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四章再生枝节

      这一晚,顾清夜睡得并不塌实,他觉得自己一贯的冷静自持在萧家兄弟面前已经快崩塌了。试探、猜疑、解释、担心,双方陷入一个循环往复的圈子里,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
      
      阳光、俊朗、心地坦荡的萧疏雨,此刻也变得有些不可捉摸了。或者说,他长大了。
      
      “谁不是背着一箱面具走江湖”,他说得对,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戴着面具。
      
      十八岁,当自己成为乌夜台令主时,就已戴上了一个银质面具,将“顾清夜”这张脸隐藏在面具背后。
      
      可顾清夜就是真实的自己么?现在自己顶着顾清夜这张真实的脸,却做着隐秘的事,欺骗的事。他欺骗了萧家人,用温润无害的笑容,欺骗了萧家人。
      
      尤其对萧疏雨,他心存的愧疚更深。因为萧疏雨是真心对他的,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个少年,活在阳光里,不愿履足阴暗。而自己,会成为他心中的阴影么?
      
      半夜里起了风,风很大,在屋顶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萧疏雨好像在做噩梦,手挥舞了两下,嘴里发出类似斥喝的声音。顾清夜飞快地起身点了蜡烛,过来看他,见他皱紧眉头,额上覆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他轻唤:“七少,七少。”
      
      萧疏雨睁开眼睛,眼神迷离,也不知道看清了没有,轻轻笑了:“哥。”
      
      顾清夜愣住。
      
      “哥,我没事,睡吧。”萧疏雨咕哝了一声,摆摆手,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顾清夜苦笑,他是把自己当萧疏叶了吧?怎么做梦这么孩子气?唇边不自禁地露出兄长式的笑容,可他自己完全没自觉。
      
      他举袖擦掉了萧疏雨额头的汗水。
      
      天刚亮,顾清夜就醒了,悄无声息地起身下楼。客栈后院有口井,他去打了井水洗漱,井水沁凉,十分舒适。洗完,他到厨房要了热水,并叮嘱伙计准备早餐,自己准备回房间唤萧家兄弟起床。
      
      就在这时,他发现背后有人盯着他。他回头,听到一声轻笑。笑声带着嘲讽的味道,而那声音的主人是个一身锦袍的年轻公子,样貌很熟悉。
      
      “顾公子,不认得我了?”年轻公子抱臂看着他,微微抬起下巴,有些骄傲、有些挑衅。
      
      顾清夜暗暗皱眉。换了男装他也认得,是莫明羽。
      
      “郡主?”他压低嗓音,“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跟我们反方向走的么?”
      
      人影一闪,莫明羽已在他面前,拂起的袖子扫到了他的手指,开口时气息可闻:“昨日中午你戴着面具,我没认出来,可我觉得你似曾相识。后来,我想明白了,于是回头追你们。昨晚我住进客栈时,问了一下伙计,是否见到你们三个模样的人。真巧,你们就住在这儿。”
      
      “那昨晚我怎么没见你?”顾清夜退后一步,离她远一点。
      
      “你一直躲在楼上,我根本见不着你们。”
      
      “你为何没来客房?”
      
      “你不怕我来揭露你的身份?”莫明羽偏头一笑,挑衅的意味十足。
      
      “郡主,请跟我来。”顾清夜示意莫明羽跟过去,两人到了客栈后的一片小树林里。
      
      莫明羽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萧家兄弟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我没去拆穿你,你该谢谢我。”
      
      顾清夜道:“是,多谢郡主。”
      
      “你为何跟萧家兄弟在一起?为何要戴着面具避开我?”莫明羽脸上露出气恼之色,“你在旁边看好戏,害我......害我......”她说不下去了,气哼哼地扯了一根长得低的枝条,一片片撕扯上面的叶子。
      
      顾清夜知道,她的意思怪自己假装陌生人,听她讲了心里话。
      
      “抱歉,郡主,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当时比较慌乱,只能戴了面具。”
      
      “那你怎么跟萧家兄弟解释的?”
      
      “我谎称与郡主有过节,怕被郡主认出来。”
      
      “你跟他们在一起做什么?”
      
      “郡主可知我来江南做什么?”顾清夜不答反问。
      
      “太后说,你来公干。”莫明羽道,“难道这差事与萧家有关?”
      
      “不是,”顾清夜道,“我并不是来公干的。我身为天子近卫,职责便是保卫陛下安全,哪有什么离开陛下的公干?我只是像你一样向往江湖生活,听说要召开武林大会,我按捺不住,便向陛下告了三个月假,想到江湖上来闯一闯。”
      
      “真的?”莫明羽惊喜地道,“你也喜欢江湖生活?那我们不是正好......”“志趣相投”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顾清夜打断了:“郡主,我们身份悬殊,不合适。”
      
      “胡说!哪里悬殊了?”莫明羽脸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我喜欢你,才不管你什么身份,你休要拿身份二字推搪!”
      
      顾清夜露出无奈的笑容:“郡主,京中多少高门子弟,皆可为郡主良婿,我不过是一名侍卫,无德无才,又不解情趣......”
      
      “顾清夜!”莫明羽大声喝住他,“我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闺阁小姐,要什么情趣?讲什么才德?我不过就是一个喜欢闯荡的野丫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你不正好也喜欢么?我们难道不是天生的一对?”
      
      顾清夜觉得自己无法招架莫明羽那种毫无掩饰的表达方式,有些窘迫道:“蒙郡主厚爱,可是我不过是向往江湖生活,最终还是要回归本来的身份。我并不自由,家父也不会让我自由。自小我便被家父谆谆教诲,此生定要为朝廷与陛下鞠躬尽瘁。我现在,不过是短暂地放飞片刻罢了。”
      
      莫明羽的眼神黯了黯,声音低下来:“我可以为你改变的......你难道打算违抗太后的懿旨么?”
      
      顾清夜惊道:“太后已经下了懿旨么?”
      
      莫明羽被他这态度激怒了,自己堂堂郡主,太后的亲侄女,主动向一名男子表露心迹,却被他推辞、逃避......
      
      “正是。”她故意这样说。
      
      “郡主,”顾清夜恳切地看着她,“能否请郡主劝太后收回成命?我自惭形秽,配不上郡主。”
      
      “顾清夜,你,你这混蛋!净跟我来虚的,没半点真心!”莫明羽猛地将手里的枝条抽向顾清夜,顾清夜没有躲,那枝条结结实实打在他左脸上,斜斜地划出一道红痕,破了皮,隐隐有血迹渗出来。
      
      顾清夜摸了摸脸,苦笑:“郡主若想解气,就尽管打吧,我绝不闪避。可是,婚姻大事,恕难从命。”
      
      莫明羽气得发抖,咬紧牙关,挥起枝条,劈头盖脸地抽去。
      
      忽然,白影一闪,她手中的枝条被夺去,一人懒洋洋地道:“莫大郡主,在这儿冲我的侍卫耍什么威风?要打要罚,还轮不上郡主动手吧?”
      
      来者正是萧疏雨。
      
      而萧疏叶正在不远处淡淡地看着他们。
      
      莫明羽怒极反笑:“萧七少,你的侍卫?你可知道他究竟是谁?他根本是在耍你们!”
      
      萧疏雨道:“他本来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入了我萧家,便是我萧家的人。”
      
      莫明羽点点头,一字一句地道:“好,好,你便护着他吧,他迟早有一天会祸及你萧家的!”说罢转身便走了。
      
      萧疏叶看到她眼里隐约闪着泪光,他对顾清夜道:“清夜,这姑娘被你伤了心。”
      
      “家主,七少,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当你说,你并不是来公干的时候。”萧疏雨道。
      
      顾清夜茫然地看他一眼,又看看萧疏叶:“属下......抱歉,欺瞒了你们。”
      
      萧疏雨笑笑,摇头:“你有苦衷嘛。”
      
      萧疏叶走过来,一步,两步,顾清夜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萧疏叶深黑的眸子注视着他:“清夜,你的意思是,三个月之内,你还是我萧家的人,三个月之后,你便回去了,是么?”
      
      “我......”
      
      “这三个月,对你来说是短暂的放飞时间,那么,萧家对你来说是什么?”
      
      顾清夜只觉得舌苔发苦。莫明羽,你害死我了!我不得不用这种拙劣的方法来圆谎。可是,为圆一个谎,我就得撒更多的谎。
      
      在重遇莫明羽的时候,他就知道此事不能善罢甘休了,他必须半真半假地给萧家兄弟一个解释。否则,等莫明羽揭穿他的身份,他的境地就很尴尬了。
      
      萧疏叶的眸子静若沉渊,黑得深不见底。顾清夜被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包围着,竟感觉像面对虞伯雍或者自己的父亲。
      
      他低下了头,做出示弱的姿态:“不是的,属下那是为了婉拒与莫明羽的婚事。属下根本没有告假,是跑出来的。”
      
      萧疏叶笑了:“你胆子那么大,身为天子近卫,竟然擅离职守,跑到江湖中来。若你们陛下通缉你,我岂非白白受了连累?”
      
      顾清夜单膝跪下:“属下欺瞒家主,自知有罪,请家主责罚。”
      
      “责罚后呢?你打算何去何从?”
      
      “若家主唯恐受到牵连,属下这便告辞,只是,属下仍然感激家主与七少收留之恩。”
      
      “大哥。”萧疏雨插口道,“我们萧家岂是怕事之人?留下清夜吧。我想,皇帝还是很纵容清夜的,若真要通缉他,怎么还会有太后指婚之事呢?”
      
      萧疏叶思索片刻,点点头,对顾清夜道:“既然如此,我便容你留下,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但是,只要你在萧家,便不可做任何有损萧家之事,记住了么?”
      
      “是,属下记住了。”
      
      “欺瞒之罪,罚五十板子,先给你记下,回家再罚。”
      
      顾清夜想起萧疏叶鞭打他时警告的话,脸上又烧了起来,悄悄看萧疏雨一眼,竟是带着求救之意。
      
      萧疏雨向他摊了下手,以示自己无能为力。
      
      “想求情?”萧疏叶冷声道,“加罚二十。”
      
      顾清夜困难地道:“属下不敢,属下愿意领罚。”
      
      楼下,客房最深处的一间,莫明羽坐在桌前,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像要用水烧熄心头的怒火。
      
      一人站在窗前,灰色的背影,淡淡的声音道:“郡主相信顾清夜为了闯荡江湖,甘心当萧家的侍卫?”
      
      莫明羽抬头:“你什么意思?”
      
      “他用三个月去当一名侍卫,仅为试试江湖的水有多深么?他并不是游戏人生之人,我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来。”
      
      “难道他另有用意?”
      
      “我也猜不透。”那人道,“但我在查。”
      
      “查什么?”
      
      “查他这个人。”
      
      “有什么好查的?他的身份我一清二楚。”
      
      “不一定,有些真相掩盖在时光之下,需要我们去揭露出来。”
      
      “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还不确定,但很快会有消息的。”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