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章 变生肘腋

      越近凤县,萧疏叶越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只是此乡非故乡,而是伊人居住之乡。
      
      心细如发的顾清夜早已觉出萧疏叶心中的烦恼,这位叱咤风云的萧家家主,仗剑的手最是稳定,可一旦面对感情,他却手滑了,握不住了。平素冷静如一池深潭,此刻却已泛起微澜。
      
      明日便能抵达光阴客栈了。今日夜宿客栈时,他只饮了一点酒,浅尝辄止。顾清夜想,他恐怕借酒浇愁愁更愁吧?
      
      饭后,萧疏叶叫顾清夜与萧疏雨回房休息,顾清夜道:“家主,您要沐浴时,唤属下一声。”
      
      “好。”
      
      顾清夜回客房,萧疏雨脱下外袍,坐到桌前,倒了两杯茶,道:“清夜,来,坐下聊聊。”
      
      顾清夜坐下,两人目光相对。萧疏雨笑了,眸子晶亮,专注地看着顾清夜。顾清夜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七少,你怎么......”
      
      “我果然没料差。”萧疏雨道,“你真是因为喜欢江湖才来的。”
      
      顾清夜道:“我到你家第一天就这样禀告家主了。”
      
      萧疏雨道:“不过我没想到你胆大包天,还敢私自出逃。你家皇帝陛下明明知道你跑了,为何不但没有抓你,还替你考虑婚姻大事?”
      
      顾清夜苦笑:“一天了,七少还对这事感兴趣?早些为何不问?”
      
      萧疏雨道:“白□□色匆匆,哪有心思问东问西。这会儿歇下来,我自然要好好审问你。说吧,若有半句虚言,我就家法伺候了。”他呲出一口白牙,阴森森地笑。
      
      顾清夜立刻配合地站起来,作势要跪。萧疏雨拦住他:“你干什么?”
      
      “七少要审属下,属下自然该跪着。”顾清夜再正经不过了。
      
      萧疏雨噗嗤一声笑出来,指着顾清夜:“你坐下,别装模作样的。你啊,莫明羽说得不错,你净来虚的。你跪我大哥还差不多,我可当不起你跪。别逗了,说吧。”
      
      顾清夜不禁也笑了。两人之间所有的误会、隔阂都仿佛烟消云散了。顾清夜暗暗高兴,自己一早借莫明羽吐露的“心声”总算见效了。
      
      他重新坐下,道:“我也不明白,想来是家父求了情吧。另外,我从陛下是太子时就追随他了,兢兢业业,从无懈怠。陛下他,想必也不忍问责。至于婚事,你也看到了,莫明羽那丫头十分刁蛮任性,她喜欢我,太后宠她,自然便成全她了。”
      
      萧疏雨摸着下巴,揶揄道:“人家姑娘倒贴着追你,你还不情愿?之前还说我‘多情之人最为无情’,你自己才无情吧?”
      
      顾清夜无奈道:“你真记仇,是我不知天高地厚,胆敢妄议七少,我错了。”
      
      萧疏雨哈哈一笑。这两天他真是连连示弱啊,全不似刚出现时锋芒毕露。
      
      他心里暗自琢磨,自家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在皇帝身边当侍卫,伴君如伴虎,平日里一定小心谨慎,处处顾及忠诚尊卑。如今的作派不像是假的。可是若说忠诚,他又背叛了皇帝。那么,他还是忠实于自己的内心的。
      
      但到底,在自家兄弟面前俯首称臣,未免有些委屈了。
      
      他转念又一想,顾清夜是私-生子,连庶出都算不上,在自己这位嫡子面前,他的确弱了几分。这样一想,也就通了。
      
      心里有些柔软,笑容也变得愈发温和:“别这样,清夜,我心里是当你哥的,只是前两天误会了你。如今云开雾散,我也不怪你了,方才跟你开玩笑呢。我一直觉得跟你亲近,不如我就叫你哥吧?”
      
      顾清夜腾地站起来,像受到了惊吓一般。
      
      “不,七少,不行......”你别对我太好,我当不起,我怕有一天你加倍恨我。
      
      萧疏雨的眸子深了几分。
      
      一直那么镇定、那么冷静,直到你来到我家,才一次次露出慌张之色。你慌什么呢?怕我和大哥知道你的身世后,会鄙视你、排斥你么?明明来了,却又悄悄与我们拉开距离。宁愿做下属,不愿做兄弟么?
      
      “属下不敢当。七少你休息会儿,我去家主那儿看看他有没有吩咐。”顾清夜转身走了,简直像落荒而逃。
      
      萧疏雨叹口气,有些郁卒。
      
      顾清夜到门外时,心情就平复了下来。他想,至少萧疏雨的毛已经捋顺了,这,是件好事。
      
      他想出去透透气,经过萧疏叶房间时,敏感地觉察到里面没人。他敲了敲门,果然没有回应。他便下了楼,遇见伙计,问道:“有没有看见我家大少爷?”
      
      人长得好,处处都受关注。伙计对他们三人印象深刻,热心地道:“有,有,那位少爷要了一坛烧刀子,一个人去外面了。”他指指大门外。
      
      烧刀子?萧疏叶为何要这么烈的酒?恐怕这会儿才真是要借酒浇愁吧?
      
      他不放心,便出了大门,去找萧疏叶。
      
      月色皎洁,夜晚的风有些微凉,一只孤飞的鸟儿从头顶掠过。朝前面看,路那头有一片林子,树影朦胧。
      
      林子不深,顾清夜走进去,像是有种搜寻的本能似的,很快发现了萧疏叶。
      
      他侧面有截断墙,孤零零地杵在那儿,上面爬满了藤萝。身后是棵高大的香樟树,这树春天落叶,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他就坐在落叶上,手里举着酒坛,大口大口地喝着火辣辣的烧刀子。
      
      顾清夜远远地看着,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滋味。这个名震江湖、深得民心,连陛下都对他起了忌惮的萧家家主,平日里应该极尽风光吧?可此刻,他独自坐在黑暗中,吞着烧刀子,显出几分独孤与落寞。
      
      即使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他的内心,是不是只有玉生烟可以真实触碰?
      
      “站在那儿做什么?”萧疏叶发现了他,开口道,“过来吧。”
      
      顾清夜举步过去。
      
      就在这一瞬间,断墙后突然射出一蓬寒光,香樟树顶有一条黑影降落下来,像一块巨大的幕布,向萧疏叶当头罩下,而他身下的树叶突然炸开,有人竟从地底下钻了出来,一把雪亮的钢刀直削萧疏叶的腿。
      
      萧疏叶已经喝了很多酒,他的反应已经不够灵敏。
      
      那三处袭击来得太快,他的上、下、左三路都已被封死。
      
      可是他突然扔出了手里的酒坛,叮叮声不绝于耳,那些暗器被他击飞了。他的身子冲天而上,剑光如一道闪电,劈开夜幕。
      
      与此同时,顾清夜已经扑了过来,像一颗横向划过的流星,黑色的流星。
      
      雪亮的剑光照出他的脸,那张脸宛如修罗,寒意森森。而那个地底下钻出来的人,身形矮小,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鬼魅般的眼睛,里面不带丝毫人类的感情。
      
      他仿佛就是个杀人机器。
      
      那一瞬间,顾清夜脑子里冒出朵儿提过的“扶桑人”,能够将身体随意弯曲,能够借助任何东西藏匿,难道,此人便是?
      
      “你是扶桑人?”他喝问道,声音像浸了冰碴子一样。
      
      杀手没有回答。
      
      萧疏叶的剑已将当头罩下的幕布搅得粉碎,碎裂的布片与飞舞的落叶混在一起,纷纷扬扬。
      
      漫天剑气笼罩了这个不大的林子,连月光也像被杀气惊到,变得颤颤巍巍、朦朦胧胧。一股阴风穿透林子,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幕布后面没有人!那个袭击萧疏叶的人像凭空消失了。
      
      萧疏叶飞身上树,向四处观望。忽然,一道寒光从斜刺里袭来,等他挥剑去挡,那寒光便消失了。他只看见一个影子,不,一团影子,像是根本看不出五官与四肢。
      
      “家主,这两人像是扶桑人,他们的身法很诡异!”顾清夜喊道。
      
      萧疏叶飞身落下,与顾清夜背对着背,低声道:“我们不动,等敌动!”
      
      “是。”
      
      那团黑影又射了过来,与地底下冒出的人一起进攻萧疏叶与顾清夜。奇怪的是,两人不停用身法闪展腾挪,仿佛只想绕花对方的眼睛。
      
      可这时,萧疏叶看清了他的对手。那人的身躯就像蛇一样扭曲着,眼里发出绿幽幽的光。
      
      “噗”的一声,血花飞溅,萧疏叶的剑刺中了敌人的腹部,皮肉被利器穿透的声音在静夜里听着令人齿寒。
      
      与此同时,顾清夜的剑划过矮个子杀手,从左肩到右胸。
      
      蓦然,他心里涌起一股警觉的寒意,那寒意来时,有一样东西便当头砸了下来。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可他闻到了一股火-药味。
      
      而他眼角的余光发现,萧疏叶对面的敌人竟用双手握住了那柄刺入他身体的剑!
      
      刹那间,一切都只在刹那间。顾清夜来不及思索,他的身子已先于大脑作出行动,他猛地扑过去,将萧疏叶扑倒在身下。那一瞬间,他的剑仍然及时地挡了挡暗器。
      
      “轰”的一声巨响,火光照亮了林子。
      
      顾清夜只觉得整个地面都震动了,无数泥块、碎石、残柯、断枝,还有树叶雨点似地砸在他身上,他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他隐约看见一条白影逆着火光飞来,然后有人影、说话声,一片混乱。
      
      他眼前阵阵发黑,感觉到背上有灼烧般的疼痛。
      
      “清夜!清夜!”是萧疏雨的声音。
      
      萧疏叶翻转身,将他抱在怀里,触手一片黏腻,顾清夜背上全是血。
      
      “那个躲在断墙后的人......偷袭我们。”顾清夜微微喘息着道,“快去追。”他眼前越来越模糊。
      
      萧疏叶脸色凝重,沉声道:“被我刺中的人已经死了,另外两个逃了。先回去给你治伤。”
      
      “清夜。”萧疏雨眼里含着痛色,“你为何这么做?”
      
      “我......是萧家侍卫,保护家主......是我的职责。”顾清夜说完,便昏了过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