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继续顺毛

      “小七,你留一下。”萧疏叶唤住萧疏雨。
      
      “家主,您……”顾清夜的眸中闪过一丝慌张,难道萧疏叶是要责罚小七么?“属下可以加罚,请您别再罚七少了。”
      
      萧疏叶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表情丝毫不像掺假,昨晚替小七座位上放软垫,今日又百般维护,他对小七是真的关心吧?因为血缘关系么?那么,他对萧家抱什么态度?
      
      “清夜!”萧疏雨有些恼意,“大哥要罚便罚,轮不到你来求情,你给我回去休息!”口气未免生硬,可心里却虚得很,因为,他发现自己想护着顾清夜。而顾清夜,也是真的在护着他吧?是真的吧?
      
      萧疏叶挥挥手:“去吧!”
      
      “是,属下告退。”顾清夜到堂外,却没有走,站在那儿等萧疏雨出来。
      
      闻松、闻竹没有得到召唤,也依然站在外面。闻竹看看顾清夜,额头上还有几粒细小的汗珠,脸色略有些苍白,却没有丝毫孱弱的样子,身姿站得像青竹般挺拔。
      
      “清夜,还好么?”忍不住问了一句。
      
      顾清夜微笑:“我没事,家主略施薄惩,且手下留情,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那微笑,晃了闻竹的眼。这少年,有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
      
      堂内。萧疏叶看着自家七弟:“今天你故意的,为什么?”
      
      “什么……故意的?”萧疏雨装傻。
      
      萧疏叶抬手,萧疏雨以为他要一巴掌掴过来,下意识地闭了眼。结果,萧疏叶只是拍了一记他的脑袋,斥道:“说实话!再跟我耍心眼,我抽你!”
      
      这下子完全不像“萧家家主”,倒是实实在在的兄长模样,并且还跨越了年龄的差距。萧疏雨便凑近些,像要撒娇似的:“大哥……”
      
      萧疏叶不忍直视,这一脸求宠的模样,这小子突然变小了么?明明方才给他完全不同的感觉。
      
      “说!”
      
      萧疏雨立刻站稳了:“是,我故意带清夜去引凤楼的,我恼他。”
      
      “你觉得他欺骗了你、利用了你?”萧疏叶一针见血。
      
      “是,大哥,自从遇到他之后,我一直把他当朋友,对他完全不设防。可现在我不敢相信他了,我捉摸不透他。我觉得,他从一开始就想要进入我们萧家,遇见我、帮助我,这些都是铺垫。”
      
      “那你觉得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萧疏雨道,“以他的本事,即使没有我们家,他也可以在江湖中扬名吧?”
      
      “可以,但要花点时间,他也许急于求成。”萧疏叶道,“我们不妨相信他想出人头地。对初出江湖的热血男儿来说,成名两个字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我们只是生得好,所以,如你,你根本不在乎出名,也不想去争名,因为,萧家本来就已经是名望了。但清夜不同。”
      
      萧疏雨被他这样一说,觉得有道理,微微沉吟道:“所以,大哥觉得,即使他真的利用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是的,何况,他的确是帮了你,而且,的确有过人的才能。”萧疏叶道,“最重要的是,凭我的直觉,他对你很好。”
      
      “那我应该如何对他?”
      
      “把他当成真正的下属,欣赏他、成全他。”萧疏叶道,“下月武林大会,我会助他扬名立万。”
      
      “是,大哥。”萧疏雨应了声,道,“我刚才便觉得,大哥对他是不同的。原来大哥都已经想过了。”
      
      萧疏叶默认,道:“对了,明日我要去光阴客栈,你与清夜随我同行。”
      
      “大哥?”萧疏雨又惊又喜,“你终于肯亲自出马了,看来这回真想把玉姐追回来?”
      
      “臭小子!”萧疏叶笑骂一声,神情却有一丝尴尬,“好了,回去给清夜上点药,别耽误明日的行程。”
      
      “是,大哥!”萧疏雨兴高采烈地跑出去,一眼瞧见那个静静等他的人,皱眉道,“我不是叫你回去么?杵在这里做什么?”
      
      “属下怕家主罚你。”
      
      “没,大哥跟我说了几句闲话,走吧!”
      
      顾清夜跟上去:“七少,午间了,你要用餐么?属下去厨房给你端饭菜来。”
      
      “不用,我去我娘院里吃,好些日子没有陪她用餐了。先回去给你上药。”
      
      顾清夜想起自己的鹦鹉:“那帮忙将属下的鹦鹉带回来好么?”
      
      萧疏雨扭头看他:“你自然随我同去啊。娘院子里两个丫鬟长得很漂亮,你与她们一起,正好饱餐秀色。”
      
      顾清夜:“......”
      
      萧疏雨堂内。
      
      萧疏雨拿了药过来:“坐下,把衣服解开,我给你上药。”他来不及消化大哥的话,心里仍有一道坎,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情绪,就随它去,不管了。
      
      伤处没有破皮,却肿得厉害,一道道楞子凸起,已经发紫。萧疏雨瞧着,不禁佩服自家大哥鞭打的手法。他知道这伤很疼,可看顾清夜的样子,像是没有感觉。
      
      忍不住想问一句:“你疼么?”却咬住了没讲,只是闷声替他上药。
      
      “七少,那个穆管家是什么人?”顾清夜问。
      
      萧疏雨手一停,眼睛盯着他的背,顾清夜只觉得他的目光比伤更灼人。“你还有心情管这个?看来大哥没打疼你!”愤愤的,像发泄似的,也不知道在责怪还是心疼。
      
      顾清夜放柔了声音道:“家主才打了十鞭,他没用力。”
      
      萧疏雨狠狠摁在他鞭伤上:“没用力能打成这样?”
      
      顾清夜闷哼一声:“七少......”喘口气,“你还在生气?”
      
      “我生什么气?嗯?你说我会生什么气?”又狠狠摁了一下。
      
      “你生我的气了,我知道,是我的错。”顾清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去哄一个人,只是这样就已经伤了小七,将来......
      
      “我?”萧疏雨冷冷的,可手下的动作却分明是温柔的,好像刚才报复性摁压的不是他。
      
      “不,是属下的错。”小心眼的家伙,顾清夜暗叹,明明是自己受了伤,却还得去给这家伙“疗伤”,“属下接近七少,的确是有意的,可属下真的很喜欢七少,七少就像阳光一样,能驱散一切阴霾。江湖中像七少这样率真坦荡的人很少,属下情不自禁地被七少吸引。无论被七少当成朋友,还是下属,都是属下的荣幸。”
      
      良久,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清夜,你真会说话。”
      
      “属下是真心的。”顾清夜心里深深叹息,这情景,已经偏离了最初的轨道。他以为自己不会付出真心,可事实上,他无法控制自己。
      
      包括对萧疏叶、萧大夫人,还有萧家的一切,他都有种熟悉感、亲切感。
      
      “七少,你别生气了好么?”
      
      “看你以后的表现。”萧疏雨道,“我说过,你若做出有损萧家的事来,我第一个杀了你!你若忠于萧家,我大哥自会助你成功。”
      
      “我......我不会做出有失大义之事。”顾清夜答道。
      
      大义,不是萧家,顾清夜偷换了主题。
      
      “大哥说,明日动身去光阴客栈,你随我们同行。”
      
      “家主终于要去接玉姑娘了么?”顾清夜喜道。
      
      “是啊。”
      
      “只怕不容易。”
      
      “那是他自己造的孽,活该!”萧疏雨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七少,他是你大哥!”顾清夜道,“你不能对他不敬。”
      
      “呵。”萧疏雨笑了,“打了你十鞭,倒把你打服帖了,一心向着他,你究竟是谁的人?”
      
      顾清夜苦笑:“他是萧家家主,我是萧家的下属,自然应该以他为尊。可我心里是向着你的。”
      
      上完药,他们动身去宜萱居,顾清夜见萧疏雨的冠有点偏了,轻唤:“七少。”
      
      “嗯?”
      
      “你站一下。”他伸手去替他整了整冠,顺手把衣衫也整了一下,那样子,又像兄长在照顾弟弟一样。整好,微笑看他,“好了。”
      
      萧疏雨恍惚了一下,自己真是疯了,总觉得顾清夜在宠他。
      
      “走吧,顾......”差点又脱口喊出“顾兄”两个字,及时改了,“清夜。”
      
      宜萱居里很热闹,除了萧大夫人,萧二夫人也在。萧疏雨唤了声“娘”,又唤“二娘”,两位夫人不分大小,平日相处也似姐妹一般。萧大夫人性子温婉,而萧二夫人则是个爽朗之人。
      
      “小七,你来了?”萧二夫人调侃道,“屁股上还疼么?”
      
      旁边有两个丫鬟在,闻言都憋不住笑出来。
      
      萧疏雨笑嘻嘻地道:“二娘知道小七皮厚,不就是一顿板子么?早不疼了。”
      
      “难怪今天还有心思再去引凤楼,我倒要去问问,是哪个小妖精摄了你的魂,让你连着两天去。”
      
      “哪有?我不过就是玩玩罢了,何曾对谁动了真心?”
      
      萧二夫人用手指点着他:“跟你父亲一个德性。”嘴里在骂,脸上全是宠溺的笑意。
      
      萧大夫人莞尔道:“罢了,幸好我们家还有一个正经人。”
      
      顾清夜见他们一家其乐融融,不禁想起自己父母。爹、娘,你们还好么?
      
      “这位就是顾清夜顾公子吧?”萧二夫人看着顾清夜道,“长得真好,玉一般的人,可惜了,跟着小七这小混蛋,恐怕得受他磋磨。要不要改跟叶儿?我去帮你说。”
      
      “二娘!”萧疏雨叫,“你是来挖墙角的?”
      
      萧大夫人瞪他一眼,接口道:“你还好意思说?头一天就害清夜受罚,真正是任性得没边了!再说,二娘挖的什么墙角?不都是我们萧家的墙么?”
      
      顾清夜忍笑,道:“大夫人,二夫人,是属下违反家主命令,理应受罚,不怪二少,他只是想出去散散心。属下不管跟二少还是家主,都是效忠于萧家,并无差别。”
      
      萧大夫人柔声道:“好孩子,难为你了。”
      
      萧二夫人道:“清夜,以后小七若有什么事刁难你,你只管来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顾清夜微笑:“清夜不敢。”
      
      “你们来得正好,一起用饭吧。”萧大夫人道。
      
      “孩儿正是来陪娘用餐的。”萧疏雨道。
      
      “清夜,你也一起。”萧大夫人招呼。
      
      “不,属下怎能与两位夫人、少爷同桌,这不合规矩。”顾清夜推辞。
      
      “你这孩子,都是江湖中人,讲什么规矩?”萧二夫人道,“来,来,别废话。”
      
      这时候,傻蛋飞过来,叫道:“公子,公子。”停在顾清夜掌心。
      
      萧大夫人道:“你这鹦鹉啊,看来是赖在这儿不肯走了,与我家凤儿可有缘呢。”
      
      萧二夫人“噗嗤”一声笑道:“这傻蛋勾引良家妇女,该判个发配充军。”
      
      她是无心之语,顾清夜却心头一动。“发配充军”这四个字,令他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起管家穆晗额头那个疤,那个形状,难道......它是剜掉了发配充军时的刺字后留下的?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