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四章 杀机不明

      莫重楼再次端起茶杯,慢慢地啜饮,可是目光却落在一个未知的地方,像是在思索什么。
      
      风无邪问:“王爷在想什么?”
      
      莫重楼道:“本王在想,血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顾清夜会拼死保护萧疏叶,恐怕是天性使然吧。”
      
      风无邪疑惑地看着他。
      
      莫重楼淡淡一笑:“本王曾派伊藤组的人去刺杀萧疏叶,不幸折了一人。伊藤杀手用了火雷弹,可惜没有炸到萧疏叶,顾清夜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他。”
      
      风无邪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王爷不曾告诉属下。”
      
      莫重楼挑了挑嘴角,露出几分邪肆:“就在你与明羽见面的第二天晚上。你不必事事提前知道,本王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
      
      风无邪垂下眼帘,恭敬地道:“是,属下逾越了。”
      
      这时,莫起走进来,向莫重楼奉上一张纸条,道:“主子,飞鸽传书。”
      
      莫重楼接过来,见上面写着:“四月十五,萧疏叶与玉生烟成婚”,他呵呵笑道:“我们该打道回府了。下月太后寿辰、武林大会,本来已经够热闹的了,如今又多了一桩:萧疏叶与玉生烟成婚。无邪,你说,这桩婚礼,我们要不要去捧个场?”
      
      风无邪目光一闪:“这是好事,我们自然要去锦上添花的。届时,我们便给萧疏叶送上一份大礼,惊艳全场。”
      
      两人相视一笑,眼里闪动着诡谲的光芒。
      
      归雁山庄,藏书楼后的林子里,一黑一白两条人影缠斗在一起,明明只有两个人,却生生激起了铺天盖地的剑气,连明媚的阳光都似被剑气冻结了。
      
      剑光交织成网,笼罩了整片林子,人影飘忽,看不真切。
      
      “轰”的一声,萧疏雨于百忙中一掌击出,一棵碗口大的树竟被他击得连根拔起,倒向顾清夜。
      
      “七少,你暴殄天物!”顾清夜同样挥掌,击向那棵树。
      
      树被无形的真气阻住,倒不下去。顾清夜扬眉而笑:“七少,让属下替你物归原处!”“轰”的一声,那棵树又被他“种”回到原来的坑里。再一掌,激起树根下的泥土,瞬间填土,物归原状。
      
      萧疏雨败了一招,飞身掠起,刷的一下,一截断枝电射顾清夜。
      
      顾清夜感受到凌厉的劲风,竟不躲闪,剑尖幻出朵朵雪花,“刷刷刷刷”,将断枝削成无数碎片,落叶纷飞。
      
      “二十七段,三十六片叶子。”萧疏雨赞道,“好快的剑!”
      
      枝归枝,叶归叶,散落一地。
      
      “好快的眼睛。”顾清夜也赞道。
      
      两人住了手,哈哈大笑。
      
      忽听一人道:“胡闹!切磋不去演武场,倒拿这些树折腾!”
      
      两人顿住,回过头去,一人唤:“大哥。”一人欠身道:“家主。”
      
      鹦鹉傻蛋扑棱棱飞过来,鸟仗人势地喊:“胡闹!胡闹!”
      
      萧疏雨向他扬了扬拳头。傻蛋便躲到萧疏叶身后。萧疏雨悄悄对顾清夜道:“清夜哥,你这鸟儿随时叛主啊!”
      
      顾清夜没有时间吐槽他的鸟儿,肃容道:“七少只是与属下嬉戏,并非真的切磋武功。不知家主前来,有何吩咐?”
      
      萧疏叶微笑道:“我来看看,恰好小七在,我们三人出去喝一杯。”
      
      萧疏雨大喜:“大哥怎的突然有此雅兴?”
      
      萧疏叶道:“你从光阴客栈回来之后,一直表现不错,一次也没有去过青楼,倒是主动帮我分担了不少事务。两位母亲与你大嫂都在夸你,说小七已经脱胎换骨了。他们还说,这都是清夜的功劳。”
      
      萧疏雨急道:“这分明是我自己上进,怎么是清夜哥的功劳?”
      
      萧疏叶道:“这叫近朱者赤。你与清夜走得近,自然学了他的榜样。”
      
      顾清夜道:“是七少自己成熟了,属下不敢居功。”
      
      萧疏雨抬了抬下巴,冲顾清夜露出一个“算你中肯”的表情。
      
      萧疏叶道:“走,我们去竹溪草堂。”
      
      竹溪草堂并不是真的草堂,而是一家饭店,面朝溪水,背靠竹林,环境极其清幽。这家草堂是萧家的产业,萧二夫人开的。平日里萧二夫人常邀大夫人来此饮酒游玩,五位小姐没有出嫁前,也喜欢到这里来。
      
      竹溪草堂很大,有大堂和五个雅间,萧疏叶选了靠竹林的一间,名叫“有节”。
      
      三人往里走,顾清夜瞥见旁边一个唤作“湘妃”的雅间门开着一条缝,里面有个人背对着门站着,那背影似曾相识,他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等他们到“有节”坐下,顾清夜仍在想,此人是谁?挽着两个发髻,身材娇小,穿着粉色的衣服,小丫鬟的模样。
      
      他忽然心念一闪,腾地站起来,萧疏叶道:“清夜,你怎么了?”
      
      顾清夜道:“属下方才似乎看见了米朵!”不待萧疏叶回答,他说了句“属下去去就来”,人便没影了。
      
      萧疏雨失笑:“我这哥哥,不愧是当皇帝近卫的人,警觉性真高。”
      
      萧疏叶目光深邃,低语道:“他在关心我们。”
      
      萧疏雨道:“大哥稍坐,我也去看看。”
      
      顾清夜第一次不顾礼仪,直接闯进那个雅间,然后,他愣住了。雅间里并没有那位穿粉色衣服的小姑娘,却有一个他不想见到的人——莫明羽。
      
      莫明羽原本趴在桌上,被他的声音惊动,抬起脸来。她脸上染着酒后的红晕,眼睛有些朦胧,瞧着顾清夜,吃吃笑道:“顾清夜,是你?”
      
      顾清夜暗暗皱眉,走过去道:“郡主,你喝多了。”
      
      莫明羽瞪他一眼,可惜因为眼神迷离,“瞪”得毫无威力:“关你何事?我花自己的银子,喝自己的酒,爱喝多少就多少。”
      
      顾清夜道:“刚才在这里的那位姑娘呢?”
      
      “姑娘?什么姑娘?”莫明羽道,“就我一个人。你呢?你家主人呢?”她故意把“主人”两个字念得很重,充满着讽刺意味。
      
      顾清夜坦然道:“他们就在这里。郡主,刚才那位是不是你带的侍女?”
      
      莫明羽有些不耐:“我没带什么人,就我一个!你若不信,可以问这里的伙计。”
      
      这时,萧疏雨也进来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顾清夜心道,自己绝对没有眼花,确实看见一个小姑娘,可看莫明羽的样子又不似作伪,难道刚才有人趁她喝得晕晕乎乎,进来做了什么事?
      
      他从身边取出一根银针,去桌上的菜里一一试探。莫明羽紧皱眉头,含混地骂道:“你做什么?出去,别烦我,我还要喝酒!”
      
      萧疏雨觉得有趣似地抱起双臂,两眼弯弯地看着莫明羽:“郡主这是借酒浇愁么?你为之忧愁的人不是已经到了眼前么,还浇什么......”
      
      “七少!”顾清夜愤愤地瞪他一眼。
      
      萧疏雨笑道:“好,好,清夜哥凶我了,我不说了。”
      
      顾清夜已试完所有的菜,把坛中剩下的酒倒了点在酒杯里,探进银针。他倏然变色:银针变黑了!
      
      莫明羽也是一惊,脸上的红晕顿时消了不少:“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清夜心里暗道:好险!若自己不过来,莫明羽就中毒了。
      
      忽然,一道绿影飞过来,冲顾清夜喊:“朵!朵!”正是傻蛋。
      
      顾清夜对萧疏雨道:“我去追,七少你看着郡主。”声未落,人已不见了。同去的还有鹦鹉傻蛋。
      
      萧疏雨摇摇头,叹道:“这一人一鸟,真是......”发现自己竟无法描述,化作一笑。
      
      莫明羽这时候酒全醒了,萧疏雨道:“郡主,不如移步去我们那间?我大哥也在。”
      
      莫明羽点头。萧疏雨便唤伙计来收拾残局,告诉他特别注意那坛毒酒。然后带莫明羽进了“有节”。
      
      “郡主。”萧疏叶起身唤道,“怎的是你?”
      
      萧疏雨道:“郡主独自饮酒,喝得有些晕,被人趁机混进去,在酒中下毒。幸好清夜哥及时赶到,发现了。”
      
      萧疏叶示意莫明羽坐下,道:“竟有此事,郡主莫非得罪了什么人?”
      
      莫明羽揉揉脸颊,露出疲惫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就算得罪过谁,也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吧?”
      
      “郡主身娇体贵,以后莫要再独自外出了。”萧疏叶道。
      
      莫明羽道:“我就喜欢一个人无拘无束,上回已经跟萧大家主说过了。”
      
      “可是万一遇到歹人,像今天这样,郡主岂不危险?”
      
      莫明羽笑笑:“我运气好,在这里都能遇到你们这些贵人相救,没事的。”
      
      顾清夜与鹦鹉追了一程,没有看见米朵的影子,顾清夜停步,问鹦鹉:“傻蛋,你看清了那是朵儿么?”
      
      傻蛋肯定地道:“朵!朵!”
      
      顾清夜道:“我们回草堂。”
      
      他带着傻蛋回草堂,在店堂里拦住一名伙计:“‘湘妃’那间里的客人,你有注意到么?”
      
      伙计点头:“那姑娘人长得漂亮,性子又辣,小的不注意都不行。”
      
      “你怎么知道她性子辣?”
      
      “不辣的姑娘不会像她那样喝酒,她喝起酒来啊,简直恨不得将自己灌死。”伙计道,“而且,这姑娘很奇怪,连续三天了,天天来这里喝酒。”
      
      顾清夜心头一动,难道,她是来这里等机会见自己?
      
      他谢过伙计,进“有节”,道:“家主,属下无能,没有追到人。”
      
      萧疏叶道:“不必自责。此事我们回头再说,来,先饮酒。”
      
      “是。”顾清夜坐下,心里塞满疑团,但面上毫不显露。
      
      莫明羽对萧疏叶道:“萧大家主,我还没恭喜你呢,听说你与玉家大小姐喜结良缘,我能不能来讨杯喜酒喝?”
      
      萧疏叶道:“郡主能来,萧某自然欢迎之极。”
      
      莫明羽道:“那不如请萧大家主收留我几天,今日已是初十,转眼便是十五了,我也不想来来回回地跑,我在扬州玩几天,到时直接参加萧大家主的婚礼便是。”
      
      顾清夜心里突地一跳,脱口道:“不行!”
      
      这下连萧疏叶与萧疏雨都不禁一愣,顾清夜从来没这样无礼过,主人在这儿还没开口,他这个下属倒先跳出来拒绝别人了。
      
      顾清夜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道:“家主恕罪,属下失礼了。”只是......他用眼神向萧疏叶请求。
      
      萧家兄弟自是以为顾清夜不愿与莫明羽多加纠缠,莫明羽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拿起桌上的酒,当头便向顾清夜泼去:“顾清夜!你当你是谁?你以为我非要缠着你么?”她的眼眶已经红了,声音也有些颤抖,“我只是看在萧大家主份上。况且,萧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顾清夜心里想到的是穆晗,也就是当年的穆平野。穆晗与金陵郡王家有夙仇,若是被莫家人发现他的存在,对萧家是极为不利的一件事。
      
      可是他不能说自己在调查萧家。
      
      他默默擦干脸上的酒渍,正希望萧疏叶拒绝莫明羽,莫明羽已经站起来,道:“萧大家主,萧七少,多有打扰,我告辞了。”
      
      萧疏叶道:“郡主,你住在哪处客栈?我派侍卫去保护你。”
      
      莫明羽道:“不必了,我现在便回金陵去。”说罢,不等萧疏叶再说什么,转身拂袖而去。
      
      萧疏雨笑瞥顾清夜道:“清夜哥太过无情了,人家姑娘一次次被你伤心,啧啧。”
      
      顾清夜冷静地道:“此事蹊跷。方才属下问过伙计,伙计道,她已在这里连续饮酒三天,好像有意在等我们。”
      
      “是等你吧?”萧疏雨道,“你虽拒绝了她,她却依然想着你呢。”
      
      “可为何恰在此时,米朵出现了,并且试图下毒,又及时溜了?莫明羽与米朵之间会有什么仇恨?她对自己被下毒好像并不关心,只想着留在萧府,是何用意?”
      
      萧疏雨道:“她想留在我们家,自然是为了你。说不定相处得久了,你对她便生情了呢。至于米朵,我们谁也不知道其中缘故,也无从猜测。”
      
      这时候他才发现,鹦鹉傻蛋不见了。
      
      “傻蛋呢?”他问。
      
      顾清夜道:“我让它去跟踪莫明羽了。”
      
      萧疏叶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清夜,你真是心细如发。只是,防人之心如此之重,真叫我怀疑......”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