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不离不弃

      玉玲珑一愣:“是谁报的案?”
      
      狄朗冲她眨眨眼睛,低声道:“这个玉老板就不用知道了。总之你这里发生了命案,是不是?”
      
      玉玲珑心里疑云翻滚,可她沉住气,什么也没说,将狄朗四人请了进去。
      
      狄朗吩咐两名衙役:“你俩分头去通知楼上楼下的客人,叫他们安安静静在自己房间里待着,不许出门,等我勘查之后再找他们一一问话。”
      
      两人分头而去。
      
      玉玲珑道:“狄捕头,昨夜小店死了三个人,都在楼上。地字二号,死者贾金堂与他的账房先生陆有才;地字一号,死者何根生,受雇于凶手,因暴露而被凶人灭口。凶手已被抓住,并供认不讳,现羁押在我房里。”
      
      狄朗道:“玉老板遇事这般镇定,果然非寻常女子可比。”
      
      玉玲珑微愕,这语气,倒好像早就听说过她似的。
      
      “‘河阳山下有个光阴客栈,光阴客栈有个叫玉玲珑的老板,那可真是一个长着七窍玲珑心的女人’,”狄朗用更轻的声音道,“这句话,连我们大人都知道。”
      
      玉玲珑看他一眼,微笑道:“我倒不知,我一个默默无闻的乡间女子,也会有人议论。只是,我哪有长什么七窍玲珑心?被人在店里蓄意谋杀、嫁祸,发生了一连串事,而我根本没有察觉到。不被牵连,已经算是万幸了。”
      
      狄朗郑重地安慰她:“我虽然不知道详情,可玉老板又不是神仙,也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自然不可能事事料得到。不用放在心上。”
      
      玉玲珑越发觉得奇怪,这狄朗与她素未谋面,怎么说话如此亲切?
      
      狄朗爽朗地道:“玉老板,闲话少说,你这就带我们上楼去看尸体,并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们吧。”
      
      玉玲珑点头称好,带他与仵作上楼去。
      
      楼上,萧疏雨房内。萧疏雨一身白衣,神清气爽,正坐在桌边喝茶。房门开着,衙役上来,一眼瞧见他,本来习惯了在衙门里替自家大人扮威严,可一见萧疏雨那三分慵懒、七分帅气的模样,他竟端不起脸来。
      
      “这位公子,我们是县衙里的,来查案,请公子在房内待着,不要到处乱跑,过会儿我家狄捕头会来找公子问话。”
      
      萧疏雨冲他勾勾手:“差爷,可否进来,我问个问题?”
      
      衙役进来,姚白就在他身后将房门掩上。
      
      萧疏雨笑吟吟的,配上那张帅脸,叫人看了顿生好感:“差爷,你们怎的这么早来了?”
      
      “哦,卯时就有人来报案了。”衙役道。
      
      “是谁啊?”萧疏雨越发和颜悦色。
      
      “这......”衙役有些为难。
      
      “我纯属好奇,要是你觉得为难就别说了。”萧疏雨十分善解人意。
      
      衙役支支吾吾道:“我只知......是个姑娘。旁的不知,只有我家大人和狄捕头知道。”
      
      “哦,保密啊。”萧疏雨自言自语道,“是个姑娘?我们客栈里除了老板和那个凶手,没有旁的姑娘啊?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凶手?凶手是姑娘?”衙役似乎没抓住要领,吃惊地问。
      
      萧疏雨点点头:“是啊。哦,不耽误差爷办事,差爷请吧。”
      
      衙役便到下一间去了。
      
      姚青、姚白也面面相觑,想不明白:“少爷,这事真奇怪。”
      
      “是啊,我也有很多事想不明白呢。总之,这事绝不简单。”萧疏雨眼珠子微微转动,道,“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楼下,顾清夜正在与鹦鹉同饮——不过饮的不是酒,是水。
      
      门开了,一名身穿皂袍的衙役走进来,轻轻掩上门。那衙役面相平常,放在人堆里绝没有人注意到他。可是当他走到顾清夜面前时,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了一汪秋水,澄澈的眼波简直能照见别人心底。
      
      顾清夜起身道:“来者何人?”
      
      “凤县衙役方飞,方圆的方,飞翔的飞。”衙役道,“随捕头狄朗来查案,请公子配合。”
      
      “我一定全力配合。”顾清夜道,样子温雅而谦逊,“差爷尽管吩咐。”
      
      鹦鹉“咭”的一声,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晃晃脑袋,又摇摇屁股。
      
      顾清夜拍它一下,轻斥道:“傻蛋,老实点!”
      
      方飞肃容道:“我需要知道这店里所有人的详细情况,还有昨夜发生的案情,好向我家大人禀告。”
      
      “没问题。”
      
      于不弃与周不离住在人字二号,就在顾清夜的隔壁。两人枯坐在桌边,却警惕地关注着外面的动向。周不离眼里露出无法抑制的焦躁之色,低声道:“这事透着古怪,老板娘还没去报案,官府就来了,他们会不会得了别的信儿......会不会是来抓我们的?”
      
      于不弃肯定地道:“不会!我们的行迹没有败露过。你看,萧家消息那么灵通,可萧七少都不认得我们。就算官府的人获悉风先生在这里做交易,可谁也不知道他要交易的是什么。他们没有把柄,纵然有,我们只要咬死了我们只是过客,他们能怎样?”
      
      周不离点头:“还是你沉得住气。你说得对,没人知道我们是谁。”
      
      玉玲珑带狄朗到楼上查看杀人现场,又将昨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讲给狄朗听。狄朗听得津津有味,连声赞道:“这位顾公子真是目光如炬、聪明过人,待会儿我倒很想认识他一下。”
      
      玉玲珑道:“没问题,他就在楼下人字一号住着。”
      
      仵作查验完尸体,那名衙役就过来了,两人把尸体移到楼下。
      
      狄朗并没有查封那两间客房,反而主动对玉玲珑道:“既然案情明了,凶手也供认不讳,这两间客房就没有查封的必要了。玉老板尽管叫人打扫一下,照常营业吧。”
      
      玉玲珑更觉奇怪,官府简直对她太客气了!这样子不是他们不认真办事,而是处处为她考虑啊!
      
      “狄捕头,”她忍不住道,“发生这么大的事,还是......”
      
      狄朗摆摆手:“我可一向都是禀公办事的,如果案情不清,现场需要多次勘查,我自然会叫人封了。玉老板不必担心,这里的详细情形我都已了然于胸,没有查封的必要了。”
      
      玉玲珑道:“如此全凭狄捕头做主。”
      
      楼下。
      
      方飞推开了于不弃夫妇的房门。他又变成了那个长相平常的小衙役。
      
      “你俩是什么身份?”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普通百姓。”于不弃道,“我俩是一对夫妇,内子身怀有孕,归家省亲路过这里。”
      
      于不弃长得五官端正、相貌不俗,颇能给人好感。方飞似乎很相信,点了点头,四下里看了看,问道:“你们的行李呢?”
      
      周不离倏地变色:“差爷要看行李做什么?我们又不是凶手!”
      
      于不弃赶忙道:“差爷莫怪,我家娘子怀孕之后,身体各种不适,所以脾气有些大。”他赔笑道,“行李就在柜子里,我拿来给差爷看便是。”
      
      他转身去拿行李,方飞就在这瞬间忽然抓住周不离的手,扣住她的脉门!
      
      周不离大惊,蓦然抬头,正对上方飞一双像秋水般清洌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明明白白地照出她的惊慌、她的憔悴。
      
      “你......!”她失声。
      
      于不弃猛回头,看见方飞将一根手指竖在唇上,做出“嘘——”的动作。
      
      “差爷这是做什么!”他沉声低喝,一张脸已经黑了。
      
      方飞朝他晃了晃手指,轻轻道:“我略通医道,看你家夫人脸色不太好,便有心替她把脉。你别大惊小怪,继续拿你的行李便是。”
      
      周不离紧盯着方飞:“你不是普通衙役,你究竟是谁?”
      
      方飞笑笑:“我是来救你们的人。”
      
      “你说什么?我不懂!”周不离的声音变尖了,那是紧张和气急败坏的表现。
      
      方飞静静地看着她:“‘飞天遁地,形影不离’,你们是中原著名的大盗公孙天、公孙地吧!”
      
      被方飞扣着的手腕微微一颤。方飞放开周不离,淡淡地道:“承认了?”
      
      “承认什么?”周不离脸色发白,胸口微微起伏,努力克制着气息。
      
      于不弃转身过来:“差爷。”他一脸平静,“公孙大盗是兄弟二人,我们是夫妻。”
      
      方飞道:“你怎么知道公孙大盗是兄弟二人?你不是说你们是普通人么,怎么知道江湖事?”
      
      于不弃愣了愣,立刻道:“方才差爷不是说公孙天、公孙地么?这名字一听就是兄弟二人。”
      
      方飞道:“对,他们以兄弟的名义行事,等闲之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可我知道他们是一对夫妻。我还知道,他们本来干这行干得顺风顺水,在江湖中博得了公孙大盗这个称呼,还号称‘飞天遁地,形影不离’。可是,三个月前,公孙大盗遭遇重创,两人都伤得不轻......”
      
      他目注于不弃,缓缓吐字:“刚才我替尊夫人把脉,已经发现她的脉象不是喜脉,而是经脉受损、功力俱废的症状。你们这次来此,是不是打算干一票就撤,从此隐退江湖、销声匿迹?”
      
      周不离的脸上已经褪尽血色,于不弃眼里泛起寒光,他的手动了动——“住手!”方飞喝道,“于不弃,你掂量一下,你们有多少胜算?这客栈里都是高手,而我是官差。你若动手,我立刻可以将你拿下,你们夫妻从此就只能在牢狱中度过下半生了。”
      
      于不弃僵住。
      
      周不离苍白着脸,看着方飞,半晌道:“姑娘......你究竟是谁?”声音里透出些许疲倦和虚弱。
      
      方飞道:“你看出我是女的?”
      
      “是,本来不确定,可刚才,你扣住我手腕,靠近我,我闻到你身上有股香味......女孩子的香味。”
      
      方飞有些疑惑,自己举起袖子嗅了嗅:“我有吗?”
      
      周不离苦笑了一下:“你真有意思。不过,你究竟是谁?”
      
      方飞道:“这个你不必知道。反正,我既然把话挑明了,就是要放过你们。我也知道,你们干的都是劫富济贫的事,没有泯灭人性。可无论如何,这是犯罪。所以,等我们离开后,请你们也马上离开,你们做得到么?”
      
      于不弃语声沉沉地道:“我们并没有承认。”
      
      方飞道:“承不承认都没关系,我言尽于此,你们自己决定吧。”说罢竟转身走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