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情之所起

      狄朗的例行问话是从贾金堂的两名下人开始的,他将贾金堂的身份、住址、家庭情况都问得一清二楚,安抚了他们两句,命他们随后跟他回县衙,等待县令结案并作善后处理。
      
      然后他到赵磊石房间。赵磊石一只眼睛用白布包扎着,提到昨晚被蝴蝶袭击的事,依旧耿耿于怀:“那小丫头看着娇滴滴的,谁知道却是个妖女,养这种阴损歹毒的东西!要不是顾公子和萧七少援手,我这只眼睛怕是保不住了。”
      
      他旁边的厉天雷插话道:“不过,看情形是那妖女跟萧七少的私人恩怨,我们赵爷无端受了牵连。”
      
      狄朗道:“是不是私人恩怨,我们还没查,现在断言未免太早。”
      
      赵磊石道:“是,是,究竟什么原因,县令大人自会明查。”
      
      他用眼神暗示厉天雷:不要提起什么敏感的话题,免得节外生枝。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厉天雷会意,便也做出一副安分守己的模样。
      
      狄朗又转到风先生那儿,还未进门,就听到了风先生的咳嗽声。
      
      风起将房门开到最大,恭敬地迎出来:“大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十四五岁的少年,十分招人喜欢。
      
      紧接着风先生也起身行了一礼,同样称“大人”。一身烟灰色的衣衫裹着清瘦的身子,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他的眼睛看着狄朗,却让人捕捉不到他的目光,总觉得看他像隔着烟雾,或者说他隔着烟雾在看人。
      
      狄朗哈哈一笑:“不敢称大人,我只是凤县捕头。”
      
      “捕头大人。”风先生依旧彬彬有礼,甚至略带一点谦卑。
      
      狄朗坐下,招呼风先生:“先生也坐吧。”
      
      风先生便也坐下,努力挺直了脊背,却依然显得像枯枝似的伶仃。
      
      “先生身体不好?”狄朗问道。
      
      “偶感风寒,不碍事。”同样的回答,一如他刚进店时与玉玲珑的对话。
      
      风起十分乖巧地为狄朗沏了茶:“大人请。”说话时微露笑容,眼神干净得像清溪水似的。
      
      狄朗道:“这孩子不错。”
      
      “他是我小厮,叫风起。从小跟着我,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提起风起,风先生眼里露出慈爱之色。
      
      “先生从哪里来?做何营生?”
      
      “我从姑苏来。”风先生道,“一介书生,在乡间私塾里授课。”
      
      “哦?”狄朗道,“可我听说,是先生将那个叫朵儿的姑娘打晕的?”
      
      风先生谦逊地笑道:“我只是略懂一些拳脚,皮毛而已,大人瞧我这身子骨,哪儿是练武的料?当时我离朵儿最近,她的注意力全在萧七少他们身上,所以被我偷袭成功了。惭愧,惭愧。”
      
      狄朗点头:“之前风先生观察入微,查到萧七少房内,这份眼力很不寻常!”
      
      风先生忙摆手道:“大人这么说,越发叫我无地自容。草民自作聪明,差点冤枉了萧七少。那位顾公子才是真正的明察秋毫、心思缜密。”
      
      狄朗嘿嘿笑道:“是啊,这顾公子探案如神,跟他比起来,狄某简直是草包啊!”
      
      风先生莞尔道:“狄捕头说笑了。草民一看狄捕头就是精明干练之人,贵县大人得你相助,必定如虎添翼。”
      
      狄朗笑指风先生:“先生真会说话。”不等风先生回答,他站起来道,“狄某要搜一搜风先生的房间,公务在身,还请风先生见谅。”
      
      风先生腾地站起来:“大人这么说,岂不是要折煞草民么?大人请。”
      
      狄朗向同行的衙役打个手势,两人便在客房里搜索起来。翻箱倒柜,甚至连床底也看了,被褥都掀起来,除了普通的随身物品、衣服雨具、书本笔墨,还有三包药,没有特别之处。
      
      风先生见两人搜完,主动道:“请大人也搜一下我与风起的身上吧。”
      
      “好!”狄朗也不客气,与衙役分别搜了风先生与风起两人的身子,只搜出一个香囊和一个钱袋。
      
      两人一无所获,转身走了。
      
      风起关上房门。门栓上赫然挂着一把匕首,连柄在内不过一尺来长。他摘下来,刷地拔出匕首,匕刃寒光凛冽,照着风起的眉眼。那眉眼上竟似也带了森冷的光芒。
      
      “你啊,这把匕首非要带在身边,还不肯舍弃。”风先生埋怨道。
      
      风起展颜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这是他给我的,我怎么舍得丢掉?”这一笑,当真是青葱少年,纯真极了。
      
      风先生看着他,缓缓笑起,直到布满脸颊,却没有到眼底。
      
      狄朗又到了萧疏雨房间。除了玉玲珑告诉他的那些话,他又得到一个额外的信息:关于贾金堂的通关文牒。
      
      “顾公子真是心细如发,我要见见他,与他聊聊。”狄朗赞道。
      
      “其他人那儿,狄捕头都问过话了?”萧疏雨道。
      
      “问过了,也查过了。”
      
      “可有收获?”
      
      “没有。”
      
      萧疏雨皱眉,沉吟道:“没有收获?难道真有个扶桑人潜入客栈,杀了贾金堂、陆有才与何老头?”
      
      “目前看来,只有这个解释。”狄朗道,“杀贾金堂、陆有才的是剑,我们搜不到凶器,若没有另外一个潜入者,那就只能解释为,萧七少在迷失理智的情况下,亲手杀了他们。杀何老头的是把匕首,我们同样找不到凶器。所以……”狄朗看着萧疏雨,眼里写着三个字:你懂的。
      
      萧疏雨心头一凛,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他否定了,他坚信自己的神智不会丧失到这种地步。
      
      “不会的。”门口响起一个声音。
      
      萧疏雨一抬头,就对上了方飞的目光。
      
      萧疏雨看了她一会儿,唇角微弯:“这位是……?”
      
      “凤县衙役方飞。”方飞道。她走进来,到狄朗身边,“狄捕头,这事我已向顾公子详细询问过。若是萧七少亲手杀了贾金堂他们,按常理推断,那朵儿必定会咬死这一点,哪怕是因为萧七少中了毒,这也会成为萧七少心头的阴影。她不是要报复萧家么?让萧七少痛苦,这是很好的报复方式。”
      
      萧疏雨不觉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头一动,这方飞怎么知道朵儿报复萧家?难道昨晚……他想起那一缕风声,当时他出去查看,什么也没看到,可是……
      
      狄朗也在问:“你怎么知道朵儿没有咬死这一点?”
      
      方飞道:“刚才我在楼下见到玉老板,她告诉我昨晚审朵儿的事。”
      
      狄朗道:“原来如此。”他对另一名衙役道,“去叫上贾金堂的两名下人,我们押送犯人回衙去吧。”
      
      他们一起下楼,萧疏雨也跟着走下去。到客堂,玉玲珑带狄朗去提朵儿,顺便拜访顾清夜。
      
      萧疏雨凑到方飞身边,低声道:“姑娘,你好像很关心我的事?”
      
      方飞眉心微微一跳:“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因为我阅人无数。”
      
      “你是阅女人无数吧?”方飞看着他,眼里有揶揄之色。
      
      萧疏雨略微有些尴尬:“姑娘还没回答我后面一句。”
      
      “我只是就事论事。身为公门中人,考虑的只有案情。”
      
      “去衙门报案的人是你吧?”萧疏雨不依不饶。
      
      “什么意思?”方飞的神色冷下来。
      
      “我听那名衙役说,报案的是位女子。偏巧姑娘过来,我就不免猜测……”
      
      “你别胡乱猜测,我本来就是公门中人。”方飞打断他,过了会儿,才道,“真正关心你的人是顾公子。他跟我说起案情,处处袒护你。”
      
      萧疏雨很无辜地看着她:“怎么是袒护我呢?我又不是凶手,顾公子顶多是实话实说罢了。”
      
      方飞瞥他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怪怪的。”
      
      “我在想,你这样一个人,是不是值得……”方飞喃喃,声音低得萧疏雨根本没听见。
      
      “方姑娘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
      
      狄朗问玉玲珑借了一辆板车,将三具尸体放上去,带着贾金堂的两名下人,回了衙门。
      
      玉玲珑看着他们离去,走到前院,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内心的焦虑、烦躁都散去了,只是,还有许多疑问消不去。她暗暗对自己道:“算了,不去想了。”
      
      一回头,看见萧疏雨也站在离她不远处,向外观望,英俊的脸上镀着一层暖暖的日光,衬得他的眉眼愈发俊朗,挺拔的身形宛如玉树临风一般。
      
      她心头不觉一软,萧家人都长得很像,这眉眼,令她想起了那个人,那个又爱又恨的人。
      
      山迢水重,江湖浪涌,这些年,他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南来北往的客人,总有人提起萧家,提起萧家的家主萧疏叶。有人敬、有人恨,有人仰慕,有人嫉妒,却没有听说哪位女子爱恋他。因为,他总让人觉得“无情”。是的,他从没对哪个女子生情。
      
      “玉姐。”萧疏雨的声音响在她耳边,“你是不是想起了我大哥?”
      
      “胡说!”玉玲珑斥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想他?”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萧疏雨道,“你刚才的样子……好温柔。”
      
      玉玲珑扭头就走:“这些年,我早已忘了温柔为何物。”
      
      “玉姐。”萧疏雨拉住她的袖子,恳切地道,“你待在这里,以为远离了江湖,远离了萧家,远离了过去的一切。可是,你没有离开纷争,没有离开世事人心的困扰,你看,客栈出了事,这里,并不是一块净土。”
      
      玉玲珑轻轻挣脱他的手,没有回头:“小七,你是瞧不起我么?你觉得我担不起责任,我是怕事之人?我需要你们萧家的保护,需要萧家做我栖息的港湾?”
      
      “我,我没有这个意思。”萧疏雨嗫嚅道。
      
      “我从来没指望依赖谁,我一个人足以抵挡风刀霜剑。”玉玲珑说着,声音又不觉放柔“小七,请你回去吧。我很好,别来找我了。”
      
      就在这时,于不弃与周不离带着行李出来,道:“老板娘,我们要退房,准备走了。”
      
      玉玲珑与萧疏雨都有些奇怪:“你们……”
      
      “我们还有别的事。”周不离道,“还有别的路要走。”后面一句声音很低,可他们听到了。
      
      “好。”玉玲珑微笑,“那你们保重。”她叫李小宝牵了他们的马出来,目送他们上路。
      
      “人生有很多路可以走,”玉玲珑低语,像在对自己说,又像在告诉萧疏雨,“只要你认定了,不后悔就行。”
      
      她举步朝里面走,径自走向自己的房间。
      
      萧疏雨跟过去,却被一人拦住,拉住他的手:“小七,让她一个人待会儿。”
      
      是顾清夜。他看着他,低低地道:“你说过,玉姐不是一般的女子。不要强求,她的心结,必须要你大哥亲自解开才行。”
      
      萧疏雨点点头。然后忽然省悟,顾清夜正拉着他的手,拉得那么自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是女神节。
    冰心说: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
    祝所有女神节日快乐,活出自己的风采,善待自己!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