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八章探幽寻秘

      顾清夜呆坐了很久,他的目光放空,修长的身影落在淡淡的烛光中,有一种不真实的味道。
      
      傻蛋蔫头耷脑地站在旁边的桌上,乌溜溜的眼珠里也没了以往的神气,不时瞧瞧它的主人。
      
      不知何时起风了,雨也落了下来。密集的雨点用力拍打着窗子,像在发泄不满的情绪。
      
      顾清夜忽然像感受到了什么,腾地站起来,跑到南窗口,推开了窗。
      
      屋檐下的灯光照出一条雪白的身影,那身影独立在小楼前,正抬头望。两人的目光猝然相撞,顾清夜的心猛地缩紧。
      
      今夜,他害怕这样的目光对视,他怕萧疏雨洞悉他心底的秘密。
      
      “七少?”他用尽全身力气克制自己,从窗口飞身落下,“下雨了,你怎么在这里?”伸手触上萧疏雨的衣服,已经有些微湿了,“温泉白泡了,你会着凉的。你......要进来么?”
      
      萧疏雨点点头,率先举步,推门进了来吟阁。顾清夜忙点了蜡烛,给他照着上楼。
      
      到房间里,顾清夜放好蜡烛,问道:“七少,要换下外袍么?”
      
      萧疏雨道:“我是练武之人,你当我娇小姐么?”也不看顾清夜,径自坐下,伸手去捋鹦鹉的毛:“傻蛋,飞得很辛苦吧?”
      
      傻蛋缩了缩,没有避,可是眼神有些抗拒。这小东西早就学会鉴貌辨色,虽然被萧疏雨骂了声“蠢货”,心里委实不忿,可它也知道自家公子现在心虚,它自己也有些心虚,因此不敢放肆。
      
      顾清夜默默站在那儿。萧疏雨漫不经心地道:“清夜哥,你不跟我解释一下么?”依然没看顾清夜。
      
      顾清夜露出一个苦笑:“你是说傻蛋么?我以为它睡了,没想到它真的顽皮,飞出去了。”萧疏雨看见它飞回来的吧?他在监视自己?他心里想。
      
      就在他去过竹铺乌巢后,玉生烟也去了,当晚萧疏叶请他共餐,酒中下了药,令他出现幻觉,几乎败露。傻蛋再去时被迷晕,而何大保也失踪了。
      
      那人在黑暗中目光如炬,能看清一只鸟,说明是久居黑暗的人。若是其他人,断不会对付一只鸟,除非他知道这只鸟并非普通的鸟。所以,这人只能是萧家的人。是风驰,还是萧家其他影卫暗卫?
      
      自己不仅人去了竹铺,还让傻蛋去竹铺,这两次被看到就越发让人怀疑了。顾清夜这会儿有些后悔自己莽撞失策,归根到底,他是担心何大保的安危。
      
      关键是,萧家人在竹铺里有没有查到对何大保不利的证据?如果没有,他们就没理由扣押何大保。可是,自己对萧家人很了解么?萧家人会用什么手段?会不会用药,会不会逼供?
      
      他刚刚领教了萧家人不动声色下药的手段,他开始不确定。
      
      无论如何,在自己真正暴露之前,他还得将这场戏演下去。
      
      傻蛋也很机灵,非常配合地叫:“出去玩了,出去玩了。”
      
      萧疏雨饶有兴趣地道:“去哪儿了?”
      
      傻蛋懵懂地答:“不认得。”
      
      萧疏雨点点头,脱了外袍,往顾清夜床上一躺:“太晚了,我要睡了。”
      
      顾清夜头皮发麻,绕了一圈,他还是要来跟自己挤一张床。
      
      “到山庄后,我也与清夜哥睡一张床。”萧疏雨道。
      
      鹦鹉睁大眼睛,一脸震惊。顾清夜嘴里发苦:“七少。”声音里带着些抗议的味道。
      
      “嗯?”萧疏雨瞥他一眼,“你不肯?”
      
      “属下不敢。”顾清夜已经拙于言辞了,这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叫他怎么应付?
      
      “不敢就乖乖让着我。”萧疏雨呲牙一笑,又加上一句,“清夜哥。”
      
      为什么,依然觉得这少年跟自己说话的口气有些任性又有些亲密?难道自己又出现幻觉了么?
      
      第二天早上,姚青、姚白吃惊地发现他家少爷没在自己床上,而是跟使者同榻而眠了。两人面面相觑,实在不明白自家少爷到底抽了什么疯。
      
      顾清夜与萧疏雨去见了萧疏叶,萧疏叶一切如常,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萧疏雨提出要去归雁山庄帮忙,萧疏叶一口答应了。
      
      于是萧疏雨命姚青、姚白收拾了他的日常用品,送去归雁山庄。
      
      穆晗也命人备了两车东西,来到归雁山庄。
      
      萧家的丫鬟仆人花了一上午时间,将玉生烟出嫁住的玲珑阁布置好,而萧疏雨的东西全放在顾清夜的房里,俨然要与顾清夜“同居”了。
      
      姚青悄悄对姚白道:“小白,你说我们少爷这是怎么了?我们跟他这么久,也没发现他有那个癖好,难不成,使者一来,他就发现自己的本性了?”
      
      姚白顿了顿才明白自家兄长的意思:“哥,你说什么呢!少爷绝对不是断......”
      
      姚青一把捂住他的嘴,惊慌地回头,却发现一双黑眼睛正盯着他们看。
      
      姚青一激灵,等他看清是傻蛋,忍不住抽气:“傻蛋,你,你这是要吓死我么?居然偷听!”
      
      傻蛋严肃地瞅着他,没说话。
      
      姚白失笑道:“哥,它不过是一只鸟儿,哪儿听得懂这个。”
      
      傻蛋“咭”地一声,像是嘲笑,然后道:“妄议主人,打嘴。”
      
      两人瞬间毛骨悚然,一溜烟地跑了。
      
      房间里,顾清夜给萧疏雨倒了杯茶,唇边泛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七少,你确定要跟我住?”
      
      萧疏雨翘起两条修长的腿:“我像是开玩笑么?”
      
      顾清夜道:“两个大男人,你不觉得很奇怪么?当然,属下不介意,可你......”
      
      萧疏雨道:“我不想舍近求远,只想用最直接的办法。”
      
      顾清夜听懂了,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时刻盯着他,可是,萧疏雨又不捅破。这种感觉就像将他吊在一根即将断裂的绳子上,挂在悬崖上,叫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掉下去。
      
      可他偏偏什么也不能露出来,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从当上虞伯雍的近卫至今,已经五年多了,顾清夜从来没有在执行哪个任务时,遭遇如此困难的境况。
      
      可是现在,除了静观其变,他没有别的法子。
      
      他只好装作听不懂,冲萧疏雨露出疑惑的表情,而萧疏雨没有再解释。
      
      顾清夜看穆晗忙完,便邀他留下用餐,因为两人必须商量一下大婚那日各种流程与守卫工作。穆晗道:“我正有此意。”
      
      吃完饭,他们没有休息,便直接到顾清夜的书房商量,萧疏雨寸步不离地跟了去。
      
      穆晗拿出一张图:“这是萧府地图,府中每一处都标得清清楚楚,届时请使者安排守卫。家主没有邀请江湖中人,除了五位小姐与一些近亲、好友。但已经有一些江湖门派主动来信,说要上门道喜。”
      
      顾清夜点头,心里却在想,这张地图来得真是时候,我可以借核实地情,去府里查找何大保的下落。
      
      穆晗走后,顾清夜便对萧疏雨道:“七少,我要去一趟府里,把府中每个角落都熟悉一下,以便安排人手。你去不去?”
      
      萧疏雨道:“我与你同去。”他面色如常,唇角含笑。可是,当顾清夜背对着他的时候,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忧伤之色。
      
      他们回萧府,萧疏雨陪着顾清夜在府里兜兜转转,熟悉每一个院落、每一处亭台水榭。到萧大夫人处时,萧大夫人把萧疏雨喊住了:“小七,你来帮我瞧瞧这些布料,我替你五位姐夫每人做套衣服,你帮我选一选。”
      
      萧疏雨道:“这事你找大嫂啊,我哪儿懂?”
      
      萧大夫人嗔道:“你这死小子,就会偷懒!你大嫂忙着绣嫁衣呢,叫你做一点小事都不肯。”
      
      萧疏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嫂还会绣嫁衣?她那双手,居然会做女红?”
      
      萧大夫人瞪她一眼:“你大嫂能文能武,什么不会!”
      
      顾清夜趁机道:“那七少您与大夫人看布料吧,属下自己去转转。”
      
      萧疏雨道:“好,完了你来找我。”
      
      “是。”顾清夜应了声便走了。
      
      出宜萱居后,他往花园走,瞧见不远处有个年轻男仆拎着食盒低头走着,也是去花园的方向。他心中一动,暗道,天助我也,便跟了上去。
      
      此时不是吃饭时候,而且方向还是花园,殊为可疑。
      
      那男仆走到花园深处,有一座假山,他钻了进去。顾清夜见四下没人,闪身进去,假山里面很深,男仆已经不见踪影。
      
      顾清夜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并调动全身感官,每寸肌肤都变得灵敏起来。他隐约听见滴水声,那声音像是从地下传来。
      
      他顺着声音走,并同时用手在假山壁上摸索。洞里光线越来越暗,但是他触到一个圆圆的凸起,手感光滑,像是经常被人触摸。
      
      他用手轻轻一旋,便看见眼前的地上裂开一道口子。他轻盈地飘落在那入口处,顺着台阶往下走。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个山洞。等他走进去,洞口便悄然合上了。
      
      洞里点着火把,将山洞照得十分明亮。
      
      往里走了数十步,滴水声清晰起来,他抬头,看见山洞顶上有水滴落下。想起那处顶上是条小溪,应是溪水渗了下来。
      
      然后他看见一道石门,开着一条缝,他闪身到门后,凑到缝上往里看。
      
      里面坐着一个人,手与脚都被铁链绑在墙上,铁链很长,足够他在这石室内走动。可他此时坐着,脸色蜡黄,双目无神。这人正是何大保。
      
      另有一人穿侍卫装,立在何大保面前,正是闻松。
      
      男仆将食盒递给他,闻松取出里面的饭菜道:“你先回去吧,明早来换。”
      
      男仆应声走了,顾清夜闪身避过,没被他发现。
      
      他继续贴着石门看里面的情形。
      
      闻松将筷子递给何大保:“你一天没吃了,吃点吧。”
      
      何大保接过来,闷头便吃。
      
      顾清夜屏息凝神看着,一颗心悬了起来。看何大保的样子,并未受到酷刑,可是他脸色那么黄,拿碗的手竟在微微颤抖。他是被下了药么?若是令人迷失心智的药,那么,何大保会不会已经招供?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