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如沐春风

      “怎么回事?”顾清夜脱口问道。
      
      方飞看了他一眼。玉生烟发现,她的眼里有一丝愧疚,那种愧疚,像是下属做错了事,面对上司时的感觉。她心中顿生疑窦。
      
      当然,玉生烟早已看出,这方飞是位女子。不过,在她心目中,女人担当任何重任都不足为奇。
      
      江湖中有太多叱咤风云的女子,官府中又为何不能有?
      
      萧疏雨也在看着方飞,他越发觉得这女子有趣。“方姑娘,发生了什么?”他问。
      
      方飞瞪他一眼。顾清夜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周围没有旁人,方飞道:“我们押着朵儿回衙。唐大人,哦,就是凤县县令唐允平将狄捕头与我叫进书房,询问案件详情。朵儿与贾金堂的两名下人在公堂上待审。谁知,我们话还没讲完,就有衙役奔进来,惊慌失色地道:‘女犯人跑了!’”
      
      她面上又露出挫败之色:“是我疏忽了,我看朵儿被绳索束缚,还被点了穴,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这女人牙齿里藏着迷药,她装出可怜的样子,问衙役要水喝,待衙役拿着水到她身边,她张嘴喷出一缕烟,衙役便倒了下去。她跳起来,飞踢贾金堂的两名下人,鞋子里竟藏着毒针,两名下人被刺中咽喉,顷刻之间便死了。另一名衙役大惊,挥刀去砍,她竟不避,一低头,一枚毒针便从发髻里射出来,正中衙役的左眼。衙役连人带刀滚落在地,捂着眼惨呼,第三名衙役一时吓傻了。朵儿在地上一滚,竟借着衙役的刀,将绳索割断,飞也似地逃了。”
      
      玉生烟与萧疏雨相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悔意。疏忽的何止是方飞,还有他们啊。这女人手段百出,而且,她竟能自己解穴,可见内力不弱,可她却在他们面前装弱,成功欺骗了他们。
      
      “那名衙役怎么样?”顾清夜问道。
      
      “幸好我去得及时,因为情况危急,我只得替他剜出了那只眼睛,又给他敷了药,服了解毒丹,他已无碍。”
      
      萧疏雨用异样的目光看了看方飞,方飞只看着顾清夜,没有注意到他。
      
      “姑娘真是......果敢得很。”萧疏雨叹了一声,想象着当时那种血腥的样子。他已明确肯定,这姑娘绝非凤县衙役。
      
      顾清夜却一点也不惊讶,只是自责道:“又死了两个人!这女人太过歹毒,连无辜的下人都不肯放过。是我大意了,怪不得你。”
      
      方飞道:“顾公子,我可否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关于这个案子,我们大人还有一些疑点,叫我过来跟公子探讨。”
      
      顾清夜道:“好,请姑娘到我房里去谈。”
      
      两人去顾清夜房里。萧疏雨轻轻对玉生烟道:“我跟过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别,”玉生烟道,“顾清夜机敏过人,你恐怕近不得他们。”
      
      萧疏雨道:“我想知道这方姑娘的真实身份,而且,我感觉她与顾兄之间关系非同寻常。”
      
      “我有同感。”玉生烟道,“那你小心。”
      
      萧疏雨悄悄走过去,到人字一号门口,刚把耳朵贴到门上,门就开了。顾清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七,你很好奇?”
      
      萧疏雨一点也没有尴尬,眉梢一扬:“昨夜顾兄不也听了我的壁角?我只是对这位方姑娘比较有兴趣,所以过来听听她有什么高见。”
      
      顾清夜斥道:“油嘴滑舌!进来吧!”
      
      一回头,对上方飞的眼睛,后者眸底闪过一抹忧色。顾清夜对她微微一笑:“方姑娘,你家大人怎么说?”
      
      方飞道:“大人道,这苗女已经逃了,顾公子觉得,她有没有可能再回来伤害萧七少?”
      
      萧疏雨奇道:“姑娘,既然你家大人担心的是我,为何要来问顾公子?”
      
      方飞睨他一眼,揶揄道:“因为在我看来,萧七少心大得很,根本不把这些俗事放在眼里。”
      
      萧疏雨一本正经地纠正:“你错了,我不是不把这些俗事放在眼里,关乎我们萧家的,都是要紧事。我只不过不将这些鬼蜮伎俩放在眼里。”
      
      “可是昨夜,萧七少差点就折在这鬼蜮伎俩之下。”
      
      “什么叫折?我没有半点受损!”萧疏雨愤然。
      
      “要不是顾公子帮你解围,那些人各怀鬼胎,此事岂能善了?”
      
      “方姑娘,”顾清夜抬手制止方飞,“不要这么说,我相信,即便没有我,萧七少也能自己脱困。”
      
      “顾公子你......”方飞的语气有些急,“你怎的一味帮他说话,你可不要......”
      
      顾清夜递上一个安抚的眼神,方飞便息了声。
      
      萧疏雨嘴角掠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笑容,忽然道:“方姑娘。”
      
      “干嘛?”
      
      “我看你与顾兄颇为投缘,今日是顾兄的生辰,我打算替他庆贺一下,你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喝两杯?”
      
      方飞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萧疏雨心头一动,这姑娘易了容,看不到真面目,可是这眼睛、这蝶翼似的长睫,这专注时秋水般澄澈的眼睛......她的美岂是一张平凡的假脸可以掩盖的?
      
      “好。”方飞道,“只是,我下午还得回衙,能否中午就办?”
      
      萧疏雨道:“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跟玉姐说。”
      
      他出去了。顾清夜掩上门,轻唤:“芳菲。”
      
      芳菲——百里芳菲,顾清夜的手下,乌夜台的活书库,有过目不忘之能。乌夜台的典籍档案,但凡她看过,便能铭记于心。
      
      于不弃与周不离的身份,就是她凭借记忆拼凑出来的,一击即中。
      
      “公子,”出门在外,大家统一叫顾清夜“公子”,而不是“令主”。百里芳菲目注着他,“你对萧家七少太好了,若是陛下知道,恐怕疑你不忠。”
      
      顾清夜道:“我与萧七少相交,正是为了混入萧家。这本就是陛下交代我的任务。你放心,陛下圣明,不会责我的。”
      
      “但愿如此。”
      
      “涿县那边的事处理得如何?”
      
      “还算顺利,我下午便回那边继续跟进。”
      
      “临时叫傻蛋把你召来,辛苦你来回奔波了。”
      
      “公子说哪里话?这是属下的分内之事。”
      
      “其实,我也有私心,想保这客栈与萧七少平安。”
      
      “我明白。”
      
      鹦鹉晃了晃脑袋:“乱了,乱了。”
      
      午饭晚了点,因为百里芳菲的到来,还因为临时决定替顾清夜过生日。
      
      餐桌设在顾清夜的房间里。玉生烟、萧疏雨、顾清夜、百里芳菲,四个人,加鹦鹉傻蛋。
      
      鹦鹉因为这个意外的惊喜而乐得晕头转向,一个劲在房间里扑腾,叽叽呱呱地叫:“吃!糕点!吃!”
      
      “别急别急,有得吃。”萧疏雨端着一盆东坡肉进来,笑吟吟地道,“顾兄,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哦。”
      
      顾清夜惊讶地看着他。萧疏雨得意地一扬眉:“你当我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么?小爷我本事多着呢!”
      
      顾清夜哼笑道:“你装谁的小爷?”
      
      萧疏雨忙道:“是小弟,小弟,小弟错了。”
      
      顾清夜失笑。
      
      两人脸上都带着笑,笑得一样俊朗、一样阳光。整个房间仿佛回荡着一股暖暖的春风,令人醺然欲醉。
      
      百里芳菲呆呆地看着顾清夜。她从来没有看见顾清夜笑得这样开怀,这样无拘无束。在属下心目中,他是一个沉稳内敛的上司;在陛下面前,他是一个忠诚端方的臣子;在罪犯面前,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阎王。在父母面前,尽管她没有看见过,她也知道,他是个孝顺体贴的儿子。
      
      可是,她从没见过他放下所有身份,像个普通少年一样笑。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不忍心看。她对萧疏雨道:“萧七少,你别忙了,我去厨房帮忙。”
      
      萧疏雨道:“不用不用,你是客人,怎能让你去帮忙呢?来来,我们都坐下,玉姐马上来了,她也亲手做了一道菜。”
      
      鹦鹉马上插口道:“糕点?”
      
      萧疏雨伸指点点它的脑袋:“你啊,就知道糕点。放心,少不了你的!”
      
      正说着,玉生烟进来了,端着一盆糕点。鹦鹉扑过去抢食,被玉生烟拦住:“傻蛋,斯文点,你家主人的生辰,他还没吃呢。”
      
      她把盆子放下,道:“这叫西施糕,江南著名的点心,用糯米制成,洒上桂花蜜与红绿果丝,吃起来又香又软又甜,味道可好了。我做的。来,你们先尝尝。”
      
      萧疏雨大喜:“玉姐,你离开八年,我都快忘了它是什么味道了。”先拿了筷子去夹。
      
      顾清夜与百里芳菲也去夹了吃,并给鹦鹉夹了一块放在一个小碟子里。
      
      鹦鹉伸嘴去啄,吃了两口,张开嘴:“哇,哇!咯,咯!”原来这糕太糯,沾在它舌头上,拌不过来,急得它又叫又跳又翻白眼。
      
      众人看着它的窘样,哈哈大笑。
      
      菜已齐,酒杯已经斟满。一室温馨。
      
      顾清夜莫名生出“家”的感觉来。只是,在自己家里,还有一位严父,所谓爱之深、责之切,父亲有多爱他,就有多苛责他。他对父亲既敬且畏,永远想博得他的赞赏,可永远觉得自己做得不够。
      
      只有每年的这个日子,父亲会变得格外慈祥,与他一起饮酒,甚至说些酒话。那时候,他觉得特别幸福。
      
      也许,在朝在野,就是有这么大的区别。父亲身为御史大夫,身上的责任从未放下,所以,他自己严谨,对儿子也严格要求。
      
      可是玉生烟和萧疏雨,他们可以活得这样潇洒不羁、痛快淋漓。
      
      只是,江湖,并没有真正的自由啊。至少,陛下已经忌惮萧家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