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江湖旧恨

      光阴客栈。阳光正好。
      
      萧疏雨叫柳小六搬了张桌子,摆在院中蔷薇花架下,沏上好茶,悠哉悠哉地品着。
      
      几枚粉红的花瓣落在他雪白的衣衫上,他轻轻捡起来,摆到桌上,手指白皙修长,煞是好看。
      
      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里出现一个人影。他一抬头,就看见了顾清夜。
      
      顾清夜掌心托着他的鹦鹉,从店堂里出来。他没穿黑色外袍,只着了一身白衣。
      
      萧疏雨看呆了。站在他身后的姚青、姚白也呆了,他们从来没见顾清夜穿过白衣,他这穿白衣的样子......
      
      “简直太俊了。”姚青喃喃道。
      
      “与我家少爷神似。”姚白道。
      
      萧疏雨站起来,迎上去叫:“顾兄。”顾清夜瞧瞧花架下那张桌子,道:“小七,你好闲情逸致。”
      
      “昨夜折腾了大半宿,这会儿好不容易清静些,我就想出来透透气。”萧疏雨殷勤道,“顾兄若不嫌弃,与我一起坐坐可好?”
      
      顾清夜道:“好。”姚白立刻去搬了张椅子来:“顾公子,请坐。”姚青立刻替顾清夜斟茶:“顾公子,请喝茶。”
      
      鹦鹉跳到桌上,啄起一枚花瓣来,又蹦过去,蹭蹭顾清夜的手。顾清夜伸出手掌,它便将花瓣放到顾清夜掌心。
      
      萧疏雨看得有趣,忍不住笑道:“这小家伙还很会讨好人呢。”
      
      鹦鹉咕哝了一句:“生辰。不开心。”
      
      萧疏雨诧异地道:“顾兄,莫非它说今天是你的生辰?”
      
      顾清夜道:“是啊,今天是我的生辰。每年这个日子,我娘都会做一些糕点,五花八门的,我也记不清叫什么名字,总之傻蛋最高兴,它喜欢吃那些东西。这次我出门在外,它吃不到了,所以耿耿于怀,念叨了好几次。”
      
      萧疏雨哭笑不得:“你到底是养了只鸟儿,还是养了个孩子?”
      
      鹦鹉拿小黑眼珠瞪他。萧疏雨只当没瞧见,对顾清夜道:“既然今天是你的生辰,晚上请厨房做点好菜,我和玉姐为你庆贺一下。”
      
      顾清夜道:“不必麻烦了。又不是姑娘家,生辰有什么要紧?”他放低声音道,“再说,今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萧疏雨一只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望了望店内:“这些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其实与我无关,我也懒得去管他们了。”
      
      “可你昨夜被陷害了。”
      
      “那个朵儿说与我萧家有私怨。我父亲杀了她父母,毁了她们蝴蝶寨。”萧疏雨眯起眼睛,样子有些慵懒。
      
      “我知道,可你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么?”
      
      萧疏雨敏感地抓住了前面一句:“你知道?你怎么知道?难道昨夜是你......?”
      
      顾清夜略微有些局促,他后悔失言了,不知为什么,在萧疏雨面前,他会不由自主地卸下防备。他歉声道:“是我。你与玉老板审问朵儿时,我在外面全听到了。”
      
      萧疏雨勾了勾唇角,戏谑地看着顾清夜:“你关心我?”
      
      顾清夜没料到他会是这种反应,他以为萧疏雨会生气的。“我......”
      
      “你一直帮我,为什么?”萧疏雨眼里笑意更浓。
      
      顾清夜收敛心神,淡淡地道:“看你顺眼。”
      
      萧疏雨嘴角弧度更大:“顾兄,承认吧,你我一见如故,我心里早就当你是朋友了。”
      
      顾清夜看着那张含笑的俊脸,恍惚了一下。
      
      “顾兄,你要去哪儿?”萧疏雨跟他聊起家常。
      
      “我去江南游历。”
      
      “去江南?那太好了,不如先到我家做客吧?我可以当你的向导,带你游遍扬州哦。”
      
      顾清夜眼睛一亮,随即道:“七少盛情,顾某却之不恭,那便只有从命了。”
      
      萧疏雨喜道:“那我们明天就回去。”转念一想,“至于玉姐,我还是回去禀明大哥,请他亲自出马吧。还有——”他隔空点点顾清夜,埋怨道,“叫我小七哦,什么七少,显得生分了。”
      
      “好的,小七,谢谢你......”语声还未落地,就见大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一个女人,一个又细又长的女人,身上穿着绿色的衣服,紧紧地裹着她本来就细瘦的身子,她的脖子也很长,长长地露出衣服外面,脸颊消瘦,下巴极尖,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条蛇,一条竹叶青。
      
      她一进来就看见了顾清夜与萧疏雨,然后她笑了,笑的时候眼睛变成了三角形,眼珠子变成了淡淡的黄色。
      
      萧疏雨猛地皱眉:“怎么是她!”
      
      女人向他走来,每走一步,她的腰肢就扭一扭,像蛇在起舞一样。萧疏雨的神色顿时变得冰冷,盯着女人道:“佘三娘,你来干什么!”
      
      佘三娘格格笑道:“这是客栈,萧七少来得,老娘怎么来不得?”她微黄的眼珠转了转,又看向顾清夜,“这位小哥是谁?我瞧着,竟比萧七少还要俊上三分。”
      
      她嗓音沙哑,说话的时候,仿佛带着毒蛇吐芯般的“丝丝”声。听着令人不寒而栗。
      
      顾清夜身为乌夜台令主,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不计其数,可是看到佘三娘这样蛇一样的女人,他还是忍不住觉得背后发毛。
      
      只是,他脸上完全没有露出来,平静地道:“在下姓顾。你既是来住店的,就请进去吧。”
      
      佘三娘没有进店,反而又欺前一步。姚青、姚白“刷”地拔出剑来,挡在她面前。
      
      佘三娘嗤笑一声:“萧七少,就凭你这两名侍卫,能拦得了我?老娘这次是为风先生而来,不想与你计较,否则,就凭这一只手,我定要在你身上讨回债来!”
      
      她的左手缩在袖子里,隔着袖子向萧疏雨晃了晃。然后噙着冷冷的笑容,走进店堂去。
      
      李小宝瞧着佘三娘进来,已经吓得面色发白,抖着声道:“客……客人住店么?”
      
      佘三娘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厉声道:“我长得很丑么?”
      
      “不,不,不丑。”李小宝牙齿都要打战了。
      
      “那你为什么那么怕我?”佘三娘的目光宛如毒蛇的利齿一般,咬住李小宝不放。
      
      “我,没,没……”李小宝想要后退,却被佘三娘紧扣着衣领,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只手伸过来,按在佘三娘手上,一个声音平静地道:“你若要别人不怕你,就别做出骇人的样子来。”
      
      佘三娘回头,正对上玉玲珑美丽而坚定的眸子。
      
      她怔了怔,倏然变色:“你……是你?玉生烟?”
      
      “是我。”玉玲珑淡淡地道,“没想到你还认得我。”
      
      佘三娘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突然爆出一阵狂笑:“我当然认得你!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你!”她终于伸出她的左手,那只手,已经齐腕断去。她的脸孔因为仇恨而变得扭曲,声音尖利得几乎要刺破屋顶:“八年前,就是你与萧疏叶,你们联手攻上蛇首山,废了我大哥、二哥的武功,斩断我的左手!这仇恨,我一刻也没有忘记!”
      
      她的声音本来沙哑,现在拔高了,听起来宛如夜枭的啼鸣,十分难听。
      
      萧疏雨与顾清夜已经走进来,戒备地盯着佘三娘。
      
      佘三娘似乎完全没有看见他们,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玉玲珑:“没想到,玉家小姐玉生烟,竟然躲在这乡野客栈里!你当初的威风呢?你当初的荣光呢?”
      
      玉玲珑道:“我从来没有威风或荣光,我只是活得坦荡。佘三娘,你既已来到我的客栈,见到了我,你打算报仇么?”
      
      佘三娘脸上阵青阵白,半晌咬牙道:“我今天是为风先生而来,不与你算账。但迟早有一天,我会找你与萧疏叶报仇的!”
      
      玉玲珑微微一笑:“好。既然这样,风先生就在楼上天字三号。你可以上去,自己选一间客房住下。小六子。”她扬声叫柳小六,柳小六闻声而来,“你送这位客人上楼。”
      
      佘三娘又狠狠盯了玉玲珑一眼,随柳小六上去了。
      
      萧疏雨轻轻叫:“玉姐。”
      
      玉玲珑道:“没事。我虽然淡出江湖八年,可却依然是当年的玉生烟。”
      
      萧疏雨欣慰地笑了,顾清夜也不禁微笑。他记得在河阳山上,玉玲珑曾经说过:“玉生烟已经死了。”可此刻,她终于承认自己还是玉生烟。
      
      只是,玉生烟的眼里暗藏着担忧。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竹叶青”佘三娘来到店里,恐怕又会生出一场是非来。
      
      顾清夜却道:“这佘三娘倒不笨。”
      
      萧疏雨道:“顾兄什么意思?”
      
      顾清夜道:“她方才肯定暗自衡量过,客栈有你我和玉姑娘三人,她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才没有轻易动手。”他换了称呼,不再叫“玉老板”,而叫“玉姑娘”。
      
      玉生烟道:“但愿如此。”
      
      “玉姐,”萧疏雨道,“今天是顾兄的生辰,晚上我们替他庆贺一下吧。”
      
      “这么巧?”玉生烟看看他,又看看顾清夜,“好呀,我叫老余烧几个京城的菜。”
      
      就在这时,李小宝道:“老板,那个衙役又来了。”
      
      众人回头去看,原来是凤县衙役方飞。
      
      “你怎么又来了?”萧疏雨问道。
      
      方飞脸色沉重,悻悻地道:“那个苗女逃跑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