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夜谈江湖

      夜,月如水。
      
      光阴客栈门前的一串红灯笼已经亮了起来,有瑟瑟风声从客栈周围的垂柳上拂过,又撩动屋檐下悬挂的几个小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玉玲珑正在喝酒,她坐的那张桌子离门口最近,可以一眼看到大门外进来的客人。
      
      她翘着二郎腿,露出裙摆下一截白生生的小腿。
      
      桌上有酒,她慢条斯理地喝着,仿佛很悠闲、很惬意。
      
      她眼里有亮晶晶的笑意,尽管她已经喝了不少酒,可那双眼睛仍很明亮。
      
      她已经二十六岁。
      
      二十六岁的女人,已经不再年轻,可她很有味道,像她手中的酒。那是陈年的女儿红。
      
      她经营这家客栈已经八年,至今单身一人。
      
      李小宝是新来的伙计,北方人,十七岁,手脚勤快,为人机灵。
      
      他从楼上下来,走到玉玲珑身边,道:“老板,客人都安顿好了。”
      
      他叫她“老板”,而不是“老板娘”,因为,她自己就是这家客栈的主人。
      
      玉玲珑看他一眼,道:“小宝儿,你辛苦了,来,坐下陪我喝两杯。”
      
      李小宝慌忙推辞:“不了,老板,我还是去厨房帮忙吧。”
      
      玉玲珑瞪他一眼:“就那么点事,厨房自己做不完么?来,坐下!”不容分说的口气。
      
      李小宝只好坐下,给玉玲珑添了酒,自己也倒上,偷偷瞄玉玲珑一眼,欲言又止。
      
      玉玲珑好笑地道:“想说什么,尽管说吧。”
      
      李小宝道:“老板刚才在笑,是不是咱们店里有什么好事要发生?”
      
      玉玲珑伸出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缓缓道:“三月初八,咱们店里会很热闹。”
      
      “为什么?”李小宝忍不住好奇。这地方十分僻静,他来了快两个月,也没见生意有多好。他都不明白老板究竟在想什么,好像一点赚钱的欲望都没有,特别容易知足。
      
      有一次,厨师老余跟他聊天,感慨地道:“我们老板啊,十八岁时就开客栈了。她把这客栈叫做‘光阴客栈’,正应了光阴似箭这句话,一眨眼,都已经八年了。我是一开始就在这里干活的,亲眼看着她一年年地过来。她原先是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一看就是江南女子的模样。可是,女子开客栈哪能那么容易?来来去去的客人,三教九流的都有。”
      
      李小宝道:“那老板有没有遇见坏人?”
      
      老余笑了笑,声音像夕阳余晖似的悠长:“当然了。有人见色起意,直接向她伸出咸猪手,可还没有碰到她,就像触电似地缩了回去。还有些出言调戏的,老板只当没听见。可到了晚上,他们就会拉肚子拉到虚脱。”
      
      李小宝忍不住笑,又好奇地道:“老板是不是会武功?”
      
      “这个我也不能肯定。”老余道,“我只知道,老板她,是个非同寻常的女子。”
      
      是啊,非同寻常。李小宝想着,视线落在玉玲珑身上。
      
      玉玲珑看着门外一地月光,道:“因为风先生会来。”
      
      “风先生?他肯定是个有钱人,出来会前呼后拥,一大帮人都住咱店里。”
      
      玉玲珑笑道:“他有钱没钱我倒不知道,不过,听说他通常都是独来独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李小宝用困惑的眼神看着玉玲珑。
      
      玉玲珑又喝了口酒,慢悠悠地道:“风先生来了,必定会有很多人跟着他过来。”
      
      李小宝越发不明白:“他们来干嘛?这个,老板,你知道我笨,就干脆直接告诉我吧。”
      
      玉玲珑道:“他们来,是觊觎一样东西,得了那样东西,他们就会发大财。”
      
      李小宝屏住呼吸,一眼不眨地看着玉玲珑。
      
      玉玲珑微微眯起眼,不知为什么,李小宝觉得她的眼睛变得很深、很神秘。
      
      “这风先生是个奇人,关于他,江湖中有很多传言……”玉玲珑饶有兴致地讲起了风先生的故事。
      
      风先生,也许只是个代号,因为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与身份,见过他的人也寥寥无几。
      
      他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可是他的名声很快在江湖中传开了。有人说他神机妙算,有人说他未卜先知。
      
      “十月初十,太湖帮帮主沙狼将遇刺身亡”——去年九月,风先生这样预言。
      
      这句话留在太湖畔最豪华的酒楼过云楼的墙上,那时候楼上有很多人在喝酒,突然间有人发现那行字,惊叫起来,因为谁也没有发现这行字是什么时候被写上去的,也没有发现写字的人。
      
      这行字下面的署名是:风先生。龙飞凤舞、铁划银钩的字迹,仿佛透出一股睥睨众生的味道。
      
      所有人都白了脸,一身冷汗。
      
      然后,这句话迅速传到太湖帮主沙狼的耳朵里。
      
      沙狼仰天狂笑:“什么人鬼鬼祟祟、危言耸听,当爷是被吓大的么?十月初十?好,那老子就在这儿等着刺客到来,看他怎么下手!”
      
      十月初九晚上,他就派了一百名手下将他的住处团团保护起来,围得连只蛾子都飞不进去。
      
      当晚平安无事。
      
      第二天,沙狼在山寨里大摆宴席,他手下四五百名小喽啰全都聚在一起。沙狼坐在最高处,身边围坐着他的四位结拜兄弟。
      
      光天化日之下,沙狼就不信那位刺客敢公然现身行刺。
      
      他的手下们貌似在饮酒,其实全身都处于戒备状态,保护着沙狼。
      
      山寨里一片欢腾,喽啰们拍桌子敲凳,行酒令唱山歌,呼喝声不断,像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庆典。
      
      中午,日当头,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
      
      忽然,光线里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而过,快得如同幻觉。
      
      坐在沙狼身边的四位寨主莫名地心神一凛,他们齐齐回头去看,只见一条鞭子正绞在沙狼脖子上,沙狼的头软软地垂了下去。
      
      他死了。
      
      杭州首富沈茂章是个多情男子,他像收藏他的宝物一样收藏姬妾。这些姬妾个个貌美如花,善解人意。听说,他有十二位姬妾,但还没有立正牌夫人。而他的姬妾们都很乖,很听话,没有人争风吃醋,更没有人打上位的主意,她们只知道全心全意地侍候他。
      
      风流多金,更难得内宅安定,左拥右抱,这种人间乐事,羡煞多少男子?
      
      可是,偏偏沈茂章最喜爱的一位姬妾病了,那病太刁钻,请了多少大夫都看不好,不出两个月,沈茂章眼睁睁看着她像被风雨摧残的花儿一样迅速枯萎了,他心头如在滴血。他好不容易请到天下闻名的神医玄晏,得了张救命的方子,可是独缺一味药:血燕。
      
      血燕是传说中最稀罕的燕窝。
      
      金丝燕第一次筑巢时,时间充裕、身体健壮,燕窝基本全由唾液组成,质地最纯净,这样的燕窝被称为“官燕”,用来进贡。为了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苦命的鸟儿不得不再次筑巢,但繁殖季节在即,大量唾液也被消耗掉了,鸟儿便用许多羽毛或草茎作为材料,以唾液粘合起来筑巢,这样的燕窝被称为“毛燕”和“草燕”。
      
      当金丝燕两次被连窝端后,第三次筑巢时会因体力消耗过度,连血也吐了出来,这种带血的唾液筑成的巢就是血燕。
      
      血燕是金丝燕竭尽生命呕心沥血而成,所以是燕窝中的极品。
      
      为了留住爱妾的性命,沈茂章费尽心思,一边用补药给爱妾吊命,一边到处寻找血燕。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打听到渤海郡武林世家闻家珍藏着一枚血燕,他立刻带着万贯家财去求闻家,想换得那枚血燕。
      
      可是,风先生叹息道:“沈老爷的这位姬妾命中无福,注定会香消玉殒,沈老爷花这么多银子,也是浪费。”
      
      沈茂章听说了,可他不信,他舍了万贯家财,终于得到那支血燕。神医道:“真是万幸啊,沈老爷,如夫人的命可以保住了。”
      
      沈茂章的爱妾服了以血燕为药引子的药,精神状态真的好了,正当沈茂章欣慰不已时,他的爱妾突然口吐鲜血,倒了下去,不出两天,一命呜呼了。
      
      沈茂章从未见过风先生,风先生更没见过他的爱妾,可是,他算准了她的结局。
      
      “这个风先生真的很神奇啊!”李小宝听得咋舌。
      
      玉玲珑没有接他的话,她的目光落向大门外。
      
      马嘶声起,一匹雪白的马从夜色中驰来,像一束光照亮了黑夜。
      
      马上的骑士却是一身黑衣。
      
      他在门口跳下马,牵马进来,李小宝忙迎上去:“客官是要住店么?”
      
      “正是。”清朗的声音。
      
      玉玲珑眨了眨眼睛,奇怪,刚才为什么会产生那种光明照亮黑夜的错觉?眼前之人一身黑衣,身上带着种清冷的气息......
      
      “你是老板娘?”来人问。
      
      玉玲珑一怔,这个人,年方弱冠的样子,眉眼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并不相识。
      
      “不,我是这家客栈的老板。”
      
      来人唇角似乎掠过一丝笑意,看着她,目光清亮:“请给我一间房。”
      
      “好的,好的。”玉玲珑起身到柜台,“少年,你叫什么名字?我给你登记一下。”
      
      “还要登记么?”来人道,“这山野小店,规矩倒是不小。还有,你为何叫我少年,不叫我客官?”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