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 私访青楼

      顾清夜再次踏进引凤楼,老鸨和楼下的姑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纷纷迎上来。“顾公子”“顾公子”,呖呖莺声响在顾清夜耳畔。
      
      “顾公子怎么一个人来了?萧七少呢?”老鸨问。
      
      顾清夜道:“七少心里有些难过,叫我过来问问豆蔻姑娘的事。大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老鸨并不老,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美艳而干练的样子。听顾清夜叫他“大姐”而非“妈妈”,她便笑了:“顾公子真是个趣人,跟萧七少倒像是兄弟呢。”
      
      顾清夜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姐何出此言?”
      
      “你们俩啊,一样胸怀磊落,一样以诚待人,叫人觉着亲切,总之,都是君子。而且,你俩长得很像,你自己不觉得么?”
      
      一边说,一边示意顾清夜跟她走。顾清夜心道,人都说萧疏雨是风流浪子,这青楼中的老鸨倒反而说他是君子,与自己替萧疏雨辩解的不谋而合。
      
      想着,不禁微微笑起。老鸨瞧着他的笑容,有些出神,喃喃道:“这侧面的笑容也很像呢。”
      
      她将顾清夜带到自己房里,请他坐下,给他沏了茶,道:“是不是豆蔻去找过萧七少了?”
      
      “是,她去向七少辞行。”
      
      老鸨叹口气道:“这丫头,我跟她说,要走就走得潇洒些,可她偏偏还要去找七少。看样子,她还是不死心啊。”
      
      顾清夜道:“她喜欢七少,这点我昨日便看出来了。”
      
      老鸨如遇知音,激动地道:“顾公子真是个可人儿!”
      
      顾清夜:“......”有这么夸一个男人的么!
      
      “你说那萧七少吧,明明是个风流多情的主儿,可偏偏瞧不出豆蔻喜欢他。不过也是,豆蔻喜欢把心事藏着,连荼蘼都猜不透她。我可是老早就看出来了。”
      
      “那大姐为何让人把她赎走?”
      
      老鸨嗔怪地看他一眼:“我这开青楼的,难不成还将姑娘养老送终不成?豆蔻已经十九岁了,早过了这一行最好的年龄。有人愿意娶她,而且是正经继室,那人相貌、家世都不错,肯为豆蔻花银子,足见是真心待她的。有这么好的机会,她还不从良么?”
      
      “那人是什么人?”
      
      “是个姑苏商人,经营苏绣的,姓林,三十四五,长得很周正。”
      
      “你知不知道他的名字和住址?”
      
      “名字不知道,只知道姓林,住址么,听他提过他住在阊门。”
      
      “豆蔻姑娘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林爷来接了她还要去杭州。”
      
      顾清夜沉吟着道:“豆蔻姑娘来楼中多久了?”
      
      老鸨想了想:“有一年多了。”
      
      “只有一年多?那她进楼时岂非就已经十七八岁了?大姐还愿意买她?”
      
      老鸨道:“她可不是我买来的,是我在金陵的一位大姐送我的。她说豆蔻在她那儿得罪了一位有权有势的人,她怕豆蔻遭到残害,便将她转送给我了。”
      
      “你那位大姐是哪个楼里的?”
      
      老鸨语声顿住,怀疑地盯着顾清夜:“顾公子,我怎么听着你像在盘问我?豆蔻不过是从了良,值得你寻根究底么?真是萧七少叫你来的?”
      
      “大姐,你别生气......”顾清夜忙道。
      
      “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奇怪。”老鸨道,“不过我告诉你,我答应了我那位大姐,不透露豆蔻的过去。堕入青楼的,都是可怜人,我不想她再受到什么伤害。”
      
      “大姐真是侠肝义胆。”顾清夜赞道。
      
      老鸨被他一夸,又有些受用,嘴角挑了起来:“你还要问什么?”
      
      顾清夜道:“没什么。只是豆蔻姑娘去向我家七少辞行,在他面前伤心落泪。七少回头想想,与豆蔻姑娘相交一场,竟不知道她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她的过去,他觉得非常愧疚,才叫我来问问豆蔻姑娘的事。”
      
      “原来如此。”老鸨喟然道,“人啊,总是这样,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顾清夜点点头,站起来道:“大姐,我想见见荼蘼。哦,你放心,银子照付。”
      
      老鸨探究地上下打量他:“你是为了打探豆蔻的事还是为了见荼蘼?”
      
      顾清夜有些赧然:“我是为见她。”
      
      老鸨挥挥手:“行,行,她现在没客,楼上右转第三间,门上挂着‘荼蘼’的木牌子。你去吧。”
      
      “多谢大姐。”
      
      顾清夜上过楼,进过萧疏雨的专用雅间,对楼上情形略知一二。此刻闲庭信步一般,施施然上去,听到一些门缝里漏出女子的娇笑声,还有些暧昧不明的声音。他避过别人的眼睛,右转第三间,看到门上有“荼蘼”的牌子,再过去一间,则门上没有牌子。
      
      难道这间就是豆蔻的?因她已经离去,所以摘了牌子?
      
      他轻轻推开房间,往里窥视,看见有个穿桃红衣服的小姑娘,背对门坐着,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闪身进入,同时关上门。
      
      那小姑娘正是服侍豆蔻的丫鬟小桃,她正发呆,突然眼前出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她一惊,那人伸指示意她不要出声,轻声道:“我是萧七少的侍卫,昨日与今天上午来过两次。”
      
      他的声音过于动听,笑容过于温柔,小桃的脸一下子红了:“是,我记得,我给你们上酒的时候......悄悄注意过你。”
      
      顾清夜坐在她对面,道:“豆蔻姑娘走了,你一个人在这儿发呆,是舍不得么?”
      
      小桃喃喃道:“是啊,小姐人挺好的。我本来想,若是萧七少肯替她赎身,取她做妾,我也可以跟着她.....”蓦然发现自己失言了,脸更红。
      
      顾清夜道:“我懂的,萧家那么好,人人都向往。你看,我现在不就是七少的侍卫么?”
      
      小桃感动地看着他:“顾公子,你真是个好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桃。”
      
      “平时服侍豆蔻姑娘,可有见她表现出什么异常么?”
      
      小桃一愣:“顾公子为何这么问?”
      
      顾清夜道:“我只觉得豆蔻姑娘心里压力太重,她喜欢我家七少,又怎肯在这里强颜卖笑?”
      
      小桃仔细想了想,道:“她倒并没有怨天尤人,每日里都见她笑得像花开似的,只是偶尔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推门进来,会看见她刹那间眉目含霜......”
      
      “眉目含霜?”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小桃困难地表达,“就是感觉她冰冷冰冷的,完全不像她的样子了。可能,她心里不甘,但人前没有表露出来吧。”
      
      顾清夜点点头:“你说得很好,我都能想象得到。”他感慨道,“毕竟,她心里苦吧。”
      
      “嗯,顾公子你真善解人意。”
      
      顾清夜起身,掏出一块碎银给小桃:“谢谢你陪我说话,这银子给你买点东西吧,不用提我来过的事。”
      
      “使不得,使不得,顾公子,你这样叫我太惶恐了。”小桃腾地站起来,连连摇手。
      
      顾清夜道:“权当是替七少感谢你照顾豆蔻姑娘了,你莫推辞,以后也要过得开心。我走了。”
      
      直到他离开,小桃还痴痴地站在那儿。
      
      顾清夜并没有走,而是真的去找了荼蘼,两人品茗闲聊了一晌,聊些萧疏雨在楼中的事,荼蘼为豆蔻惋惜了几声。
      
      顾清夜回到萧府,刚进门就听说萧疏叶找他,他便去了萧疏叶的书房。
      
      “家主,您找属下?”他躬身行礼。
      
      萧疏叶道:“你身上有伤,明日又要出行,怎么还不肯歇着?去哪儿了?”
      
      顾清夜心道,他对自己的行踪肯定了如指掌,便道:“属下去了引凤楼。”
      
      “为何?”
      
      “引凤楼有位豆蔻姑娘,今日被人赎了身,离开前来见过七少,哭得很伤心。”顾清夜斟酌着,有些话好讲,有些话他暂时还不想讲。
      
      “哦?所以呢?你去干什么?”萧疏叶淡淡地道,“你最好别藏着掖着,一次性全部告诉我。”
      
      “属下去查查这个豆蔻姑娘。”
      
      “一个青楼女子,你查她作甚?”
      
      “属下觉得,她离开得太过突然,上午我们在引凤楼时,她并没有露出任何先兆,下午突然来向七少辞行。她喜欢七少,可一旦有人来赎她,她便立刻同意了,并且走得如此匆忙,这让属下费解。”
      
      萧疏叶怔了怔:“她喜欢小七?那小七呢?”
      
      “七少并没有动心,他只把她当普通朋友。”
      
      萧疏叶道:“你觉得这叫豆蔻的女子至少要犹豫甚至反抗?”
      
      “是,属下觉得,她既喜欢七少,好歹心里存着希望,哪怕试探一下七少也好。可她完全没有,一下子便答应别人替她赎身,然后才来向七少辞行,辞行之时,她露出的忧伤是真的。七少并没有挽留她,所以她走的时候很决绝。”
      
      “以小七的性子,即使他并不想娶豆蔻,只要豆蔻提出要求,他也会为她赎身,让她恢复自由的。”
      
      “是,属下也是这么想。所以,属下去了引凤楼,调查豆蔻。”
      
      “结果是什么?”
      
      “据老鸨讲,豆蔻原在金陵为妓,一年多前来到引凤楼,是老鸨的一个姐妹将豆蔻转让给她的,说是豆蔻在金陵得罪了某个权贵,怕她被残害。”
      
      萧疏叶微微动容,似乎想起了什么。
      
      “属下又见到了豆蔻的侍女小桃,小桃道,偶尔她会撞见豆蔻眉目含霜,完全像两个人。”
      
      “你怀疑豆蔻的身份?”
      
      “属下不敢断定,只是觉得事情不合常理,便忍不住去调查。属下既是七少的侍卫,就要保护七少周全,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
      
      萧疏叶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好,你有心了。这事我会派人去调查,你回去休息吧。”
      
      “是,属下告退。”
      
      他走了没多久,一条影子飘进书房,跪在萧疏叶面前:“家主。”此人正是萧府暗卫风驰。
      
      “风驰,起来吧。”萧疏叶道,“怎么样?”
      
      “属下跟踪那女子,直到荷叶渡口,她弃车登船走了。属下盘问车夫,车夫说那女子雇了她。”
      
      “车里没有旁人?”
      
      “正是,自始至终只有豆蔻一人。”
      
      第二天中午。天清气朗,三匹骏马从官道上奔驰而来,马上骑士个个英姿勃发、器宇轩昂。为首一人身穿墨玉色衣衫,骑黑马,正是萧疏叶;后面两骑一个穿黑衣、骑白马,正是顾清夜;一个穿白衣、骑白马,正是萧疏雨。
      
      道旁一排饭店,背后依着大片树林,看起来环境不错。萧疏叶勒住马缰道:“我们在此用过午饭再走吧。”
      
      三人下马,进店,捡了靠窗的桌子坐下,点好菜。
      
      依着萧疏雨的性子,出门定会坐马车,悠哉悠哉,可萧疏叶不许,三人便骑了马。萧疏雨拍拍身上的尘土,揶揄道:“大哥见玉姐的心已经迫不及待了,都不肯坐马车。”
      
      萧疏叶没说话。萧疏雨又道:“早干嘛去了?八年都找不到她......”
      
      萧疏叶一道目光扫过来,成功叫萧疏雨闭了嘴。
      
      顾清夜道:“家主忙于济世救民、锄强扶弱,顾不上儿女私情吧。”
      
      萧疏雨笑骂道:“就你会拍马屁。”
      
      正说着,门外传来马嘶声。从窗口看出去,只见一匹枣红马在门口停下,马上一位女子身穿火红色的衣裙,被阳光一照,红得耀眼。
      
      顾清夜猛地一怔。这女子,赫然是太后的侄女,金陵郡王莫重楼的妹妹莫明羽!
      
      他想,坏了,这女子认得他,要是把他的身份说出来,那就前功尽弃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