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身份暴露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熟悉的美妙歌喉,熟悉的曼妙舞姿。不同的是多了个顾清夜,多了只鹦鹉傻蛋。
      
      刚回扬州,萧疏雨就拉着顾清夜来引凤楼。
      
      “顾兄,扬州自古出美女,这引凤楼的姑娘更是美若天仙。难得的是她们绝非别处庸脂俗粉,她们多才多艺、能歌善舞。小弟今日带你去感受一下‘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惬意生活。如何?”
      
      顾清夜劝他先回家复命,可萧疏雨觉得用莺歌燕舞、美酒佳肴为顾清夜接风更重要。要是先回家,他俩就没那么自由了。
      
      “反正大哥不知道我们已经回来了,先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嘛。”
      
      盛情难却,顾清夜便只好跟他来了。
      
      一进门,那些女子就像一群蝴蝶似地飞向萧疏雨:“七少,七少你回来了?”各种脂粉味顿时将顾清夜淹没,他退后两步,避开她们。
      
      很快众女子又发现了他,齐齐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纷纷询问这位如玉的公子是谁,一时大有众星捧月之感。饶是顾清夜一贯冷静自持,这会儿也不禁微微红了脸。
      
      萧疏雨促狭地瞧着他,眼里分明在说:“你看,你很受欢迎哦。”
      
      直到他们来到楼上萧疏雨那间“专用包间”,顾清夜才放松下来。
      
      鹦鹉被众多女子绕得眼花缭乱,难得地保持安静。一到楼上,立刻原形毕露,嚷嚷着要饮酒。豆蔻与荼蘼还没来得及向萧疏雨倾诉离情,便被这鹦鹉吸引住了。
      
      “顾公子,你这只鹦鹉好可爱。”豆蔻道。
      
      “七少,这位顾公子是你的新朋友么?没见他来过。”荼蘼道。
      
      鹦鹉颇不耐烦,跳到萧疏雨身上,蹭蹭他的衣服:“酒。”再蹭:“渴了。”
      
      顾清夜忍俊不禁。一路上他发现傻蛋已经完全被萧疏雨收买,因为萧疏雨一直在告诉它,到了扬州可以吃这个,吃那个;玩这个,玩那个,像哄小孩似的,哄得傻蛋乐不可支。
      
      “哈哈,这鹦鹉太逗了。”豆蔻唤小桃,“赶紧拿我珍藏的好酒来。”
      
      于是酒斟满,乐声起,傻蛋喝得津津有味,萧疏雨看得优哉游哉。
      
      只有顾清夜一个人在出神。他想起去年三月,京都烟柳如画,虞帝伯雍突发奇想,命顾清夜随他乔装改扮,微服“私访”。
      
      而那私访之地,竟是京都的花街柳巷“章台街”——街上最著名的青楼“软红香”。
      
      顾清夜公开的身份是御史大夫顾廷观的儿子、天子近卫,私下里的身份是乌夜台令主。“夜令主”出现在别人面前时,脸上总是戴着一个银质面具,将他的面容遮得只剩下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
      
      作为“顾清夜”的他,从未进过青楼。尽管周围那些官家子弟屡屡邀请,无比热心,可他从来不感兴趣。唯一的一次,也就是保护虞伯雍去了。
      
      身为臣子,跟着帝王逛青楼,实在是一件尴尬的事。虞伯雍见他拘束的模样,拿他取笑了一番。
      
      那天夜里,虞伯雍与软红香的花魁女子共赴云-雨,顾清夜便在外面守候了一夜。
      
      结果,第二天回家,他被父亲狠狠抽了一巴掌,还赏了二十板子。顾廷观一边打,一边教训他:“身为臣子,陛下不顾礼法,做出那等荒唐事,你竟不知劝谏?平日为父是怎么教导你的!”
      
      那真是一次惨痛的经历。
      
      没想到,这次来扬州,被萧疏雨三言两语就说动了,跟了他来。顾清夜觉得,自己与萧疏雨在一起,总是很放松,毫不设防。
      
      “顾兄,来,小弟敬你一杯。”萧疏雨向他举了举杯。
      
      他微笑,饮了一口。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一双特别的眼睛。是那个唱歌的豆蔻,她在看着萧疏雨,眼神很复杂。
      
      他第一个念头是:这女子莫非喜欢上萧疏雨了?只是碍于身份,她不敢表露?可是,好像还有一层更深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豆蔻感觉到他的观察了,立刻眼睫一颤,移开目光。那反应很灵敏。
      
      顾清夜不禁想,这姑娘倒很有趣。
      
      谁知萧疏雨以为他对豆蔻感兴趣,向豆蔻使个眼色,叫她坐到顾清夜身边去。豆蔻婷婷地走过去:“顾公子......”一副牵衣待话的模样。
      
      顾清夜虽然心里有点窘,可面上却不动声色,见豆蔻依偎过来,他便附耳说了一句话:“姑娘,你不是喜欢七少么?”
      
      豆蔻整个儿僵住,面上的表情丰富多彩极了。顾清夜微笑着欣赏,直把豆蔻看得退了回去。
      
      在萧疏雨和荼蘼看来,顾清夜温柔得体,可豆蔻却自动退场了,于是都不明白。
      
      一缕微笑悄悄从顾清夜半边嘴角泄了出来。
      
      就在这时,两名青衣劲装的男子闯了进来,齐齐向萧疏雨躬身:“七少爷,请回府。”
      
      萧疏雨一口酒呛出来,咳得天崩地裂:“闻松、闻竹,你,你们怎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闻松面无表情道:“七少爷,你刚进城门,我们就知道了。可你不回家,偏偏来了此处。家主请你马上回去。”
      
      “你们,你们!”萧疏雨愤愤地指着他们,“就算知道我回来,就不能替我遮瞒一下么?样样事情都要禀告我大哥,真是气死小爷了!”
      
      闻竹道:“七少爷,对不起。”
      
      闻松道:“家主的命令,我们谁也不敢违抗。”
      
      “可你们......你们不说他就不会知道啊!”
      
      “我们不说,自有别人说。总之,家主手眼通天,你瞒不过他的。”闻松道。
      
      萧疏雨无奈地起身道:“顾兄,我们走。”
      
      马车到府门,顾清夜下车,见门匾上写着斗大的两个字:萧府。字迹铁划银钩,兼具北方的刚健与江南的柔美。
      
      进大门,闻松向顾清夜欠身:“顾公子,请随我去花厅。”
      
      萧疏雨:“那我呢?”
      
      闻竹道:“请七少爷随属下去书房。”
      
      萧疏雨有点慌:“为何?”
      
      “家主在花厅见顾公子。”闻松道,“请少爷去书房面壁,稍后家主自去见你。”说罢还不忘姚青、姚白,“你俩先回去休息,不必跟着七少爷。”
      
      所谓面壁就是罚跪,而且按萧家的规矩,还要双手捧一碗水,举在头顶,并且绝不允许泼出来一滴。
      
      所以听罢闻松的话,萧疏雨的俊脸就皱了起来,可是在顾清夜面前他又不能丢了他潇洒的形象,只好把苦水咽进肚子里,冲顾清夜笑笑:“顾兄,稍后见。”
      
      顾清夜跟闻松到花厅,他一路上打量这萧府的格局,心中不由纳罕,为何有些地方与自家很像?
      
      垂花门上雕刻的藤萝、花墙上爬满的蔷薇、抄手游廊外一条长长的紫藤架、池水中曲曲折折的小桥……他甚至看见了一个园子,名叫“东园”。自己家里不正有个东园,里面种满花草么?
      
      闻松见他面色奇怪,问道:“顾公子,怎么了?”
      
      顾清夜忙掩饰道:“哦,是这府中景色迷人,我都看呆了。”
      
      难道父亲的喜好竟与这萧府的主人相似么?应该是天下建筑相似者甚多吧?他这样为自己解释。
      
      花厅在花园里,南面临水,北面有竹,好个清雅之地。
      
      萧疏叶正临窗而立,看着外面的一池春水,一身墨玉色衣袍衬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见顾清夜进来,他回身走到正中。顾清夜看清他的长相,心中不禁暗赞:好个龙章凤姿,天质自然,古人诚不我欺。
      
      萧疏叶的五官与萧疏雨很像,但他的轮廓更加深邃。萧疏雨气质风流潇洒,而萧疏叶则多了种霸气天成的大家风范。
      
      难怪有那么多女子迷恋萧骋远,从这两兄弟身上便可见一斑。而萧疏叶恐怕无论长相还是气度,都更接近萧骋远吧?
      
      若那个朵儿所说的故事是真的,十二年前,萧骋远起码有三十四五岁,竟然还能迷得一个自视极高的女寨主神魂颠倒,可想而知......
      
      “在下顾清夜,见过萧大侠。”他向萧疏叶行礼。
      
      萧疏叶亲切道:“顾公子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即使他亲切地跟顾清夜说话,顾清夜也有一种面见长辈的感觉......好奇怪,自己身为乌夜台令主,什么样的高官、权臣没见过?除了在自己父母面前与太后、陛下面前,他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顾清夜坐下,闻松就向萧疏叶禀道:“七少爷已经去书房了。”
      
      萧疏叶道了声“好”,便问顾清夜:“顾公子在何处结识了我七弟?”
      
      “光阴客栈。”
      
      “我七弟很少与人一见如故,看来对顾公子是特别的。不过,萧某一见到顾公子本人,便知道我七弟为何会欣赏你了。”萧疏叶眉间含笑,“顾公子真应了古人那句话,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顾清夜面上微微发烫,垂下眼帘道:“萧大侠过奖了,在下愧不敢当。”
      
      萧疏叶目注着他:“顾公子从何而来?”
      
      “京城弦歌。”
      
      “此番出来游历江湖?”
      
      “四处走走,并无目标。”
      
      “冒昧问一下,顾公子的令尊是......”
      
      “家父并非江湖中人,在下也算不得真正的江湖人,不过是跟人练了些武,幻想鲜衣怒马、纵横江湖的生活,然而还没开始。”顾清叶温润地笑,“只是无名小卒一个。”
      
      “初出茅庐就有如此风采,假以时日,顾公子前途不可限量。”
      
      不知为什么,顾清夜觉得自己脸皮变薄了,一被萧疏叶夸奖,他就有些难为情。
      
      赶忙转移话题道:“萧大侠,光阴客栈发生了很多事,七少此刻定然想向您禀明......”他知道萧疏雨在跪着,一心想早点帮他结束这刑罚。
      
      萧疏叶好像刚刚想起萧疏雨来,起身道:“如此,请顾公子随我一起去书房吧。”
      
      萧疏雨已经在书房跪得双腿发麻,举着水碗的手也酸得快举不住了,嘴里把闻竹埋怨了一百遍,闻竹只能一个劲地道歉。
      
      “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引凤楼,大哥也真是的,为何这次偏偏罚我?”
      
      “你不知道么?”萧疏叶的声音骤然响起,萧疏雨吓得一抖,碗里的水就溅了出来。
      
      “大,大哥。我,我不是有意的。”萧疏雨说话都结巴了。
      
      闻松、闻竹搬了两张椅子,请萧疏叶坐在主位,顾清夜坐在客位。
      
      萧疏雨转向萧疏叶跪着,垂首道:“大哥,小弟知错了。”
      
      “哦?你错在哪儿?”
      
      “小弟不该一回扬州就去引凤楼玩,没有回来向大哥复命。还有,不该带着新朋友去......”
      
      “顾公子是个好孩子,你自己不务正业,还要带坏他!”
      
      萧疏雨:“?!”
      
      顾清夜:“......”
      
      “大哥,冤枉啊,小弟只想好好为顾兄接风洗尘。大哥您没去过引凤楼,自然不知道那里有多好。”
      
      萧疏雨平时跟自家兄长、姐姐都是你来你去,侍卫们跟他也不讲规矩,一样你来你去。每次他称萧疏叶“您”的时候,就是心里胆怯,唯恐挨打了。
      
      萧疏叶转向顾清夜,淡淡道:“顾公子看起来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没想到也禁不起诱惑。”
      
      顾清夜腾地站起来,感觉就像回到了上次被父亲责打的时候......“萧大侠,清夜惭愧。七少好意,我盛情难却......”
      
      萧疏雨狠狠戳他一眼,顾兄,你真不仗义。
      
      顾清夜一下子回过神来:“哦,不,萧大侠,是我的错,是我怂恿七少带我去玩的。我只想看看扬州的繁华世界,不是七少的错。”
      
      萧疏叶微微一笑:“顾公子从京城来,帝都的花花世界还没看够么?分明是这小畜生贪玩,鼓动你去。”
      
      顾清夜:“......”
      
      萧疏叶问萧疏雨:“藤条还是板子?你自己选。”
      
      萧疏雨欲哭无泪,低声央求:“大哥,小弟选板子,可以加重责罚,只请您让顾兄去休息吧。”
      
      “好。”萧疏叶向顾清夜颔首,“顾公子,旅途疲惫,先去休息吧。闻竹,你带顾公子去七少爷院中。”
      
      闻竹应命,领顾清夜出去。刚刚走了几步,就听见书房里传出萧疏雨的哀嚎:“大哥,您轻点。啊,疼死我了!”
      
      顾清夜摇头苦笑,这小子,原来还是惫懒货,若换作自己,便是被父亲打死,也不敢发出一声痛叫的。
      
      萧疏叶见弟弟如此,打得越发重,边打边道:“把光阴客栈发生的事,前前后后、详详细细都告诉我!”
      
      萧疏雨:“?!”大哥,我一边挨打,一边还得向您禀告。您也太残暴了吧?
      
      可是被自家暴君大哥镇着,萧疏雨一点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一边忍受着捶楚,一边哆哆嗦嗦将光阴客栈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讲到一半的时候,萧疏叶便停了,将萧疏雨红肿的臀-部晾在那儿。直到萧疏雨讲完。
      
      “大哥,我疼,讲得不好,您别怪小弟。回头小弟想起来,再来跟您补充。”萧疏雨脸上流着冷汗,还得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
      
      萧疏叶叹息了一声,几不可闻:“你与顾清夜年纪相仿,可你有他几分长进?我打你,你觉得冤么?”
      
      萧疏雨闷声道:“焉知顾兄不羡慕小弟洒脱?他这个人,活着一定很累。”
      
      萧疏叶无奈地挥手:“你去吧。回去好好上药,晚上我们三人共餐。”他唤闻松,“将七少爷扶回去。”
      
      萧疏雨哀叹,我顶着这个肿胀的屁-股,还能快活地饮酒么?
      
      等萧疏雨走后,一条人影出现在萧疏叶面前,不知道他从何处飘落,完全没有声息,甚至好像是无形的,随时都可以隐匿在空气中。
      
      他双膝跪地:“家主。”取出一个纸卷,双手呈上,“回书到了。”
      
      萧疏叶取过来,这人便消失了踪影。萧疏叶将纸打开,摊在书桌上。见上面写着:
      
      顾清夜:年二十,三月初八生辰。自幼习武,师从数人,天赋异禀。十五岁遴选为太子虞伯雍近卫,得侍卫统领杨仪指点。今为天子近卫。
      
      父:御史大夫顾廷观,忠于帝,有清名
      
      母:卫凝霜,宿儒卫鹳之女
      
      纸上还寥寥数笔画了个人像,栩栩如生,正是顾清夜。
      
      萧疏叶浑身一震,跌坐在椅子里。
      
      “卫凝霜,顾清夜,难道他是......他为何来此?是来替母报仇?”他喃喃低语,“难怪初见他,便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难怪小七与他一见如故。这孩子......藏得好深......”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