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九章 其乐融融

      萧疏叶不知道自家七弟在背后幸灾乐祸,他此刻全身心都在玉生烟身上,二十八岁的男子,在刀光剑影中游刃有余,可在自己的未婚妻面前,一颗心却是小心翼翼地揣着。
      
      脱下外袍,手臂上包扎处隐隐渗出血迹,玉生烟心疼地道:“怎的如此不小心?伤口又裂了吧?”
      
      萧疏叶暗自惭愧,方才去扶玉生烟的肩膀时,有意用了力气。这卖惨虽然起了效果,可实在有些不光彩。
      
      他从怀里取出一瓶伤药:“烟妹,麻烦你。”
      
      玉生烟动作轻柔地替他解了包扎的白布,将药粉一点点洒在伤口上。她低着头,全神贯注地处理伤口,没有注意到,萧疏叶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长而密地睫毛随着动作轻轻颤动,像一片羽毛,悄悄拂过萧疏叶心尖,痒痒的,酥酥的。原本吹弹得破的脸,现在有了种珠玉打磨后的光泽。唇瓣轻抿着,微微绷紧的嘴角泄露出她内心的紧张与担忧。
      
      萧疏叶只觉得心里最软的地方塌陷了下去。
      
      玉生烟拿出一块雪白的帕子,替他把伤口重新包扎好,一抬头,正对上萧疏叶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那么深邃,那么温柔。
      
      刹那间,所有的过往都如烟云般向后飞逝,只有眼前的男人,触手可及,无比真实。用岁月筑起的铠甲片片掉落,露出里面柔软的心。她的喉头微微哽住:“萧大哥......”
      
      萧疏叶伸出右手,替她理了理鬓边的发丝,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看进她眼底,柔声道:“烟妹,我是来接你回去的,你愿意么?”唯恐玉生烟不答应,他不等她回复,又握紧她的手,“别......别急着拒绝我,再想想好么?”
      
      “以前是我的错,我太混账,耽误了你八年青春。人生有几个八年,我.....对不起你。只要你给我机会,让我用余生来补偿你,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向东,我绝不敢向西;要我向西,我绝不敢向东.....”
      
      玉生烟哭笑不得:“傻子,你说什么呢?谁要你听我的话。”
      
      “你不要我听你的话,那你听我的话可好?”萧疏叶恳求道,“听我的话,跟我回去,做我妻子,好么?”
      
      门外传来“噗嗤”一声,玉生烟过去一把拉开门,骂道:“小七,你个臭小子,偷听上瘾了是不是?”
      
      扬手一个爆栗敲在萧疏雨头上。
      
      萧疏雨捂着脑袋,夸张地喊:“疼,疼,大哥,大嫂欺负我!”
      
      玉生烟踹了他一脚,却没有纠正他“大嫂”的称呼。萧疏雨冲萧疏叶抬了抬眉毛,得意非凡。
      
      玉生烟关上房门,正色道:“萧大哥,小七,顾公子是怎么回事?他为何还与你们在一起?”
      
      萧疏雨道:“这个我来向大嫂禀报。大哥你有伤,好好歇着。”萧疏叶暗笑,自家这两个兄弟啊,一个出主意,一个配合演戏,真是太贴心了。
      
      萧疏雨便把顾清夜自愿投身萧家当侍卫以来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玉生烟的反应跟他初知顾清夜身份时不同。玉生烟没有像他那样欣喜若狂,她先是苦笑,看着萧疏叶道:“萧伯父他,真是......”后面的评语不用说,两兄弟也明白。
      
      然后,玉生烟微微蹙眉,思索道:“清夜是官家少爷,这点我早就怀疑,只是他不肯承认。我一直觉得他这人不简单,心思深沉,原来他有这些苦衷。若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他又心甘情愿做萧家的侍卫,那么,我觉得只有一种解释。”
      
      “什么?”两兄弟齐齐看着他。
      
      玉生烟道:“他是真正仰慕萧家的名望,才来到萧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
      
      “你是说他并不知道他是我爹的私-生子?”
      
      玉生烟点头:“我是女人,卫凝霜也是,我想,女人同女人的想法总是差不多的。卫凝霜被萧伯父始-乱终弃,她心中必是怨恨的,可这么多年,她什么也没做,可见她已将往事尘封,不愿再去揭开那个伤疤。她嫁给顾廷观,成了顾夫人,她会愿意破坏这种状况,毁了一家人的幸福么?”
      
      两兄弟齐声道:“不会。”
      
      “对,她不会,所以,清夜也必不会知道自己是萧骋远的儿子。”
      
      萧疏雨如醍醐灌顶一般:“是啊,大嫂说得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清夜哥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是我们家的人,所以当侍卫也不觉得委屈。”
      
      “可是危急时候,他奋不顾身地救我。”萧疏叶低语。
      
      “那可能是兄弟间血脉相连的天性使然吧?”玉生烟道。
      
      萧疏雨心疼地道:“不行,我得去告诉他!”
      
      萧疏叶喝道:“别胡闹!我们父亲已经辜负了他娘亲,若我们再去破坏他一家人的幸福,于心何安?”
      
      萧疏雨垂了头,闷闷地道:“是,这样不好。”
      
      玉生烟道:“好好待他便是了。”
      
      萧疏雨点头。
      
      萧疏叶道:“回去之后,我准备让他做萧家的使者,掌管归雁山庄。骆叔年老,已经归隐,使者一职正好空缺。”
      
      玉生烟一愣:“使者一职非同小可,地位仅次于你与小七,你确定要将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他么?”
      
      “我确定。”
      
      玉生烟没有再说什么,转了话题道:“我去叫老余烧几个好菜,端到清夜房里吃。”
      
      “还有酒,大嫂,我要喝酒。”萧疏雨心情好得不得了,真想畅饮一番。
      
      “好。”玉生烟一脸宠溺。
      
      顾清夜记得上一回在光阴客栈与玉生烟、萧疏雨还有百里芳菲一起饮酒,过他的生辰,今夜再次聚餐,座中没有百里芳菲。对了,还有傻蛋也不在。
      
      心里有些隐隐的牵挂,不知道芳菲怎样了,乌夜台怎样了,还有那个穆晗,兄弟们是否查出了他的身份。
      
      “清夜哥,你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萧疏雨递过来一杯茶。
      
      “没想什么。”顾清夜抬眸看了他一眼,发现萧疏雨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藏着一种他看不懂的东西,像是......怜惜。他不禁怀疑自己伤得神智不清了,怎么会生出这种奇怪的错觉来。
      
      李小宝端了一盘鸡丝黄瓜进来,一手还拎着一坛酒,放到桌上道:“顾公子,你家鹦鹉没跟来,少了一个喝酒的。”
      
      萧疏雨笑道:“正好,免得它聒噪。”
      
      等他走了,萧疏雨为顾清夜准备椅子,垫了厚厚的被褥,把椅背也罩住。顾清夜有种被他照顾的感觉,心里暖暖的:“七少,谢谢。”
      
      萧疏雨笑得一脸灿然:“跟我有什么好客气的,上回我们在这里喝得可痛快了。今日你伤着,就少饮一点吧。”
      
      “好。”顾清夜爽快地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萧疏雨道,“我大哥说,回去封你做我家的使者。”
      
      顾清夜心里砰地一跳,果然......萧家上任使者叫骆长庚,年龄比前任家主萧骋远还大五岁。萧家使者只听命于萧家家主与少爷,连两位夫人都不会对他发号施令。
      
      骆长庚早年随萧骋远征战太多,受了不少伤,年老后旧伤都来讨债,他便起了退隐之心。一个多月前,骆长庚请辞。
      
      萧家有归雁山庄,是萧家藏兵、练武、收集各种武术典藏的地方,也是萧家宗祠所在地。萧家的侍卫、影卫都经由归雁山庄训练出来。
      
      萧家使者掌管归雁山庄,是萧家最信任、最忠诚的属下。
      
      这么快,自己就踏进了萧家的核心之地,成为了萧家堪称位高权重的使者。
      
      是一次不顾性命的保护换来的。可是,当时,自己并没有想到任务,那一瞬间,他是受本能驱使的。
      
      “谢谢七少。”他喃喃道,“谢谢家主赏识。”
      
      “这是你应得的。”说话的是萧疏叶。他走进房来,坐在顾清夜前面,“我说过,你会看到我对你的嘉奖。”
      
      “可是,属下进萧家不过几天时间,属下不配。”是真心话,也是违心话,因为,自己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
      
      “你帮过小七,救过我,立了大功。”萧疏叶道,“我有意收你入门,但你本身武功高强,不可能另拜师门。故而想来想去,使者这个身份最适合你。”
      
      顾清夜撑着爬起来,在床上跪叩下去:“属下感激家主知遇之恩。”
      
      萧疏叶虚扶了一下,示意萧疏雨掺他起来:“清夜,不必多礼。”
      
      “清夜哥,你试着坐下,看能不能受得了。”萧疏雨扶他坐进椅子里。
      
      顾清夜回眸:“我可以。”
      
      萧疏雨揽着他肩头,亲热地道:“清夜哥,我们这样,真好。”
      
      顾清夜被他这种单纯的“表白”弄得心头激荡,那种感觉很微妙,似乎比朋友更亲近。他有些晕,为何又生出这种仿佛是兄弟的感觉来?
      
      玉生烟也端着菜进来了:“我做的菜。”萧疏雨喜道:“大嫂,你又亲自动手了?”吸了吸鼻子,陶醉道,“好香,大嫂的厨艺真好。回家后我是不是可以天天尝到大嫂做的美食了?”
      
      玉生烟瞥他一眼道:“你若表现好,我便做给你吃,否则,门都没有。”
      
      萧疏雨哀怨道:“我哪里表现不好了?我已经彻底洗心革面,以后都不去青楼了。我把清夜哥做榜样,向他学习,好不好?”
      
      顾清夜忍俊不禁,道:“大少夫人,有您管着七少,他自然不敢造次。”
      
      萧疏叶偷眼看玉生烟,玉生烟没有反对这个称呼。他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向顾清夜投去夸奖的一眼。
      
      一屋子温馨。其乐融融。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