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往事尘埋

      大虞国,帝都弦歌,醴江畔。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三月的风轻轻吹过,吹皱一池春水。几片落花飞过,坠入女子面前的池水中。
      
      那是一位美妇,她正倚栏而立,静静地看着几尾锦鲤在水中游来游去。她的眼睛大而深,鼻梁很高,脸颊略显清瘦,阳光洒在她一侧脸上,照得她的皮肤莹白如雪。
      
      从她的外表看,几乎无法判断她的年龄,因为她脸上连一根皱纹都没有。只是,她的眉宇间有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气韵,令她看起来不再年轻。
      
      飞鸟掠过她的头顶,掠过飞檐斗拱,掠过这座府邸的大门。
      
      门楣上赫然写着两个字:顾府。
      
      这里,是御史大夫顾廷观的府邸,而这位美妇,正是顾廷观的夫人卫凝霜。
      
      “夫人,”丫鬟抱雪兴冲冲地跑来,脆声道,“奴婢刚从东园来,园子里的魏紫、姚黄都开了,可好看呢。夫人要不要去瞧瞧?”
      
      “哦,牡丹这么早就开了么?”卫凝霜露出笑容。这一笑,令她脸上的弧度都变得柔软了,身上充满温暖的气息。
      
      “是啊,是啊。”
      
      “好,我们去瞧瞧吧。”
      
      东园遍地花草,香气四溢。这个季节,正是繁花似锦的时候,只是,花开易谢,转眼,这些花就要相继凋零了。
      
      美人如花,韶华易逝,留下的,便是被层层风霜淬炼过的坚强与柔韧吧。
      
      卫凝霜在牡丹花丛前止步,凝眸去看那株开得最美的:“这是夜儿亲手种下的,今日是他的生辰,可他在外公干,怕是因此,这花便赶着开了吧?”
      
      “嗯,花有灵气的呢。”抱雪道,“公子不在夫人身边,所以这花就代替公子陪伴夫人了。”
      
      卫凝霜俯下身,伸手触摸牡丹花瓣,久久不语,像在思索什么,又像在缅怀什么。
      
      “夫人,你想公子了?”
      
      卫凝霜摇头,笑了笑道:“他才走了几日,我怎么会想他呢?何况,他平日里又有多少时间陪在我身边?我都习惯了。”
      
      抱雪道:“公子受陛下器重,老爷也深受皇恩,这是咱们家的福分啊。”
      
      卫凝霜道:“寻常人家有寻常人家的快乐,官家也有官家的烦恼。”她站起来,看着满园花草,低语道:“人生在世,活得心安便好。可是,这心安,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呢?”
      
      “夫人读书多,所以想得也多。”抱雪俏皮地一笑,“像奴婢么,只知道服侍好夫人就行了。”顿一顿,她道:“夫人,奴婢摘些花回去,给您插在瓶里好么?”
      
      “不,就让她自然生长吧。”
      
      正说着,只见月洞门外有一个人走进来。那人四十多岁,长着一双凤目,眼角微微上挑,面如冠玉,鼻直口方,走路四平八稳、气度非凡。
      
      “老爷来了。”抱雪连忙屈膝行了一礼。
      
      “老爷。”卫凝霜迎上两步,道,“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廷观道:“我有件事与你商量。你看花看完了么?”
      
      “我闲着没事才出来走走,看看花,又不是什么正经事。有事你就说吧。”
      
      “好。”顾廷观道,“今日上朝后,太后把我召了去。”
      
      “太后?”卫凝霜一怔,敏感地道,“太后怎么无端召见你?难道......”
      
      “太后说,要给夜儿指婚。”顾廷观面上不自禁地露出喜色,“太后十分喜欢我们家夜儿。若非嘉宁长公主比夜儿年长,她早就已经将长公主许配给夜儿了。”
      
      当今天子虞伯雍现年二十七,登基不过两年,当他是太子的时候,就亲自挑选了一批心腹近卫,其中就有顾廷观的儿子顾清夜。
      
      那时,顾清夜十五岁,伯雍二十二岁。于一众官家子弟中,他一眼看中了顾清夜。许是被父亲教导得好,十五岁的少年身上早早地流露出许多特质:坦荡、忠诚、坚定、勇敢、冷静、内敛,再加上聪明绝顶,他深得伯雍的喜爱。
      
      顾清夜虽是文官之子,却自小喜欢习武,天生骨格清奇、禀赋过人,十五岁时已经有很高的武功造诣。成为太子近卫后,得到宫中侍卫统领杨仪的指点,武功更是突飞猛进,最后已然有超过杨仪之势。
      
      顾清夜十八岁时,伯雍登上天子之位,封他做了乌夜台令主。乌夜台,大虞国帝王的杀手与情报组织,受皇帝直接管辖,是皇帝的耳目、皇帝的利器。
      
      从此,“夜令主”成为一个代号,一个令人敬仰,也令人畏惧的代号。
      
      虞王伯雍只有一位同母的妹妹,便是长公主嘉宁,可惜嘉宁比顾清夜年长三岁,性格刁蛮,到二十一岁时才嫁了出去。
      
      如今,太后打算替夜儿指婚谁家女子?是皇帝的另外两个妹妹么?她们是先帝的嫔妃所生,一个十五、一个十六,倒也是适婚的年龄了,可一个性子懦弱,一个先天不足。卫凝霜并不看好她们。
      
      因此,她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顾廷观见她的样子,不禁笑了:“不是那两位小公主,是金陵郡王的妹妹莫明羽。”
      
      金陵郡王莫重楼,太后的娘家侄子。世袭郡王,身居江南繁华之地,堪称逍遥王。
      
      莫明羽今年十九岁,长相俏丽,自小习武,喜欢喝酒、狩猎、四处闯荡。虽然性子野了一点,可她嘴甜,会哄人,每次进宫,总把自家姑姑哄得心花怒放。
      
      太后把这个侄女当成自己的亲女儿一样对待,连婚姻大事都操心上了。
      
      卫凝霜并未见喜色,反而有些忧心忡忡。
      
      “你怎么不高兴?”顾廷观奇怪地问。
      
      “我只怕夜儿不喜欢。”卫凝霜道,“我也不想与皇家扯上关系。”
      
      一旁的抱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卫凝霜看见了,问道:“抱雪,你想说什么?”
      
      “奴婢......”抱雪低下头,嗫嚅道,“奴婢想说,公子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啊?”顾廷观惊讶地道,“夜儿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抱雪眼神躲闪,期期艾艾道:“奴婢多嘴了,奴婢也不确定。只是听傻蛋老是叫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
      
      “芳菲。”
      
      顾廷观看看卫凝霜,卫凝霜也很狐疑:“我并不曾听傻蛋说过这个名字,难道......这鸟儿故意瞒着我?”
      
      顾廷观被气笑了:“夫人,你说什么!真当这鸟儿成精了么?它知道故意瞒你?它平日里学着说话,大约听到夜儿提起这个名字,记住了,学着叫罢了。”说完又想起什么,“对了,这几天怎么没见傻蛋?”
      
      抱雪道:“回老爷,公子把傻蛋带走了。”
      
      顾廷观怫然道:“夜儿怎的如此混账!出门办事,居然还带着一只鸟儿!他当是去游山玩水么?”
      
      卫凝霜忙劝道:“老爷,你别生气,夜儿一向懂事,他带鹦鹉去,想必是有什么用意吧。”
      
      顾廷观略带责备地看着妻子:“夫人就是太宠他了。夜儿如今是乌夜台令主,担当如此重任,除了誓死效忠陛下,还要有责任、有担当。大好的男儿,却提笼架鸟,玩物丧志,待他回来,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卫凝霜忍不住替儿子分辩:“他也不过才......”想说他不过才二十岁,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十五岁时他就已经很成熟、很懂事了,何况现在?算了,这不是理由。
      
      “太后她,是已经下了懿旨,还是与老爷商量?”她转换话题。目前,这个才是至关重要的。
      
      顾廷观顿了顿道:“虽没有下懿旨,可看太后的意思,这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可若是夜儿不喜欢?”卫凝霜再次道。
      
      “婚姻大事,本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这是太后指婚,身为臣子,岂能违命?”顾廷观断然道。
      
      抱雪愁眉苦脸地想:傻蛋明明叫芳菲了呀,叫了好几次呢,每次叫这个名字,公子都笑得很愉快。他肯定喜欢这个姑娘。若是他知道太后指婚,以他的脾气,肯定会抗拒的,这可怎么办呢?
      
      卫凝霜苦笑道:“老爷刚才说与我商量,可这事根本没的商量。这明羽郡主为什么愿意嫁给夜儿呢?她以前见过夜儿么?”
      
      “听太后讲,她见过夜儿的。可夜儿从未在我们面前提过,这孩子就是心思太深,他将我这个父亲置于何地!”顾廷观一拂衣袖,像要把怒气扫掉,“罢了,此事等他回来再说。明羽郡主来的不是时候,偏偏夜儿去了江南。”
      
      “江南?”卫凝霜失声道,“他去江南做什么?”
      
      顾廷观看她一眼,这一眼太奇怪,抱雪看不明白。
      
      “抱雪,你先下去吧,我与夫人待会儿。”顾廷观道。
      
      抱雪不明所以,道了声“是”,便退下了。
      
      顾廷观拉住卫凝霜的手,将她引到园中小亭里坐下,目注她的眼睛,语气沉沉地道:“为什么,提起江南,你会这么激动?”
      
      卫凝霜有些恍惚,仿佛没明白过来:“我激动?我没有......”
      
      “夫人。”顾廷观握紧她那只手,眼神里有失望、有痛心,还有旁人无法分辨的感情,“这么多年,你还不能忘了江南?你还在留恋?”
      
      卫凝霜像触电一样缩回手,眼神顿时清明了:“老爷,我没有留恋,我只有恨!江南不过是我的一个旧梦,一个噩梦。”她脸色苍白,心绪起伏太大,她太用力克制,以致于指尖都微微颤抖了,“我只是不知道,夜儿为什么去江南,我怕他出事。”
      
      顾廷观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放缓声音道:“陛下给他的差使,连我也不知道。乌夜台行事一向机密,夜儿自不会向你我吐露。放心吧,他不会出事的。”
      
      卫凝霜点点头,看向顾廷观,黑而深的眼睛里含着感激的柔情:“老爷,这些年,夜儿全靠你栽培,你的恩情,我下辈子都报答不完。”
      
      顾廷观笑道:“说什么傻话。我们这么多年夫妻,谈什么恩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不要多想了。”
      
      “我知道,往事已尘埋,我永远不会再提的。”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