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章 徇私求罚

      玉生烟喝了很多酒,可是喝得越多,她的眼睛就越亮,笑容就越明媚。萧疏叶恍惚地看着她,依稀想起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拿着酒坛子,一个人坐在屋顶喝酒。明月就在她背后,她却让明月都失色了。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越喝眼睛越亮,好像根本不会醉。
      
      萧疏叶却已经醉了,醉在她的眼波里,醉在她的笑容里。他痴痴地看着她,像一个刚刚坠入爱河的少年。
      
      萧疏雨悄悄对顾清夜感慨:“清夜哥,我竟不知,我大哥原来也是个痴情种子呢。可惜,这种子隔了这么多年才发芽,要是再不发,就烂在地里喽。”
      
      顾清夜强忍着笑,忍得背上的伤更疼了,他夹一块鸡肉塞进萧疏雨嘴里,用眼神说:“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萧疏雨不由一愣,这么亲昵的动作,顾清夜从来没有对他做过。他暗想,这就是玉姐说的兄弟天性吧?
      
      他只觉得心花怒放,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
      
      酒微酣,一切恰到好处。顾清夜发现,每次自己如此放纵、安心地饮酒,都是与萧家兄弟在一起。光阴客栈、萧府,短暂的时光里,点点滴滴的相处,总有动人心处。
      
      也许是因了酒的缘故,他的意识有些混沌。他忘记了自己是乌夜台的令主,忘记了自己是皇帝的臣子、父亲的儿子,他甚至享受起作为萧家下属的身份。
      
      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是做戏,还是,甘之如饴。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在饮酒,若被父亲知道,恐怕会好一通教训。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近乎严苛地自律。
      
      “清夜哥,我给你上药。”
      “清夜哥,我替你擦洗一下吧。”
      “清夜哥,喝了酒,你脸上总算有点血色了,伤口应该不那么疼了吧?”
      
      从“顾兄”到“顾清夜”到“清夜”再到“清夜哥”,顾清夜想想温暖又好笑。这个萧疏雨,怎能如此善良、如此率真?
      
      “谢谢你,七少。”
      
      萧疏雨坏坏地笑:“别客气,使者大人,小的愿意服侍你。”
      
      顾清夜笑岔了气,猛咳起来:“七,七少,你......你别拿属下打趣好么?”
      
      两人笑得像孩子一般。
      
      另一边房里,玉生烟与萧疏叶相对而坐,满屋的紫色,勾起萧疏叶遥远的记忆。他唇边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朦胧而悠长。
      
      光影里的玉生烟有种绰约的美,褪去了白天的干练,回归到如水的温柔。
      
      人字二号不断传来笑语声,喝了酒的人,难免嗓门高,可是这声音令萧疏叶与玉生烟都觉得愉快。
      
      “清夜第一次来的时候,说他很少饮酒,因为要保持清醒。”玉生烟道,“现在我才知道,他是皇帝的侍卫,时刻守卫皇帝的安危,必定如履薄冰。”
      
      “是啊。”
      
      “我还觉得他心思重,叫小七不要太过接近他。如今想来,这些都是他的身份使然。”
      
      “皇宫里勾心斗角,错综复杂,他怎能不学着多点心思,保护自己?”
      
      “正是。”
      
      “烟妹,你光说清夜了。”萧疏叶似乎有些吃味,“我们的事呢?”
      
      玉生烟瞥着他,抿嘴笑:“萧大家主何曾有了这种小儿女之态?往日的威风、霸气呢?”
      
      “在你面前,我哪里需要这个?”
      
      “你啊。”玉生烟站起来,走到窗前。窗外有灯,窗外有月,树影婆娑。她喃喃道,“我在这里住了八年,如今要离开,真有些不舍。我打算将店交给老余打理。光阴客栈,于我而言,真的成了光阴的过客。”
      
      “在这里,你自然是过客。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啊。”萧疏叶走过来。
      
      玉生烟扭头,嗔道:“原来你这么会说话,旁人都看错了你。”
      
      萧疏叶道:“以前不会说,现在和以后,我为你补,可好?”眸子中尽是温情,他伸手将她拥入怀里,下颌贴着她的发顶,喃喃唤:“烟妹......”
      
      终于,踏上归途。
      
      李小宝、柳小六与老余目送玉生烟离去,默默流下了眼泪。“我们老板果然是个非同寻常的女子。”老余喃喃道。
      
      “是啊,像萧大侠这样的伟岸男子,才配得上她。”李小宝道。
      
      “所以,我们应该为她高兴啊。”柳小六道。
      
      “要是她肯多留一天,我们在客栈为她举行婚礼该多好啊。”李小宝道。
      
      “傻子。”柳小六道,“萧家名满天下,老板与萧大侠的婚礼,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哪能在我们这客栈啊。”
      
      山一程,水一程,马车向着扬州驶去。中途退了租来的那辆,又重新租了一辆更大的。
      
      项大夫的药果然管用,到第三天,顾清夜背上的伤就开始结痂了。
      
      扬州萧府,管家穆晗早得了信,知道家主回来,连忙开了大门迎接。当玉生烟走下马车的时候,穆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玉......玉小姐?”
      
      玉生烟微笑:“穆管家,你还记得我?”
      
      穆晗的眼睛都湿润了:“怎会不记得?家主这些年,逢年过节都会想起您。每年逢您生日,他都会采一束花放在您房里。您的轻烟楼,里面一切摆设都没动过。”
      
      玉生烟一愣,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穆管家,你叫人把玉小姐的行李放到轻烟楼去。我和玉小姐去拜见两位母亲。”萧疏叶吩咐道。
      
      “是,家主。”
      
      姚青、姚白来接萧疏雨,萧疏雨叫姚白将顾清夜送回来吟阁,他自己随兄嫂去见母亲。
      
      来吟阁,顾清夜刚刚坐下,鹦鹉傻蛋就嚷嚷着飞进来:“公子!公子!”用嘴蹭蹭顾清夜的衣袖,左三下,右三下。
      
      顾清夜对姚白道:“姚白,我口干舌燥,可否麻烦你去倒点水来?”
      
      姚白道:“跟我客气什么?我这就去。”
      
      等他一走,傻蛋就往床上飞,拿嘴去啄一角被褥。顾清夜掀起来,发现那个被角脱了线,他拿手指往缝里探,捏出一个小纸卷,再探,又捏出一个。
      
      顾清夜知道,必是竹铺乌巣的人来萧府附近与他接头,但没见到他人,却被鹦鹉接上了。
      
      “傻蛋,好样的。”顾清夜奖励地摸了摸他的脖子,“待会儿给你好吃的。”
      
      鹦鹉咕哝了一声,用脑袋在他掌心蹭了一下,心满意足的样子。
      
      顾清夜迅速展开纸卷,只见一张纸上写着:“太后拟赐婚,配金陵郡主。”顾清夜暗道,自己已经知道了,而且也回绝了莫明羽,只是不知后果如何。
      
      另一张纸上写着:“穆晗,真名穆平野,熙佑诗案。”
      
      顾清夜心头一沉。原来穆晗就是穆平野。他曾经看过熙佑诗案的卷宗。熙佑诗案,是先帝熙佑年间一桩因言获罪的案子。穆平野当时年轻有为、血气方刚,虽然只是一个户部侍郎,却向先帝建言献策,提出许多治国安-邦的变革措施。
      
      可是这些变革措施大大侵害了贵族的利益。以现太后,亦即当年皇后的父兄为代表的一帮权贵,将穆平野视为野中钉、肉中刺,在先帝面前屡进谗言。
      
      穆平野有才,工诗文,做过许多诗。
      
      金陵郡王莫重楼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皇后的兄长莫公肃找不到穆平野的错处,便从他的诗文中找毛病,罗织穆平野藐视君王、包藏祸心等罪名,终于激怒先帝,将穆平野褫夺官职,发配儋州。结果,穆平野与两名押解他的官差都在半路上被猛兽吃了,尸骨不全。
      
      熙佑变革夭折,而穆平野带着朝廷钦犯这个罪名死去。
      
      顾清夜点起火折子,烧掉那两张纸片,跌坐在椅子里。
      
      穆平野没有死,却成了萧府管家,化名穆晗。他记得萧疏雨说过,穆晗落难,被萧骋远所救。那么,死的只是那两名解差。
      
      窝藏朝廷钦犯,这是大罪。顾清夜不知道乌夜台的兄弟有没有将此事上报皇帝了。
      
      几乎在刹那间,他就下定了决心。他迅速写下一张纸条,叫手下先将穆晗的事隐匿不报,派傻蛋将纸条送出去。
      
      绿影一闪而没。姚白拎着茶壶进来,道:“咦,傻蛋怎么又走了?”
      
      顾清夜道:“让它玩去吧。”
      
      “清夜,你脸色很苍白,是不是伤口痛?”
      
      “我没事。”
      
      那一夜,萧家人大聚会,两位夫人兴高采烈,商量着要给萧疏叶与玉生烟办喜事。
      
      顾清夜假借伤势,没有参加。
      
      第二天上午,独醒堂。萧疏叶处理完近一周来累积的事务,顾清夜前来求见。
      
      “清夜,你伤还没好,怎的过来了?”
      
      顾清夜跪下,涩声道:“家主,属下来领罚。”垂眸,掩去内心所有的纠结与痛苦,他要求惩罚,惩罚自己内心的软弱与偏私。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