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三章 客栈夜话

      顾清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萧疏叶。那人就在眼前,却仿佛隔着遥远的距离。声音如有实质,以一种无法言传的强势,侵入他的心脏。
      
      他竟然失神了,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漆黑的眸子中有隐隐的慌乱,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握了起来。
      
      萧疏叶不错眼珠地盯着他。为什么是这种反应?你难道不应该跳起来朝我吼:“我父亲不就是你父亲么?他已经不在人世,你为何还要我拿他的生命起誓?”为什么我这样刁难你,你却还在犹豫、彷徨?
      
      他知道自己怒从何起,一想到顾清夜是莫明羽的心上人,只要皇家一道旨意,他立刻便会娶莫明羽为妻,成为莫重楼的妹夫,他心里就像扎进去许多利刺。
      
      莫明羽的出现令他突然意识到一个现实:他与顾清夜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在江湖,一个在朝廷。
      
      顾清夜是天子近卫,将来若成为皇帝的表妹夫,那就离皇室更近,离萧家更远了。
      
      萧家之子么?如果是,那你与萧家格格不入,你为何要来?有时候听你的话,我感觉你的心离我很近,可我却不敢相信这种感觉。你说的话,有几句我可以相信?
      
      我不屑与权贵相交,而你偏偏正与权贵为伍,并且即将成为权贵。
      
      你这样的“权贵”,却纡尊降贵来当我萧家当一名区区侍卫,我岂能相信你没有阴谋?
      
      他虽然面沉似水,胸中却似有怒涛汹涌。他真想亲手打碎顾清夜的外壳,看到他里面真实的模样。
      
      他很少有这样情绪失控的时候,很少有这样不讲道理地去刁难一个人。
      
      “家主。”顾清夜的眼睛变得清明,他突然自己站起来,挺直了脊背,嘴角抿出几分倔强,直直地看着萧疏叶。
      
      怎样?要反抗了么?
      
      “恕属下无礼,家主这样的要求,属下做不到,并且,属下觉得毫无道理。”
      
      “哦?”萧疏叶只发出一个单音。
      
      “属下一人做事一人当,若属下背叛萧家,自当接受一切惩罚,家主您要将属下千刀万剐,那也是属下罪有应得。可是,我父母何辜,要受此牵连?属下若拿父母的性命起誓,岂非大不孝?家主素来以德服人,今日却为何如此不讲道理?”
      
      萧疏叶失笑,这孩子,真的是巧舌如簧,而且一脸无辜、义正辞严,全天下没有人比他更讲道理了。
      
      他正想开口,就听一人笑道:“好严重的控诉,大哥你做了什么事,惹怒了我们清夜?”
      
      萧疏雨推开虚掩的门,潇潇洒洒地进来,勾起的唇角满是调侃之色。
      
      顾清夜退后一步,微微垂首道:“是属下失礼。”
      
      萧疏雨坐到萧疏叶对面,拿起茶壶,倒了杯茶,啜一口,对顾清夜道:“今日被莫明羽那丫头吓了一吓,清夜恐怕乱了方寸,不如先去房里歇息片刻?待会儿我们用餐时,我叫你。”
      
      顾清夜看看萧疏叶,见他没有反对,便应道:“是,七少。”
      
      他出门,并把房门拉上。
      
      萧疏雨吐出一口气,看向他大哥:“大哥,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为什么这么问?”
      
      “你今天反应太大,不像平日的你。”萧疏雨道,“昨日你刚教过我,要将清夜当成真正的下属,欣赏他、成全他,可是方才,你竟逼他以父母之命起誓,你这试探的痕迹未免太严重了。”
      
      萧疏叶不禁露出微笑:“你听到了他的抗议?”
      
      “是,恰好过来。”
      
      “你知道我在试探他?”
      
      “自然,大哥是这世上最公正、最包容、最仁慈的上司,我还不了解你么?你这样咄咄逼人,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你对清夜起疑了。”
      
      萧疏叶莫名受了一堆推崇,却纹丝不动,他并不认为他弟是真心的。包容么?平日里挨了诸多捶楚,你会认为我包容?
      
      萧疏雨瞥了他兄长一眼,眼神里有些委屈:“还有,你今天居然那么无聊,跟莫明羽打听她的私事,你难道不是在求证什么?然后你突然生气,一定是得到了答案。所以,你还想瞒我么?”
      
      萧疏叶心里有些感慨,又有些欣慰,忍不住道:“小七,我很高兴,你开始用心了。”
      
      话题跳跃得有点大,萧疏雨感觉不是滋味,低声道:“大哥,你一直觉得我没心没肺,对不对?其实,我只是习惯于依赖你,并且也讨厌江湖中的波谲云诡,不愿耗费心神去与人争斗,所以才这么懒散。可我并不傻!”
      
      萧疏叶道:“你不傻,你很聪明。”
      
      “可你不信任我,觉得我不够担当。”萧疏雨嘟囔。
      
      “不是你不够担当,是你不愿意担当。”萧疏叶道,“对你不喜欢的事,你会下意识地拒绝。”
      
      萧疏雨想起光阴客栈中那些事,知道他大哥说得一点也没错。
      
      归根到底,他心里充满阳光,就不愿去面对黑暗、阴谋、贪婪、狡诈。
      
      “是,大哥。”萧疏雨难得地自省,“小弟知错了,以后一定改。大哥,你相信我好么?不要再对我隐瞒了,好么?”
      
      萧疏叶点点头:“你先答应我,知道真相后,不要在清夜面前露出一丝破绽。”
      
      “是,大哥,我一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很好。”萧疏叶点头,“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萧疏雨做了一个“等等”的手势,闪身到门后,侧耳听听外面。萧疏叶道:“放心,他没在偷听。”萧疏雨一步退回来:“大哥,你说吧。”
      
      萧疏叶道:“此事要从我们父亲说起......”
      
      隔壁房间,顾清夜已收拾好行李,站在窗前,一个人发呆。他将今天的事在心里捋了一遍,他想,因为自己错误地撒了个谎,反而给自己埋了个坑,现在萧疏叶怀疑他就是莫明羽嘴里那个姓顾的“京官之子”。
      
      但为什么突然要自己拿父母的性命起誓?是因为他觉得官员惜命,而自己作为京官之子,必定熟读经书,背负着伦理纲常,不可能立这种誓言么?
      
      那么现在,他的怀疑程度加深了么?他会不会去调查京中姓顾的官员?调查到自己?
      
      他思索着该怎么补救。
      
      萧疏叶房里。
      
      萧疏雨的表情一直随着萧疏叶的叙述而变化,为大哥一直隐瞒自己而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为顾清夜的真实身份震惊......听到最后,他却又笑了,笑得脸上的肌肉都恨不得抖起来。
      
      萧疏叶道:“你笑什么?”
      
      萧疏雨摸摸自己的脸颊,兀自呵呵笑:“大哥,这事好有趣。”
      
      “有趣?”
      
      “是啊。”萧疏雨嘴角仍挂着笑容,托着下巴,眼里闪出星星点点的光彩,“难怪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似曾相识,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哦,不是对手的那种,是惺惺相惜的那种。还有,有时候他会给我一种压迫感。有时候,他又会教训我,而我不由自主地想听他的话......没错了,他肯定是我哥!”
      
      萧疏叶有些无语:“你这么兴奋?”
      
      萧疏雨没接他的话,自顾在那儿絮叨:“对了,这几日,我一直觉得他在宠我,他服侍我穿衣洗漱,感觉像兄长在照顾弟弟......”
      
      “你让他服侍你?”萧疏叶皱眉,“你把他当下人么?”
      
      萧疏雨一下子回过神来:“没,我就是气不过,觉得他利用了我,所以惩罚他。”
      
      傻小子。萧疏叶道:“我明白了。”
      
      “大哥,我想到一种可能。”萧疏雨凑过头来,“你说,他会不会像莫明羽一样,一心向往江湖,却又被身份所拘,所以逃到江南来,想放纵自己一回,圆一场江湖梦?”
      
      萧疏叶看着自家兄弟一脸阳光,心里有个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动了,微笑道:“你在为他考虑,因为你总不愿将他与阴谋联系起来。可是,他圆江湖梦,也不必要进我们家来当侍卫吧?”
      
      “他想去武林大会露个身手吧,借助我们家的身份,不是更加方便么?何况,他虽然没认亲,好歹也是萧家人,他心里可能觉得自己是回了家。”
      
      萧疏叶道:“可若是你,你愿意给你的兄弟当侍卫么?”
      
      萧疏雨顿了顿:“我想,他做惯了宫中侍卫,许是根本不在乎这个身份吧,我看他做起来简直驾轻就熟呢。”
      
      萧疏叶哑然失笑。
      
      萧疏雨抬眸看他,认真地道:“无论如何,我知道他是我哥哥了,以后,我会对他好的。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会。”
      
      “好。”
      
      “大哥,你也别为难他,好不好?”萧疏雨恳求道。
      
      “好。”
      
      于是在顾清夜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萧疏叶下一步会怎么走时,萧家兄弟唤他去吃饭,就在萧疏叶房里。
      
      萧疏雨亲自给顾清夜斟了酒,殷勤道:“清夜,夜里不用赶路了,你多饮几杯。”
      
      顾清夜有些晕头转向,不知道七少爷又怎么了:“七少,属下不敢当。”
      
      “没什么不敢当。”萧疏雨拍拍他的肩,笑道,“出门在外,自由自在。”那笑容太过美好,让顾清夜越发疑惑。他不知道萧家兄弟说了些什么,看看萧疏叶,脸色也温和得很。
      
      于是他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家主,谢谢七少。”
      
      夜里,顾清夜与萧疏雨各自躺在床上。顾清夜心惊胆战地发现,萧疏雨一直在看他,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目光,嘴角还带着一丝意义不明的笑容——好诡异。
      
      “七少。”他不得不叫醒那个大约是喝多了的人。
      
      “嗯?”
      
      “你是不是醉了?”他试探着问。
      
      “你看本少爷像醉了么?”萧疏雨眯了眯眼,勾起唇。
      
      “没醉,为什么那么奇怪地看着我?”
      
      “看你戴了几层面-具。”
      
      顾清夜一愣:“我没有,中午那是为了骗莫明羽。”奇怪,这小子乱七八糟说什么?
      
      萧疏雨大笑:“谁不是背着一箱面具走江湖?只是你有几层,我还不知道罢了。但是,”他话音一转,悠悠道,“总有一天,我会看见的。”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