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莫测高深

      来者正是萧疏雨与他的两名贴身侍卫姚青、姚白。
      
      李小宝眼前一亮:这气度,分明是富家公子啊!光阴客栈果然好事连连。连忙小跑上去:“客官住店么?”
      
      姚青道:“正是,我们要住上几晚。”
      
      “几晚?”
      
      “看情况。”姚青道,“你先把我们的马和车安顿好。”
      
      “好,好。”
      
      “我和他一起去。”姚白道,回头看一眼自家少爷,忽然发现少爷的神情很奇怪。
      
      萧疏雨在看着顾清夜,顾清夜也在看着他。
      
      目光交缠,似有无形的火花在中间爆出。
      
      姚青也注意到了,兄弟俩一起看向顾清夜。
      
      素未谋面,可似曾相识。身上有种无形的“味道”,有点像我家七少。不对,七少张扬洒脱,可这少年看起来温润内敛——至少给人这种感觉。
      
      那到底哪里像呢?眉眼?鼻子?下颌?怎么看着哪儿哪儿都像。可再细看时,却又不太像。
      
      肯定是连日赶路,脑子不灵光了,有点累,有点晕。
      
      姚青挥挥手,让弟弟去停马匹车辆,自己贴近萧疏雨,唤:“少爷?”
      
      萧疏雨回过神来,举步走进店堂。顾清夜不动声色地让开一些。萧疏雨却扭头看他:“你认识我?”
      
      “不认识。”顾清夜微微一笑。阳光从屋外照进来,洒在他脸上,衬得他那张白玉似的脸越发莹润,仿佛自带光芒。
      
      姚青暗道:“好俊的少年,与我家少爷不相上下。”
      
      “只是如此相貌、如此风度,世间少有。”顾清夜接道,“我猜,阁下是扬州萧家的七少萧疏雨?”
      
      萧疏雨勾起唇角,被夸得有些受用,正想开口,就听身后有人道:“萧七少大驾光临,我这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萧疏雨回头,就看见了玉玲珑,怔了怔,凝眸看她。片刻,眼里泛起喜悦的光采,脱口道:“你是玉……”
      
      “我是这家客栈的老板,玉玲珑。”玉玲珑打断他,径自走到柜台后面,拿出账簿,“萧七少要几间房?”
      
      “两间。我一间,我这两名侍卫一间。”
      
      “天字一号、二号。”玉玲珑道,“小六子,你带七少上去,好生伺候。”她一口气说完,像急于打发萧疏雨似的。
      
      柳小六觉得气氛有些异样,可不明所以,向萧疏雨躬了躬身:“七少请。”
      
      萧疏雨道:“姚青,你把行李拿上去安置一下,我在这儿待会儿。”
      
      “是,少爷。”姚青领命而去,临走悄悄伸出一只手,给他家少爷递了个加油的暗号。
      
      萧疏雨走到玉玲珑面前,轻声细语道:“玉老板,我走得口干舌燥,要喝茶,要喝心香一片。”
      
      顾清夜嘴角抽了抽,心道:“这小子,居然在撒娇。”
      
      萧疏雨像有心灵感应似地回头:“你在腹诽我?!”
      
      顾清夜一愣:“怎么会?我与萧七少素不相识……”
      
      “砰”的一声,顾清夜的话被打断,玉玲珑将一个酒坛拍在柜台上:“我们这穷乡僻壤,只有农家制的土酒,没有好茶。什么心香一片,那是大户人家才有的茶叶吧?”
      
      这时,姚白走过来,习惯性地往萧疏雨背后一站:“少爷,车马已经安顿好了。”
      
      “嗯。我这儿没事,你上楼与你哥收拾房间吧。天字一号、二号。”萧疏雨的声音有些闷。作为他的心腹,又一向细心周到,姚白立刻便听出来了:“少爷,要不……”
      
      萧疏雨挥挥手,示意他别管。姚白便走了。
      
      萧疏雨捧起那坛酒,开坛闻了闻:“好香,‘玉瓶素蚁腊酒香,金鞭白马紫游缰’,这农家腊酒我最喜欢了,玉老板真是善解人意。”
      
      突然,一道绿影向他当头砸来,像一道绿色的闪电:“好香,好香!”
      
      萧疏雨本能地挥袖去挡,却有另一条人影抢在他面前,随手一捞,便把那叫嚷的家伙捞了下来:“七少,对不起,是我的鹦鹉,它喜欢喝酒,闻到酒香了。”
      
      鹦鹉在顾清夜手里挣扎,嚎叫:“酒,酒!”
      
      萧疏雨吃惊地看着这只鸟,脱口骂:“该死的!”
      
      谁料鹦鹉比他更凶:“你该死,你该死!”
      
      顾清夜给它一个爆栗:“傻蛋,闭嘴!”一边镇压自己的鸟,一边向萧疏雨赔罪:“七少,我这鸟有点傻,冒犯了你,请别见怪。”
      
      鹦鹉觉得受到了侮辱,想要反抗,却被顾清夜捂住嘴:“马上让你喝。”一句话,鹦鹉便偃旗息鼓了,把脖子伸得老长,眼巴巴地看着那坛酒。
      
      萧疏雨回过神来,“哈哈”大笑:“好玩,好玩。”
      
      玉玲珑嘴角浮起一丝笑容,近乎宠溺,被顾清夜看在眼里。
      
      “玉老板,不如我们再一起喝几杯?”他提议道。
      
      萧疏雨马上道:“不,玉老板,我请你喝。”
      
      顾清夜倒不纠缠:“七少多金,那就请吧。”
      
      萧疏雨抱过那坛酒:“玉老板,请吧。”
      
      玉玲珑道:“好,早就听说萧家七少有‘三胆’,今日既然见到了真人,我倒颇想见识一下。”
      
      李小宝在旁边候着,闻言道:“老板,什么‘三胆’?”
      
      玉玲珑嫣然:“酒胆、色胆,还有一个是……”
      
      “忠肝义胆!”萧疏雨道。
      
      “苦胆。”玉玲珑道,眼里全是戏谑之意。
      
      萧疏雨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玉……”
      
      “喝酒!”玉玲珑一声喝,把他的话掐断在喉咙里。
      
      “是,是,喝酒。”萧疏雨乖乖坐下,李小宝马上把杯盏奉上,萧疏雨为玉玲珑斟酒,玉玲珑也不推让,只是拿了张纸去写菜名。
      
      这时候柳小六也下来了,姚青、姚白要在房间里用膳,他去替他们张罗。
      
      鹦鹉已经在埋头喝酒。顾清夜自斟自饮,仿佛全然不管身外之事。
      
      夜幕已经降临。
      
      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来,八宝葫芦、彩蝶飞舞、琵琶对虾,每上一道菜,萧疏雨的眼睛就亮一分。
      
      “玉老板,你点的菜都是我喜欢的,看来你……”
      
      “我不过是点了你们扬州菜而已,你不是扬州人么?我这是投其所好。”玉玲珑淡淡道。
      
      “哦。玉老板真是善解人意。”萧疏雨嘟囔了一句。
      
      玉玲珑笑道:“今天你可是第二次夸我善解人意了,萧七少这张嘴,果然惯会甜言蜜语。难怪人家都说,萧七少最会哄女人了。”
      
      “我可不敢哄玉老板。”萧疏雨连忙道,“我敬重你还来不及呢。”
      
      “敬重?”玉玲珑挑眉看着他,“我一个乡野间开客栈的,哪里值得七少敬重?”
      
      萧疏雨简直觉得自己在玉玲珑面前说什么错什么,摸摸鼻子,叹口气,转移话题,拿手指遥遥指了指顾清夜:“这人是什么来路?”
      
      “他叫顾清夜,我只知道他从京城来,别的不确定。”
      
      “今天来的?”
      
      “不,昨晚就来了。”
      
      “那怎么还不走?”
      
      “我也不知道,他还要住两天。”
      
      他们说话声音很低。萧疏雨的位置正对着顾清夜,他见顾清夜一直在喝酒、喂鸟,与鸟说话,完全没有注意他们。
      
      “我看不透他。”他低语。
      
      “我觉得,你还是别去招惹他的好。”
      
      “为什么?”
      
      “不为什么,直觉。”
      
      “你在关心我?”
      
      “我只是关心我的客人。”
      
      “那你有没有关心他?”
      
      “他好像不需要人关心。”
      
      “为什么?”
      
      “也是直觉。”
      
      萧疏雨沉默,半晌道:“你还是关心他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多感觉。”
      
      “七少,你为何而来?”玉玲珑忽然正色问道。
      
      萧疏雨抬眸看她,目光深了深:“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语声顿住,没有后续。玉玲珑大口喝起酒来。
      
      直到结束,两人都没有多说话。
      
      萧疏雨回到房间,姚青、姚白在等着他:“少爷,怎么样?”两人关心地问。
      
      萧疏雨往椅子上一瘫,捂住脑袋:“我干嘛揽这档子差使啊。大哥,你这缩头乌……”
      
      姚青吓一跳:“少爷!”
      
      萧疏雨及时打住,改了词:“……你这没担当的家伙!”
      
      姚白道:“少爷,你别埋怨家主。他委你以重任,是因为知道少爷最会讨女人的欢心。少爷这次也一定行的,少爷加油!”
      
      萧疏雨突然坐直身子:“姚白。”
      
      “怎么了,少爷?”姚白莫名其妙。少爷这也转变得太快了吧?
      
      “你替我盯着那个顾清夜,看看他在这里做什么。”
      
      “是。”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飘来一阵歌声:“红丝紧系萧郎足,不许萧郎成路人。日日引凤凤不至,一至凤台人销魂。”
      
      那声音非常清脆,甚至还带着未成年的奶气。可是歌声缠绵,且带着说不出的神秘。
      
      姚青、姚白猛地一惊。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