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五章节外生枝

      一语未了,就听有人道:“疏叶、小七,这么巧,你们都在?”
      
      顾清夜回头去看,门口走进一个身材高挑、相貌清瘦的年轻人,看着萧疏叶的眼睛里含着温暖的笑意。
      
      “星堂?”萧疏叶也喜道,“你在这里?一个人?”
      
      星堂?顾清夜想起初到萧家时,听萧疏雨道,宝平县境内运河决堤,萧疏叶派钱庄管事梁逸去赈灾,还请了他的好友、扬州名医阎星堂去救治伤病患者。此人莫非就是阎星堂?
      
      “是啊,我一个人过来钓鱼,顺便喝个酒,没想到遇到你们。”年轻人看到顾清夜,微微一愣,随即道,“这位是?”
      
      “这是我萧家新任的使者,名叫顾清夜。”萧疏叶道。
      
      顾清夜起身行礼道:“莫非是阎大夫么?”
      
      “正是。”阎星堂还了一礼。萧疏叶请他坐下同饮,他也不推辞,遂在萧疏叶对面坐了,又瞧了顾清夜几眼,道,“疏叶,你家使者......与你有什么渊源么?”
      
      萧疏雨不禁笑了,他看阎星堂笑得意味深长,便知道他话里有话。
      
      萧疏叶道:“没什么渊源,只能说有缘。清夜帮过小七,与小七一见如故,来到我家,便顺得成章地成了我家的人。”
      
      阎星堂打趣道:“瞧他的长相和神韵,我还当他是你家遗落在外的......哈哈......”挑眉,一副“你懂的”样子。
      
      顾清夜自然听懂了,一时有些生气,却也知道阎星堂没有恶意,便装聋子,默默给阎星堂斟上酒。
      
      却不经意间撞进萧疏雨眼里,发现萧疏雨挂着一缕“正中我下怀”的笑容看着他。他莫名其妙地瞪他一眼,萧疏雨调皮地一笑。
      
      阎星堂看萧疏叶,用眼神问:“难道真是的?”
      
      萧疏叶回视他,用眼神答:“不可说。”
      
      阎星堂饶有趣味地摩挲着下巴,忽然想起什么:“这位......啊,疏叶叫你清夜,我便也托大叫你清夜了。”
      
      顾清夜道:“阎大夫请随意。”
      
      阎星堂道:“莫非你便是不久前舍命救了疏叶的那位侍卫?”
      
      萧疏叶奇道:“我们最近都没见面,你怎会知道?”
      
      阎星堂道:“上月我在宝平县救治伤患,手头缺了一味药,只有京城仁合堂才能买到。我去京城,碰到我的朋友项天歌,他说他曾在金谷县的一家客栈里碰到你。你被人袭击,有位侍卫舍命救了你,背上被炸得血肉模糊,还是他出手替他疗的伤。”
      
      顾清夜的身子瞬间僵硬。项天歌?不是陛下的小舅子么?原来那晚是他给我医治的?那他回京城一定去跟陛下说了此事,他那张嘴巴,根本关不住。陛下会怎么想?我居然舍命救萧疏叶,救陛下想要打压的对象,他一定认为我不忠......
      
      萧疏叶注意到他的轻微变化,敏感地问道:“清夜,你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
      
      顾清夜脑子里一片混乱,阎星堂知道项天歌的身份么?若是知道,眼下这个谎,又得想法圆。
      
      “属下没事。”
      
      “原来那个项大夫叫项天歌,‘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哈哈,这名字好玩。”萧疏雨喷笑,“不过他那样哪点像呆头鹅?分明是个妖孽。阎大哥,这人竟然跟你是朋友?”
      
      “我少年时跟他拜过同一个师父,虽然时间很短,但他也算得上是我师弟。”阎星堂道,“他如今可是堂堂国舅爷,不过他性子不羁,跟我这平民百姓也聊得来,还是蛮有趣的人。”
      
      顾清夜心想,果然知道!真是诸事不利,以为离开京城,浪迹江湖,没有什么人认识自己,可是那么巧......当初也曾想过易容,可想到萧家都是高手,易容术根本瞒不过他们,故而用了“顾清夜”的真面目示人。谁知带来那么多麻烦,以为只需要防着萧家,没想到现在还要防着陛下。
      
      左右为难。
      
      是因为自己的心已经偏了么,不知不觉间偏向于萧家?
      
      萧疏叶吃了一惊,顿时面色凝重起来,看着顾清夜道:“清夜,你在担心皇帝已经知道你的下落?”
      
      萧疏雨也皱眉道:“清夜哥,这项天歌既然是皇帝的小舅子,他会不会跟皇帝说你的事?皇帝会不会派人来抓你回去?”
      
      顾清夜只好装出茫然的样子:“属下也不知道。但想来这么些日子不来,应该是项国舅没讲吧。”
      
      阎星堂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疏叶道:“说来话长,我们边饮边聊。”
      
      他们喝了会儿酒,鹦鹉傻蛋便回来了,飞到顾清夜手边,用嘴扯了扯他的袖子。顾清夜道:“家主,傻蛋定是知道了郡主的下塌之处,属下去查探一下?”
      
      萧疏叶摆手道:“不必,我们难得有这放松的时候,你便好好饮酒吧。此事我自会处理,你不用管了。”
      
      顾清夜心里升起一丝疑云,难道萧疏叶怀疑自己了?他为何不让自己去查?
      
      饭后,阎星堂自己回去,临行前,他还帮顾清夜看了背上的伤,给了他几颗去腐生肌的药。
      
      萧家兄弟与顾清夜到归雁山庄门口,萧疏雨道:“大哥,我想留下,我还要与清夜哥切磋武功。”
      
      顾清夜道:“七少,我们上午已经切磋过了,你还是回去吧。”
      
      萧疏雨“哦”了一声,有些不情愿。顾清夜下马一躬身:“家主,七少,属下进去了。”
      
      萧疏叶掉转马头,萧疏雨也只好跟着走。转过一片林子,萧疏叶拉住马缰,唤了声:“风驰”,眼前落下一条人影,跪在萧疏叶马前:“家主。”正是暗卫风驰。
      
      萧疏叶道:“起来。方才你在草堂看见了什么?”
      
      风驰道:“禀家主,属下瞧见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从‘湘妃’那屋的窗子里跳出来,钻进竹林便不见了。属下还瞧见使者大人的鹦鹉飞过去,又飞回来。还有,林子里藏着另外一名暗卫,他似乎在保护那位郡主,只是,他并没有发现属下。郡主一走,他便消失了。属下因未得主人命令,不敢擅动,依旧在外守着。”
      
      萧疏叶道:“好,你立刻去山庄跟踪使者,看他去了哪里,直到他回山庄为止。除非他遭遇危险,你不要露面,看见什么,只需回来禀报便是。”
      
      “是,属下遵命。”风驰一闪而逝。
      
      萧疏雨蹙眉道:“大哥,此事蹊跷。”
      
      萧疏叶道:“我们来分析一下:假设米朵与莫明羽有仇,她混入‘湘妃’,趁莫明羽喝得迷迷糊糊,给她下毒,恰好我们出现,惊跑了她,她甚至没来得及看莫明羽有没有喝毒酒。这,说得通。可是,那暗卫为何没有出现?”
      
      萧疏雨道:“此人可能不是莫明羽的暗卫,而是米朵的帮手。在光阴客栈时,她曾招供道,她买通了一名扶桑人,帮她杀人。而我们在金谷县那家客栈,遇到的杀手也是扶桑人。说明米朵背后的势力很大,能调遣一批扶桑杀手。”
      
      萧疏叶道:“莫明羽身份尊贵,即便她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莫重楼也不会真的放任她不管。给她派暗卫保护,这是最好的法子,既不会碍她的眼,又能保护她的安全。所以,我更倾向于,此人确实是莫明羽的暗卫。”
      
      萧疏雨道:“我也同意大哥的说法,可若如此,便解释不通那暗卫的表现了。”
      
      萧疏叶道:“所以,此事更耐人寻味。我知道清夜一定会去查莫明羽,他可不是一个轻易听话的人。”说到这儿,他似乎微微笑了一下,“他有的是主意。”
      
      “所以大哥命风驰去跟踪他?”
      
      “正是。”
      
      “可反正他查到什么,都会向大哥禀告啊,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萧疏叶默然看着前方,片刻催马前行,抛下一句话:“我在考验他。”
      
      “考验?”萧疏雨拍马跟上去,大声质问道,“你还要考验他什么?听话么?你都已经知道他有主意,不会轻易听话了。难道你要一位对你唯命是从的使者?那样的人与普通侍卫有何区别?”
      
      萧疏叶扭头,淡淡地看他一眼,道:“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萧疏雨滞了一下,冲口道:“大哥,就算他违背你的命令,你也不能罚他!”
      
      萧疏叶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一下:“你倒很护着他。”
      
      “他是我......”
      
      “我知道。”萧疏叶道,“放心。你这傻小子。”最后一句,听来疑似夹杂着宠溺的味道。萧疏雨吃惊地睁大眼睛。
      
      “羁旅客栈”,竟然在与桐花弄仅隔一条街的三元巷。客栈并不豪华,反而有种沧桑的味道,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了,屋顶上竟然还长着瓦松,门口的屋檐上挂着两串铁铃铛,风一吹,就把细碎的铃声洒落在巷子里。
      
      顾清夜跟着傻蛋从后墙翻进去,他看了一眼这客栈的格局,心里暗想,莫明羽堂堂一个郡主,竟会选择这样古朴且沧桑的客栈,看来,她是真的向往江湖生活。
      
      抑或,因为此处比较隐蔽?
      
      身为乌夜台主,他已习惯了怀疑,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会引起他探究的欲-望。
      
      可是为什么,对萧家人,他却由衷地信任呢?他来不及问自己,或者说,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
      
      此刻是下午时光,客栈里没什么人,前面的店堂里只有掌柜在算账,一名伙计靠门口杵着。后院的客房里寂静无声,门都关着。
      
      只有一间客房的门虚掩着,窗子也打开了一条缝。
      
      顾清夜的身影伏在窗下,透过那条缝往里看。这客栈外表不起眼,想不到房间倒挺大,而且布置也不错。最里面有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脸朝外,顾清夜看得分明,此人正是莫明羽。
      
      她睡得正熟,脸上还带着一抹未曾消去的红晕。只是眉头紧锁,像是梦中仍在生气。
      
      想来应该是喝得比较多,回来倒下便睡了,一直没醒吧?
      
      顾清夜悄悄推门进去,检查了一下桌上的茶水,没有问题;打开柜子,里面都是女子的衣物,整齐地叠放着,像在家里的样子,看来莫明羽打算长住。
      
      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竟然来搜一个单身女子的东西,像个鬼祟的小人。正想退出去,听见床上的女子嘟囔着骂了句:“顾清夜,你混蛋!”
      
      顾清夜吓一跳,以为莫明羽已经醒了,回头一看,她却仍睡着。
      
      鹦鹉悄悄说道:“羞,羞。”
      
      顾清夜作势要抽它,却并没有真地抽下去,反而迅速逃离了现场。
      
      然后,他来到桐花弄,警觉地四下观望,没有发现异常,便蒙上面,走进了何大保的竹铺。
      
      “令主?”何大保认出了那双寒星般的眼睛,请他进屋,紧闭房门。
      
      “我要写封信,你派小林加急送到京城去。”小林是何大保的儿子,十八岁,从小就跟着他爹,成为乌巢的人。
      
      “是。”
      
      顾清夜想,有必要郑重跟陛下解释一番,否则,回去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一家阔气的宅院,门上写着斗大的“梁宅”二字,前院里丝竹声、说笑声不断,热闹非凡,西面的一座偏院里却异常安静。
      
      有人站在屋中,逆着光,一个灰色的影子单薄得仿佛随时都能消失。
      
      粉色的人影走进来,轻轻道:“风先生,你唤我?”
      
      风无邪冷冷地盯着她:“今天你做了件蠢事。”
      
      米朵变色:“叁壹多嘴,我只是随机应变,何错之有?”
      
      “我叫你悄悄跟着郡主,在她需要时照顾她。”
      
      “是啊,当时郡主喝多了,我只是想扶她回去。”
      
      “你发现顾清夜与萧家兄弟,及时脱身便是,为何要在郡主酒里下毒?万一郡主真的喝下去怎么办?”
      
      “顾清夜此人机敏万分,我怕他已经认出了我,我与郡主在一起,他必定起疑。他怀疑郡主,自然会怀疑到王爷身上。所以我才演了一出下毒的戏码,好打消他的怀疑。有叁壹在,郡主自然不会饮那坛毒酒。风先生,你凭什么责备我?”
      
      “因为你将事情弄得更复杂!”风无邪道,“你不可能无缘无故给郡主下毒,顾清夜与萧家兄弟难道不会追查你与郡主究竟有何仇怨?”
      
      “让他们追查去,他们根本毫无头绪。”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