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六章 安心疼痛

      霎时间心头剧痛,萧疏叶顾不上查看现场,寻找杀手的线索,抱起顾清夜就往客栈里冲。萧疏雨紧随其后,看到客栈里的住客慌成一片,掌柜与伙计在门口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
      
      “客官......这,这......”掌柜语不成调。
      
      “我会处理!”萧疏叶撂下一句话,“帮忙请大夫过来,我有重酬。”
      
      他身上那种强大的气场令人不由自主地服从,掌柜忙叫伙计去请大夫。却听有人道:“不用了,我是大夫,我来替这位公子看看。”
      
      一位身穿黄衫的男子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小厮。
      
      萧疏雨即使在担忧、心痛中,也不禁从心底冒出两个字:“妖孽。”
      
      这人大约二十来岁,肤白貌美,长着一双桃花眼,眼角像是有意勾人似的,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这长相,实在不像大夫,倒像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走吧。”这人径自道,“我姓项,你们叫我项大夫就行了。”一副傲娇的模样。又吩咐他的小厮,“取我的药箱来。”
      
      客栈里的人窃窃私语,但终于散去了。
      
      萧疏叶将顾清夜抱到萧疏雨房间,脸向下放在床上,顾清夜一动不动。萧疏叶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指,而萧疏雨的眼睛根本没有从顾清夜身上移开,他连呼吸都屏住了。
      
      项大夫瞥他一眼,毫不客气地使唤他:“去替我端盆热水来。”
      
      “哦,好。”萧疏雨失魂落魄的,被他一叫,才醒过来,跑着下楼了。
      
      项大夫将顾清夜背上的衣衫撕开,只见顾清夜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项大夫啧啧叹道:“若不是遇到我,这少年背上怕是要留下永久的伤疤了。这么俊的人,落了疤可不好看。”
      
      “他怎么样?”萧疏叶问,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项大夫回头看他一眼:“你很紧张他?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家侍卫,方才舍命救我......”
      
      项大夫的桃花眼里闪过什么:“看来你这主人深得人心。阁下贵姓?”
      
      “姓萧。”
      
      “姓萧?又如此气度,莫非我有幸遇到了扬州萧家的家主?”
      
      “在下正是萧疏叶。”萧疏叶道,“项大夫熟知江湖?”
      
      “不,我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大夫,对江湖倒也不熟。但萧大侠久负盛名,就算普通百姓都知道萧大侠的名字。在下听闻萧大侠宅心仁厚,常常救民于危难之中,心里颇为敬佩。”
      
      萧疏叶道:“惭愧,项大夫过奖了。我这位侍卫没有性命之忧吧?”
      
      项大夫道:“死不了,只是要受些罪。皮肉炸烂了,里面还嵌着钢珠、砂砾,我要替他一一清除。幸好我带了麻沸散,让他一直昏着吧,免得太痛苦。”
      
      萧疏叶皱紧眉头:“这不像霹雳堂的霹雳弹,杀手来头不小。”
      
      项大夫道:“你都不知道对手是谁?”
      
      “我想不出。”
      
      扶桑人么?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杀手。他想起那个被自己刺中的杀手,抓住他的剑,分明想要与他同归于尽。那瞬间,他看见杀手眼中残忍且狂热的光芒。他仿佛将死看成一种荣耀。
      
      萧疏叶心里泛起一股寒意。自己竟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从光阴客栈小七被陷害起,就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操控着,是针对他们萧家来的。
      
      此人,是个劲敌。
      
      仇,不知所起。
      
      萧疏雨端了热水来,小厮也拿了药箱来,项大夫开始替顾清夜清理伤口。
      
      盆中的清水一次次变成血水,小厮去换水时,端盆的手都有些颤抖了。萧疏雨在旁边看着,眼角悄悄泛红。
      
      项大夫仿佛眼观六路,用眼角扫了萧疏雨一下:“喂,看着难受就别看了。你不去找找杀手的线索么?就这样白白挨打?”
      
      萧疏雨看看萧疏叶,萧疏叶点头。他便转身去了。
      
      房间里安静极了,顾清夜依旧昏迷着,项大夫细心而又利落地给顾清夜清理、包扎伤口,忙了半天,终于搞定。顾清夜的衣服从里到外都被他撕开了,他索性用手术刀刷刷几下,将他上身剥个精光。托着下巴打量了半天,道:“好身材,好皮肤。果然是玉一般的人。”
      
      萧疏叶上前挡在顾清夜面前,做出客气的有请姿势:“多谢项大夫,请稍坐片刻,喝杯茶。”
      
      项大夫噗嗤笑了:“你还挺护着他的。怕什么?我只是欣赏一下而已,又不会让他少掉一块肉。”
      
      萧疏叶微微一笑:“他是我萧家的人。”
      
      项大夫挑起半边眉毛,那样子极像在抛媚眼:“萧大侠真是有情有义。”
      
      萧疏叶觉得头疼,这妖孽似的人确实有本事,可这模样实在不敢恭维。
      
      他亲手替项大夫倒了茶,看项大夫大喇喇地喝了几口,才问道:“不知该付项大夫多少诊金?”
      
      项大夫慢悠悠地道:“本来呢,贵府侍卫的命应该是比较值钱的,而且我用的药也是极好的,我想收个千儿八百。不过,看在萧大侠与萧七少两位美男的份上,我就收三百两吧。”
      
      萧疏叶一头黑线。自己这生,还是头一回被人称为“美男”。
      
      项大夫哈哈大笑,为戏弄了萧疏叶而得意之极:“萧大侠,你现在这样子才可爱嘛。”
      
      萧疏叶忍着火,毕竟人家救了顾清夜。
      
      “大哥,项大夫。”萧疏雨回来了。
      
      “怎样?”
      
      萧疏雨用一块帕子包着一把飞刀,刀刃上泛着蓝幽幽的光:“有四把飞刀,都是淬毒的。炸-药威力很大,那个中剑的杀手被炸掉了一条手臂、一条小腿,我只找到这断臂与断腿,他的身子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
      
      “化成了一滩血水。”
      
      萧疏叶悚然一惊:“化尸水?这些人,竟然如此狠毒!”
      
      项大夫道:“这是江湖中事,我不管。我累了,萧大侠,把诊金给我,我去休息了。”
      
      “好,多谢项大夫。”萧疏叶付了诊金。项大夫留下两瓶药:“后面你们自己照顾他吧,每天换药包扎就行。这个瓶子里的药丸内服,这个瓶子里的药粉外敷。”
      
      “好。”萧疏叶道,“可否请教大名,以后有机会报答阁下。”
      
      项大夫笑道:“说什么报答?我是大夫,你付钱,我治病,又不是施恩。我说过,我名不见经传,不问也罢。”
      
      说完,他施施然地走了。萧疏雨悄悄说了句:“此人真怪。”
      
      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到顾清夜床前。
      
      顾清夜脸色苍白,一缕头发被汗水浸湿了,贴在额头。萧疏叶轻轻替他把头发理好,摸了摸他冰冷的脸颊。
      
      萧疏雨拿了湿布巾过来,替他擦掉脸上、脖子上的汗水,看着他大哥:“清夜哥......心里是当我们兄弟的吧?否则他不会不顾性命地救你。”
      
      萧疏叶心情沉重,为自己对敌况不明感到深深的无力,更为自己害顾清夜受伤万分愧疚。
      
      萧疏雨难得看到大哥这副悔恨、挫败的模样:“大哥,你别难过。是我不好,没有与清夜哥一起出来。否则,他也许就不会受伤了。”
      
      “不,是我的错,放任自己,独自去饮酒。”
      
      “大哥是因为玉姐的事吧?”
      
      萧疏叶默认了。
      
      “大哥,清夜哥不肯自己说出身份,我想,干脆我们说破了吧。”
      
      萧疏叶摇摇头:“清夜是个有主见的人,他不说,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大哥,你是不是对他仍不放心?”
      
      “不。”萧疏叶苦笑,“我明白,他对我们是真心的。可是,经过今夜之事,我知道我们背后有个强大的对手,敌暗我明,形势于我们不利。等清夜伤好,我就让他离开。我不想他被牵扯进来,再受伤害。”
      
      “大哥!”萧疏雨吃惊地瞪着他,“你要赶清夜走?”
      
      “不是赶他走,是保护他。”
      
      “胡说!”萧疏雨激愤起来,“他志在江湖,又回到了我们身边,我们是他的兄弟,我们家也是他的家,你让他走?你让他到哪里去?”
      
      “你不是也说过,以他的能力,一个人也能在江湖中扬名?”
      
      “我是说过,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我知道他是我哥,我就不想让他去浪迹江湖。他配得到更好的!”
      
      萧疏叶眼神复杂地看着昏迷中的顾清夜,低低道:“你让我再想想。”
      
      萧疏雨倔强地道:“无论如何,你不能叫清夜哥走。就算你要他走,我也会把他留下来。”
      
      萧疏叶挥了挥手,不再说话。
      
      不知为什么,萧疏雨觉得他大哥特别疲惫。他不明白他究竟在纠结什么。
      
      另一间客房里,姓项的大夫坐在桌前,默默饮着茶。小厮道:“少爷,您好像有心事?”
      
      “我只是在想顾清夜。”
      
      “顾清夜?”
      
      “就是刚才的伤者。”项大夫道,“他是陛下身边的人,又是御史大夫顾大人之子,我不知道他为何会成了萧家的侍卫,并且舍命保护萧疏叶。难道他已背叛陛下,投到萧家门下?此事蹊跷,回京之后,我要禀明陛下。”
      
      小厮大惊:“他是顾公子?少爷你认得他?”
      
      “是啊,替陛下诊病时见过他几次。老太医们对这个顾清夜赞赏有加,说他文武全才、忠诚可靠。没想到,他现在对萧家忠心耿耿。呵呵,有趣,有趣。”
      
      麻沸散的药力过后,剧烈的疼痛将顾清夜逼醒过来,他闷哼一声。萧疏叶与萧疏雨立刻跑到他床前:“清夜!清夜!你醒了?”惊喜交集。
      
      顾清夜看清他们俩,苍白的唇边露出笑容:“家主,您还好吧?”
      
      “我没事。”
      
      “什么时辰了?”
      
      “快半夜了。”
      
      “明日还要赶路,怎么不去休息?”
      
      “担心你。”萧疏雨道,语气里满满的心疼,“清夜,很痛是不是?”
      
      顾清夜笑道:“我一个大男人,还怕痛么?你们,快去休息吧。”
      
      萧疏叶道:“清夜,你留下养伤,我让小七陪着你。我自己去光阴客栈。”
      
      “不!”顾清夜立刻探起上身,疼痛令他瞬间汗下,可他忍着,伸手拉住萧疏叶的衣摆,“敌人阴险狡诈,防不胜防,属下不能让家主孤身行路,万一再次遇险,属下万死难赎其罪。”
      
      “清夜!”萧疏叶有些生气,“你这样子,如何走得了?”
      
      萧疏雨道:“不如我去租辆马车,我来赶车,赶得慢些。让清夜躺着,免受颠簸之苦。”
      
      顾清夜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萧疏叶。
      
      萧疏叶无声地叹口气:“清夜,你这样执着,是为了什么?”
      
      “忠于主人,是属下的本分。”
      
      “忠于主人?”萧疏叶深深地看着他,“皇上才是你的主人,可你背叛了他。”你为何不肯说,你对萧家有归属感?
      
      “我......”顾清夜有些迷茫、有些混乱,“我知道......我只是遵守本心......”
      
      萧疏叶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轻叹一声:“我去休息了。”
      
      顾清夜瞧着他的背影,觉得那背影有些沉重。头上还留着被萧疏叶摸过的触感,那一瞬间,他竟冒出“他好像是我哥”的错觉。
      
      真是......混乱了。
      
      “清夜。我在这里守着你,你睡吧。”耳边是萧疏雨的声音,眼前是一双毫无杂质的眼睛。
      
      顾清夜觉得,这一刻,自己可以放下一切,安心地......疼痛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