加,届时你千万别出来。”
      
      穆晗怔然看向顾清夜:“你究竟是谁?”
      
      “不必问我,总之我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萧家好。告辞。”顾清夜话音刚落,人影便不见了。
      
      穆晗依旧呆立在那儿,忘了去关门。
      
      门外出现另一条影子,穆晗吃惊地道:“家主?”
      
      萧疏叶徐步走进来,替穆晗关上房门:“穆管家,你不必担心。若我成婚之日莫重楼来,我会叫人通知你,你便休息吧,不要露面。”
      
      “家主,方才之人......您看见了?”
      
      “是,我看见了,也听见了。”
      
      “您为何不出来拦他?”
      
      “他是为萧家好,我为何拦他?”萧疏叶看着前方,目光变得悠远,喃喃道,“总有一天,我会看到真正的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改变主意了,想多些温馨,多些兄弟之间的感情戏,后面就是婚礼了,掩面~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