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六章真真假假

      近黄昏,何大保放下手中编织的竹篓,起身到门口,想要关门歇业。
      
      一阵风迎面吹来,夹带着灰尘,迷了他的眼。他举起手臂挡了挡,感觉什么东西从身边飘了过去。
      
      他瞬间警觉,全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倏然转身,直奔屋里。
      
      屋里陈列着各色竹器,小到竹蛐蛐,大到竹榻。有条人影负手站在那儿,腰肢纤细,姿态潇洒。
      
      当他回首的瞬间,何大保又变成了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竹匠。
      
      来人穿男装,可何大保一眼就瞧出了她是个女子,并且他认得,此人乃是萧疏叶的未婚妻玉生烟。
      
      “少爷,少爷!”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穿杏黄色衣衫的丫鬟奔进店来,对玉生烟娇嗔道,“一扭头就看不见你了,也不等等奴婢。”
      
      这丫鬟正是芳雨。
      
      何大保心里疑云翻涌,脸上却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道:“这位公子,可是要买竹器么?”
      
      芳雨抢着道:“嗯嗯,要买,要买!”一双灵活的眼睛已经四下里转了个遍,叫道,“少爷,少爷,这里的竹器编得好漂亮,奴婢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精巧的东西呢。”又对何大保道,“老板,你的手真巧。”
      
      若不是知道玉生烟是女的,这模样倒像极了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带着丫鬟逛集市。
      
      何大保憨厚的笑容里便带了些赧然之色:“姑娘过奖了,我就是靠这个讨生活罢了。”
      
      玉生烟微笑道:“的确做得好。正巧,我家几位妹妹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想来想去,不知道送她们什么好。胭脂水粉、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她们都不缺,倒是这些竹编的小东西又有趣又好看,我便买些送给她们吧。她们家的娃娃也必定喜欢得紧。”
      
      何大保想,她说的便是萧家五位小姐了。萧疏叶马上要与玉生烟成亲,萧家五位小姐自然是要回来的。
      
      他吭吭哧哧地道:“我这小店粗鄙,怕是入不了少爷小姐的眼。公子您......您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玉生烟笑吟吟地看他:“老板,你可莫要妄自菲薄,你这小店虽然连个名字都没有,可在城东一带还是很有名气的。”
      
      芳雨道:“少爷,你看天色不早了,我们快点买了回去吧。大少爷还等你用膳呢。”
      
      玉生烟好脾气地道:“好,好,你这丫头,性子真急。”
      
      她俩选了一些竹编的小玩意儿,叫何大保给他们包好,便拎着走了。何大保在那儿怔了半晌,暗自思索要不要将这事告诉顾清夜,可是又觉得无凭无据,不好冒这个风险。于是便作罢了。
      
      萧府。花厅。
      
      萧疏叶在正中坐着,萧疏雨则坐在侧位上。顾清夜向萧疏叶禀道:“属下回府时遇见穆管家,明日他便叫人到山庄来布置玲珑阁,家主大婚之前,属下会保护好大少夫人。婚礼之日,一应礼仪、守卫,属下皆会安排妥当,请家主放心。”
      
      因玉人庄已经不剩什么人,萧疏叶便将玉生烟的出阁之地选在归雁山庄,婚礼前一日,玉生烟会住到归雁山庄,婚礼当天,接新娘的花轿会从归雁山庄接人,送到萧府。
      
      所以顾清夜除了安排四月十五的武林大会外,还要安排在这之前的婚礼事宜。
      
      他神态恭谨有礼,面容温润清朗,眸子坦荡忠诚,从头至尾,都是完美的下属形象。
      
      萧疏叶道:“好。”语声一顿,“你今日下午做了什么?”
      
      顾清夜一愣,睫毛抬了抬,下意识地去看萧疏雨。萧疏雨在大哥面前不敢做什么小动作,只好装没看见。
      
      顾清夜忽然背后发毛。聪明人说话,根本一点就通,萧疏叶问这个问题,他就知道不妙了。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风驰。他记得萧疏叶有暗卫,他也听过风驰这个名字,可自他进府,他从未见过此人。
      
      连影子都没有的人,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不在,藏在什么地方,有几人知道?至少自己从没发现过他的存在。
      
      自己被风驰跟踪了?跟踪到哪里?羁旅客栈,还有......竹铺乌巢呢?当时自己曾警惕地四下查看,没有发现别人。
      
      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属下......”脑子里迅速想着事情会坏到何种地步,如何应对,身体已经先一步作出反应。他单膝跪下,“属下违背家主的命令,叫傻蛋带我去莫明羽住的客栈查探了,属下知错。”
      
      萧疏雨看看自家大哥,看不出喜怒。
      
      “查到什么了么?”萧疏叶问道。
      
      “属下惭愧,没有查到。”顾清夜垂下眼帘。
      
      萧疏叶微微一笑:“我的使者大人,你果然有主意。我说此事我自会处理,你不用管了,可你仍然穷追不舍,我该夸你尽忠职守么?”
      
      萧疏雨不由又看了自家大哥一眼。大哥,你说话阴阳怪气,这样好么?对别人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顾清夜下意识地屈下另一条腿:“属下该罚。”
      
      萧疏叶摆手:“起来吧,我不罚你。”
      
      顾清夜有些意外:“家主?”
      
      “起来!”萧疏叶微微沉了声音。顾清夜似乎从他声音里听出一丝郁闷的味道。
      
      “是,谢家主宽宥。”顾清夜站起来。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咯咯的笑声,玉生烟带着芳雨进来了。
      
      萧疏叶看见自家夫人,脸上就不觉流露出温柔之色:“烟妹,怎么这么高兴?”
      
      玉生烟道:“方才我与芳雨去了桐花弄的一家竹器店,买了些小玩意儿。五位妹妹马上就回来了,到时给她们还有外甥、外甥女玩。”她说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目光扫过顾清夜。
      
      顾清夜心里“咯噔”一下,果然!风驰至少看见自己进竹铺了,然后玉生烟才借着买东西去查探吧?否则,她怎会无缘无故跑到那个偏僻的小巷里去?
      
      芳雨已经献宝似地拿了些小东西出来,给萧疏叶、萧疏雨看。
      
      玉生烟道:“好了,好了,两位爷哪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儿?芳雨,你拿回楼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芳雨应了声“是”,又向萧疏叶、萧疏雨行了礼,轻盈地走了。
      
      萧疏雨直觉不对,看看萧疏叶,萧疏叶唤道:“闻松,传令厨房,开饭吧。”闻松领命去了。
      
      顾清夜道:“属下告退。”
      
      萧疏叶道:“你留下,与我们一起用餐。”
      
      顾清夜只能压住心里的不安,坐下与萧家兄弟、玉生烟一起吃饭。
      
      吃饭便吃饭吧,偏偏穆晗还特意送了两坛酒过来,亲自给四人斟酒。顾清夜推脱道:“家主,属下还要回山庄值守,不便饮酒。何况,中午属下已经饮过了。”
      
      萧疏叶道:“不用,今晚便留在来吟阁。”
      
      “是。”顾清夜无话可说了。
      
      酒是好酒,更架不住玉生烟豪爽,两坛喝完,竟然不够,又添了两坛。顾清夜觉得酒意上头,脑袋晕乎乎的,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了,而浑身的血液像是被文火炖着,有点热、有点酥麻。
      
      他想请辞,却听见闻竹的声音道:“家主,人带来了。”
      
      然后,他看见了何大保。
      
      何大保脸色苍白,唇边还挂着血迹,身子佝偻,手脚被镣铐束缚着。看见他,瞬间睁大眼睛,颤颤巍巍地道:“令主......”
      
      像有一只巨手猛地攥住顾清夜的心脏,他感觉到窒息般的疼痛,脑子里烟尘散乱,混沌不堪。何大保被抓了?何大保暴露了?那自己的身份便也暴露了。
      
      自己的生死没关系,可不能连累到何大保。
      
      “何.....”大保两字卡在喉咙口,他又转头看萧疏叶,“不,家主,不要......放,放过......”
      
      破碎的字句吐出来。
      
      对面的人目光锐利地盯着他。
      
      脑子里还残存着最后一丝意识,顾清夜忽然觉得不对,何大保不可能这么容易招认,更不可能这么容易供出他。
      
      乌夜台的手下,乌巢的人,都是经过严格考验的。
      
      自己怎么了?身体状况不对,是酒令自己丧失理智了?
      
      他悄悄从怀里摸到那根银针,借着桌子的掩护,深深扎进自己大腿。疼痛令他清醒了,眼前变得清晰,哪里有“何大保”?只有穆晗。
      
      穆晗正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使者,你怎么了?”
      
      顾清夜背上已被冷汗浸湿,他迷茫地问穆晗:“穆管家,方才......?”
      
      “方才我来问问家主还需不需要添酒,却看见使者你的样子很奇怪。”
      
      顾清夜定定神,究竟是怎么回事?经过千锤百炼的自己,竟然会因为酒而失去神智、产生幻觉?
      
      “不用了,穆管家。”萧疏叶道,“小七,清夜恐怕喝多了,你带他回去休息吧。”
      
      “是,大哥。”萧疏雨饱含担忧的眼睛出现在顾清夜眼前,“清夜哥,来,我扶你回去。”
      
      顾清夜站起来:“家主,大少夫人,属下告退。”声音有些沙哑。
      
      抬眸,对上萧疏叶的眼睛。那双眼睛很黑、很深,深不见底。里面有水草般蔓延的情绪,失望?痛心?愤怒?他看不清楚。
      
      “清夜哥,你今天怎么回事?”萧疏雨躺在顾清夜身旁,扳过他的身体,直直地看进他眼里。
      
      顾清夜却闭上了眼睛:“我没事,只是喝多了。”
      
      “我已经叫厨房做醒酒汤了,很快拿来,你吃了就会好受些。”
      
      “好,谢谢七少。”
      
      “清夜哥,你还记得你第一天来萧家,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什么?”
      
      “若是有一天你做出有损萧家的事来,我第一个杀了你!”——这句话顾清夜记得的,可他不知道萧疏雨是不是指的这句。
      
      萧疏雨叹了口气:“没什么,你现在糊里糊涂,我不说了。哥,我只希望,我们都好好的。”
      
      是自己听错了么?萧疏雨竟然叫他“哥”。
      
      花厅里,玉生烟握住萧疏叶的手,低声道:“萧大哥,你打算怎么办?”
      
      萧疏叶默然良久,沉沉地道:“你听见了么?在他意识最模糊的时候,他仍然喊我‘家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